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狸猫换太子

狸猫换太子

时间:2020-07-03 02:22:00 来源:笔之家

夺命“蝴蝶”目录列表最后一次拥抱

贺清华

林阴市物华楼古玩店经理孙道德40多岁,戴着一副宽边眼镜,人长得十分精瘦。此刻,他正焦虑地把一张照片递到刑警队长肖飞面前,说:“肖队长,这就是本店被窃的宋代青花盘,估价不少于350万元人民币。”

肖飞接过照片,仔细看去,只见照片上的青花盘直径为一尺左右,盘内绘有一条青花鲤鱼,盘外腹部刻有一圈波浪纹暗花。接着,孙道德又拿出一份鉴定证书,下端署名的鉴定单位都是国内有关行业的权威部门,不容置疑。

这只宋代青花盘是物华楼古玩店的“镇店之宝”,一直收藏在经理室的保险箱里,而经理室以及保险箱的钥匙全都由经理孙道德自己掌握。然而,今天早上孙道德开门营业时,却意外发现古玩店保安员曾九不在,随即打开经理室的门,只见保险箱大开,里面的“镇店之宝”不翼而飞。孙道德当即向市公安局刑警队打了报警电话,刑警队长肖飞在15分钟之内就领着刑警赶来了。

经检查,保安员曾九当晚值班时睡觉的单人折叠床上只有垫被与一床盖被,而没有床单与枕套,在店内其他地方也不曾找到。稍后,技术人员报告,从经理室的门把手及保险箱上提取到少数几个指纹,而那几个指纹全都属于孙道德。据此估计,窃贼大概是戴着手套作案,或者是作案后擦去了自己的指纹,孙道德的那几个指纹则是他今天早上开门及打开保险箱时留下的。

肖飞现在要考虑的问题是,窃贼究竟是外贼还是内贼?由于店门完好如初,又没有其他的出入口,外贼是不可能进入店堂的。既然发生窃案,理应首先考虑内贼。保安员曾九嫌疑最大,当晚他值班,完全有充足的时间打开经理室的门和保险箱的门盗取青花盘。至于钥匙和密码,或许他早就已经悄悄准备好了。他已经在店内工作了两年,要想用橡皮泥取下经理室以及保险箱的钥匙模子并非难事,而偷窥保险箱的密码也应当有许多机会。

至于曾九床上失踪的床单与枕套,可能是被他用来包裹青花盘了。

倘若真的是曾九盗取了青花盘,他是不是已经离家出走?据他妻子周秀说,曾九自从昨晚7点离家到店里值班,直至现在没有任何消息,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周围同事及邻居们反映,曾九夫妻关系极为和谐,还有一个4岁的儿子小宝,理应不会离家出走。如果不是离家出走,那会不会被害了?

在当晚的案情分析会上,肖飞要求刑警小赵注意公安系统的内部网络,看看本市这几天是否发现无名尸体。第二天,小赵看到市交警队在网络上发布的一条消息:昨天凌晨,本市云北山发生一起车祸,司机死亡,出事车辆是一辆拉客的小型面包车。

肖飞和小赵当即来到交警队。根据面包车的牌号,查明该车属私人购买,车辆行驶证登记人名叫邓兵兵,居住在本市五一路21号。据交警介绍,根据各种证据综合推测,死者可能是由于酒后驾车不小心坠入山谷,车辆引发大火,司机被活活烧死,面目已经完全变形。但是,车中的尸体究竟是不是邓兵兵,仍有待证明。

从交警队出来,肖飞和小赵来到五一派出所,从片警那里了解到邓兵兵是个孤儿,没有兄弟姐妹,本人尚未婚娶。片警领着两人来到五一路21号邓兵兵家,小赵用万能钥匙打开房门,从邓兵兵的床单及枕头上提取了一些头发,又从洗手间里的梳子上提取了一些头发。将这些头发与死者脑组织进行DNA比对,法医最终认定,在云北山车祸中烧死的人就是邓兵兵本人。

这天,肖飞和小赵来到邓兵兵家附近进行调查。一个叫西瓜的年轻人说起了一件事,他说曾看见邓兵兵和一个戴眼镜的瘦子在茶馆喝茶,邓兵兵向他吹嘘说这人是他一个非常有钱的朋友。

肖飞听到西瓜对那人相貌特征的描述时,猛然想到了孙道德。

肖飞将孙道德的照片递给西瓜看。西瓜看后,说:“没错,就是这个人。”

肖飞感到事有蹊跷,孙道德的嫌疑一下变大了。

肖飞将孙道德列为了嫌疑人,如果真是他做的,那么曾九大概已经被害身亡。对于警方而言,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找到曾九的尸体。

这天上午,肖飞率领20余名警员对本市通向云北山的公路沿线进行了仔细搜索,可是并未找到曾九的尸体,只找到了一双皮鞋、一部手机和一串钥匙。后经周秀辨认,这些都是曾九的。

