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被风吹走的阳台

被风吹走的阳台

时间:2020-07-09 02:22:00 来源:笔之家

黑锅谁来背目录列表被风吹走的阳台

木木

收音机里播出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今天晚上7点10分,我市城南被强台风袭击,瞬时风力达到12级。强台风形成了一条强劲的风带。据悉,风带所行经的地方,数百户居民家中的屋瓦被卷起飞走。目前,尚无人员伤亡的消息。”

难怪停电了呢,估计哪条电线线路被刮断了。派出所值班干警小鲁一边想一边伸了个懒腰。突然,电话铃声急促地响了起来。

“是派出所吗?我们这里有个人被水泥砖块砸死了。”打电话来的那人急急说道。

案发地点在大富小区,小鲁带着两名辅警赶到了现场,那里正围着几个人。

“谁是报案人?”小鲁一边问着,一边看着地面情形。借着不远处的酒店门前灯光,他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身边还有很多碎砖块。围观的人中有个声音答道:“是我。”

“具体什么情况?”小鲁问。只见地上那个人被砸得头都开了瓢,被雨水一浇,惨不忍睹。

报案人叫黄大兵,是这个小区的居民。他告诉小鲁,死者叫邓亦光,是街道办城管中队副队长。

“这不是打雷下雨吗?我怕停电,出来到小区大门口的超市买蜡烛,正好看到邓队长从这个酒店里走出来。我正要和他打个招呼,突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侧面飞了过来,砸中了邓队长。”黄大兵说。

旁边几个今晚请邓亦光吃饭的人也附和着点头。小鲁做好笔录,辅警和死者的妻子也联系上了。死者的家属赶到后,听说邓亦光是被飞来的水泥砖块给砸死了,脸色都很难看,联系了殡仪馆后,就把尸体拉走了。

回到派出所,两个辅警闲聊着,一个说邓亦光的家人还真够镇定的。邓亦光死了,他家居然没人哭。另一个答道:“邓亦光死得又不光彩,他家人哪好意思张扬?被飞来的水泥砖块砸死了,和被雷劈死了差不多。这叫横祸。什么人才遭横祸?都是坏人!”

小鲁听着他们的对话,不禁哑然失笑。城管这个职业负面新闻太多,而这个邓亦光,小鲁也认识,在这一带口碑确实不怎么样。

第二天一早,所长来上班,听说了昨晚的事,对小鲁说:“辛苦你了,好在不是凶杀案。昨晚那个风,在我们这个中部省份,还真是破天荒头一回。”小鲁问道:“那这个案子就这样结了?”所长点了点头:“不过你再辛苦一趟,去大富小区看看这个水泥砖块究竟是从哪里飞来的。”

小鲁再次来到大富小区,打听昨晚砸死邓亦光的那些水泥砖块来自哪里,有热心人告诉他:“说来也是巧了,那些水泥砖块估计是来自老唐家的阳台。他们家阳台昨晚被台风刮走了。”什么?阳台被风吹走了?小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带你去看看吧,”那个热心人领着小鲁来到老唐家那幢楼下,伸手一指二楼,“鲁警官,你看看,他们家阳台不是没了吗?”

小鲁抬眼看去,果然,老唐家二楼阳台没有了,只留下几根钢筋插在那里,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小鲁正要收回目光,却看到老唐家楼下那一户开了个日杂小店。

“你刚才说巧了,是什么意思?”小鲁问道,那人笑道:“鲁警官,你有所不知,我们这里是移民安置小区,有很多人家都分了两三套房子。这不,二楼这一套,和楼下那个小店,都是老唐家的。老唐盖这个阳台,被邓亦光带着城管砸了好几次了。没想到最后邓亦光却被这个阳台给砸死了,你说巧不巧?”

“邓亦光拆他家阳台做什么?”小鲁皱眉道。

“老唐命苦,是个残疾人,腿脚不灵便,老婆嫌他不挣钱,和他离婚了。老唐就在一楼开了个小店。你看看,这个小店门面儿朝北最好,所以他呢,就在下面开了道门。二楼阳台拓宽点,正好给一楼新开的门做个雨棚。这人呀,死脑筋,给邓亦光送点礼不就得了,可他就是不会。建一次阳台,邓亦光就带人来砸一次,他家这个阳台啊,少说被砸了三次。”那个热心人解释道。

