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子锄奸

时间:2020-06-29 02:22:00 来源:笔之家

要命的八锦地毯目录列表玩鸟的老头

余显斌

明朝景泰年间,石亨与侄儿石彪仗着手中兵权,趁着明景宗得病的机会,乘机拥立已经被排挤为太上皇的明英宗复辟登基,做了皇帝。他们叔侄二人,也凭借这个功劳,开始独掌朝纲,陷害大臣,屠杀忠良。著名的忠臣于谦被他们冤杀,儿子于冕也被罚作官奴,由于于冕擅长绘画,就做了画匠。

这天,明英宗见一处宫殿即将修好,一时清闲下来,背着手决定去参观一下。他带着一群侍卫高高兴兴地来到新宫殿的大门外,四处转悠着,只见宫殿金碧辉煌,十分美观。他挥挥手,让侍卫们站在宫门外,自己只带了石彪一人进去。

走进宫内,明英宗想到自己独处冷宫近十年,现在发动兵变,终于夺门成功,并乘机悄悄缢杀了自己的弟弟明景宗,断绝了后患,重新夺回权力,当了皇帝,不由得十分得意,自言自语道:“真没想到我竟能夺门成功,缢杀兄弟,坐上龙庭,重新住上这华丽的宫殿。”说完之后,哈哈大笑起来。

笑着笑着,他突然自感得意得有点过火,也有些失言,尤其缢杀明景宗一事,如果透露出去,后果将不堪设想。他忙回头四处看看,只见石彪独自站在那边,仍然一动不动,脸上带着微笑望着自己。

明英宗轻轻嘘了一口气,一颗心放下,脸上再次恢复了兴奋。

就在这时,一滴液体从空中落下来,正好落到明英宗鼻梁上。明英宗伸手一擦,放在眼前一看,竟然是一片红色,顿时吓了一跳,忙抬起头来看,只见一个画匠蹲在横梁上,正在聚精会神地画着房梁上的花纹:那红色液体原来是漆,不小心落了下来。

明英宗看见画匠,又是一惊一愣,心想,自己刚才说的话,画匠就在头顶不远处上,不可能没有听见。他的脸色又是一白,眼中顿时露出了凶光,仰起头对着梁柱上喊:“喂,你下来。”

那个画匠仍蹲在梁上画画,聚精会神,明英宗的话他仿佛没有听见。明英宗更加火了,再次喊道:“你快点下来。”

那人仍然不理睬明英宗,甚至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依然抬着头对着面前的房梁继续绘画。

石彪听到英宗的喊声,连忙跑了过来,他是武将,嗓门大得如雷,对着梁上大吼一声:“圣上让你下来,听见了没有?”连喊了几嗓子,震得宫殿嗡嗡作响。

画匠这才注意到,朝下一望,看到的是皇帝正在对自己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顿时慌了神,忙从梁上爬了下来。英宗一看,画匠不是别人,竟然是于冕。石彪见了于冕更是大喜,心说,我和我叔叔一直想斩草除根,将于谦一族赶尽杀绝,可一直没有逮着机会,现在终于有机会了,不知这小子怎么得罪了皇帝,惹得皇帝如此愤怒,于是瞪大眼珠子吼道:“大胆于冕,竟敢冒犯圣上,罪该万死!”

于冕对石彪的话好像没有听到,朝英宗跪下行礼道:“罪臣最近生了一场大病,听力全失,不知圣上所为何事,万望恕罪。”

英宗听了于冕的话,本来紧握宝剑的手松了:原来于冕聋了,难怪对自己的话理也不理。那么,自己刚才说的话,他也一定没有听见。想到这儿,他长嘘了一口气,心里一松,为了表现自己的仁慈,让石彪带他出去,不要为难他。

石彪没办法,只有按照英宗的吩咐,带着于冕出了宫。到了宫门外,于冕暗暗擦了一把汗,长叹了一口气,对石彪“嘿嘿”一笑道:“如非我今日装聋,怎能逃得过这一劫?又怎么能骗过皇帝啊?”

