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 > 故事文学杂汇 > 小品文选摘最新资讯列表

小品文选摘

作    者:笔之家

动    作: 直达底部

小品文是一种寓有抒情意味和讽刺性的短小散文。它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多种样式,古代许多带有强烈感情色彩、语言优美生动的序、跋、记传、书信等等,都可以算作小品文。


为啥长得像
促销奇招
养猪场里贵宾多
没装防盗窗
也是富二代
为什么不快乐
从此公厕不收费
你有名片吗
撒谎的代价
咱爹咱妈不靠谱
割点“韭菜”给老总尝尝鲜
忽悠高手
什么那么好笑
笑到肝颤的冷段子
经典段子荟萃
表姐的表叔
我最普通的一天
元芳的“奇葩”日记
校园趣事乐不停
尴尬不尴尬,全凭一句话
那些年不堪回首的作文
现在的学生惹不起
兄弟,你是哪的
治本的办法
各有各的难处
“神童”们的妙对
师哥给大学新生的另类忠告
太随便了吧
笑话里的职场哲理
你说什么我都不信
你打算结了还是继续单着
老公PK老婆
怕老婆的故事
女人心中的男人
一则征婚启事
婚前婚后两重天
择偶标准
用钱砸死你
模拟离婚
记者来了
“被”枪毙的报道
拍得太过了
老总喜欢什么书
现场采访
学历证书
批评报道及报道之后
动物比人更有才
生产硕士
十二生肖的爱情表白
动物光棍们的爱情观
论坛搞笑问答
令男人吐血的搞QQ对白
百度也搜不到的网友神回复
局长的爹
爆笑回复雷死人
隐秘景色
天才网友幽默段子
不肯当孙子
脑子没病
厚信封的故事
我家武大有房子
别有风趣的开场白
马云技高一筹
苏轼的幽默
早茶闲话
陈毅对诗邀名医
劫谁都别劫老奶奶
美国总统爱运动
家庭幸福的秘密
患者吴良知先生的就诊报告
班门弄斧
乳罩没惹祸
没法占便宜
谁拿钱多就宣传谁
又晚了一步
遍地女婿
你有名片吗
谁拉我一把
身临其境
看谁有面子
大学新生入校问答
段子里的人生哲理
周立波说健康值多少钱,太对了
三个小故事,告诉你这一生该追求什么
经典段子荟萃
推倒重来
大学是炼狱,四年时光的摧残
买报纸比买电视机好的理由
女儿探父
傲秀才气煞县令
方言闹的笑话
新郎不敢睡
假戏真演
脑袋让驴踢了
熟语新评之上
不同收入者的烦恼
最经典最幽默的男女区别
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北大的绝妙讲座
两口子吵架的原因
哥们老婆来短信
30岁男人和20岁男人对女人的区别
打麻将的N个好处
别嫌基层领导讲话长
老外吐槽娶中国太太等于娶她全家
美女择偶排行榜
天下笑闻
历史碎片
笑林俱乐部
办公室里的爆笑奇葩
和招聘有关的搞笑事件
动物控告人类侵权
你和老板的想法有什么不一样
停电的烦恼
让我很放心
还是有人送
礼品在哪买的
都是送礼惹的祸
大民送礼
万物的心
高贵的心
惶恐书店
克罗姆罗夫
生活的一种
枸杞是假的
森林里的水
你在大雾里得意忘形
漫说汪曾祺做饭
窗中戏剧
母爱的自省
弯曲的镜片
中国式人情
我的善良与他人无关
作家成功的样子
古人“签名档”
庄子为何这么穷
羡慕什么
亮直宰相
李叔同较真
母亲那碗腊八粥
骨头上的肉
美食无贵贱大多苦出身
美味的陷阱
尝尝四大美女
给你人间寻常爱
父亲给我上的最后一课
怀念母亲
积攒温暖
妈妈的英国之旅
爱是一种焦灼
母爱会熊熊燃烧
发现柬埔寨
品味差不多才是佳偶
致亲爱的一封信
明代“土豪”的日常生活
小小又大大的一条河
一盆怒放的珍珠绿
品茶栊翠庵
葡萄难满架,空处补丝瓜
诗人小品
谈薛宝钗
混事的本事
静止下来,深观万物
砍掉那双完美的手
我更愿意做我自己
生命的裸重
生命总是往前走的
心有多净,世界就有多净
最在乎的人是谁
