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意外横生的绑架案

意外横生的绑架案

时间:2020-07-02 02:22:00 来源:笔之家

夺命“蝴蝶”目录列表夺命“蝴蝶”

唐雪嫣

夜里10点多钟,刘德坤摇摇晃晃回到家,拉开灯,看着乱七八糟的屋子,忍不住叹了口气。自从和妻子许娟分手后,家里就变成了豪华的猪窝,虽然时间过去了一年半,可是他还是无法习惯。

他三两下脱了衣服上床想早些休息,可一想到明天便将心愿得偿,心里便涌起阵阵兴奋之意,一时之间竟然没了倦意。正辗转反侧之时,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大作。

刘德坤抓起手机,见屏幕上闪现着一个陌生的号码,他微一犹豫便接了起来。对方语音低沉:“你儿子小剑在我手上,24小时内,准备100万,否则他就死定了。”

“你绑架了小剑?为什么打电话给我?”刘德坤大吃一惊,急忙把手机拿到眼前一看,这才发现,手机虽然和自己的一模一样,但稍新一点,正是老友周宏达的那部。今晚他请几个知交好友小聚,周宏达与自己的座位相邻,两人的手机都随意扔在桌上,没想到分手的时候竟然拿错了。

绑匪大怒:“绑了你儿子,不给你打电话给谁打?你装疯卖傻,是不想你儿子活命了吧?”

“兄弟你暂且息怒,我是老周的朋友,刚才一起喝酒,我俩拿错了手机。”刘德坤急忙解释说,“只要小剑平安,万事都好商量,我这就把手机给他送去,你也可以往我那部手机里打电话找他,好吗?”

绑匪有些意外,但还是信了他。刘德坤片刻都不敢耽搁,穿衣下楼开车直奔周宏达家。他跟周宏达是半辈子的朋友,15岁的小剑是他看着长大的,更是他干儿子,小剑出事,他决不能袖手旁观。

半路上,他再次接到绑匪的电话,绑匪气急败坏地说:“你给我的号码,我足足打了10分钟都没人接,你不是在耍我吧?”

刘德坤解释说:“今天晚上老周酒喝得太多,估计是睡死了,所以听不到电话响,我马上就到他家了,叫醒他就给你打过去。”

“每个电话我都会用新卡,别想耍这种花招试图追踪我。”绑匪阴恻恻地冷笑一声,说,“20分钟后,我会再打给你。”

刘德坤赶到周宏达家,把他叫醒,说:“小剑让人绑架了!”周宏达脸色一下子失去了血色,好半天才强笑道:“老刘你别瞎开玩笑,小剑这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不招灾不惹祸只知道学习,况且他住在学校里,每周只周五才回来——”

老周的话戛然而止,一屁股跌坐在沙发里,声音里透着一丝恐惧之意:“今天……是周五?”

小剑平时住校,每周五下了晚自习,9点钟打车回家,看来,就是他回家的路上出了事。刘德坤正想安慰他几句,恰在此时,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拿出来一看,是一个从未见过的新号码。刘德坤说:“是绑匪打来的,我怕你关心则乱,还是我来跟他们谈吧。”

老周红着眼睛,大声说:“这关系到小剑的生死,我自己跟他们说。”

刘德坤大怒,瞪着眼睛说:“你什么意思?我亲儿子已经没了,小剑就是我亲儿子,你凭什么不相信我?瞅你现在这德性,我还信不过你呢。”

刘德坤的儿子叫刘文博,三个月前,刘德坤去接放暑假的儿子。回来的时候文博开车,为了早些到家抄了近路,结果和一辆大车相撞,刘德坤受了点皮外伤,文博却不治身亡。从那之后,他更把小剑视若己出,当然不肯把小剑的安危交到他的醉鬼爸爸手里。

老周颓然道:“那就你来,一定要先确认小剑的安全。”

刘德坤点点头,打开手机免提,说:“我朋友酒劲还没过去,他委托我全权处理,你们不就是想求财吗?这事我就可以作主,也别说什么24小时了,我手上现在就有100万现金,只要小剑安全,我随时可以把钱给你。”

绑匪显然有些意外,问:“你是谁?”

“我叫刘德坤,是周宏达最好的朋友。”

“怪不得呢,原来是华飞公司的刘大老板。”绑匪干笑了一声,“听说你和周老板情同手足,看来传言果然不假,那就马上交易,也免得夜长梦多,我先让你听听小剑的声音。”

片刻之后,电话里传来一声小剑的哭喊声:“刘叔,救我——”

刘德坤刚叫了声“小剑”,可电话那边已经换成了绑匪:“这下你没什么疑问了吧?”

