笔之家 > 故事文学杂汇 > 小品文选摘最新资讯列表

小品文选摘

作    者:笔之家

动    作: 直达底部

小品文是一种寓有抒情意味和讽刺性的短小散文。它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多种样式,古代许多带有强烈感情色彩、语言优美生动的序、跋、记传、书信等等,都可以算作小品文。


日子没有想象的那么长
灵魂的巢
这时候你才算长大
在肮脏的地方干净地活着
活着,就是为了记忆
是什么人养活了小偷
来自陌生人的赞美
三十未立,二十而蹲
关于红白机的记忆碎片
出走、火车和到世界去
那一年,去高考
坐在路边鼓掌的人
那些惹祸的小事儿
盖棺未必论定
发生在冬天的事情
耳朵麻痹了
“撒谎”应向贾母学
孔子最后的歌声
被课本删除的地动仪
我的爸爸
爱情饥渴症
家乡的老母(外一章)
父亲是一名警察
围城里的硝烟
一束阳光的奇迹
躺在你的孤独里静听风声
童年的梦
凑合不下去的日子
涮羊肉的品味
缓缓走过山林
荇菜青青
减法阅读
匠人的背影
读过几本书才有资格说话
走进吴冠中
闲话一束
忘却的魅力
文学究竟有什么用场
人绝对可以貌相
秋日一记
什么才有意思
问题的答案
读书与写作
六十年后观我记
令人怅惘的生活方式
有一种女人,嫁给谁都幸福
阿里巴巴吃苹果
活着就是不解释,只解决
学会与生活和解言欢
抬杠是一种病
惟一能做的事
那个搭车的青年
请给我写一封真正的信
以一校之力,抗两国精兵
当女人说不爱的时候
当道德变成一种表演
大宋的猪与水浒传里的牛
杜甫触摸的,是盛唐的背影
有事就找刘老师
敬畏生命
晚上陪父亲说话
我和我娘
在澄澈明净的天空下
青春的背影
一条包装过的河
朋友圈是可以自动清理的
红了樱桃
又闻蛙鼓
独爱苦荞
催春的催耕鸟
书和回忆
对联里的中国
花开朵朵禅
丘园养素
吃茶那些事
靠谱究竟是什么意思
善的理由
真正的婚姻根本没有道理
仰视与鸟瞰
穷人思维
张伯驹,藏品撑起半个故宫
不错的工匠
门外谈棋
蝴蝶人生
我对文学的判断
许以青春,我自繁花
不妨走后山
窑洞是我家
神医七爷爷
跟着李白去旅行
蒲松龄是如何“脱贫”的
剩水残山无态度
孤军深入
母爱的行囊
母亲在哪,哪里就春意满园
父亲不怕丢脸
门前的杏树
风筝仙女
挺拔之姿
披裹悲欣的挂青
遥忆西湖
草木本心
茅屋上的青杏
想念的玉米
说话的艺术
草木的精气神
陌上有花开
忽有故人心上过
枕一缕蛙声
文化都在这锅里
你仰望的就是自己
你可以从大学带走什么
任是无人也自香
硬币的声音
活成一棵树
世态炎凉与趋炎附势
后悔药,当然有
车轮滚滚
世事总在拐角处出人意表
茉莉橘子
最对得起付出的一件事
改变我命运的一块小石头
惟一的和全世界的
莫高窟的挣扎
渊明是座山
历史中的吃货
给孩子最走心的六句话
夜宿武侯祠
活着的历史
我的初恋
体味豆汁情
不知最冷是何情
我的父亲
陪你坐一会儿
生活和小说
评述一个人的意义
乡野味道
读书永无毕业
蓝色的老宅
谁能够喜怒哀乐自由
衣服和你的关系
一本与我同生的杂志
水牛花粑粑
南人上来歌一曲
训练职业作家
齐白石画发财图
阅读这件小事
一面放置到身后的镜子
身段越低,成就越高
我已经岁了,我还有理想
一个人,不能太穷
理想的文学与杂志
我理想中的学校
获得教养的途径
灵魂带灯的人
妈妈给我买把伞
折翼天使
秋天来了
上北下南
拾秋叶的小羊
修单车的女人
在梦的远方
走向虫子
乡愁在浅秋
炊烟催你回
一棵菜的江湖
锈刻在土地上的家风
街巷的雨
古代口香糖
元结的浯溪
何物最相思
一生知己是梅花
爱情的三种境界
小善大爱
母亲的手机
有一种爱叫不嫌弃
自是桃花情最深
鸟儿中的理想主义
瓦下听风
月明当空
雨行旧路
玉米在人间
高山顶上的那棵老柳树
统万城箴言
照相机咏叹调
吃蟹的风雅
千朝谷中醉千朝