热爱生活的朦胧
当老人变成孩子
麦田守望者
感激一杯温开水
九岁的病榻
鲜花不介意破花盆
钱钟书的痴气
旅行的妙韵
阳台上的守望
断崖上的斗士
刘伯温的偶像包袱
韩信之死
庄子之境
父亲的箫声
父亲与牛
玫瑰从来不卑微
喜欢的还是你
爱是没有理由的心疼
遇见,不必在最美的年华
痛苦的尽头
飞吧,枯叶蝶
草虫声声浸湿我心
雨水去过一切地方
再被狐狸骗一次
进得祠堂
纯情山水
月光的死亡
芒果园所思
草原秋色美
招堤观荷
月亮的呼唤
旧时明月旧时窗
瓷器之美
致命的弱点
水墨蝉意
文学解决了生死问题
对称之美
方志敏最后的七个月
在晨光里舞蹈
让时间沉淀
人生是一场缘
朝向未来的声音
我退了微信群
北京那座城
不慌,不忙,不寻常
杯中百味
活色生香的陪读生涯
上一碗米饭的时间
没有一个坏孩子
和螃蟹绑在一起
凡人的尊严
“衣冠禽兽”是骂人的话吗
爱比聪明更重要
还有一种家园在心头
刘邦性格的侧面
劝君少为子孙谋
有些关爱不必说
儿女总是父母的作品
虚构的热情
母亲的牙齿
乐趣在途中
人生马拉松
爱读散文
杂文的魅力
一个人的坐标
人间草木
众人皆知我独愚
那些被连根拔走了的叶榕树
芦荻外一篇
妈妈做的菜
糖炒栗子的香味
背影,何其落寞
少说废话
定制幸福
人人都爱听好话
另一种安静
秘密的经典
服务的价值
毛泽东影响中国的关键词
做一个简单的旅行者
不会做人的惊人人缘
像昆虫一样去生活
童眼观戏
两只黄雀
导盲犬的眼睛
屋檐下游走的光阴
十全九美也是美
逃逸者的栖乡
杨度与梁启超为何绝交
江山更该精神筑
真正的聪明
睡在炊烟里的母亲
窄门里的父亲
炊烟袅袅思乡情
父亲的那些秘密
回忆我的语文老师
永恒在一刹那间里收藏
谁说春色不忧伤
独处,有时候很难言语
秋天的情怀
木然的乡愁
胡同里的传奇
带一本书去水乡
诗书继世长
明月出天山
忽有故人心上过
古代那些善舞的美人们
能人的悲剧
闲之有境
别人尊重你,并不是因为你优秀
没人会倒霉一辈子
蝴蝶和禅师
抓住今天
撒谎比说实话费力
树不会被夏天淹没
通关密语(外二篇)
散文的陌生化
人品不过关,谈什么都没用
莫丢了,那年少时的真
自尊是初生牛犊
当一切在我们周围暗下来
你还记得那些年看电影的事儿吗
无事可干
谁没年少气盛过
最必要的一趟旅行
人生,总有路可以走
人才为宝
唐朝诗人们的恋曲
汉代的吴和越
奢侈生活的陷阱
有你的地方,才是家
父亲和信
饱了别人,瘦了自己
关于幸福
母亲用稻草给我铺床
梦见父亲
开启生活的那扇窗
谈恻隐之心
人文教育
烧一锅霜打的青菜
那些丢在风里的香
外婆的银针
杂文与书画
给儿子化妆
最爱和次爱
朝三暮四
“画幅撑大”为哪般
风把手艺刮进了天堂
俗随时代
人得有点业余爱好
人绝对可以貌相
失落的针角
城市之光
进步的危险
被忽视的大师
不虚此行
收音机的小世界
拒绝恭维
美丽的声音
不断寻找自己的人
我们只会变得更好
文化不是味精
一头拥有浪漫精神的牛
唐代诗歌中的酒价
清代的官场称谓
王勃因戏说被逐
感悟苏东坡
君臣杠的是什么
爱的寄生
第一次收快递的母亲
遇见你的纯真岁月
忧郁的老屋
素手把芙蓉
一杯茶容你停息的刹那
春如梦一场
宁愿为你,让阳台花开
故乡在远方
故乡的年味
想念一棵香椿树
破碎的美丽
莲花瓣上的交集
说说黄胄先生
人生如茶
字词的“爽”与“不爽”
暮色醉人
慢里乾坤大
安静是一种力量
文字是孤独的馈赠
羞耻指数
到马克思故乡塑像
留几枚柿子在树上
回忆父亲丰子恺
父母在,灯亮着
耳旁的风与险
生活就是哲学
那些叫朋友的人,不是过客
不同的人生
远方的灯
我的两节作文课
生存没有绝境
阿蓝的身份
淘书往事
判若两人的李绅
自私的妈妈
温暖的噪音
苏轼的朋友圈
韩信这一生
你最想做的事
请远离这样爱你的人
吃货改变历史
没有比爱更艰难的事了
父母爱情
点点生病
