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磨灭

时间:2020-07-05 02:22:00 来源:笔之家

"死亡之船"航海日志目录列表朋友圈的闺蜜

白航

我们自远古走来,雄伟,沉着,冷血。司马懿的虎豹骑,李世民的黑甲骑,蒙古的铁骑兵……”

“连长……我蛋疼……”

“屁!我讲的都是事实!”

“我知道,但我是真的……”肖华坐在矮墙上哭丧着脸说。

“哦,那都下来歇会儿吧。”连长让这几名新兵爬下墙。

“连长,我们啥时才能骑马?”新兵围着他问道。

连长指着肖华大腿内侧:“等你们这儿磨出茧子,会上下马再说。来了三个月,有啥感觉?”

“我想去买彩票。”肖华实话实说。“为啥?”连长问。

“中国只有这么几个骑兵,我却被分进来了,不买彩票都对不起我的人品!”肖华说,“策马奔腾,还穿着军装!想想都浪漫!”

“连长,咱们骑兵连平时都干些什么,您还没给我们说过呢。”新兵好奇地问道。连长认真地回答:“其实,咱们是个演员。”

几天后,大家终于明白了连长这句话的意思,上级下了一道命令,有剧组来大西北取景拍摄古装连续剧,要求骑兵连做演员全力配合拍摄。老兵们都是老手了,看着剧本熟练地在操场上排练起战争场面,战马齐嘶,踏起滚滚黄尘,老兵们举着马刀有来有往,一招一式专业十足,肖华和其他几个新兵傻傻地在旁边看着,打心眼里佩服。

训练完,老兵告诉他们:“咱们拍摄过无数片子,退伍回家了你们有的是吹牛资本!”新兵们追着问这次有哪些明星会来,老兵说出几个名字,都是国内一线大腕,肖华兴奋得几夜睡不好觉,没想到当兵还能跟明星们联袂上镜,骑兵部队,绝对的业界良心。

半个月后,剧组终于来了,新兵们天天骑墙训练还没正式上马,只能扮演牵马官或坐在木马上冒充骑兵。肖华运气比较好,当了牵马官,而马上坐的正是他崇拜已久的明星,要不是连长严厉命令所有战士不许索要影星签名,肖华早就转身跟他诉说崇拜之情了。

这个镜头骑兵连排练了很久,实景拍摄时,很顺利地一遍通过,收场时,肖华激动地告诉连长:“我都听到了偶像的呼吸声!”

连长淡淡地回答:“哦,你之前以为他是僵尸?”“连长,我当兵前,他可是我偶像!”

“偶他干吗?还不是个人,他哪点不一样?”连长依然淡定。

肖华不敢再说话了。

就在这时,肖华的眼睛直了,他看到偶像正缓缓冲他走来。

偶像是来找连长的,两人很自然地聊起了马,肖华心想偶像魅力真大,连长都免不了俗。最后偶像提出想骑真正的战马兜圈风时,连长的脸瞬间拉了下来:“你的坐骑是那辆皮质迈巴赫,战马只有真正的军人才能骑,你没资格骑我们的马,我们的马更不是用来兜风的!”五十多岁的偶像被他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只好转身离开。

拍完电影后,新兵正式上马训练了,坐上马背的那一刻,荣耀感立刻在肖华心里涌起:偶像放下架子相求都不能坐上来,我一个新兵竟然做到了偶像办不到的事情!连长拍拍马又拍拍肖华:“从现在起,你是真正的骑兵了!”

战马认生而且有自己的脾气,幸好肖华骑了几个月的墙,在连长的精心调教下,动作都已成型,加之每天晚上新兵都会给马匹梳理毛发遛马洗澡,这匹蒙古马很快接受了他,随后,他执行了骑兵连的另一种任务——运输。

部队在昆仑山脉深处有一处哨所,常年冰封,杳无人迹,机械车辆无法到达,只能依靠骑兵连定期用畜力把给养送上去。肖华背好步枪又领了马刀,好奇地问连长:“咱们都有枪了,干吗还要带这么笨重的刀?”连长瞪了他一眼:“没有马刀算什么骑兵!你以后有了孩子就不要老娘了吗?”