井底引银瓶
发呆,也是一种留白
清秋风雨
忧伤的质量
身边的优雅
情感按钮
那缕灼亮的文学之光
哦,这就是“老火山”
关于打造品牌期刊的实践与思考
文小“心”大
体内的小人
养就心中一段春
做主的是人,不是命
不好的结局不是结局
拜谒三苏园
看一只猫过马路
话说四大古典名著
活到点子上
我们不仇富
职场第一单
退让的巴西人
在自己的时光里破茧成蝶
这个叫“霾”的春天
想上“非诚勿扰”的哈佛人
智取“世纪工程”
怀念书信时代
宋高宗的公筷
圣人眼中的圣人
德性的力量
羊肉泡馍的联想
请把一杯茶泡好
蟹季琐屑
且看宋代“城管”与拆迁
无酒斋闲话
鲁迅为何反孔子
苏文熟,吃羊肉
李白到底能喝多少酒
神奇的视觉图片
住在母亲的掌心
母亲的贺岁卡
给一个伟人做妻子
老板,您能请我父亲吃饭吗
母爱是一场重复的辜负
我的父亲是个收棒子的
读王安石游褒禅山记
随笔二则
葡萄月令
园林小小
像斯库特尔一样微笑
枉为小人
围棋是什么
开封的街巷胡同
让人笑抽的神回复
“0”有多大
思想的味道
Q妹网络成名记
你是微信圈哪种人
且看嫦娥咋奔月
真会糊弄人
一分钱也没浪费
给局长提意见
文豪的幽默
千万不要与作家为敌
张大千智应嘲讽
美国总统幽默集锦
生死谋杀
风流韵事
黑白情人节
为啥长得像
促销奇招
养猪场里贵宾多
没装防盗窗
也是富二代
为什么不快乐
从此公厕不收费
你有名片吗
撒谎的代价
咱爹咱妈不靠谱
割点“韭菜”给老总尝尝鲜
忽悠高手
什么那么好笑
笑到肝颤的冷段子
经典段子荟萃
表姐的表叔
我最普通的一天
元芳的“奇葩”日记
校园趣事乐不停
尴尬不尴尬,全凭一句话
那些年不堪回首的作文
现在的学生惹不起
兄弟,你是哪的
治本的办法
各有各的难处
“神童”们的妙对
师哥给大学新生的另类忠告
太随便了吧
笑话里的职场哲理
你说什么我都不信
你打算结了还是继续单着
老公PK老婆
怕老婆的故事
女人心中的男人
一则征婚启事
婚前婚后两重天
择偶标准
用钱砸死你
模拟离婚
记者来了
“被”枪毙的报道
拍得太过了
老总喜欢什么书
现场采访
学历证书
批评报道及报道之后
动物比人更有才
生产硕士
十二生肖的爱情表白
动物光棍们的爱情观
论坛搞笑问答
令男人吐血的搞QQ对白
百度也搜不到的网友神回复
局长的爹
爆笑回复雷死人
隐秘景色
天才网友幽默段子
不肯当孙子
脑子没病
厚信封的故事
我家武大有房子
别有风趣的开场白
马云技高一筹
苏轼的幽默
早茶闲话
陈毅对诗邀名医
劫谁都别劫老奶奶
美国总统爱运动
家庭幸福的秘密
患者吴良知先生的就诊报告
班门弄斧
乳罩没惹祸
没法占便宜
谁拿钱多就宣传谁
又晚了一步
遍地女婿
你有名片吗
谁拉我一把
身临其境
看谁有面子
大学新生入校问答
段子里的人生哲理
周立波说健康值多少钱,太对了
三个小故事,告诉你这一生该追求什么
经典段子荟萃
推倒重来
大学是炼狱,四年时光的摧残
买报纸比买电视机好的理由
女儿探父
傲秀才气煞县令
方言闹的笑话
新郎不敢睡
假戏真演
脑袋让驴踢了
熟语新评之上
不同收入者的烦恼
最经典最幽默的男女区别
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北大的绝妙讲座
两口子吵架的原因
哥们老婆来短信
30岁男人和20岁男人对女人的区别
打麻将的N个好处
别嫌基层领导讲话长
老外吐槽娶中国太太等于娶她全家
美女择偶排行榜
天下笑闻
历史碎片
笑林俱乐部
办公室里的爆笑奇葩
和招聘有关的搞笑事件
动物控告人类侵权
你和老板的想法有什么不一样
停电的烦恼
让我很放心
还是有人送
礼品在哪买的
都是送礼惹的祸
大民送礼
万物的心
高贵的心
惶恐书店
克罗姆罗夫
生活的一种
枸杞是假的
森林里的水
你在大雾里得意忘形
漫说汪曾祺做饭
窗中戏剧
母爱的自省
弯曲的镜片
