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深度睡眠仪

深度睡眠仪

时间:2020-07-02 02:22:00 来源:笔之家

流浪狗的泪目录列表草花3的秘密

左文萍

吴梦在天桥上摆摊,卖一些手工制作的小玩具。

他和女朋友杨花都到了结婚的年纪,杨花家里要一万零一块的礼钱,吴梦拿不出来。为此,他患上了失眠症,十分痛苦。

又过了一个无眠的夜晚,吴梦疲惫不堪地拿着摆摊的东西走上天桥。他失神地看着桥下来来往往的车和人,不由自主地攀上了桥栏。

正在此时,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是条短信。吴梦打开一看:“恭喜您被选为我研究院的试验者,深度睡眠仪等您来体验。请拨打1234预约,摆脱顽固失眠困扰。”吴梦差点笑喷出来,还“深度睡眠仪”呢,骗子!看着这个短信,吴梦突然有种恶作剧的想法。于是他拿起电话,拨了那个号码。

对方居然马上接了,是一个好听的女声:“吴先生吧?失眠是现代社会的通病,我们的最新科技产品将帮您解除烦恼。您很幸运被选为免费体验者,不需要支付一分钱。”接下来,她报了一个地址。

挂了电话后,吴梦有点心动了,反正自己一穷二白,刚才还差点跳桥,还在乎被骗一次吗?于是吴梦把摊一收,干脆现在就去!

按照那个地址,吴梦七拐八绕,终于找到了。位置是在城郊,眼前是一座三层的小白楼。

门卫朝他走了过来,站定后微笑着敬了个礼:“是吴先生吧。”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您跟我来。”吴梦还没回过神来,就老老实实地跟他进了门。

一个年轻女士走了过来,微笑着对吴梦说:“您可以叫我小刘,跟我来。”吴梦梦游似的跟着走,进了一间装饰温馨的房间。

一位穿白大褂大夫模样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小刘叫了声“王教授”。王教授让吴梦坐下,搭了搭他的脉,翻了下眼皮,说:“失眠很久了吧?”吴梦点头称是。

王教授严肃地说:“我们的‘深度睡眠仪是一项领先世界的发明,处于上市前的最后试验阶段。有十几位国内外的富豪已经提前预定了,约定金是一百万人民币。”吴梦不由得咋舌道:“那……为什么会找到我?”

王教授语气缓和了一下:“我们发送短信,随机从人群里抽样,想做一下产品的最后评估。这都是保密的。当然你放心,产品对身体绝对不会有害。如果你愿意,今天就可以体验,签了这份合同就好了。”

吴梦不解:“这样随机选人,还有保密性可言吗?”王教授一笑:“大隐隐于市。现在绝大多数人警惕性很高,会觉得这是骗子。只有极个别人会拨打我们的电话。”吴梦翻了翻合同,有些具体的条款,承诺签约后可以免费使用一台深度睡眠仪,权责自负。吴梦没多想,就签了名字。

小刘让吴梦躺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上,然后拿出一个银手镯一样的金属环,套在了他手上。吴梦惊讶地问:“这就是那个睡眠仪?”

小刘微微一笑,按下了金属环的一个圆键。旁边一个小显示屏开始有数字闪动。吴梦还想问什么,忽然一阵困倦袭来。床垫柔软,非常舒适,身体感觉很轻盈,像飘在云朵上,他顿时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梦忽然醒了过来,一下子坐了起来,还在那张沙发床上,小刘和王教授站在一边。吴梦不好意思地说:“我刚眯了一会儿。”小刘一笑:“可不是一会儿,你看看表。”吴梦看向墙上的挂钟,愣了,已经是下午6点了。记得他来的时候,也就是上午10点左右啊。忽然,吴梦想到了什么,抬手看手腕上这个金属环,显示的是“8”。

小刘继续说:“深度睡眠仪接触你的身体,按下按钮后,会自动分析你的疲倦程度和需要的睡眠时间,同时释放能量,刺激管理睡眠的神经系统,然后引导你很快入睡。睡眠质量很高,所以你会觉得连梦都没做。”吴梦心想,居然是真的,竟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王教授说:“你可以把深度睡眠仪带走了,使用中如果有问题,可以打电话汇报。但需要郑重提醒你一次,深度睡眠仪不可滥用,要想有好睡眠,还是要调整自己的作息规律。而且,要绝对保密。”