肖华搞不清楚这是什么逻辑,只得背着步枪,挎上马刀,托着物资跟随他们出发。这一路,他没有感受到策马奔腾的浪漫,倒是觉得连长有些变态。寂静的戈壁,连长像个过家家的小孩,抽出马刀口喝道:“杀!”并催动战马狂奔。

进山后,连长却关心起马来,自己下马背着物资爬山,喝水先把水壶塞进马嘴里灌一气,然后自己再喝,更离奇的是休息时,他竟然会卷根旱烟问马:“来一袋?”看着马熟练抽烟喷烟的模样,肖华整个世界观都开始崩塌了。

“连长和这匹马的关系很深。那年也是走这条路,头马马失前蹄把所有人马带下山岭,连长的肋骨摔断了,马的一条腿也折了。连长硬生生把马扛了上来,一人一马坐下抽烟。连长问老马还能继续走吗,马喷着烟点点头。就这样,伤兵瘸马居然把给养送上了山,感动得那帮哨兵连夜做了两副担架又把连长和马送了下来……”夜晚露宿时,老兵悄悄给新兵们讲起了故事。

肖华羡慕地说:“我们啥时才能和马有这样的默契和感情?”老兵笑了:“等你什么时候把马的命看得比自己还重要就行了。睡吧。”末了,老兵补充道,“还有尊严——战马都是有灵性的。”

半夜,肖华被一阵恐怖的叫声惊醒了,群狼在深山里的嚎叫不是用恐怖就可以形容的。肖华抄起枪,一骨碌爬起来,发现连长正安慰着战马,他以为连长也会安慰战士几句,谁知却等来这句话:“这是狼王召唤同伴的声音,目标是咱们。打开保险,子弹上膛,没我的命令不许开枪。”

不多时,一双双绿莹莹的眼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们面前,战马开始躁动不安,连长拔出马刀朗声喊话:“我们是中国骑兵连,运送物资到一号哨所。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若犯我,我们马刀已开刃,子弹已上膛,你们尽管来试试!”战士们齐声拔出马刀,出乎肖华意料的是,狼群好像听懂了连长的话,却又垂涎肥壮的马肉,不敢动,又迟迟不肯离开。

“连长,咱们有自动步枪,扫这群狼问题不大。”对峙一个小时后,肖华忍不住提醒连长。“闭嘴。”连长轻轻吐出两个字。

此时已是深夜,劳累一天的战马在狼眼睽睽之下,竟然酣然入睡,莫大的信任感令肖华握紧了马刀。清晨时分,头狼嚎叫数声带领狼群离去。连长一屁股坐在地上,揉着发麻的双脚。

“连长,你害怕了?”

“废话!你站在最前面跟一群饿狼瞪一晚上眼试试!”

“连长,咱为啥不开枪?”

“你饿了去不去食堂找东西吃?我该不该毙了你?”

事后,老兵告诉肖华,因为常年伴马的缘故,连长对动物很好,不到最后决不会伤及它们。

几天后,肖华再次感觉连长的神经病犯得不轻。连里举行名为“我的军旅梦”的演讲比赛,肖华精心准备了很久,脱稿讲得很精彩,现场一片好评,谁知最终却得了最后一名。肖华想不通去找指导员,指导员告诉他:“你本来是能拿第一的,但稿子里有‘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这句话,连长很讨厌,说什么也不让我给你名次。”

“为什么?”肖华气愤地问。“想不通,就先憋着。过两天国庆节看阅兵式时,你注意一下谁会不在,我再告诉你为什么。”

那天,北京在举世瞩目下举行大阅兵,全连人员挤在会议室看了阅兵,肖华仔细查了查,唯独少了连长。指导员让他悄悄去马厩看看,连长正坐在柴草上抽着烟,好像在跟那几匹战马聊着心事。

肖华觉得把一支部队交给这种孩子气太重的人手上不太靠谱。肖华去找指导员求解,指导员说:“等你执行完巡逻任务后,我再告诉你。”有骑兵巡逻的地方只有两个,一个是用来装扮大城市的风景,一个是像肖华他们,只会出现在汽车和人类很难抵达的无人区。

路上,连长又展现了孩子气的一面,高举马刀,策马奔腾作冲击状过瘾。肖华突然很看不起他,平时只会演个戏过个家家,哪有一丝军人的风采?这样过了几天,一天晚上扎营休息时,战士们隐约听到枪声,连长立马翻身侧耳倾听:“猎枪!盗猎者!全员集合!”