“我回家取钱需要半小时,你说交易方式吧。”

“50分钟后,你赶到康华宾馆,在那里等我电话。”绑匪冷冷地说,“千万别想着报警,否则,你就等着给小剑收尸吧。”

周宏达一直紧张地听着他们交涉,直到电话挂断,才长长地嘘了口气,说:“老刘,这事怕会有危险,我这就跟你去取钱,交钱的事你就别管了。”

刘德坤不耐烦地说:“正因为有危险才需要我,不是我小瞧你,就你现在这德性,有能力处理这事吗?”

不管刘德坤如何劝说,周宏达却坚持己见,刘德坤无奈,只好答应他一同前往。一路上他们按绑匪电话指示,先后去了康华宾馆、城南花园等好几个地方,当他们最后来到城郊的时候,已经是半夜12点20分。等了大约10来分钟,绑匪再次打来电话:“出城,10分钟内赶到火车道7公里处交易。”

刘德坤发动车辆,没走多远,车子突然熄火了。在这要命的时候,车子居然抛锚了,他只能看着冒烟的发动机干着急。周宏达也急了,想在路上拦辆车赶过去,可半夜三更的,城郊又偏僻,哪里有什么过路车辆?

转眼10分钟过去了,绑匪用一个新号码打来电话,问:“你们到了吗?”

“我的车子抛锚了。”刘德坤硬着头皮解释,“我们正准备拦一辆车赶过去,请稍等一会儿。”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天,才传来绑匪强自压抑怒气的声音:“我们本来想利用12点45分经过的那辆火车遮挡,让你们隔着火车把钱扔到对面,看来,你不但猜出来我们的计划,还报了警布置陷阱抓我们,所以才拿抛锚的借口拖延时间。姓刘的,既然你这么会算计,就别怪我们不仗义了。”

刘德坤的冷汗瞬间湿透了衣衫,他大叫:“不不不,请听我解释——”

周宏达一把夺过手机,带着哭腔说:“兄弟你千万别冲动,我发誓没有骗你们,跟我儿子的命比起来,钱算得了什么?我们绝对没有报警,请你一定相信我啊。”

绑匪将信将疑地说:“虽然我不相信你的话,但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不过赎金涨了,两百万,什么时候交钱,你等电话吧。”

老周还想争取一下,对方却不由分说地挂断了电话。看着周宏达失魂落魄的样子,刘德坤叹了口气,说:“老周,你也不要太担心,这次是意外,下次一定能顺利把小剑换回来。钱的事儿你更不用操心,全算我的,为了小剑,再多的钱我都不在乎,何况区区两百万?”

“别拿你的臭钱说事,今天这事不是意外,这都是你的错。”周宏达怒吼道,“我说不让你管不让你管,你非得参与进来,要不是你这辆破车出问题,我开我的车,现在小剑已经救出来了,你还我儿子,你还我儿子——”

刘德坤和周宏达20多年的交情,从来都没红过脸,没想到今天周宏达竟然翻脸相向,刘德坤一时心如刀绞,强忍着心里的伤痛,一字一句地说:“老周,你也知道,我欠小剑一条命,倘若小剑有个三长两短,我刘德坤就把这条命赔给你,这样总行了吧?”

那年小剑6岁,刘德坤的儿子文博11岁,刘、周两家出去野游,文博下河游到深水区的时候突然腿抽筋,要不是小剑跑去叫来正在喝酒的刘德坤和老周,文博就淹死了。刘德坤当时就说,他们父子欠了小剑一条命。

听刘德坤这样一说,周宏达长叹一声不再说话。他们心急如焚地等了三天,绑匪终于打来了电话,让小剑跟老周说了两句话,确认了小剑安全后,绑匪说最近比较忙,暂时顾不上交易的事,让他多点耐心,再等些时日。

转眼又是几天过去了,绑匪便如人间蒸发一般杳无音信。老周简直急疯了,想要报警,却终究不敢拿儿子的命冒险。

刘德坤找到做私家侦探的朋友霍宇,请他帮忙调查此事。他担心老周为了儿子的安全而阻止调查,所以此事是在暗中进行的。

霍宇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刚过了两天,便查出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小剑虽然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但像很多孩子一样,也疯狂地迷恋着网络游戏,一款叫“英雄”的游戏他已经玩了两年多,级别很高。奇怪的是,在他被绑架之后,他的游戏号依然每天上网,而且上网的时间比以前还增加了。

霍宇通过IP地址查到了账号使用者,却不是小剑,而是一个名叫周原的年轻人。一通威逼利诱后,周原告诉他说,通过这款游戏,他在网上认识了小剑,前些日子,小剑忽然提出要和他交换账号,因为两人等级差不多,所以周原便同意了。

虽然周原也不知道小剑为什么无缘无故和他交换账号,但霍宇很快查出,周原的账号登录地址在省城,更令人兴奋的是,其上网频次、时间都和小剑的原账号相似。也就是说,这个账号的使用者极有可能就是小剑。

刘德坤疑窦顿生,难道绑匪允许小剑玩游戏?当他把这一切告诉周宏达的时候,周宏达震惊之余,也感到了其中疑惑难明之处,但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重要的是赶紧把小剑救回来。可就在两人准备赶赴省城时,周宏达接到了绑匪的电话,绑匪阴恻恻地说:“姓周的,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报警?”

