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死亡之船"航海日志

"死亡之船"航海日志

时间:2020-07-04 02:22:00 来源:笔之家

飞上马头的人目录列表永不磨灭

田加刚

年,整个山东的海产品价格普遍上涨。荣成市鑫发水产公司大型鱿钓渔船“鲁荣渔2682”号斩冰破浪,悄然起航。近海资源枯竭,航标指向南美洲西部太平洋海域。船上共计33人,船长李承权是这艘轮船的最高“统治者”。

次年2月,“鲁荣渔2682”号抵达目的地——秘鲁海域渔场。

刘贵夺是黑龙江人,因为掌握了捕杀鱿鱼的工作要领,他的产量排在了第一。虽然工作辛苦,但是想到丰厚的回报,他还是做梦都能笑醒。

2月16日,船员黄金波和岳朋因为工作强度太大,累倒了。船上无医药,船长要等其他渔船把他俩带回国并停发工资。在谈到劳动报酬时,纠纷顿起。

按照船员们的理解,合同约定,工作两年,保底收入每年4.5万元,两年就是9万元。另外加每吨400元的提成,收入相当可观。

船长李承权却说:“你们理解错了。合同写得很清楚,如果没有钓到一条鱿鱼,那么每人给保底工资4.5万元。但如果钓到鱿鱼,计算方法是另一种:每人每月给1000元工资,这笔钱已经按月打给了每人的家属,另外加400元每吨的奖金。”

刘贵夺对这最新的“合同解释”十分不满,船员们的怨恨情绪也迅速蔓延。

船员包德格吉日胡(同伴一般简称其包德)是内蒙古人,他找船长要求回国,却被拒绝了。

包德知道刘贵夺也十分不满,就和他商议劫船回国。然后两人分头串联。包德联络的是内蒙古老乡双喜、戴福顺。刘贵夺、黄金波是老乡,都是黑龙江人,他俩分别说服姜晓龙、刘成建、王鹏、丁玉民一起参加劫船行动。

几乎所有船员都知道刘贵夺、包德等人将劫船,但没有人向船长和管理层告密。

2011年6月17日下午,“鲁荣渔2682”在一个海港加满整箱油。晚上11点,反叛同伙根据刘贵夺事先的安排分头行动。

黄金波去厨房藏起了菜刀。学过轮船驾驶的王鹏关闭了船上的通讯设备、定位系统。姜晓龙、刘成建把守三楼舵楼楼梯口。刘贵夺、包德、双喜、戴福顺4人则闯进了三楼的船长室。

刘贵夺把船长李承权从床上拽起来,要求立即返航。李承权不同意。刘贵夺一刀捅在船长腿上,血流如注。船长痛得大叫。包德、双喜不甘示弱,包德用刀捅,双喜抡起铁棒打头。然后,他们将船长用绳索绑起来。

李承权被迫答应返航,用卫星导航设定了回国路线。王鹏则掌管了驾驶。此时,听到动静的伙食长夏琦勇赶了过来,却被姜晓龙从后背连刺两刀。刘成建则从背后用钢管猛击夏琦勇腿部。夏琦勇半跪在地,姜晓龙随即当胸将刀刺入他的身体。听到动静出来的刘贵夺又上前补了几刀。

砍红眼的姜晓龙又在已经没了动静的夏琦勇脖子上割了几刀。然后,他们将夏琦勇抛到了海里。接着,大副付义忠也上来了,他没反抗,直接被绑起来,控制在了舵楼。

由于“鲁荣渔2682”号的通信系统、定位系统都被关闭,突然失踪,远在中国大陆的鑫发水产公司已经嗅到异常的气味。公司将情况汇报给山东海上搜救中心,19日,该情况又转到了中国海上搜救中心,该中心立即协调智利方面展开搜寻,然而始终没有音信。

7月4日和5日,刘贵夺忍不住用船长室卫星电话给自己的女朋友韩某打了数次电话。

这一情况迅速被北京海事卫星地面站发现。经过密切跟踪,累计进行通信呼叫110余次后,北京海事卫星地面站于7月9日8时30分,与船长李承权取得电话联系。

李承权报告称,渔船安全,已在夏威夷附近海域,正驶回国内。

航标指向中国大陆,渔船割断了与外界的联系,在太平洋中悄无声息地孤独行驶。

此刻,船上的人都知道,船被刘贵夺、包德等人控制了。

渔轮实施了严格的管控措施:没收全部杀鱿刀,用冷藏室器械重新打磨9把尖刀。9人轮流持刀、铁棍走岗,4人一班,看住全部船员,不让他们和船长联系,防止他们穿救生衣,放救生筏逃跑。同时,船员宿舍也做了调整。