走出小楼后,吴梦感觉神清气爽,身体非常轻松,好久没有睡过这样一个好觉了。趁着精神好,正好去摆夜摊吧。

精神好了运气也好,很快,有一个男人买走了好几件木雕玩具,还很感兴趣地问他愿不愿意来自己的玩具公司,留下了名片。吴梦高兴地回到出租房里,还给杨花买了一枝玫瑰。

杨花见吴梦心情好,也很高兴,给他做了碗手擀面。饭后躺下,杨花很快就睡着了。通常这时候吴梦是最烦恼的,躺着翻来覆去睡不着。可今天,他悄悄戴上深度睡眠仪,按下按钮,一下子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吴梦醒了,见杨花正好奇地拿着他的宝贝睡眠仪。杨花好奇道:“这是啥东西,上面怎么还显示个‘8?”吴梦正想说,忽然想到王教授说要绝对保密,只好说:“我自己买的新式手表,很贵的,你别乱动。”

杨花一听很贵,就小心地放下,出去上班了。

睡足了8小时,吴梦心情大好。翻出昨天夜市上那男人给的名片,决定去这个玩具公司看看。到了办公室,那个马老板热情地接待了他。马老板相中了吴梦的手艺,让他去模型车间工作,专门设计玩具的样品。试用期工资四千。

这对吴梦来说可真是天上掉馅饼,旱涝保收啊,比天桥摆摊风吹日晒强多了。于是,吴梦就铆足劲儿地干,设计出很多新式玩具,很受买家欢迎。有了深度睡眠仪后,吴梦的生活变得规律起来,到点就睡,每天都精神百倍。

这天,马老板找到吴梦:“老弟,学生马上放暑假了,你抓紧设计,最近我要大批制作。”吴梦愣了下:“有那么多原料吗?”马老板压低声音:“你还不知道啊,塑料玩具的原料来自废品加工厂,源源不断。”吴梦一愣:“没毒吗?”马老板哈哈一笑:“你又没孩子,操这心干啥?这几天你别睡觉了,抓紧出一批样品,弄好了工资翻倍。”

吴梦忙给杨花打电话,说这几天就住在厂子里了,要赶工。杨花提醒他一定要注意休息。吴梦摸了摸怀里的深度睡眠仪,漫不经心地答应着。接下来三天,吴梦通宵达旦,不分昼夜,赶出了一批新式的玩具样品。马老板大加赞赏,包了一个大红包给他:“老弟,你是机器人吗?效率这么高!工资翻倍,你给我当助理,先回家休息吧!”

吴梦撑着身体回到家,数着大红包里的票子,眼睛都红了,可心情却无比亢奋。越困倦,越无法入睡。这时,他摸出深度睡眠仪,按下按钮,数字显示的是“16”,他迫切需要一次良好的睡眠,很快就睡着了。

醒来后,是第二天上午,杨花没去上班,担忧地望着他:“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吴梦摆摆手:“没事,熬夜累的,我得赶紧去厂里了。”吴梦一回去,马老板就把他拖到办公室,兴奋地说,出了很多大单子,这次赚翻了。吴梦也很高兴,表示祝贺。

马老板话头一转:“有小人眼红,举报我们厂排放废水,现在来了个《都市报》的女记者要采访。你去应付她吧!”说罢,把一个大红包塞进吴梦手里。吴梦为难地说:“我能行吗?还是你亲自出马吧!”马老板哈哈一笑:“别的不说,你形象比我好啊!”

吴梦只好硬着头皮来到会客室。一位年轻漂亮的女记者已经等在那里,见到吴梦,介绍自己叫雪莉,有些问题要采访。接下来的谈话都围绕着污水排放的问题,雪莉言语犀利,吴梦头都大了。难以招架之下,吴梦脑袋一热,抓过雪莉的手,把红包塞进去。

雪莉一愣,接着“扑哧”一笑:“你也太直接了吧。”吴梦脸红了。雪莉妩媚一笑,也不避嫌,把红包塞进自己的坤包里:“行了,看你老实,以后你们厂多注意点,要不少不了有民众举报,这次帮你圆过去吧。”