小鲁心里一动,他向那个热心人道了谢,走进了老唐家的日杂小店。一个50来岁的男人看着小鲁,半天没说话。

“你是唐师傅吧,我想问问,你家二楼的阳台是怎么建造的?怎么就被风刮飞了呢?”小鲁问那个男人。

老唐叹了口气:“警官,现在请个泥瓦工,大工都得三百块钱一天,小工一百五,我这个阳台,前前后后做了五次。每次都要花两千多块钱。质量不可能差的。之所以飞出去,估计是因为才做不久,水泥还没有硬化。”

小鲁看看老唐,本想再说句什么,最后却没说出来。他正要向外走,迎面碰到了昨晚报案的黄大兵。

“咦,鲁警官,你怎么到了这里?”黄大兵很惊讶。

“我过来转转,你呢?”小鲁随口问道。

“哦,你们认识啊。他是我妹夫。”老唐看到小鲁和黄大兵很熟悉,像是松了口气。

“你妹夫?”小鲁的目光在黄大兵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离开了。

下午,小鲁去电信部门查阅了邓亦光的手机通话记录,又比对了昨晚黄大兵报案的手机号,发现邓亦光接的最后一个电话,正是黄大兵拨打的。

黄大兵被小鲁请到了小区外面的一个茶座。落坐后,小鲁一动不动地看着黄大兵。

“鲁警官,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黄大兵问道。小鲁冷笑一声:“黄大兵,到现在你还不想说实话吗?作为一名中学地理老师,我感觉你的知识学得不够啊。”

黄大兵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说:“鲁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激动。我问你,邓亦光从那个酒店出来,向小区外面走时,面向哪一方?”小鲁问道。

“南边。”黄大兵愣了愣。

“昨晚的台风是什么风向?台风都是东南风,还能把北边的阳台吹飞起来砸死人?就算行,砸中的也是人的后背,怎么可能砸中头部和面部呢?”小鲁又问道。

黄大兵再次站起身来:“你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怀疑我杀了邓亦光?”

小鲁静静地看着黄大兵,说:“你作为老唐师傅的妹夫,买蜡烛不去他那里,却要跑到小区超市,这难道不奇怪吗?你不要告诉我老唐家没有蜡烛,我中午已经让人去问了,他有蜡烛,而且是常备货。这是你的嫌疑之一;你的嫌疑之二,是在邓亦光死前,给邓亦光打了电话。也就是说,邓亦光为什么会抢先一步,在别人之前走出酒店,和你的电话很有关系。嫌疑之三,老唐建阳台,改一楼日杂小店的门,都向邓亦光送过礼。送礼的人就是你,前前后后,你给邓亦光送了五千块钱,可是邓亦光仍不满足,你对他愤怒至极。”

黄大兵听到这里,惨笑一声:“这是我的大舅哥告诉你的?他真够傻的,傻到了极点。邓亦光那个人渣,一个小小的城管副队长,连个副科级干部都算不上,却买豪车,包情人,他的钱,都来自于哪里?难道没有人知道他的恶行?他不该死,谁该死?”黄大兵说到这里,平复了一下心情,又说,“鲁警官,这件事你没有证据,而我却有目击证人。昨晚你已经出了警,都做了笔录了。”

小鲁的眼睛眯了起来,他拿出几张照片,丢在了桌上,淡淡地说道:“风吹不走整体浇铸的阳台,同样,风也吹不走人的良心和良知。”说完就离开了。

黄大兵拿起照片,只看了一张,他的脸色就变得铁青。只见小区酒店的下水管道上,还留有绳索拉过的痕迹,甚至还有几根丝缕。黄大兵利用的正是台风雨夜,他趁外面漆黑一团,把绳索准备好,一端系在小区酒店的下水管道上,另一端系在老唐家二楼的阳台上。

这个阳台是黄大兵安排人做的,水泥浇得很薄,而且也没有固定,只是放在几根钢筋上。

黄大兵不仅利用了台风雨夜,甚至这一晚的饭局,都是他精心安排的,请客的人正是黄大兵自己。吃过饭,邓亦光要走,黄大兵向邓亦光耳语说给他准备了礼物。

黄大兵提前离开,来到酒店侧面,又给邓亦光打电话,让他到老唐的小店里去取礼物。邓亦光还没走出几步,黄大兵就拉动了绳索。

小区酒店,距离老唐家的日杂小店,直线距离不过三米。这三米,成了生死之距。要是能再远一点,黄大兵根本杀不了邓亦光。

黄大兵慢慢地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地向派出所走去。

刚才小鲁有句话打动了他,“风吹不走水泥浇筑的阳台,也吹不走人的良心和良知”。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1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不一样的开始,不一样的精彩 朋友圈的闺蜜 重大发现 默默守候 “好人”村 抓贼绝招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709/65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