回来以后,肖飞让小赵在公安系统内部网络上看看最近有没有无名尸体的招认启事。小赵当即看到了两条启事,其中一具为女性,另一具男性尸体是在左县发现的。肖飞当即派出两个技术人员来到左县抽取了死者的脑组织,回来后与曾九的儿子小宝进行血样DNA比对。出乎肖飞的意外,DNA检测表明,这具尸体与小宝不存在父子关系。

可是,从左县附近的某个交通监控设施取回的录像却有了惊人发现:本月8号深夜12点,也就是物华楼古玩店青花盘被窃的那天晚上,有一辆林阴市牌照的奥迪轿车前往该县,并且该车于半小时后又沿原路返回。经小赵向本市交警部门查询,该奥迪轿车的车主是本市溪里乡砖厂老板李明的。

肖飞立即前往溪里乡砖厂对李明进行询问。李明说:“最近几天我没有去过左县。不过,本月8号上午,物华楼古玩店经理孙道德跟我借过车,说是去乡下钓鱼,不知他去没去过,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把车还回来了。”

肖飞明白了,孙道德于8号深夜前往左县,他此行目的理应是抛尸,那具尸体应当是曾九。可是,DNA检测否定了这具尸体与小宝的父子关系,也就是说,死者并非是曾九。

回到局里,肖飞再次回顾孙道德可能的犯罪过程。孙道德在前往云北山的途中将曾九的皮鞋、手机和钥匙抛掉,他为什么要将这三样东西抛掉?被抛掉的三样东西有个共同点,就是不易烧毁。

肖飞猛然醒悟道,孙道德打算将曾九的尸体烧毁。可是,想要烧毁一具尸体谈何容易,他又能到哪儿去寻找合适的焚烧地呢?熊熊烈火会立即引起别人注意的。法医凭什么判断云北山车祸现场的尸体是邓兵兵?因为那尸体与邓兵兵住房床单上的头发具有相同的DNA。

想到这里,肖飞猛地跳了起来,莫非……

当即,肖飞要求局实验室技术人员将小宝的血样DNA与云北山车祸现场烧焦尸体的DNA进行比对,然后又派小赵和一名女警陪同周秀来到了五一路21号邓兵兵家里。一进门,周秀就发现,在邓兵兵的单人床上铺着的,正是曾九在古玩店夜间值班时用的床单和枕套。

很快,局技术人员报告小宝的血样DNA与云北山车祸现场烧焦尸体有父子关系。由此推测,云北山车祸现场的那具尸体是曾九而不是邓兵兵。

据此,肖飞推测出,孙道德在将邓兵兵勒死之后,将其尸体临时放置在某个隐秘的地方。8号晚上,孙道德开着邓兵兵的面包车来到古玩店,曾九听出是经理的声音,立马打开大门。进入店里后,孙道德趁其不备,将其打晕,然后将那只青花盘从保险箱里取出,又从曾九的床上取下床单和枕套,最后把曾九背上车,开车驰往云北山。途中,孙道德把曾九的皮鞋、手机和钥匙随手扔到了公路边。

到达目的地之后,孙道德在曾九的静脉里注入了一些酒精。这样,警方在尸检时会发现死者体内有酒精成分,就会判断死者是由于酒后驾车不慎而坠入山谷。最后,他又从曾九的头上拔了几根毛发。做完这一切,他把车推入山谷,可能还在坠车处倒了一些汽油,点了一把火,主要是将死者的面容烧毁,这才离开。

接下来,孙道德前往五一路21号,他掏出邓兵兵的钥匙,打开邓兵兵的房门,取下单人床上的床单和枕套,拿出从古玩店里取来的曾九的床单和枕套,铺到邓兵兵的床上。他又走进浴室,将邓兵兵的梳子清理干净,绕上一些从曾九头上拔下的头发。这样,警方如果来提取邓兵兵的头发与皮屑时,他们所提取的全都是曾九的头发和皮屑。

最后,孙道德将邓兵兵的尸体搬向白天借来的奥迪车,深夜驰往左县境内,选择了一处茂密的灌木丛,抛出了那具已被浓硝酸毁容的尸体。

孙道德的如意算盘是:让警方把曾九的尸体认作是邓兵兵,把邓兵兵的尸体认作是一具无名尸体,至此曾九完全消失,以达到“狸猫换太子”的目的,这样警方就会认定是曾九盗窃了青花盘而远走高飞。

最终,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孙道德交代了一切,其犯罪过程的每一步都正如肖飞所推测的那样。

只不过,肖飞有两点没有想到。第一,孙道德盗窃自己的“镇店之宝”是因为在澳门赌博输了500多万,他的古玩店面临破产,幸好一年前他在保险公司给青花盘投了300万保险,为了保住古玩店,他铤而走险。第二,孙道德把曾九和面包车推下山谷焚烧之后,是他老婆开车接他到邓兵兵家完成后面的行动计划。作为协犯,他老婆也被抓捕归案。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2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年会 选址的秘密 找模范 迁祖坟 意外横生的绑架案 侃天下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703/65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