战士们为马蹄套上棉套朝枪响的地方奔去,远远地看到前面人影绰绰,再靠近一些后,连长部署完毕,鸣枪警告对方:“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蹲下!我们会依法保证你们的权益!”

话音刚落,对方开出两枪,上车逃离,早有准备好的战士开枪点射击爆轮胎,对方负隅顽抗,顷刻间,戈壁滩枪声大作,战士们命令战马趴下,除了开两枪引诱对方继续射击外,其余时间只是静静地观察着他们,防止对方逃跑。

有道是好马不卧,但在火器时代,战马必学的一项技能就是卧倒。肖华问连长:“咱们是要耗尽他们的弹药再活捉吗?”连长点点头:“你终于变聪明了,是什么样的狩猎者还不知道,万一罪不至死,让咱一枪给毙了,这孽咱们可造大了。给我盯死他们就好。”

过了一段时间,不管战士们怎么引诱,对面都没有动静。连长再次警告,无效后,他下令射手就位,然后翻身上马,抽出马刀,大吼一声:“骑兵连!呈三角队形!攻击!”连长双腿夹紧马背似坐非坐高举起马刀,带头向偷猎者冲去,战马低头喷着鼻气疾步缩短着战场距离,有连长那声吼声作战鼓,肖华扬着马刀奔向目标,甚至对方有人潜挪到其他位置端枪射击时,他也没了感觉。

事后有人告诉他,这就是骑士在战场上的精神。

连长首先越过越野车,刀背砸向慌不及窜的一人的肩膀上,紧随而来的战士见到目标后,立刻翻转马刀用刀背砍向另一人。

战争一触即完,肖华看到连长被霰弹猎枪崩得满脸是血,这才想起来刚才连长作为冲击头马,直面的正是对方的猎枪口。

因为这事,地方政府慰问了骑兵连。肖华去找指导员,问这个又孩子气又神经又勇猛的连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指导员说:“连长的爷爷是老骑兵,参加过的战役可多了,还参加过三次阅兵,54那年骑兵被取消了阅兵资格,他爷爷作为师长也退了休。连长的父亲也是名骑兵军官,后来中央决定取消骑兵时,很多骑兵联名上书恳请保留一些骑兵的种子,于是才有了咱们这支不大的部队。连长是骑兵世家出身,虽然这个兵种已经失去当初的舞台,但连长一直固守着骑兵最后的骄傲,所以才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你们连长有几次调出提拔的机会,但他直接告诉上级首长,在那批老战马老死之前他哪儿也不去,他说那些马跟着他风里雨里这些年,如果自己甩甩手高升了,就太没良心了!”

听完连长的故事后,肖华买了水果去医院看连长,连长正站在窗前呆呆看着划过天际的战机。肖华叫了他一声,连长回过神来笑了笑,然后骂了一句:“狗日的坦克飞机部队,你们牛,你们再牛那也是堆钢铁!有血有肉的,只有咱们骑兵部队!”肖华第一次感觉连长犯起神经来,竟然是这么可敬。

一年后,肖华退伍开始接手父亲的中药店,父亲说:“你还是去学西医吧,现在来咱们药店看病的人越来越少了。”肖华乐了:“爸,我咋感觉咱家药店跟骑兵连似的?那我就当回连长喽!”肖华想象着连长干他家祖业的坚持精神,慢慢地,这家小药店开成了大药店,最后又开起了连锁店。已经功成名就的肖华仍念念不忘那支骑兵连,后来又返回去看了看,连长看到肖华后二话没说,牵来一匹战马,肖华持刀上马大喊:“骑兵连呈攻击队形!攻击!”连长这才露出笑容认了这名老兵:“下马入列,一会儿去餐厅吃饭!”

对了,忘说了,肖华旗下的连锁药店就叫“老骑兵药店”。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1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不一样的开始,不一样的精彩 朋友圈的闺蜜 重大发现 默默守候 “好人”村 抓贼绝招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705/65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