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小三劝退师

小三劝退师

时间:2020-07-04 02:22:00 来源:笔之家

邪门姬物语目录列表不弄明白不死心

无字仓颉

我是一名“小三劝退师”。我的雇主大多为中年已婚女人,当然,也有男人。但这天,竟有一个70多岁的老先生找上门来。

老人姓杨,精神矍铄,从气质上看,退休前应该任过一官半职。

一落座,杨老先生就开门见山:“我要委托你们对付一个官场中的‘小三,周期能不能尽量缩短?”我笑了:“您先说说‘小三是谁?”

杨老先生说:“一个30来岁的漂亮女人。”我有些奇怪:“您的情敌是个女人?”

杨老先生脸一红:“什么呀,不是我,是我女婿!”我恍然大悟,问道:“您女婿是哪位?”

杨老先生道:“市住建局局长张发明。”这个张发明我知道,听说明年市领导班子换届,张发明有望竞选副市长,且呼声很高。这个时候闹离婚,对他可是大为不利。

我面露难色:“我们一般只接受当事人亲自委托,一方面为了保证事件真实性,另一方面也是出于保护当事人双方的隐私考虑。”

杨老先生急忙道:“真实性我敢保证,再说,谁没事拿女儿的婚姻闹着玩啊!”

我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是您女儿出面委托呢?”

杨老先生说:“这还不简单,一怕丢人,二怕丢家,只好忍气吞声。40多的人了,孩子都要到国外上大学了,她也要去国外陪读,再闹离婚不现实。”杨老先生叹口气道,“实话跟你说吧,我也当过干部,最清楚两样东西能毁人,一个是钱,一个是色。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前程毁在女人身上。”

我点点头,接下了这个单子。我们正式签了合同,价格5万,时限半年。若在约定时间内未完成项目,则只收取成本费1万。

经过我们团队一段时间的跟踪查访,我们摸清了“张发明情变”的大致情况:小三是个叫涂娟的离异女子,小张发明10岁,人长得勾魂摄魄,张发明被拿下也在情理之中。涂娟没有正式职业,在家没事爱炒炒股玩玩基金什么的。

这样的女人我们见过很多,情感失落,精神空虚,一不留神又误入股市,人生从此便跌入无边苦海。若遇上一个合适的男人,便会像溺水者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死命不放。

这一单,委实不好做。

当我们的人把张发明与老婆恩爱的照片甩到涂娟面前时,她笑了:“他在演戏,我们亲热时,他也会接那女人的电话,想知道他说什么吗?我可以给你们学学……”

无奈,我只有使出杀手锏:移情大法,简单说,就是“用小四击退小三”。

这次对涂娟,我专门安排了一个叫凌志的“高富帅”。我为他设计的背景是:父亲凌荣光是一家大型中外合资企业的老板,他本人是“海龟”,在父亲企业里任高管。为了演得逼真,我们还花高价为凌志租了一辆“宝马”。

我以为即便这样,对于一个动了真情的女人来说,还是要费一番周折的。

谁知不到一个礼拜,凌志就传来喜讯:涂娟上套了。听到消息,我既高兴又感慨,在物质面前,真情又算得了什么呢?

就在这时,杨老先生打来电话询问进度。我告诉他任务已取得突破性进展,他有些不信。

我说:“涂娟才刚开始动摇,您可能看不到明显变化,我相信不出两个月,她一定会与张发明一刀两断,您就坐等好消息吧。”

听我这样说,杨老先生才稍稍放下心。

隔上几天,凌志就给我消息,每次涂娟都有阶段性变化,照这个速度,估计用不了两个月,就跟曾经的“真爱”拜拜了。

两个月后,杨老先生再次打来电话,语气非常着急:“你说过两个月后他们就拉倒,可张发明和我女儿雅丽现在已经开始商量离婚了!”

“啊?”我大吃一惊,“您肯定吗?”

杨老先生说:“那天我无意中看到雅丽在找什么东西,她走后我翻了一下抽屉,少了两本结婚证。”

“您怎么知道少的是结婚证?”我觉得老先生有些故弄玄虚。

杨老先生说:“你是不知道,自从张发明外头有了人,我就天天留意这东西。哪天这结婚证动过了,说明他们的日子就到头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必须马上联系凌志问清楚。我安慰老先生不要着急,待情况落实清楚再联系他。

我拨通凌志的手机,问他是不是和涂娟在一起,他说没有,涂娟有事要办,暂时分开了。我暗叫不好,让凌志火速到办公室来一趟。

十几分钟后,凌志回来了。

我劈头就问:“你和涂娟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

凌志抓抓脑袋:“还行啊。”

我有些火了:“什么叫还行?她是不是还和张发明交往呢?”