当天晚上,吴梦又失眠了,身边的杨花一直在打呼噜,眼前晃动的都是雪莉明艳的笑容。胡思乱想到半夜,吴梦意识到必须要睡了,便摸出深度睡眠仪,进入了梦乡。

吴梦立了一功,马老板更是对他刮目相看,视为心腹。这天,马老板又对他发牢骚:“那些住河边的居民老是举报咱们厂排废水,真是烦死人。”吴梦凑上前,神秘地说:“我倒有个办法,不知可不可行。废水直接排进河里,太明显了。不妨在厂后的围墙下挖个渠,把废水直接压进地下,这样神不知鬼不觉。”

马老板愣了愣,接着猛一击掌:“老弟,你真是个人才啊!”说着一挤眼,“不对,你没那么仔细,该不会是那女记者出的高招吧?”然后意味深长地笑了。吴梦不置可否,这些天他确实跟雪莉在约会。

马老板说,他们厂做大了,准备开个分厂,让吴梦做分厂老板。吴梦一听,激动不已,当下表示就算不吃不睡,也一定把厂子搞好。

接下来的日子,吴梦经常通宵达旦地做活儿,培养工人,设计产品。一有空闲,就跟雪莉混在一起,一天恨不得有48个小时。生物钟很混乱,不过没关系,有深度睡眠仪呢。他常常几天不睡,然后自己找个宾馆,拿出睡眠仪,睡一大觉,起来又精神了。

玩具分厂的效益很好,甚至渐渐赶上了总厂。吴梦也成了小有名气的老板。这天他正在办公室上班,杨花忽然找来了。

杨花穿着土掉渣的格子衬衫,吴梦一看,眉头就皱了起来。

杨花显然知道了雪莉的事,冷静地说:“我来是想告诉你……”

吴梦不耐烦地打断她:“不就是钱吗?一会儿你去财务领一笔,算我给你的补偿。对不起,咱俩实在不合适在一起了。”杨花一怔,冷眼瞧着吴梦,转身走了。

这天下午,马老板突然闯进吴梦的办公室,面色灰白。吴梦见状赶紧关上房门。马老板身上有酒气,喘着粗气说:“刚才我在郊区厂房外,撞……撞死了一个人。”

吴梦心里“咯噔”一下,但随即心念一转,压低声音说:“我父母早走了,又没结婚,大哥对我有知遇之恩,这件事我替你扛了。”马老板一听,大为感动,双手按住吴梦的肩膀:“兄弟,你放心,我赔他一大笔钱,你顶多进去几年。这些年我也干够了。”又说,“等我干不了了,我把这厂子全给你!放心,大哥说到做到!”

吴梦也激动地说:“大哥哪里话,没你哪有我的今天。放心,下午我就去自首……”

马老板放了心,从吴梦这里离开。他刚走到街拐角处,就被一辆疾驰而过的大货车撞飞了。

第二天,《都市报》就报道了令人震惊的消息:本市著名企业家,星星玩具公司的马天董事长,酒后驾车致人身亡后逃逸,后又因精神紧张,过马路时不避红灯,被一辆货车撞倒,抢救无效后死亡。

在记者招待会上,吴梦表情很沉痛地说:“昨天下午,马总忽然来到我这里,说自己看开了想超脱什么的。我觉得一定出了什么大事,就悄悄录了一段音。没想到,他一离开我这里,就出了车祸。”说罢,吴梦打开手机的录音。马老板的一句话在反复播放:“等我干不了了,我把这厂子全给你!放心,大哥说到做到!”

有了马老板的“遗嘱”,玩具厂从此改姓了吴。吴梦本身就很有才干,拉来了很多新投资,公司也准备上市。一时间,吴梦成了本市最炙手可热的年轻企业家。

晚上,雪莉躺在他的身边,撒娇说:“今年又出了最新版的限量版手包,20多万,我想买个粉红色的,把原来那个旧的换了。”吴梦不耐烦道:“就知道买买买,你以前不这样的。”

雪莉一下子坐了起来,柳眉一竖:“吴梦,别忘了你做的好事!”吴梦一惊,赶紧说:“你说什么呢,想换就换吧,明天给你打100万,行了吧?”