在这艘渔船上,船长、大副被控制,伙食长死亡,原管理者只剩下了轮机长温斗。温斗仍然做“老轨”。但很快,刘贵夺和包德察觉出,温斗在秘密策划造反。

刘贵夺找包德商量后,决定杀死温斗、温密、王永波、岳朋、刘刚、姜树涛等密谋造反的6人。

行动增加了两个新人参加:冯兴艳、梅林盛。当晚,刘贵夺带领梅林盛、王鹏、丁玉民在舵楼看守船长、掌舵,冯兴艳望风,包德带领其他6人动手。

2011年7月20日晚,刘贵夺将轮船音乐调到最大声。黄金波骗温斗说:“舵角仪坏了,你上去检查一下。”温斗检查发现没问题,就准备回宿舍。走到舷梯一半时,包德突然从他身后猛刺一刀。温斗踉跄往下退,刘成建、黄金波、姜晓龙3人拿同样尖刀往他身上乱刺,然后将他抛进海中。

温斗、温密兄弟原本住在一间4人宿舍。温斗上楼时,刘成建等5人涌进宿舍。

黄金波拿刀架在同宿舍的王延龙脖子上,其他人对准温密全身一阵乱捅,似乎有刻骨仇恨。温密死后,双喜、戴福顺将他扔下海。

岳朋在2楼12人间,被刘成建喊出来,包德等3人一同向他前胸刺进一刀。岳朋后退几步,忍痛转身跳进海中。

刘成建接着把同宿舍的刘刚叫了出来。刘刚一看这么多人,便大声呼救,可是轮船上正大声播放着音乐,没人听见他的声音。姜晓龙上去捂住刘刚的嘴,一群人一阵乱刺,然后把他也扔入海中。

包德不想费事,直接带人闯进了12人间的宿舍。王永波在上铺睡觉,包德掀开被子便是捅刺。刘成建也上前乱砍。王永波掉到了地上。其他几人也把刀捅进他的腹部,直到肠子流得满地都是。这时,刘贵夺也进来宿舍,他在王永波大腿上胡乱砍了几刀。垂死的王永波被抬出来扔下海。

名单上最后死亡的是姜树涛,他在右舷廊处被双喜、戴福顺拿刀砍刺。黄金波过去时,看姜树涛没动,又砍了一刀。姜晓龙说:“他死了。”随后,姜树涛被抛下海。

死去的人几乎全属于原渔轮管理层成员。

次日凌晨,包德找刘贵夺说:“还有3个人没有杀——吴国志、陈国军、薄福军,3人都跟温斗有密切关系。”

陈国军先被押到船头,刘贵夺将其推到了海里后,心血来潮,突然决定安排梅林盛、冯兴艳和王鹏动手,给了他们每人一把尖刀。

薄福军被押过来后,梅林盛先上前捅了他腹部三四刀,王鹏也刺了他后背、脖子几刀。血流如注的薄福军瘫倒在地。随后,刘贵夺一脚将他踢进了海里。

接下来押来的是吴国志。冯兴艳首先一刀刺进吴国志肚子。随后,王鹏、梅林盛各又捅了吴国志一刀。吴国志被迫跳海。

至此,在不到10个小时里,先后9人殒命,1人失踪。

满手沾血的刘贵夺、包德不准备回到祖国。他们的计划是偷渡日本,除了卖掉船上的鱿鱼外,还需要现金。

7月23日,船上所有人都被集中起来,要求必须给家里打电话,编造理由让家里向一张银行卡打款。汇款指定的银行卡是刘贵夺的女朋友韩某的卡。但是船员的家境都十分贫寒,到24日,只有单国喜、邱荣华的家人各汇了5000元。

包德不相信刘贵夺只收到1万元,他决定除掉刘贵夺。包德先策反刘贵夺的黑龙江老乡黄金波,称刘贵夺准备带姜晓龙等身边两三个人去日本,要把其他人全杀了。他只有跟着自己干,才有活路。

黄金波被劝服后,找到刘贵夺,想引他上钩,谁知却被刘贵夺识破了。刘贵夺决定“借刀杀人”,除掉包德及其同伙包宝成、双喜、戴福顺。

他要借的“刀”,是船长李承权和船员崔勇、段志芳。三人都主动要求加入“队伍”。刘贵夺说:“能不能加入,要看你们的表现,必须手上沾血。”

当天晚上,刘贵夺将众人聚集在一起,说包德要造反,并安排了行动。他给了崔勇一把刀,让他先回宿舍。

刘贵夺先找借口收了双喜、戴福顺的刀,然后安排人看守住他俩的宿舍,接着去找包德说:“船长李承权要加入我们,要让他手上沾血,我准备叫他杀掉崔勇,把你的刀借给他用。”