凌志说:“没有吧?我们天天在一起,她哪有那时间?”

我说:“晚上呢?你晚上也守着她吗?”凌志说:“晚上也基本在一起……不过,没留过宿,每次都走得很晚。难道我走后她又去找张发明?不可能吧。”

我几乎要吼了:“张发明正和老婆谈离婚,难道不是要和涂娟走到一起吗!”

凌志哑口无言。

我吩咐凌志:“你马上去找涂娟,想办法套她的话。我们大概被这女人给耍了,脚踏两只船的贱小三!”

凌志走后,我马上安排另一个属下,要他盯紧张发明的行踪,有什么动向要马上汇报。这时,手机响了,是杨老先生的号码:“雅丽和张发明两人上民政局了!”我大惊:“你怎么不拦住他们?”

杨老先生气急败坏道:“我哪拦得住啊!我原本是偷偷跟着雅丽的,谁知她没上班,张发明开车在路口等她,我赶紧打了辆车去追,结果追到民政局来了。”

我眼前一黑,完了!当事人一离婚,意味着这单业务彻底失败了。就在这时,座机响起来,我只得先挂了手机,拿起听筒,里面传来凌志急促的声音:“经理,我偷看了涂娟的手机,发现了一个重大秘密!”

“什么秘密?快说!”

“涂娟和张发明有协议!张发明出价5万,让涂娟跟他假结婚!”

“什么?”我差点惊坐在地,这是什么狗血剧情啊!

“我就看到这些信息,具体原因还得调查。”凌志最后说道。

我脑子彻底乱了,离婚……假结婚……到底哪个是真的?烦乱过后,我开始冷静分析。如果凌志看到的属实,涂娟准备和张发明假结婚,那么,张发明夫妻俩离婚可能也是假的。他们目的何在?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玄机?

想得汗都出来了,我随手拿起一张今天的本市日报当扇子扇风。不经意间,报上的一则新闻标题引起了我的注意:《市委副书记金XX因“裸官”被劝退》。

我顿时来了精神,接着往下看,这一看不打紧,藏在心中的疑团豁然得解!我让凌志马上回公司,“小四”行动取消!在涂娟面前彻底消失!

凌志带着一肚子不解回来了,见面就问:“经理,为什么终止计划啊?”我将面前的报纸甩给他,指着那则新闻:“看看吧。”

不到一分钟,凌志就看完了,还是不解:“怎么了,这跟我们的行动有何关系?”

我呵呵一笑,心平气和地说:“这单业务,我宣告失败。杨老头的订金退给他吧。当然,你的提成照给。”

凌志更奇怪了:“到底咋回事啊?经理,让我死个明白!”

我拿起日报,找到一段话读给他:“‘裸体做官行为存在贪污腐败隐患,对此当严肃看待,相关部门早已作出了明确规定。今年1月下发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就有一条,对于配偶已移居国(境)外,或者没有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不得列入考察对象。”

凌志似乎明白了什么:“对呀,杨老先生曾说过,外孙要去国外读书,女儿要跟着去陪读。张发明担心老婆孩子到国外,影响他升迁,所以来了个假离婚,先把老婆孩子弄出去,再找涂娟假结婚,为自己做‘裸官做铺垫!”

我击掌赞叹:“分析得太对了,就是这样!”

“可是经理,”凌志挠挠头,“张发明和妻子假离婚即可,为何还必须与涂娟假结婚呢?”

“一个单身男人,是很容易让人生疑的,让人直接联想到‘裸官上。”我继续分析,“搞假结婚,则不显山不露水,高枕无忧地做‘隐形裸官。也算难为他了,为了演得真,连老丈人也蒙在鼓里。”凌志点点头,说:“不过,他挖空心思地要做‘裸官,是不是心虚啊?”

凌志一句话提醒了我:“对,安心要做‘裸官的人,一定不清白,关键时候一走了之,无牵无挂。”

“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怎么办,这还不简单?写封匿名信给纪检委举报他。”我说。

凌志乐了:“这么说,咱不当‘小三劝退师,当‘贪官劝退师了?”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为‘打虎做点贡献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唱了句高调。

凌志竖起大拇指:“点赞!”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2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年会 选址的秘密 找模范 迁祖坟 意外横生的绑架案 侃天下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704/65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