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 > 赠王判官时余归隐居庐山屏风叠原文、翻译及赏析|唐代:李白|友谊|抒怀|怀才不遇

赠王判官时余归隐居庐山屏风叠原文、翻译及赏析|唐代:李白|友谊|抒怀|怀才不遇

昔别黄鹤楼,蹉跎淮海秋。
俱飘零落叶,各散洞庭流。
中年不相见,蹭蹬游吴越。
何处我思君?天台绿萝月。
会稽风月好,却绕剡溪回。
云山海上出,人物镜中来。
一度浙江北,十年醉楚台。
荆门倒屈宋,梁苑倾邹枚。
苦笑我夸诞,知音安在哉?
大盗割鸿沟,如风扫秋叶。
吾非济代人,且隐屏风叠。
中夜天中望,忆君思见君。
明朝拂衣去,永与海鸥群。

译文
昔日你我在黄鹤楼分别之后,我一直游离在淮海一带,大好时光也全都虚度。
想当年,你我在洞庭湖分离,如同洞庭湖的支流一样分散各方,如同落叶一样各自飘零。
时值中年依然没能再相见.失意的我独自一人在吴越漫游。
我在什么地方恩念你呢?是天台山的月光正在照耀着绿萝的时候。
会稽的风光是多么美好,剡溪水在周围萦回。
云山仿佛是从那海上生出来,水清如镜,人行走在水边,就像是在镜子中走来。
自从北渡浙江以后,十年的时间都在楚王的宫殿楼台上饮酒吟诗,沉醉不已。
才智压倒了那荆门的屈原、宋玉,也可以令梁园的邹阳和枚乘倾倒。
才华如此卓绝,却不见知音在何处,对此我只能苦笑。
而今时局动乱,安禄山叛军猖獗,像秋风扫落叶一样。
而我却不是那个可以拯救时局的人,只好在这屏风叠隐居。
夜半时分,我仰望天空,思念着你啊,想要和你相见。
明天我就要拂衣归去了,从此以后永远都要隐居避世了。

注释
(1)屏风叠:在江西庐山五老峰下,形状像九叠屏风。
(2)黄鹤楼:故址原在湖北武昌黄鹄矾上。
(3)蹉跎:失时。
(4)淮海:指今江苏扬州一带。
(5)各散洞庭流:此句言如汇入洞庭湖的支流一样各自分散。
(6)蹭蹬:失意,不得志。
(7)天台:山名。在今浙江天台县北。
(8)绿萝:即女萝、松葛,地衣类植物。
(9)会稽:今浙江绍兴。
(10)剡(shan音善)溪:在今浙江嵊县南。
(11)楚台:楚地的楼台。古楚地包括今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浙江和河南部分地区。
(12)荆门:荆州荆门山。
(13)倒:压倒。
(14)屈宋:屈原与宋玉,古代著名作家,他们都是荆州人。
(15)梁苑:西汉梁孝王的兔园。
(16)倾:超越。
(17)邹枚:邹阳和枚乘,古代著名作家,他们都曾做过梁孝王的宾客。
(18)夸诞:浮夸放诞。
(19)大盗:指安禄山。
(20)鸿沟:今河南贾鲁河。曾是楚汉的分界线。
(21)如风扫秋叶:此句形容安史叛军破坏的厉害。
(22)济代:济世。唐人避唐太宗李世民讳,改“世”为“代”。
(23)中夜:夜半。
(24)永与海鸥群:此句指归隐。

  此诗作于公元756(天宝十五载),当时洛阳以北的广大地区,已尽为安史叛军所占。当时李白为了躲避“安史之乱”,带着宗氏夫人到庐山躲避。这是李白第三次到江州,这次他隐居在庐山屏风叠达半年之久,并修建了读书草堂,期间写下此诗。李白此诗,实际上是对自己的前半生作了一个总结,并表达了当此国家危急存亡之秋,自己却无从用力的悲愤失望情绪。题中的“屏风叠”,在江西庐山五老峰下,因形状像九叠屏风而得名。

赏析

  本篇历叙与王判官聚散行迹,并因世乱而归隐庐山屏风叠。其所以退也,非所谓“社稷苍生曾不系其心膂”(宋罗大经《鹤林玉露》),乃报国无门也。

  开篇“昔别黄鹤楼,蹉跎淮海秋”二句,飘然而来,写的是公元726(开元十四年),诗人离开蜀中,自湖北顺江而下,在金陵、扬州一带漫游的往事。屈指算来,流光已经过去整整三十年,自己仍然功业无成,一个“昔”,一个“蹉跎”,包含了无限的感慨。

  “俱飘”二句,牵入王判官。自己与王判官分手,就像落叶随风飘散,又像洞庭湖的诸多支派各自流向天之一方。

  这一别就是多年。青年惜别,至中年仍未能相见。自己虽曾于公元742(天宝元年),得道士吴筠举荐,应诏赴京,但至公元744(天宝二载),便为谗言所中,而赐金还山。自己于是再次放浪江湖,漫游吴越。这里用了一个“蹭蹬”,蹭蹬者,失道也,反映出诗人政治上失意之后的悲愤心情。

  当诗人政治上失意之时,只有美好的大自然能给诗人以心灵的慰藉。那天台山上翠绿的藤萝,剡溪水面清朗的风月,海上变幻的云山,水中清彻的倒影,无不令人心旷神怡,乐而忘返。然而置身于山水风月之间。有一件事诗人始终未能忘却,那就是“思君”,时时思念自己的朋友王判官。

  李白极重朋友交谊,尤致慨于知音之难得。诗人是很自负的,认为自己的才气,足可以倾倒生于荆州的屈原、宋玉,在梁孝王门下为客的邹阳、枚乘。但世人多笑我浮夸放诞,我的知音究竟在哪里呢?言外之意,只有您王判官是我的知音,可惜这样的知音是太少了。

  “大盗’’以下急转,由对往事的追忆转入当前的现实。“大盗”者,窃国之盗也,指安禄山。“割鸿沟”言其侵占地方之广,“扫秋叶”言其为害之烈。而被扫一方以“秋叶”喻之,也隐约可以见出诗人对唐军软弱涣散、缺乏战斗力的不满。

  “济代”即济世,唐人避李世民(唐太宗)讳而改。“吾非济代人”是作者的愤激之言,“且隐屏风叠”是作者此时不得不作出的抉择。这是一个痛苦的抉择。越是这样的时刻,诗人就越是企盼知音,思念自己的知心朋友,然而尽管夜中长望,仍然是思君不见,这更使诗人感到无限的孤独和怅惘。但无论如何,诗人决心拂衣而去,立即踏上隐居的道路,永远与自由飞翔的海鸥为友。这一愿望诗人曾经多次表述过,但诗人的初心是“功成拂衣去,归入武陵源”(《登金陵冶城西北谢安墩》),而这次的表述却是面临着国难当头、自己却不能有所作为的痛苦现实,这对诗人的政治理想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因此本诗的情调便于豪放和旷达之中又带有激愤和伤感。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gswx6677/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