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草花3的秘密

草花3的秘密

时间:2020-07-02 02:22:00 来源:笔之家

深度睡眠仪目录列表夺命“蝴蝶”

朱绍琼

清晨8点半,龙辊红着眼睛、像个醉汉似的在大街上晃着。这个点是上班时间,但龙辊不是去上班的,他才“下班”,昨晚他又在棋牌室奋战了一夜。

龙辊是个赌迷,你以为他纯粹是玩那就错了,他用赌当作学业,准备以后用它做一番事业。母亲早早去世,远在香港的父亲忙着生意,忙着跟后妈周旋,除了在电话里训训他,有时打点钱来,也管不了他什么。

正埋头往家赶,背后有人一拍他的肩膀:“嘿,龙辊。”这尖细的女音,吓得脑子一片混沌的龙辊差点摔倒。回头一看,不禁叫出声来:“草花3。”

“方片5。”女孩笑道。

当年,龙辊考不上大学,曾上过技术学校,在那个以混为主的学校里,流行打牌打麻将。那年,侯耀文在春晚演出《打扑克》,他们就效仿之,全班正好54人,各起一个扑克名,女生全部是红桃、草花,男生则是方片、黑桃,龙辊叫“方片5”。

多少年没听人叫他“方片5”了,龙辊别提多亲切了,看这草花3,想当年土里土气的毛丫头一个,现在女大十八变,成了时尚漂亮的大美人。

草花3说她才从沿海回来,准备在这儿定居工作。她豪气地一拍龙辊:“方片5,手痒了好久,哪天斗一把去?玩‘五十凯。”

草花3也好赌,正合龙辊心意,他好久没玩“五十凯”了,那种流行于西北少数民族地区的牌法,龙辊玩腻了推倒糊、杠上花、斗地主,很怀念五十凯,可惜现在会玩的人太少。

当天下午,还没等龙辊睡醒,草花3的电话就打来了:“来一局吗?在我家。”

“要真钞的,不然没劲儿。”

“当然,50一点,坐庄100。”

龙辊就揣着钱去了草花3家,他信奉首战要“空手套白狼”,草花3一个丫头片子,当年牌技就排不上号,现在能高到哪儿去?

草花3的家不大,但清雅整洁,一个大大的阴阳轮挂在客厅正中,看上去很是诡异。客厅里坐着一个更诡异的女人,一袭黑衣,瘦得皮包骨头,表情崩得很紧,活像个巫婆。这人是草花3招来的牌架子,因为五十凯三个人打才行。

起初,龙辊占上风赢了好几把,两个女人不赖皮,当即兑现了现金。

但是打到后面,龙辊发现,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黑衣女人相当厉害,她把把叫庄,却把把赢分。龙辊的钞票还没有捂热,就一张张地移向了她,与此同时,草花3也输得眉毛眼睛拧成了一团。

这一个夜晚,龙辊输得一塌糊涂,他靠赌博存来的积蓄全都赔进去了,还欠了草花3一万块。黑衣女人说:“借钱要打条,还要按手印,这是规矩。”她那口气好像是常在道上混的。

龙辊好不甘心,可他累得快透支了。赌博的人就是这样,赢了还想赢,想走人家也不让走,输了又不甘心,结果越斗越输,还耗费了时间和健康。

离开草花3的家后,龙辊突然警觉了:这两个女人是不是合起伙来骗我?这是草花3的地盘啊。自己白纸黑字写着欠条,这是要还的啊,会不会中了道呢?他对外人有戒心,但想着草花3是相处三年的同学,总不至于骗他,何况多少年前,自己还有恩于她呢。

当年在大街上,曾有两个小流氓调戏草花3,是龙辊大吼一声吓跑了他们,好歹也算英雄救美呢,草花3可能早把这事给忘了。

龙辊要翻身,他不能再栽在这两个女人手里,他果断给草花3打 了个电话:“明天到我那儿去,我请我的朋友出山。”

这位朋友是龙辊的赌友老赵,别看他平日邋里邋遢,一上赌桌就不一样了。

草花3欣然接受。龙辊想:那黑衣女人是个厉害角色,但草花3就是三流水平了。得赶紧把输掉的钱赢回来,再把借条要回来,香港的老爹过一个月要回来了,到时要是知道他赌输了这么多,不骂死他才怪!

龙辊跟老赵私下商量:两个人合伙斗草花3,收入五五分成,直到拿回借条为止。两个男人合计起来欺负女人当然不对,但狗急了也跳墙。

第二天,草花3步态镇定地走进龙辊的家:“钱准备好了吗?我要现金,玩到11点为止,我要睡觉美容。”那气势压根没把龙辊放在眼里。

龙辊盘算错了,草花3的水平绝对不是“三流”的,她很快把龙辊本来就空的腰包掏得更空,把老赵的腰包也快掏空了。老赵一推桌子:“不干了,这个五十凯我玩得不好,我们玩别的。”

可是,就算是玩各种麻将、牌九,草花3一直处于上峰,赌得龙辊红了眼,将房产证都押上了,结果还是输。

龙辊不得不叹服:这可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几年不见,草花3大变特变,自己不是正在进修赌业吗?草花3就是他现成的老师。如果用学来的技术再去赢钱,不是一样能把借款填平了吗?

