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 > 【千秋岁·数声鶗鴂原文、翻译及赏析|宋代:张先|宋词三百首|宋词精选|婉约|写景|抒情|爱情】

【千秋岁·数声鶗鴂原文、翻译及赏析|宋代:张先|宋词三百首|宋词精选|婉约|写景|抒情|爱情】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惜春更把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凝残月 一作:孤灯灭)

译文
数声杜鹃的鸣啼,又报告烂漫春光将要凋谢。惜春人更想将那残花折。怎奈何雨虽轻柔风却猛烈,正赶上这梅子发青的暮春时节。看那永丰坊的柳树,在无人的园中整日撒飞絮如飘雪。
切莫把琵琶的细弦拨动,我深深的哀怨细弦也难倾泻。天如有情不会老,真情永不会灭绝。多情的心就像那双丝网,中间有千千万万个结。中夜已经过去了,东方未白,尚留一弯残月。

注释
⑴千秋岁:词牌名。
⑵鶗鴂(tíjué):即子规、杜鹃。《离骚》:"恐鶗鴂之未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劳。”
⑶芳菲:花草,亦指春时光景。
⑷永丰柳:唐时洛阳永丰坊西南角荒园中有垂柳一株被冷落,白居易赋《杨柳枝词》"永丰东角荒园里,尽日无人属阿谁。"以喻家妓小蛮。后传入乐府,因以“永丰柳”泛指园柳,喻孤寂无靠的女子。
⑸花飞雪:指柳絮。
⑹把:持,握。幺弦:琵琶的第四弦,各弦中最细,故称。亦泛指短弦、小弦。
⑺凝残月:一作“孤灯灭”。

赏析

  这首《千秋岁》写的是悲欢离合之情,声调激越,极尽曲折幽怨之能事。

  上片完全运用描写景物来烘托、暗示美好爱情横遭阻抑的沉痛之情。起句把鸣声悲切的鶗鴂提出来,诏告美好的春光又过去了。源出《离骚》“恐鶗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从“又”字看,他们相爱已经不止一年了,可是由于遭到阻力,这伤情却和春天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惜春之情油然而生,故有“惜春更把残红折”之举动。所谓“残红”,象征着被破坏而犹坚贞的爱情。一个“折”字更能表达出对于经过风雨摧残的爱情的无比珍惜。紧接着“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是上片最为重要的两句:表面上是写时令,写景物,但用的是语意双关,说的是爱情遭受破坏。“梅子黄时雨”(贺铸《青玉案》)是正常的,而梅子青时,便被无情的风暴突袭,便是灾难了。青春初恋遭此打击,情何以堪!经过这场灾难,美好的春光便又鶗鴂声中归去。被冷落的受害者这时也和柳树一样,一任爱情如柳絮一般逝去了。

  换头“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两句来得很突然。幺弦,琵琶第四弦。弦幺怨极,就必然发出倾诉不平的最强音。这种极怨的气势下,受害者接着表示其反抗的决心,“天不老,情难绝”。这两句化用李贺“天若有情天亦老”诗句而含意却不完全一样,此处强调的是天不会老,爱情也永无断绝的时候。这爱情是怎样的呢?“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丝”“思”,谐音双关。这个情网里,他们是通过千万个结,把彼此牢牢实实地系住,谁想破坏它都是徒劳的。这是全词“警策”之语。情思未了,不觉春宵已经过去,这时东窗未白,残月犹明。如此作结,言尽而味永。

  这首词韵高而情深,含蓄又发越,可以说,兼有婉约与豪放两派之妙处。


鉴赏

  这首词是写爱情横遭阻抑的幽怨情怀和坚决不移的信念,声调激越,极尽曲折幽怨之能事。

  作者张先以“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及“云破月来花弄影”诸名句蜚声北宋词坛。在现存一百八十二首词中,内容涉及爱情、友谊、风土等多方面。尤其擅长写悲欢离合之情,能曲尽其妙。此词就是其中之一。词调“千秋岁”声情激越,宜于抒发抑郁的情怀。秦观的一首(水边沙外)也是如此。