包德不知是计,把刀给了李承权。包德根据安排去叫崔勇。崔勇将刀藏在身上跟在包德身后。到了甲板,包德前是李承权,后是崔勇。李承权、崔勇首先动手,持刀往包德腹部、腰部乱刺,然后王鹏加入,一刀刺中包德胸部。黄金波也加入战团。4人一起朝赤手空拳的包德持刀乱捅,血迹遍地。包德最终被逼得跳入海中。

在宿舍的双喜、戴福顺知道计划泄露,没杀到刘贵夺反遭暗算,先后从窗户中跳入了海中。

李承权等人又将包宝成从宿舍喊出来,逼其跳海。

接着,他又将单国喜、邱荣华,也就是家属给刘贵夺打款的两人,分别从宿舍叫出。李承权、崔勇、冯兴艳嗜血狂一般在他俩身上挥刀乱砍,逼他们跳海。至此,33人的渔船,只剩下了16人。

船长李承权的倒戈,让剩下的人知道世界末日已经降临。

趁着24日晚船上黑龙江、内蒙古两帮人的内斗,大副付义忠、大管轮王延龙、船员官学军、宋国春、丁玉民悄悄策划逃离渔船。逃跑方案是:让船进水,然后趁乱取救生筏逃走。

7月25日凌晨时分,“鲁荣渔2682”号机舱进水、失去动力、船体倾斜。

其他人在睡梦中浑然不知,船长李承权上厕所时感到不对劲,检查发现,机舱底部进水。他马上去找大管轮王延龙。

机舱进水是因为海底总阀被打开了。这个总阀只有王延龙和温斗知道,温斗已死亡,毫无疑问这是王延龙干的。可王延龙已经失踪了。

刘贵夺、李承权立刻组织船员排水自救,同时准备逃生工具,打开电台向外呼救。

这时,付义忠、官学军、丁玉民、宋国春4人身着救生衣,跳上载有救生物资的自制木筏。付义忠是李承权的多年好友,因船长的邀请而上船。李承权发现了救生筏,就喊付义忠上船。付义忠回答说:“回来还不是一样被杀死。”

随后,救生筏划入茫茫深海。此时,风力6到7级,浪高3米。

船上的人通过关闭主机、抽水、放锚、绑空油桶等方式自救,一直到晚上,渔船才稳定下来。

这时,洋流却又将救生筏送到了“鲁荣渔2682”号旁边。

李承权喊道:“打他们,往死里打。”然后他就扔钓鱿铁坠砸下去。船上的人纷纷将铁坠往下砸。姜晓龙手持鱼枪,跳到木筏上乱捅。付义忠等4人被迫弃筏跳海。

宋国春挣扎后求救,被拉上了渔船。上岸后,他苦苦哀求。

船长对刘贵夺说:“项立山和段志芳怎么办,他俩没沾血。”

刘贵夺对他俩说:“你俩手上没沾血,自己看着办。”

随后,两人将宋国春身上的救生衣脱下,用绳索把他的双手绑在身后、捆上双脚,再系上两个沉重的铁坠,扔到海里。宋国春旋即消失。至此,船上活着的11人全部“沾血”。

7月25日晨,中国渔业管理部门突然接到“鲁荣渔2682”号的求救信号:“渔船轮机舱进水,无法航行,请求救援。”

上午,中共荣成市委、荣成市政府召开紧急会议,通过交通部海上搜救中心等有关部门协调,日本海上保安厅先后派出飞机和巡视船进行救援。下午4点,日本飞机通过搜索,飞抵“鲁荣渔2682”上空。船上11人穿着救生衣,向飞机挥手。

当晚,一艘货轮来到渔轮旁边。但通过对讲机,李承权告诉对方:船上吃的、用的都还充足,暂时不需要帮助。

船被发现,迟早要归国,逃亡日本的计划不可能再实施。

剩下的人开始思考如何掩盖这场血案。经多次商议,最后确定了这样一种统一口径:包德等人要回国,劫持了船长,并索要船员的钱财,不从便杀人。船舱遇险进水后,包德等人穿着救生衣、乘着救生筏逃走了。他们将这些内容写在纸上,要求所有人背诵熟悉。

同时,他们将船上一切写有字的纸条、尖刀等绑上铁坠沉入海中,并反复擦拭所留的血迹。

29日,农业部指令正在北太平洋执行任务的“中国渔政118船”抵达并拖带“鲁荣渔2682”号返航。荣成市同时派出两条大马力渔船前往接应。

2011年8月12日,雨幕之下,“鲁荣渔2682”号被拖回出航地石岛码头,渔船靠岸之前,大批警察和警车严阵以待,道路两旁拉起了警戒线。上岸后,船上的11人,直接被警察带走,每人单独一辆警车。

13日,警方发布消息,初步认定“鲁荣渔2682”号曾发生重大刑事案件。

(摘编自《重庆青年报》)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1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不一样的开始,不一样的精彩 朋友圈的闺蜜 重大发现 默默守候 “好人”村 抓贼绝招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704/65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