中国式人情
我的善良与他人无关
作家成功的样子
古人“签名档”
庄子为何这么穷
羡慕什么
亮直宰相
李叔同较真
母亲那碗腊八粥
骨头上的肉
美食无贵贱大多苦出身
美味的陷阱
尝尝四大美女
给你人间寻常爱
父亲给我上的最后一课
怀念母亲
积攒温暖
妈妈的英国之旅
爱是一种焦灼
母爱会熊熊燃烧
发现柬埔寨
品味差不多才是佳偶
致亲爱的一封信
明代“土豪”的日常生活
小小又大大的一条河
一盆怒放的珍珠绿
品茶栊翠庵
葡萄难满架,空处补丝瓜
诗人小品
谈薛宝钗
混事的本事
静止下来,深观万物
砍掉那双完美的手
我更愿意做我自己
生命的裸重
生命总是往前走的
心有多净,世界就有多净
最在乎的人是谁
热爱生活的朦胧
当老人变成孩子
麦田守望者
感激一杯温开水
九岁的病榻
鲜花不介意破花盆
钱钟书的痴气
旅行的妙韵
阳台上的守望
断崖上的斗士
刘伯温的偶像包袱
韩信之死
庄子之境
父亲的箫声
父亲与牛
玫瑰从来不卑微
喜欢的还是你
爱是没有理由的心疼
遇见,不必在最美的年华
痛苦的尽头
飞吧,枯叶蝶
草虫声声浸湿我心
雨水去过一切地方
再被狐狸骗一次
进得祠堂
纯情山水
月光的死亡
芒果园所思
草原秋色美
招堤观荷
月亮的呼唤
旧时明月旧时窗
瓷器之美
致命的弱点
水墨蝉意
文学解决了生死问题
对称之美
方志敏最后的七个月
在晨光里舞蹈
让时间沉淀
人生是一场缘
朝向未来的声音
我退了微信群
北京那座城
不慌,不忙,不寻常
杯中百味
活色生香的陪读生涯
上一碗米饭的时间
没有一个坏孩子
和螃蟹绑在一起
凡人的尊严
“衣冠禽兽”是骂人的话吗
爱比聪明更重要
还有一种家园在心头
刘邦性格的侧面
劝君少为子孙谋
有些关爱不必说
儿女总是父母的作品
虚构的热情
母亲的牙齿
乐趣在途中
人生马拉松
爱读散文
杂文的魅力
一个人的坐标
人间草木
众人皆知我独愚
那些被连根拔走了的叶榕树
芦荻外一篇
妈妈做的菜
糖炒栗子的香味
背影,何其落寞
少说废话
定制幸福
人人都爱听好话
另一种安静
秘密的经典
服务的价值
毛泽东影响中国的关键词
做一个简单的旅行者
不会做人的惊人人缘
像昆虫一样去生活
童眼观戏
两只黄雀
导盲犬的眼睛
屋檐下游走的光阴
十全九美也是美
逃逸者的栖乡
杨度与梁启超为何绝交
江山更该精神筑
真正的聪明
睡在炊烟里的母亲
窄门里的父亲
炊烟袅袅思乡情
父亲的那些秘密
回忆我的语文老师
永恒在一刹那间里收藏
谁说春色不忧伤
独处,有时候很难言语
秋天的情怀
木然的乡愁
胡同里的传奇
带一本书去水乡
诗书继世长
明月出天山
忽有故人心上过
古代那些善舞的美人们
能人的悲剧
闲之有境
别人尊重你,并不是因为你优秀
没人会倒霉一辈子
蝴蝶和禅师
抓住今天
撒谎比说实话费力
树不会被夏天淹没
通关密语(外二篇)
散文的陌生化
人品不过关,谈什么都没用
莫丢了,那年少时的真
自尊是初生牛犊
当一切在我们周围暗下来
你还记得那些年看电影的事儿吗
无事可干
谁没年少气盛过
最必要的一趟旅行
人生,总有路可以走
人才为宝
唐朝诗人们的恋曲
汉代的吴和越
奢侈生活的陷阱
有你的地方,才是家
父亲和信
饱了别人,瘦了自己
关于幸福
母亲用稻草给我铺床
梦见父亲
开启生活的那扇窗
谈恻隐之心
人文教育
烧一锅霜打的青菜
那些丢在风里的香
外婆的银针
杂文与书画
给儿子化妆
最爱和次爱
朝三暮四
“画幅撑大”为哪般
风把手艺刮进了天堂
俗随时代
人得有点业余爱好
人绝对可以貌相
失落的针角
城市之光
进步的危险
被忽视的大师
不虚此行
收音机的小世界
拒绝恭维
美丽的声音
不断寻找自己的人
我们只会变得更好
文化不是味精
一头拥有浪漫精神的牛
唐代诗歌中的酒价
清代的官场称谓
王勃因戏说被逐
感悟苏东坡
君臣杠的是什么
爱的寄生
第一次收快递的母亲
遇见你的纯真岁月
忧郁的老屋
素手把芙蓉