  此篇上片沉痛地回顾爱情遭到破坏,但无一语明说。完全运用描写景物来烘托,暗示,让读者自己去寻绎、领会。一起就把鸣声悲切的鶗鴂提出来,说它向人们报道美好的春光又过去了。语源于《离骚》“恐鶗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此与辛弃疾的“绿树听鶗鴂,......啼到春归无寻处,苦恨芳菲都歇”(《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词句很相似,而子野写得更为简练。从“又”字看,他们间融融泄泄的爱情已不止一年了。可是由于遭到阻力,正和春天一样,来也匆匆,去出匆匆。春去,人们都会惋惜,但惋惜的想法做法却各有不同。有人“惜春常怕花开早”(辛弃疾《摸鱼儿》),子野笔下这位多情者却是“惜春更把残红折”。所谓残红,可发说是受破坏而又坚持的爱情。一个折字更能表达出对于经过风雨摧残的爱情多么珍惜。紧接着写出“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这是上片最为重要而又精彩的两句。表面是写时令,写景物,但细心的读者会理解语意的双关,说的是爱情遭受破坏。“梅子黄时雨”(贺铸《青玉案》),这是正常的。不料梅子青时,便被无情的风暴突袭。青春初恋经过这场灾难,美好的春光便双在鶗鴂的声中归去。白居易有咏杨柳句说:“永丰西角荒园里,尽日无人属阿诠?”被冷落的受害者这时也就和永丰坊的柳树一样,爱情却如柳絮,“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苏轼《水龙吟》)。

  一首词的上下片间,意脉是相通的。此词如仅从上片看,未尝不可理解为“刻意伤春复伤别”(李商隐《杜司勋》)。读到下片则全词写的什么就很清楚了。换头说:“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这两句来得很突然。在换头处发起新意,向来认为只有高手能之。幺弦,琵琶第四弦。弦幺怨极,就必然发出倾诉不平的最强音。在这“铁骑突出刀枪鸣”(白居易《琵琶行》)的气势下,受害者接着表示其反抗的决心,“天不老,情难绝”。化用李贺“天若有情天亦老”而含意却不完全一样。这里肯定地说天是不会老的,那么爱情也就永无断绝的时候。这比作者常说的“无物似情浓”(《一丛花》),“人生无物比多情,江水不深山不重”(《木兰花》)等等,更为深刻有力。“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丝”谐“思”。在这个情网里,他们是通过千万个结,把彼此牢牢实实地系住,谁想破坏都是徒劳的。这是全词表达思想感情的高峰,也就是《文赋》所谓“立片言而居要,乃一篇之警策”。情思未了,不觉春宵已经过去,这时东窗未白,残月犹明。如此作结,可谓恰到好处。

  上阕用景物烘托、暗示爱情被破坏,无一语明说内情,要读者细心品味。“数声,叉报芳菲歇”,首二句化用《离骚》中语,由的悲呜声中,宣布繁花簇锦的春天已经过去,一个“又”字,说明美好时光逝去已非年半载。来时匆匆,去时匆匆,故是春之常志,惜春之情,因人而异,“惜春更选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选残红”说明爱情虽遭摧残,但自己仍然珍惜,接下二句,既写时令,又写爱情被破坏之事,一语双关,极为精彩。遭受如此打击,何人能堪,末二句化白居易之事,诉出心中苦楚,别自凄惋动人。

  下阕将此中真意挑明,但是换头二句来得极为突兀,幺弦能诉极其强烈的怨恨,而说“莫把幺弦拨”,可知此情是多么凄苦,语虽奇,意则与上文一脉相承。“天不老,情难绝”,爱情虽被摧残,只要天不老去,情是难以断绝的,悲苦中作刚强语,钟情之心,耿耿不泯。“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两情相悦,彼此知心,虽遭破坏,终是徒劳。行文至此,情感的抒发也到了高潮。但情丝未了,春夜已尽,东方未白,孤灯先灭,如此作结,恰到好处。

  前人评子野词,最早有晁无咎。他说:“子野韵高,是耆卿所乏处。近世以来,作者皆不及。”(《能改斋漫录》十六引)清陈廷焯说子野词里“有含蓄处,亦有发越处;但含蓄不似温韦,发越亦不似豪苏腻柳”(《白雨斋词话》)。这些评论都很中肯。“含蓄”和“发越”,此词可以说兼而有之。至于韵高之说,亦可通过此词体味,略见一斑。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gswx667/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