雪莉这才心满意足地睡着了。吴梦恨恨地看着她,心想:“看来是该把你换了。”该睡觉了,脑子里出现的都是马老板车祸的惨状,就是睡不着。吴梦摸出深度睡眠仪戴上,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两人都醒了,吴梦冷冷地对雪莉说:“昨晚我答应你,给你100万。以后不要来找我了,到此为止。”雪莉一听,瞪大了眼睛:“你敢过河拆桥?你别忘了……”吴梦冷笑一声:“你也别忘了,你唯一的弟弟在本市读大学,成绩还不错呢。”说罢,从钱包抽出一张银行卡,往桌上一扔。

雪莉一愣,恨恨地瞪了吴梦一眼,拿起卡走了。吴梦顿时感觉轻松许多,这些日子,他早就厌烦 雪莉了。有她弟弟做“人质”,雪莉一定不敢怎么样。

吴梦心情很好,起床打扮了一番,因为今天有个重要的约会。前不久的一个酒会上,他认识了一位新晋的女明星,叫娜娜。娜娜只有20出头,模特出身,举手投足风情万种。吴梦立刻感觉自己沦陷了,他一掷千金,给娜娜送上了一条价值数十万的项链。也许是被这番心意打动,娜娜答应跟他约会。

吴梦带着娜娜来到了最高档的餐厅包间,又送上了一块限量版的女士手表。娜娜莞尔一笑,收下了。娜娜说,最近她有些累了,不想接戏,想去国外度度假。吴梦立刻会意,表示愿意陪着去,周游世界都没问题。

吴梦陪着娜娜,在欧洲周游了一圈,又去了夏威夷海滩晒太阳,最后去了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他整天和娜娜厮混在一起。白天在赌城里潇洒,晚上去夜店里狂舞,然后两人躲在房间里吸毒……就这么混了不知多少天,吴梦觉得头痛欲裂,昏昏沉沉,眼前都出现了幻觉,一会儿是满脸鲜血的马老板,一会儿是咬牙切齿的雪莉,甚至还有眼含泪水的杨花……吴梦知道自己必须好好睡一觉了。

他戴好深度睡眠仪,按下了圆键,顿时,感觉世界一下子变得沉静下来。吴梦感觉好久没有这样舒服了,就这么躺着,什么也不想,一直往无边的黑色里越坠越深……

深度睡眠仪上的数字急剧变化,采集着吴梦的身体疲劳数据,计算着所需要的睡眠时间。几分钟后,显示屏上居然出现了两个汉字:“永远”。

第二天,从夜店里回来的娜娜,见到了吴梦冰凉的身体,吓得惊声尖叫起来。

警察来了,检查过后,给出的鉴定结果是,因过度疲劳而猝死。一位警官发现了吴梦手腕上的深度睡眠仪,好奇地说:“上面写的是什么?”娜娜回答:“中国字:永远。”

警官感动地说:“这是吴先生表达对您的爱意呢,这块手表您留作纪念吧。”娜娜接过来,随手扔进了路边的下水井:“什么破玩意,整天戴着。”

吴梦死后,公司被变卖,还清了欠款后,还有几千万资产。娜娜和雪莉撕破了脸,但都没得到一分钱。因为好事的律师找到了吴梦唯一的继承人,杨花的儿子小虎。

当年,吴梦和杨花分手时,杨花已经怀有身孕,被抛弃后,她舍不得这个孩子,就生了下来,自己带着,而吴梦始终不知情。小虎有5岁了,经过DNA鉴定,是吴梦的亲生儿子。吴梦没有父母,所有资产都归了杨花母子。

律师把存有一大笔遗产的卡交到杨花手里,杨花惊得合不拢嘴。当得知吴梦的死讯时,她不由得落泪了。

第二天午后,一辆黑色的小车停在了天堂公墓外。一身黑裙的杨花手捧百合,走了下来。她来到吴梦墓碑前,蹲下,把花放下。

杨花说:“以前你有失眠的毛病,现在可算好了,永远醒不了……”说着说着,杨花想起了一件小事,“那时候你睡不着觉,我心疼。有次我收到条短信,说可以报名,参加个什么神奇睡眠仪的活动,名额只有一个。我是病急乱投医,把你给报上了。现在一想,那肯定是骗子,世界上哪有这种东西,真是傻,可笑吧。”杨花说着,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某郊区的小白楼里,穿大褂的王教授叹口气:“看来咱们的产品还是不完善啊,要想推出来,再过10年吧。”美女助手小刘立在一边,面色凝重地点点头。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2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年会 选址的秘密 找模范 迁祖坟 意外横生的绑架案 侃天下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702/65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