爱情的考卷,没有满分
爱得过分的女人
我的作家梦
让开心成为一种习惯
友谊和爱情的面纱之下
读书要缘分
姥姥的自行车
年少茉莉淡淡香
文震亨与张岱
佳公子的俗事
吃相,有那么重要吗
画里画外
被搁置的生活
美的厚度在哪里
馒头是文化
奶奶的茶园
心中的净土
一声鸟或一堵墙
人“活”两个我
我总是矛盾着
月光下的探访
当旅行变成了一种自恋行为
锦绣华章千字文
总有乡愁可寄放
耶路撒冷的留白
时尚那一点小灵魂
尊重人的最高境界
模糊的界线
李白遇杜甫
因为用心
末世天子的面子
不落井下石的为官修养
汉尼拔和项羽
母亲和树
拾荒者的背影
菜农的目光
父母一辈的白芋粥
亚瑟的礼物
泰山很大
北极点冰泳
幽默的境界
伤怀之美
给后花园点灯
学之“五界”
风景是有性格的
陈寅恪的名字
我种的兰花要开了
留恋秦淮河
弄堂里的春光
唯有垂杨管别离
梦想那么近,那么远
等一等身后的灵魂
外公的初恋
时间,这样公正
最珍贵的东西都是免费的
美丽的遇见
朋友·知己·孤独
阳高的味道
散步况味
别为履历表而活
人情超级大国
孤独的人
没病的人是无知的
客厅里的爆炸
宋朝人的吃喝
东坡三章
耳边“鞭声铮然”
一封家书
我一辈子没有拉过她的手
影响如好雨
长大的第一级台阶
我是你身后那一束光
邂逅自己
外婆的世界
人生问题
有生之年
美貌是一种表情
珠日河的风
老街旧时光
窗外的大树
我改变的事物
蟋蟀何时入堂
专心吃饭
器物之心
近茶者绿
假若我再上一次大学
听懂音乐
人唱戏,戏也唱人
为自己的忧郁尽点力
好的教育就是少啰唆
生之意义
如此生活
为什么我们对平凡的人生深怀恐惧
第一次背娘
书画的隐喻
姥姥的小平车
煮了一辈子爱
春燕北归
空心看世界
爱情没那么美好
锅留余香
文人的清高与狷狂
狗的哲学
阳光路十七号
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
剑桥的灵魂
拼命活着
在蜗居里禅修
东汉末年的一起辱母事件
古人扶贫主意多
古人怎么相亲
唐太宗慧眼识马周
白天,母亲去了哪里
不能忘怀的文字
沉默是另一种爱
等你等到心痛
父亲的电话
羞涩爱情
母爱的时间
我的世界下雪了
羊的样子
在万物孤寂的等待中
夜晚的河流
身体里的故乡
新香与旧味
从春天出发
圣洁的泸沽湖
那一场又一场的艳遇
鸟鸣,是另一种花朵
清晨的一杯蓝天
唐诗与中国文化精神节选
文学究竟有什么用场
鞠躬离场,微笑道别
没有爱,世界会冻僵
美的厚度在哪里
厚道是金
想得开,处处是春天
善良,就是后路
离开了位子,你是谁
幸福就在此刻
学会守时
欣赏生活
趁着年轻
今生今世的证据
一个父亲的纠结
青春珍贵
杂院儿琐记
十九年前的一次高考
放虎归山
吃饭的调味就是过人生
高三那年
玻璃车站
与历史对话的现代建筑师
盛极一时里,你看到凋谢之期了吗
一骂之力
制胜的眼光和见识
灯熄后,知交好友剩几个
是谁扼杀了哀愁
可以预约的雪
旧式的情感
我的小学生活
我所热爱的
理想国与大学教育
归来外二章
书房里的世界
水、茶叶和紫砂壶
我不是古文控
阅读是生命的化妆
写好玩的
我的大学
我的读书经验
闲话西游
麻雀不要哭
面对一棵树
从叶圣陶到叶兆言
率性的郁达夫
跟着父亲读古诗
爹妈的套路太深
狗这一辈子
阅读照亮来时路
坚守原则的梅贻琦
为伊消得人憔悴
最有创意的进谏
“阮籍途穷”和“相如病”
爱情多长两只眼
父亲被我忽视的表情
等待父亲和母亲
沈从文的爱与不爱
爱,永远是最好的培训
外公的船
豆瓣酱里的爱
外婆的葬礼
做一次明朗的航行
母亲的“禅”
水边的文字屋
共在人间
作家的品质
静夜品瓷
村有杏花
陪一陪月光
故乡册页
石缝间的生命
世俗的张爱玲
诗之韵,意蕴幽长
动看蜗牛静听蝉
晴雯的指甲
守住你的瓦尔登湖
守候人生之春
妙韵天成
灵魂的真理
