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孝之子

时间:2020-07-07 02:22:00 来源:笔之家

回家过年目录列表时光摄影师

蒋诗经

美慧是青山养老院的护工。这天下午,她突然听见106室传来一阵呼救声,赶忙跑去一看,只见老李头正在一边给躺在床上的老张头喂肥皂水,一边高声喊:“快叫救护车!”

美慧掏出手机拨打了120。老张头则在肥皂水的作用下,吐出许多白色的药丸。不一会儿,救护车呼啸而来。

经过医院的处理,老张头并没有生命危险,他吞下的那些药片只是老李头的降压药。但美慧仍有一点不明白,老张头为什么会想不开呢?老李头叹口气,说起了原委。

老张头的妻子走得早,他独自将儿子张博拉扯成人。张博娶妻成家后,带着一个班组的民工在城市打工,收入很不错。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几年前老张头生了一场病,瘫坐在床,连生活也无法自理了。媳妇不愿服侍卧病在床的老张头,和张博闹了无数回。张博无奈,只好回了家,在门口做零工,可收入又锐减,媳妇又和张博吵闹不休。就这样,张博一怒之下,和媳妇离了婚,和老张头过起相依为命的生活。

然而,这样的日子仅仅维持了一年,张博突然将老张头送到了养老院,再也不管不顾。古话没说错:久病床前无孝子。这张博终于还是要把老爹丢弃了。

在农村,有这么一种说法,老人有没有福气,就看他在离世的时候,儿女在不在身边为他送终。老张头为此常常悄悄地抹泪,看来老张头的自杀,和这有很大的关系。

美慧听完老李头的一番话,胸中不由升起一股怒火。她按照资料找到了张博的电话,在电话里没好气地告诉张博老张头自杀的事。张博在电话里沉默了,美慧气愤地将他一通大骂。

第二天,张博来到养老院,面色沉重,说要办理老张头的回家手续。美慧瞪了张博一眼说道:“你把老爷子接回去,可不能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如果虐待了老人,那可是犯法的。”张博木然地点了点头,就将老张头抱进了轮椅,推着轮椅慢慢离开了养老院。美慧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两个多月后的一天,老李头捧着一个纸箱,送到了美慧的面前。美慧问是什么,老李头深深地叹了口气,说:“是老张头的遗物。”

老张头终于还是自杀了,死在儿子的新居里,他是用一包老鼠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的……

美慧想让张博来取回老张头的遗物,可是电话已经打不通了。美慧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老张头的遗物发愣,这时,她看见了纸箱里有一本相册,随手打开,里面全是张博的相片。

这本相册整理得非常整齐,所有的年份都标得清清楚楚,而且按顺序,一丝不苟地摆放得整整齐齐。这是一个父亲对儿子无言的爱啊!

看着相册,美慧心潮难平,老张头含辛茹苦地将儿子抚养长大,最后竟落得这样的下场。她决定亲自走一趟,去把相册还给张博,让这个混账东西去内疚,去承受良心的折磨!

美慧按照登记的地址找到了张博的住址,可是那儿已经拆迁了。美慧又向周边的人打听,有人指向一片新的安置小区,并告诉了她具体的楼层。

美慧来到了小区的五楼,按响了门铃。门应声而开,可是开门的人并不是张博,而是一个中年女人。美慧客气地询问:“张博是不是住在这儿?”女人摇了摇头说:“张博已经把房子卖给我们了,他不住这儿了。”

“房子已经卖了?卖了房子他住哪儿?”美慧这么一问,女人仿佛找到了倾诉对象,颇有怨气地说了起来。

一个多月前,张博就和女人签订了卖房协议,并答应一个月后交房。一个月后,女人确实如愿拿到了房子,可是心里总是有个疙瘩。因为这个房子里有人自杀过。女人想退款,可是张博却告诉女人,卖房的钱早已经给他的父亲办后事、修墓地,花光了。所以,女人无奈,只好接手了张博的这套房。

女人还在抱怨,可是美慧却分明感觉这事不对劲,张博凭什么答应一个月交房?如果老张头没死,他们爷俩又会去哪儿?张博难道算准了老张头在一个月内会自杀?否则,只有一个解释……

女人见美慧的神色有些怪异,问她是不是不舒服。美慧摇了摇头,突然问了一句:“你们家的房子里有老鼠吗?”女人莫明其妙:“这是新房子,又在五楼,怎么会有老鼠呢?”

美慧的心头划过一道闪电,老张头根本不能下床,家里又没有老鼠,那他自杀用的老鼠药又是从哪儿来的?美慧被自己冒出的想法吓住了,她浑身颤抖起来,甚至忘了和女人说声再见,就匆匆地下了楼,向派出所奔去……她要报案!

派出所里,警察觉得美慧的分析有道理。当初,派出所的人都觉得张博是个孝子,并不了解老张头在养老院的这一细节,所以就按非正常死亡处理了。现在,很有必要将张博按犯罪嫌疑人追捕归案再说。

老张头的坟墓修建在后山。坟墓的旁边,有一个简易的窝棚。窝棚前,呆坐着一个人,正是张博。

警察确定了张博的身份后,说道:“张博,我们现在怀疑你父亲是被人谋杀的,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张博怔了怔,然后苦笑起来:“可是我现在不能跟你们走,因为我要为父亲守过头七才成。”

美慧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她将老张头的相册扔在了张博的面前:“你这个畜生,枉你父亲将你拉扯大,可是你却毒死了他,你还是不是人?”

张博捡起了相册,木然地翻动着。渐渐地,泪水滴落在了相册上。他猛地跪在老张头的坟前,撕心裂肺地号叫了起来:“爹,我对不起你!”

两天后,警察给美慧打来电话,张博已经承认是他亲手买的老鼠药,也是他亲手喂服的,可是其中却另有隐情。

张博在半年前已查出患有癌症,并已到了晚期,无法手术,医生告诉他,最多还能活半年。张博思前想后,决定瞒着老张头并将他送到养老院。谁知道,老张头却无法忍受被儿子“丢弃”的痛苦,要寻短见。张博只好将老张头接了回来,陪父亲度过自己最后的时光。

但张博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病痛几乎让他彻夜不眠。老张头终于发现了端倪。张博只好告诉了父亲实情,并要将老张头再送回养老院。老张头老泪纵横,说这辈子没求过儿子,现在他只求儿子一件事——为他送终。因为,他是一个有福的老人,有这么一个孝顺的儿子。

最后,张博没拗过老张头,卖了房子,答应为老张头办好后事。

美慧挂断了电话,泪水涌上了眼眶……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1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不一样的开始,不一样的精彩 朋友圈的闺蜜 重大发现 默默守候 “好人”村 抓贼绝招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707/65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