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专抢金库的悍匪雷国民

专抢金库的悍匪雷国民

时间:2020-06-30 02:22:00 来源:笔之家

猴子请来的救兵目录列表选址的秘密

上敢岭

1971年11月5日,我出生在安徽省桐城市罗岭乡罗湾村一个贫困家庭。在很小的时候,由于家庭贫穷,只要我稍有不顺,母亲就不给饭吃,为此我曾离家流浪了几年,以乞讨为生。在这期间,我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也养成了偷鸡摸狗的毛病。

我回家后,只上了几年学就跟大人外出打工,也曾想出人头地,但由于既没文化,也没力气,实在挣不到什么钱,便开始游荡盗窃,以宾馆、招待所和居民住户为目标,用“钓鱼”的手段盗窃作案。

1991年,我在江苏省无锡市一宾馆盗窃时被当场抓获,受到治安警告处理。之后,我在电视上看到南方比较富,就流窜到广东、福建一带继续行窃。1992年8月,我在广州市三元里火车站附近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踩点,杀死1人,仅抢得10多元钱。这是我第一次杀人,是犯罪生涯的一次重大转折。

之后,我先是和云南人张云明结伙,持枪抢劫摩托车,抢劫换外汇的人。1996年6月,我在广东省珠海市拱北车站售票厅小卖部杀死2名值班人员,抢了50万元人民币、8万元港币。随后,我想反正已杀了几个人,往后不如搞大一点,抢劫银行。

有了这种想法后,我就乘车到全国各地踩点,除西藏、新疆、宁夏、青海等少数省区外,全国各地我几乎都跑到了,先后抢了江西南昌、吉林通化、安徽宿州、江苏盐城4家信用社,在江西瑞昌杀了6个人,但没抢成功。1999年12月,我在南京市六合县为抢劫出租车杀了出租车司机,目的是准备用这辆车抢下一家信用社,但逃跑时将车开翻了,只好弃车逃离。

我经过长期踩点观察,发现信用社晚上值班人员比较少,设施也不行,多数没有录像监控装置。我每次作案都会剪断报警线,但从没遇到报警,所以频频得手。

我选择的信用社有一个最基本的标准:一是注重外部环境,一般要有围墙,周边环境的光线要比较暗,后围墙有一块杂乱的空地,而且最好没有灯光,以便于观察、踩点,一旦有情况也有利于逃脱;二是注重内部环境,关键是看值班人员警惕性是否高,值班人员相互之间的位置是否分开。

我在踩点时,会观察每天下午是否有人把钱箱送进去,次日早晨是否又把钱取走,我可以根据钱箱的多少估算出现金的库存量。

1998年,我在吉林省通化市抢的那家信用社,位于一幢5层楼房的一楼。为了观察内部结构,我用假名在这家信用社存入1000元,之后我在周围观察。

这家信用社的防范很差,后墙的窗户没有防盗网,而是普通的玻璃窗,里面用挂锁锁着,其中还破了一块玻璃,用塑料纸蒙上。每天晚上只有一个老头值班。

我作案前的两天就撬掉了后墙玻璃窗上的挂锁,竟然没有人发现。作案时,我从窗户爬进现场,杀死值班老头,撬开保险柜,很轻易地抢了15万元。做这起案件,比抢一户居民还容易,我想比我差的人也能干成。

2000年8月,我在安徽省宿州市抢的那家信用社,也只有2名女性值班,很容易得手。

我又用一年多的时间对盐城市盐都县信用社进行观察踩点,发现该单位虽然处在大马路边上,晚上前面光线很亮,但后围墙处很暗,一般人走不到那里,而且后面是一片平房,小巷四通八达,便于逃脱。

我便选定那儿作为进出口,专门定做了一张1.5米高的木梯,曾3次爬进院内。我发现信用社晚上只有3个人值班,1人在楼上,2人在金库值班室,值班室的防盗门在睡觉前经常打开,2个守库员时进时出。我认为3个值班员有分开的机会,有把握分别杀死他们。

我在白天也曾从敞开的大门溜进过院内,见到里面有几个人在打牌。看来这里的守库员思想上很麻痹,肯定好对付。我还发现这家信用社的运钞车早晚就停在马路边上,进出的钱箱很多,于是我就下定了抢这家信用社的决心。

我有10多年的杀人犯罪生涯,从使用凶器的效果上得出了这样的经验:刀不如枪、枪不如斧、斧不如锤。用刀作案,不能一招致命,受害人容易喊叫,且流血也比较多;用枪作案,虽能一招致命,但响声太大,公安机关110反应也快,容易破案;用斧的效果不错,但过于笨重,不易于挥动;用锤最好,轻巧灵活,可以一招就将对方制服,喷出来的血也不多。