人可以修行成为一朵花吗
没有人能够看轻你的梦想
唯有孤独可养心
人生三重境界
人世处处有苦恼
扭转与放松
我没有童年
谢氏活法
他们本身是历史
跳棋感悟
前女友的实惠存在
熬过赔钱的15年
一个普通人
天堂的日子
奶奶的遗嘱
不要被朋友圈所迷惑
题壁涂鸦有好诗
脱不得的良知
鲁迅写杨贵妃
梦游清朝
我是个下架的班主任
爱的馈赠
把孩子交给世界
苦菜的思念
母亲的记性
远水古驿宜凝望
真正的家教
文学当有力量惊醒生命的生机
桃花源记中的深衷隐曲
谁还有心思去记挂一棵松树
被女孩咬过的苹果
父亲脑海中的橡皮擦
马鞍,马鞍
五岳五条屏
写作最难是糊涂
不求原谅
教养其实跟出身没关系
没有谁的人生很容易
青春完结了
真相很有趣
远逝的田园
愿生命从容
实用与无用
最好的时光
生死与共的骆驼
不做深谷幽兰
一拇指的距离
梦回宋朝
相约古人喝场酒
作为赌徒的李清照
雅得这样俗
你的翅膀停在哪儿了
我把父亲丢了
让星星在夜空中发光
享受国葬礼遇的流浪汉
我将成为土壤
乡愁是一个监视器
何处是乡愁
恐惧的意义
唢呐声声震四方
夏日终曲
我想从天上看见
人在草木间
平原的血统
北京的树
湘潭看莲
藤蔓之姿
陪一陪月光
诗经中的三条写作路
性本爱诗词
茶道之美
伤情莫如追忆
苏堤三月好读书
内心辽阔,世界温柔
给自己一个窗口
爱的能力
精神灿烂
读书的姿势
难得糊涂
为什么你要旅行
天桥“八大怪”
喧嚣的背面
最初到来的地方
有原则的人,谁都敬他三分
诚实与浮嚣
恐怖的夜晚哪里去了
一美元的爱情故事
烂铁与珠宝
那些让我没当成木匠的老师
书店的际遇
外号是一面镜子
我看野史热
言路与才路
与周瑜相遇
李清照的“雅赌”
吃货改变南中国历史
端详平凡
你是一个好母亲吗
只想和你接近
我用尽一生与母亲较量,最终满盘皆输
窑掌上的眷恋
你真的能等吗
好书让你一起思索
“阿Q”的念法
写作的捷径
一支烟的故事
为乐趣而读书
我的盘中禅
关于骆驼
韩愈的牛杂
湖上曾经的那些船
会思想的芦苇
礼节与俗套
一点一横长
齐白石的抠与不抠
关于语言
少说废话
你还年轻外一章
读书是一种“遇见”
那些剩下的东西
永不满足
沉默是一种表达
成长的痕迹
假如再做一次女孩
匹夫匹妇
当记忆流逝
高不可攀的寂寞
撕日历的日子
一生如诗
古人的智慧
一个南京人眼里的西湖
弘一大师的风花雪月
母亲的花布袋
五万元欠款的秘密
谢谢你允我回报
如纸飘散的恋情
有一种感动我忘了,你还记得
告别白鸽
雪的记忆
记忆中的老宅
春望草深
阅读,这就是幸福
绣眼与芙蓉
片片红叶情
聆听草原的脉动
清夜听虫鸣
看水在石上渗开
读书最美好的生命举止
金刚钻与瓷器活
每一棵草都会开花
生活的意义
丰富的安静
生命是一个说故事的人
感冒,是一剂药
流浪是对另一种生活的执着
我融入不进这座城市
一百个不谈恋爱的理由
我和我的忧伤
三年级往事
鸡兔同笼生存指南
刘邦发现文化的亮光之后
做戏与作死
假光绪案刍议
敦煌痛史
单字取名的三国人
风景不转心境转
儿女总是父母的作品
我的母亲
爱情合伙人
母爱的自省
我的妈妈林徽因
当天使来到身边
剑桥的鹰
生命的冬天
一切都将继续
岛城的风
我的读书生活
深秋的巩乃斯
方便能改变世界吗
山水豆花
一张旧报纸
父亲的白衬衫
几个柿子
我们没疯,是表疯了
活到极致是素简
有包浆的人
你不优秀,认识谁都没用
节俭的目的是自由
走在路上
坚持跑步
给你提个醒
人为什么要工作
儿子的哲学
时间这个罐子
雨夜的灯光
地狱之门
写作这件事
南瓜的秘密
顾老先生
从无赖到大诗人
消逝的踢土滩
雨果的傲慢
方苞的“底牌”
父亲的空白短信
自重者人恒重之
母亲的档案
母亲的金戒指
陪我一起心疼这个人间
幸福的钢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