龙辊对草花3改变了态度,从平常的赌友变成了崇拜者,他还像模像样地要下跪:“我要拜您为师,就收下我这不成器的徒弟吧,以后叫我做牛做马都行。”

草花3嫣然一笑:“方片5,想当年你为我解过围,也算救过我吧,出于感恩,我可以教你一招。”草花3凑到龙辊耳边小声说:“这一招就是,及时收手,回头是岸。”

龙辊一愣,这是什么意思?草花3她卖什么关子?她自己用高超的赌术赢了他大把的钱,却说“及时收手,回头是岸”,她一定是没诚心收他这个徒弟。

龙辊一筹莫展,一愁输掉的钱怎么补上,二愁以自己现在的技术如何能成大业,三愁父亲很快就回来了,他会更加丢人。

老赵给他出主意:“草花3是女人,你是男人,都年轻也都是单身,你长得这么帅,可以‘曲线救国嘛,到时不但抱得美人归,输掉的钱也会回来。”

龙辊心跳加速,这些年他一直是独身一人。对草花3以前没想太多,现在经老赵一提,他心里不由得有些触动,草花3漂亮优雅,还有那身赌术,都让人心痒痒。

龙辊现在不痴迷赌博了,而是盘算着怎么追求草花3。其实这也是一种赌博,以自尊和脸皮做赌本,赌一个美好的未来。他给草花3殷勤地发短信嘘寒问暖,去她家帮她打扫清洁,没事找事约她吃饭。很快,草花3警觉了:“方片5,你现在不约我赌牌,怎么老是玩旁门左道?难道你想追求我?”

龙辊鼓足勇气说:“是的,我喜欢上你了,我什么都赌没了,只有将这颗真心奉上。”草花3笑着说:“好吧,拿出你的诚意来,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迷倒我。”

其实,龙辊除了蹩脚地献殷勤,没有什么其他办法,好在每回草花3都没有拒绝他,但她不温不火,不表态不回绝,倒叫龙辊摸不着头脑了。

要想杀女人的傲气,就得技超于她,龙辊没这个本事,但是有一个人有,那就是他的父亲。

其实,龙父是香港开赌场的,赌艺堪称一绝,他的第二任妻子也是赌神,据父亲说,她的子女赌技高超,在当地所向无敌。龙辊一直想学一身过硬的赌技,好战胜后娘的孩子,他要争口气,他不想自己连继承权都没有,所以他才要学赌。

父亲回来了,他得知儿子输掉了给他买的房子,勃然大怒:“你上学考鸭蛋,打工只会被炒鱿鱼,开店不知经营之道,你说你还能干什么?我说了多少次,让你就算在家睡大觉,也不要学赌。”

龙辊被骂得面红耳赤,以前他在街上赌,多少还能赢钱的,现在倒好,赔得一无所有。父亲骂归骂,但还是决定与草花3一决高下,他要为儿子把输掉的赢回来。

草花3得到龙辊的邀请,嫣然一笑:“如果你父亲输了呢?”

龙辊不信父亲会输,他有30多年的道行了。

当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草花3跟黑衣女人走进龙辊家时,龙父惊呆了:“小雅、小菲,怎么是你们?”没想到他们居然认识。

黑衣女人冷冷地说:“您老一心想把产业给龙辊,却不顾我母亲为你的事业费了多少心血。”

这时龙辊才明白:这个叫小菲的黑衣女人和草花3——也就是小雅,是表姐妹,小菲居然是自己后妈的女儿。而父亲原来也从来没忘掉他这个儿子,一心想让他继承家业。可他为什么不让他学赌?

小菲说:“我们一家最初为了做生意,都学了赌艺,身经百战、看惯世间冷暖后才知道,再高的赌术最后的结果都会是输,所以我们只开赌场,但是罢赌。这次找你,只是为了给母亲争一口气。”

龙父说:“所以,我这个老赌鬼才坚决反对儿子学赌术,学了更是输。”

龙辊把龙父拉到一边悄悄说:“爸,不要灰心,我要用另一种方式将赌局赢回来,就是用真心去打动草花3,我爱上了她。”

姐姐小菲也将小雅拉到一旁,说:“小雅,你确定下面的赌局你会赢吗?”

小雅脸有些红:“凭我以前对他的印象和现在对他的了解,我相信他其实是个好男人。我希望,我们这场赌局最后会是双赢。”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2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年会 选址的秘密 找模范 迁祖坟 意外横生的绑架案 侃天下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702/65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