我在做安徽宿州案件前买了锤子,在自己的头上做敲打实验,感觉效果很好,最终确定了使用这种工具。但我在做这起案件时使用还不熟练,打击受害人头部的次数较多,身上溅了不少血迹。做完这起案件后,我坚定了使用锤子作为杀人工具的决心。

为了增强自身体力,确保锤子打击头部的准确性,我在安庆老家专门租了100多平方米的房子,改造成健身房,使用拉力器练臂力,在沙袋上画了几个圈,练习从各个角度打击人头部的技能,并且每天坚持长跑三四十里,锻炼自己的耐力。通过练习之后,我有把握在6秒内杀死一个人。

我在江西省瑞昌市杀6个人、在江苏省盐城市杀3个人都是用锤子。为了便于作案后能迅速逃离,我还专门上驾校学会了驾驶汽车。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用氧焊切割钢板效果很好,便在安徽省滁州市学会了切割技术。

我的犯罪生涯中曾有一个同伙,他叫张云明,男,30多岁,云南省河口县人。1993年夏天,我在广州听说云南走私毒品、枪支的人很多,这种生意好做,就只身到了云南省河口县。

在那里,我认识了张云明,两人一起到越南购买了两把旧的五一式手枪,之后我们合伙做了4起杀人抢劫案件,但只抢到少量现金,我一直感觉张云明的胆子不够大,作案时动作与我不协调,1994年下半年与他吵了一架后就分道扬镳。

1999年,我到昆明时听说张云明因贩毒被重庆警方抓获枪毙了,因为他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所以我未被牵扯出来。

我也想再找个帮手,最理想的是自己的家人,这样可靠。我曾想拉我哥入伙,但他却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不是干大事的料,所以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自此,我便走上了单独杀人抢劫的道路,是个名副其实的“独行侠”。我喜欢看书读报,看了不少习武方面的书,我曾练过拳击,崇拜拳王泰森,他既凶猛又狠毒。

我还喜欢剪报,只要有破案方面的内容就剪下来反复看,也经常在地摊上购买有关公安机关破案内容的杂志,张君、靳如超等人做的案件报道我都仔细读过。

从这些案件中,我得到了不少启发。我作案时只抢现金,手机、寻呼机从来不拿,踩点、作案过程中也从不使用手机,我知道公安机关能从这个方面找到我的行踪。

我在外地踩点时,每天都和老婆通电话,无论在哪里,都谎称在福建或广东。我从不在住的旅馆打电话,都是到外面使用公用电话,也从不在同一地点打电话。

我作案使用的工具很多,但每件都有用处,而且从不在同一地方购买,公安机关想从工具上找到我是很难的。

2000年初,我经过周密踩点,决定对安徽省宿州市淮海北路北关信用社进行抢劫。7月份,我在安徽省池州市窃得一辆昌河面包车,在合肥市偷了一副车牌,在安徽省凤阳县租了一套切割设备,在蚌埠市购买了一把钢丝钳,在宿州市购买了割枪和皮管,并打制了螺纹钢撬棒等。

作案后,我把29件作案工具全部遗留在现场,将面包车开到安徽省肥东县抛弃,因在现场车碰到了墙上擦掉了油漆,所以我毫不犹豫地把车抛弃了,我知道警察会查找车辆的,留在手上是个祸害。

为了做江西瑞昌、江苏盐城两起案件,我于2001年元旦在安徽省凤阳县刘府旧车交易市场,花了2.4万元买了一辆旧的普通型桑塔纳轿车,然后我在南京市买了切割工具等,在武汉市买了氧气瓶,在安庆市购买了橇棒等工具。

我带着这些工具先到江西瑞昌抢信用社,但没抢到钱。然后我又开车到江苏盐城,作案前又在边上的大丰市偷了一副当地出租车的牌照,作案时挂在车上,作案后在回安徽的路上抛弃了。

在安徽宿州案件现场我丢下所有工具,因为我有信心警察查不到我,而且还能让当地公安机关认为是流窜犯干的,我在盐城案件上把所有工具带走,目的是让警察看不出两起案件是一个人做的。

每次作案前,我把所有的作案工具准备好,放在车的后备厢中,驾驶着偷来的车子在路上跑,从来没有被检查过,很安全。

我在作案前都会精心准备,从不打无把握之“仗”。

我第一次在广州市三元里杀人时,考虑得就很细致了,但还算不上周密。那时,我在三元里经常夜间“钓鱼”作案,有一次我发现一名屠宰户家中有保险柜,估计有钱,而且晚上只有一个人睡在房间里,但当晚我没有行动。