一杯茶容你停息的刹那
春如梦一场
宁愿为你,让阳台花开
故乡在远方
故乡的年味
想念一棵香椿树
破碎的美丽
莲花瓣上的交集
说说黄胄先生
人生如茶
字词的“爽”与“不爽”
暮色醉人
慢里乾坤大
安静是一种力量
文字是孤独的馈赠
羞耻指数
到马克思故乡塑像
留几枚柿子在树上
回忆父亲丰子恺
父母在,灯亮着
耳旁的风与险
生活就是哲学
那些叫朋友的人,不是过客
不同的人生
远方的灯
我的两节作文课
生存没有绝境
阿蓝的身份
淘书往事
判若两人的李绅
自私的妈妈
温暖的噪音
苏轼的朋友圈
韩信这一生
你最想做的事
请远离这样爱你的人
吃货改变历史
没有比爱更艰难的事了
父母爱情
点点生病
爱情的考卷,没有满分
爱得过分的女人
我的作家梦
让开心成为一种习惯
友谊和爱情的面纱之下
读书要缘分
姥姥的自行车
年少茉莉淡淡香
文震亨与张岱
佳公子的俗事
吃相,有那么重要吗
画里画外
被搁置的生活
美的厚度在哪里
馒头是文化
奶奶的茶园
心中的净土
一声鸟或一堵墙
人“活”两个我
我总是矛盾着
月光下的探访
当旅行变成了一种自恋行为
锦绣华章千字文
总有乡愁可寄放
耶路撒冷的留白
时尚那一点小灵魂
尊重人的最高境界
模糊的界线
李白遇杜甫
因为用心
末世天子的面子
不落井下石的为官修养
汉尼拔和项羽
母亲和树
拾荒者的背影
菜农的目光
父母一辈的白芋粥
亚瑟的礼物
泰山很大
北极点冰泳
幽默的境界
伤怀之美
给后花园点灯
学之“五界”
风景是有性格的
陈寅恪的名字
我种的兰花要开了
留恋秦淮河
弄堂里的春光
唯有垂杨管别离
梦想那么近,那么远
等一等身后的灵魂
外公的初恋
时间,这样公正
最珍贵的东西都是免费的
美丽的遇见
朋友·知己·孤独
阳高的味道
散步况味
别为履历表而活
人情超级大国
孤独的人
没病的人是无知的
客厅里的爆炸
宋朝人的吃喝
东坡三章
耳边“鞭声铮然”
一封家书
我一辈子没有拉过她的手
影响如好雨
长大的第一级台阶
我是你身后那一束光
邂逅自己
外婆的世界
人生问题
有生之年
美貌是一种表情
珠日河的风
老街旧时光
窗外的大树
我改变的事物
蟋蟀何时入堂
专心吃饭
器物之心
近茶者绿
假若我再上一次大学
听懂音乐
人唱戏,戏也唱人
为自己的忧郁尽点力
好的教育就是少啰唆
生之意义
如此生活
为什么我们对平凡的人生深怀恐惧
第一次背娘
书画的隐喻
姥姥的小平车
煮了一辈子爱
春燕北归
空心看世界
爱情没那么美好
锅留余香
文人的清高与狷狂
狗的哲学
阳光路十七号
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
剑桥的灵魂
拼命活着
在蜗居里禅修
东汉末年的一起辱母事件
古人扶贫主意多
古人怎么相亲
唐太宗慧眼识马周
白天,母亲去了哪里
不能忘怀的文字
沉默是另一种爱
等你等到心痛
父亲的电话
羞涩爱情
母爱的时间
我的世界下雪了
羊的样子
在万物孤寂的等待中
夜晚的河流
身体里的故乡
新香与旧味
从春天出发
圣洁的泸沽湖
那一场又一场的艳遇
鸟鸣,是另一种花朵
清晨的一杯蓝天
唐诗与中国文化精神节选
文学究竟有什么用场
鞠躬离场,微笑道别
没有爱,世界会冻僵
美的厚度在哪里
厚道是金
想得开,处处是春天
善良,就是后路
离开了位子,你是谁
幸福就在此刻
学会守时
欣赏生活
趁着年轻
今生今世的证据
一个父亲的纠结
青春珍贵
杂院儿琐记
十九年前的一次高考
放虎归山
吃饭的调味就是过人生
高三那年
玻璃车站
与历史对话的现代建筑师
盛极一时里,你看到凋谢之期了吗
一骂之力
制胜的眼光和见识
灯熄后,知交好友剩几个
是谁扼杀了哀愁
可以预约的雪
旧式的情感
我的小学生活
我所热爱的
理想国与大学教育
归来外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