周宏达吓坏了,拼命解释说自己不但没报警,而且跟任何人都没提过这件事。绑匪将信将疑地说:“既然你没报警,为什么我收到风声,有人在找我们?”

“我发誓这事跟我无关,而且钱早就准备好了,交钱方式随便你定,求你千万相信我。”

绑匪冷笑了两声答应了。按绑匪的要求,他们七拐八绕地来到了城西一个偏僻的公交站点,上了公交车后来到郊区的一个岔道口上,此处极其偏僻。绑匪再次打来电话:“把袋子放在路边那棵大树树根旁,然后你们就可以走了,验过钱后,我们就放了你儿子。”

绑匪的意图十分明显,在这种不见人踪的地方交钱,因为两人没有车辆,到时候就算有什么想法,也只能任凭绑匪从容逃逸。他们按要求把钱放下后,转身刚走了十几米远,就听见身后的岔路口马达轰鸣,两人回头一看,一辆车冲了出来,风驰电掣地从两人身边一掠而过,竟像是急于逃命一般。

周宏达和刘德坤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辆车挡了牌照,里面坐的必是绑匪,可为什么他们不拿钱,反而如惊弓之鸟似的跑了呢?

两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周宏达的手机响了,绑匪破口大骂:“姓周的,原来你一直在耍我们,只要老子今天逃出去,你就等着你儿子被大卸八块吧。”

绑匪随即挂断了电话,周宏达欲哭无泪,一把抓住刘德坤的胳膊,叫道:“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刘德坤不理他,呆呆地望着绑匪冲出来的那条岔道,周宏达察觉有异,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辆警车正不紧不慢地开出来,经过两人身边,又不紧不慢地开走了。

这是一辆无意中经过的警车,无意中出现在埋伏在岔道里面绑匪车辆的背后,绑匪以为被警察跟上了,所以不顾一切地逃跑了。周宏达傻了,好半天才喃喃地说:“意外,又是意外,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刘德坤担心地说:“先别说倒不倒霉了,老周,绑匪恼羞成怒,会不会真的撕票,要不我们报警?”

老周面色惨白,想了半天,发狠地说:“如果绑匪真要撕票的话,现在报警也晚了,我不相信他们舍得这两百万,或许他们马上就能反应过来是虚惊一场,咱俩在这儿等一会儿。”

事实证明,老周的判断有道理,绑匪玩命似的跑掉之后,却不见警车追来,终于意识到此事确是意外,不过惊吓之余恼羞成怒,猛地把赎金提到了500万,让他们继续等通知。

下次交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两人打起精神,决定先去省城查看究竟。两人一路疾驰,就在马上进入省城时,霍宇打来了电话,压低了声音说:“刘老板,如果你和周老板在一起,那么你就‘嗯一声,继续听我说话。”

刘德坤心里一动,这起绑架案里隐隐约约透着的古怪意味,早已令他渐渐警惕,所以他在告诉周宏达雇佣霍宇的事情同时,却隐瞒了霍宇第一时间赶去省城,落实周原账号使用者身份的事情。此时一听霍宇如此小心,立刻知道其中别有内情,于是他便淡淡地“嗯”了一声。

霍宇用更低的声音说:“我到了省城后,没用多长时间就找了账号使用者,正是周老板的儿子小剑,他根本没被绑架。我遵照您的指示没惊动他,只暗暗监视,结果有个女人急匆匆来接走了他。我这边绝对没有泄露消息,刘老板,有没有可能是你那位好朋友搞的鬼?现在他们住进了庆安街的华园酒店719号房间。”

刘德坤的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之所以有人接走小剑,当然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住的地方已经不是秘密,所以要及时转移。而通知他们这个消息的,肯定是周宏达。而绑匪之所以那么巧地要求今天交易,目的就是要拖住刘德坤,给小剑转移的时间。

可是,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刘德坤无论如何也理不出头绪来。这时周宏达问:“是霍宇的电话吗?有什么最新消息?”