之后,我就在他家的附近观察了一个多星期,作案的当天晚上,我潜至那人的家中,先杀了一名男子,正准备打开保险柜时,发现又多出两个人,就逃走了。

近几年来,我抢劫信用社的计划就周密多了,一般均选择多个目标,并记录在笔记本上,然后采取跟踪、窥探、潜伏、入室等各种手段“踩点”,直至搞清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细节。然后,根据条件的优劣,把握的大小,综合考虑,反复权衡,筛选重点,列出作案的次序。一旦我选定了作案目标,就要想尽一切办法,采取一切手段作案,决不回头。

1999年底至2000年上半年,我同时物色了江西瑞昌、安徽宿州、江苏盐城3家信用社。2000年8月,我先后到安徽宿州作案,2001年2月到江西瑞昌作案,最后于4月到江苏盐城作案。可以说,这几年我作案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我为了进入现场,事先定做了一张小木梯,就藏在附近一空房的杂货堆底下。我怕用梯子爬围墙时在地面留下压痕,就在底部钉了两个大木块。

我在院内通过观察发现每天晚上8时至9时,两个值班员必到院里水池边洗漱,我确定了这个杀人的最佳时机。

4月14日下午5时许,我把切割工具、锤子、尖刀等作案工具用自备的桑塔纳轿车运至现场附近。晚9时许,我用梯子翻墙潜入现场,等待时机。

当一名值班员出来洗漱时,我用锤子将其杀死,再迅速到值班室内杀死另一人,最后到5搂杀死第3名值班人员。

之后,我又从围墙翻出观察一段时间,确定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下,我用绳子将切割工具吊进院内,用了一个多小时割开金库防盗门,又费了很大劲割开3个保险柜,从钱架上劫得现金260余万。

我没有想到这次作案能搞到这么多钱,心里非常兴奋,却为如何藏匿这些钱犯了愁,如果全部藏在家,一怕老婆发现后心理承受不了,二怕公安机关一旦查到岂不人赃俱获。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全部存入银行,因为我想公安机关会以为我不敢将钱存入银行,我就来个反其道而行之。

4月15日上午,我到达安徽省安庆市没有直接回家,先到租房处对钱进行了清点,将2万余元破损严重的钱币和封条、封签烧掉,然后把新币和旧币交叉扎好。当晚我只带了20多万元回家,骗老婆说这是在福建、浙江做生意的钱。

后于4月16日、17日、18日分别把其中的240万元用自己的真名存入安庆市农行、工行、建行、中行、邮政储蓄等金融单位。我知道现在银行存钱实行“实名制”,我存入这么多钱如果用假名就可能会出事。

前面几家银行存钱很顺利,但最后在邮政储蓄所存60万元时,里面有好几扎旧币没有分开,营业员点钱时发现这些钱都粘在一起了,手上弄得很脏,就问我哪来这么多旧币。我说是做生意别人还的,营业部主任也来问我,并要我把家里的电话号码留下来,当时我心里十分紧张,直冒虚汗。存完钱后我将5本存折悄悄藏到自家房内墙顶的夹板里。

这次被江苏警方抓到,我想问题肯定出在这钱上。

我抢过盐城县信用社后,全国开始“严打”,我心里十分害怕,心想这次可能要“翻船”,所以就想搞枪,以防不测。我去了云南原先我与张云明作案后藏枪的地方,发现枪没有了,估计是被他取走了。

5月20日,我在安庆市报了一个假案,先是在开发区租了一间门面房,把家里一辆昌河小货车藏了起来,然后去公安局谎报车子被盗窃,目的是为了骗取保险金,也想探探情况。

当民警在做材料时,把手枪放在了桌上,当时我真想把枪偷走,但这风险太大,所以未敢轻举妄动。南京警方在深圳将我抓获后,我很快交代了在六合县抢劫出租车杀人的案子,因为赖不掉,估计车子上有我的指纹。

其他杀人案件,我一起也没讲,要我讲,我就要他们出示人证物证。后来把我从南京押到盐城,并在盐城信用联社门口时,叫我抬头看一看,我心想这次是彻底完了,民警审讯我的口气也十分强硬。

我想这次他们是弄到确凿证据了,可能是在安庆我用“实名制”存钱,或者使用的车子、留在现场的毛发被发现了,我抗拒了两天后就交代了。这次在盐城作案我认为是天衣无缝的,但公安机关还是拿到了关键证据,所以我才彻底交代了我的全部罪行!

2001年6月12日,深圳火车西站候车室。雷国民因曾在六合劫车杀人被抓获。直到这时,还没人会想到,雷国民还是个抢劫银行金库的大盗,先后作案12起,杀死23人,是个残忍的杀人魔王!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2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年会 选址的秘密 找模范 迁祖坟 意外横生的绑架案 侃天下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30/65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