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背后

时间:2020-07-01 02:22:00 来源:笔之家

半夜蛙声目录列表这个护工不厚道

沙鸥

姜欣蕊从小就立志当一名记者,毕业后她如愿通过应聘,进了本市有名的《星城日报》。

但让她有些郁闷的是,同学李姿颖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也应聘上了。李姿颖念的是表演系,平时热衷交际,学习成绩很差。

副主编私下告诉姜欣蕊:“小姜啊,你表现不错,我对你很满意。但你也知道李姿颖长得漂亮,漂亮的女生到哪儿都有人喜欢。不怕告诉你,你们两个现在都在实习期,最后只能留一个。我希望是更专业、更努力、更能干的那个人。”

不久后有了一次采访机会,带姜欣蕊和李姿颖的师父让她们一起去采访,各写一篇稿子,谁写得好谁就上报。

为了便于行动,姜欣蕊穿着白衬衣牛仔裤出发,一看对面的李姿颖,却是连身长裙、高跟鞋,还涂了口红,姜欣蕊不免嗤之以鼻。

采访的对象是一位老农民,因为成了种粮大户,一跃成为了贫困村的“脱贫之星”。两人一见采访对象,李姿颖就饶有兴致地打量起对方的穿着来,夸奖道:“叔叔,你这套西服真合身,是在城里商场里买的吧。”

采访对象却打了个哈欠说道:“哪啊,这是我找我们村的村长借的。还有,在我们这儿这不叫西装,叫中山装。”

李姿颖碰了个钉子,姜欣蕊不免有些幸灾乐祸: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只看重外表啊?

李姿颖出师不利,姜欣蕊却得到了机会,她马上接过话茬问道:“您这一年劳作,儿子的大学学费有着落了吧?”

姜欣蕊是农村子弟出生,知道念大学是“农二代”们为数不多“跳农门”的出路。种粮大户被问到了心坎上,就竹筒倒豆子般地跟她聊起来。李姿颖只能在一旁干瞪眼。

回去的时候,姜欣蕊煞有介事地看了李姿颖一眼,说道:“社会上有靠脸吃饭的,有靠实力吃饭的,最终还是要靠实力吃饭。”

李姿颖“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很快又有了一次重要的采访机会,省城风头正劲的上市公司天泽集团要来本地开新卖场了。据说天泽公司老板的儿子、太子爷陈天骄这次将亲自前来,明天就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偏偏师父没空,只能让她们两个小字辈挑大梁了。

姜欣蕊暗暗在心里合计,如果能拿到陈天骄的专访,必定将在留聘的道路上添上重重的砝码。

姜欣蕊查阅了整整30页的资料,又拟定了3页的采访提纲,信心满满地参加了发布会。她好不容易挤到陈天骄身边,问他能不能单独约个采访。

没想到陈天骄貌似和善地一笑,实则却冷漠地拒绝了:“不好意思,今天太忙,下次吧。”

姜欣蕊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心里别提是什么滋味了。

陈天骄一转身,刚好和一个站在他身后的女人撞了个满怀。女人手中的一杯红酒全洒在了陈天骄的西装上。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姿颖。

姜欣蕊没想到李姿颖居然来这一招!当年邓文迪正是故意洒了一杯红酒在传媒大亨默多克身上,借此认识了默多克,最后“小三转正”,成为了默多克的夫人。

李姿颖满脸惶恐地说:“哎呀,您这是意大利阿玛尼的定制西服啊,对不起,对不起。”

姜欣蕊更无语了,居然又来“谈衣着打扮”这一招,上次在种粮大户那里的亏还没吃够啊。

陈天骄笑了笑说:“美女眼光不错啊,居然认得我这身衣服。”

李姿颖顺杆往上爬:“我不但认得衣服,还认得陈总您本人,知道您是有风度有修养的帅哥,不会难为我这个小女子的。”

一番话哄得陈天骄哈哈大笑:“美女真有趣,我看你身上也溅了红酒,不如随我去VIP室,先去处理处理。”

姜欣蕊等了半个小时,李姿颖才从VIP室里出来,看她志得意满的样子,采访应该是搞定了。

她神气地往姜欣蕊身前一站:“现在知道靠脸和靠实力谁比较重要了吧,姜欣蕊同学。”

姜欣蕊没好气地道:“有什么,不过就是卖弄风情罢了。”

李姿颖反驳道:“稿子写得好是你的阳关道,长得漂亮是我的独木桥,怎么着,就许你走阳关道,不兴我走独木桥了?”

这天,李姿颖又春风得意地要出发了。一看又是约了陈天骄做采访,姜欣蕊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凑了过去:“带上我吧。”

李姿颖却意味深长地一笑:“我为什么要带上自己的对手,给我一个理由。”

姜欣蕊说道:“你的稿子没问题吗?你带我去,我不说一句话,回头稿子由我写,只署你一个人的名字。”

姜欣蕊也是豁出去了,在她看来,无论如何先要参与其中,然后才能想出把采访对象争取过来的办法。

李姿颖沉思半天:“真的只署我一个人的名字吗?”

姜欣蕊笃定地点点头。

李姿颖只好不耐烦地把她塞进了自己的私家车上路了。车行到一半,李姿颖却眉头紧皱,艰难地把车停在了路边:“不行了,我好像生病了,快送我上医院。”李姿颖说着,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姜欣蕊急忙开车把李姿颖送到了医院。李姿颖服了药,睡下了。医生抱怨道:“我跟你朋友讲过很多次了,爱漂亮可以,但是不要不吃饭,这不胃病又犯了吧?再这样下去,胃癌都有可能。等她醒了,你好好劝劝她。”

姜欣蕊一愣,她只知道李姿颖每天都打扮得光彩照人,没想到她背后也没少吃亏。

医生看了李姿颖一眼:“唉,这姑娘就是要强。我跟她说别为了漂亮把自己搞得这么累,她偏要弄那些整容、禁食的幺蛾子。”

一时间,姜欣蕊倒有些可怜起李姿颖来。但一想起这段时间在她身上吃的亏,她嘴又硬起来了:“还不是她自找的。”

刚说完,她就被踢了一脚,原来李姿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说什么呢?你以为我容易啊。”

说到伤心处,李姿颖哭诉起来:“我每半年就得去抽一次脂,每个月大部分收入都花在了化妆品上,吃得比猫还少,睡得比狗还晚,就为了保持身材。”

姜欣蕊没好气地说道:“又没人逼你靠脸吃饭,你也可以靠实力吃饭。”

“说得轻巧,我从小脑子就不好使,怎么比也比不过像你这样的学霸。不扬长避短,职场上哪有立足之处啊。”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最后只能双双一声叹息:“唉,这年头,谁都不容易。”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2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年会 选址的秘密 找模范 迁祖坟 意外横生的绑架案 侃天下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701/65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