刘德坤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谎说是公司的一点小事。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两人终于赶到省城,刘德坤开车向着华园酒店方向赶去。周宏达疑惑地问:“方向不对吧?你不是说,霍宇查出的地方在江湾小区吗?”

“没错,但是我们要先接霍宇,然后再一起去。”刘德坤随口撒谎,“别急,马上就到了。”

不一会儿,两人到了华园酒店上了七楼,霍宇正等在那里,见两人到来,也不多言,上前敲响了719的房门,以酒店服务员的名义骗开了房门。当房门打开的一瞬间,看到了开门女人,刘德坤不由得浑身一震,脱口问道:“许娟?你怎么会在这里?”

原来,这中年女人正是他的前妻许娟。因为生活里矛盾摩擦日益加剧,他和许娟在生活了22年后,一年半之前分道扬镳。许娟对他心里恨意极深,离婚时为了财产的事情闹上了法庭,成功地分走了他近半的财产。刘德坤越发鄙视这个女人,离婚后除了因为儿子文博的原因,不得已见了她几次外,再不肯与她有任何往来。

刘德坤万万没有想到,接走小剑的女人会是许娟。在他和许娟离婚之后,周宏达在刘德坤的要求下,也早就跟她断绝了往来,可这件事里,为什么许娟竟然也参与其中?

刘德坤心念电转,突然间他想到了一个可能。绑匪最初提出的100万赎金,周宏达还勉强拿得出来,至于200万或者500万,就算把周宏达卖了也不值那么多钱,所以刘德坤早就跟周宏达说过,赎金的事情他包了。而现在小剑被绑架一事既然是假的,那么最合理的推测,就是许娟和周宏达之间早就暗通款曲,卑鄙合作,算计刘德坤的钱财。

刘德坤一阵心痛和失望,他转过身,用嘲讽的口气对一脸震惊的周宏达说:“老周,下一次和绑匪交易的时候,是不是他们会把钱加到1000万?”

“干爸,爸爸说你是通过游戏账号查到我的,是吗?”这时小剑从房间里冲出来,拉着刘德坤的手,内疚地说,“对不起干爸,爸爸和阿姨都想帮你,我也想,可是我实在舍不得那个账号,没想到竟然坏了他们的事。干爸,他们说你想杀了那个肇事者替文博哥报仇,是真的吗?”

这几句话如石破天惊,让刘德坤突然意识到自己全想歪了。许娟和周宏达合作不是为了害自己,而是想把奔向死亡的自己拉回来。

三个月前,刘德坤和儿子遭遇车祸后,父子俩都晕了过去,当刘德坤醒来时,肇事司机已经逃之夭夭。刘德坤抱着重伤的儿子走了一个小时,当他终于找到车将儿子送进医院时,儿子已经因流血过多抢救无效,医生说,哪怕再早送来半个小时,也能保住文博的命。

根据路口的监控录像,交警查到了车辆主人,判断司机疲劳驾驶是肇事的主要原因。而刘德坤之所以受伤较轻,是因为在撞车的一刹那,文博用力往右打方向盘,把驾驶位迎向了大车,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他挚爱的父亲。

刘德坤发誓要亲手杀死肇事的王八蛋,替儿子文博报仇。只是这个愿望深埋心底,从未与任何人说过,小剑怎么会知道?

周宏达好像猜到了他的心思,说:“老刘,许娟去墓地看文博的时候,你正对着文博的照片发誓,说要找出肇事的混蛋,亲手将他千刀万剐。许娟担心你出事,悄悄离开后便来找我。你这人太固执,下了决心就没人能改变得了。如果你父母在的话,他们还能劝劝你,可他们都没了。我和许娟反复研究,一致认为只有涉及到小剑生死的事情,才能拖延你的复仇计划,所以才策划了这起绑架,希望能让时间消减你的恨意,最终不去做那种蠢事。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被你查到了真相。”

刘德坤木然不语,前妻和老友的确是对他了解最深的人,在他收到霍宇找到肇事司机的消息后,便请知交老友小聚以示告别,如果不是为了解救小剑,第二天他就赶去复仇了。

许娟说:“德坤,儿子没了,我也想杀了那个混蛋,可这是犯法的啊,你这样做,岂不是辜负了儿子救你的一片苦心?”

刘德坤听完,默默地流下了眼泪,他向许娟和周宏达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说:“谢谢你们,我知道错了。”然后,他拿出手机拨打了110,将肇事司机的相关信息提供给了警方,他相信,法律会给那个肇事逃逸的混蛋应有的惩罚……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2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年会 选址的秘密 找模范 迁祖坟 侃天下 专抢金库的悍匪:雷国民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702/65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