石彪一愣,忙瞪大眼睛询问他话中的原因。于冕自感失言,忙低下头,向前急忙走去。石彪忙几步赶上去,“嗖”的一声抽出宝剑,恶狠狠架在于冕的脖子上,道:“不说,现在我就宰了你小子。”他只是想吓唬一下于冕,并不敢真的杀掉对方。

可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于冕这小子特别胆小,在宝剑的威逼下胆战心惊,把刚才英宗所说的话统统告诉了石彪,并说自己当时听了非常害怕,担心英宗会杀他灭口,所以假装耳聋,才躲过了一劫,希望石彪知道了这事后,千万替自己保密,不要说出去,否则自己必死无疑。

石彪一听,抽回宝剑,“嘿嘿”笑着点点头,快速地离开了。

石彪当然没有保密,他跑回去把这事告诉了自己的叔叔石亨。石亨听了,大笑道:“这次,于冕这小子死定了。”当即跑到宫中,把于冕对自己侄儿石彪说的话,详细地告诉了英宗。

英宗听了,并没有赞扬石亨,而是冷着脸,说怎么可能,于冕明明是个聋子。石亨急了,摇着头,说:“于冕肯定是假聋子,他是骗陛下的,您可以叫来试一下。”

英宗思索良久,点了点头。第二天,英宗让人传来于冕。英宗旁边站着石亨,一脸的杀气。见了于冕,他说:“小子,竟敢偷听圣上的秘密,不杀你不足以断祸源。”

于冕仿佛听不懂,竟然一言不发。英宗笑着说:“告诉朕,那天你究竟听到了什么?”于冕呆呆地望着英宗,极力做出想猜测他说的是什么的样子,说:“圣上,我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

英宗叹了口气。于冕想了想,让英宗将要问的话写在纸上。英宗只得让太监拿来纸笔:“你是怎么聋的?”于冕回答:“由于高烧不退,引起耳聋,听力全无。”英宗又问:“是谁治疗的?”于冕回答:“是宫中太医曹正。”

石亨在旁边吼道:“该死的于冕,还在装聋作哑戏弄圣上!”

于冕看着石亨,一副大惑不解的样子,对他不停地点头微笑。石亨想了想,走上前去对着英宗耳语了几句。英宗听了点点头,回头对于冕微微一笑:“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

于冕仍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

原来石亨告诉英宗,于冕被问话的时候,他一定会精神高度集中装聋,这时,英宗如果说声让他走,他精神一松,很可能转身就走,这样就露出马脚了。可惜于冕并没有走,石亨彻底没办法了。

英宗望着石亨,脸色越来越难看。他默默想了一会儿,一挥手,示意太监带于冕离开。

于冕刚走了几步,英宗出其不意地大喊一声:“于冕,你回来。”他想,于冕如果是假装耳聋,听了这句出其不意的呼唤,一定会转身,或者停一下的。可是于冕没有那样做,跟在太监的后面,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于冕走了,英宗脸色铁青地问石亨:“石爱卿,我在宫殿里说的那些话,你是从哪儿听来的?”

石亨急了,说是自己侄儿石彪告诉自己的。而石彪则是亲耳听于冕说的,请皇帝明察。

英宗冷冰冰地问:“不会是你的侄子在暗中监视朕,偷听了朕的话吧?”最近,英宗对石亨越来越不满,担心他权力太大,再来一次夺门之变。石亨一听,吓得面无人色,趴附在地上连喊冤枉,说皇帝如果不信,可以派人去问问于冕四周的人,就知道他是不是耳聋了。英宗让人去一查,于冕被罚为奴后,一个人住在一处,等同于罪犯,哪能和人交往?

石亨听了,更是满头大汗,忙建议找来那个叫曹正的太医一问便知。不一会儿,曹正被叫来了,跪下给英宗行礼:“不知圣上唤臣何事?”英宗问:“听说于冕最近发烧之后,听力全无,可有此事?”曹正连连应道:“确有其事,这人一场高烧之后什么也听不清了。过后,我给他治疗耳聋,一直不见效,不过询问他的症状时,由于他听不清,我只有把询问的内容用纸写下,现在这些东西还保存着呢。”说着,从怀里拿出一沓纸,恭恭敬敬地交给英宗。英宗接过后,只见上面果然写着曹正当时询问于冕病情的一些话。

英宗点点头,让曹正下去了,然后示意侍卫,指着石亨一声大吼:“来啊,把这个陷害忠良胡言乱语的家伙抓起来,关进大牢。”

侍卫们对石亨陷害忠良胡作非为的行为早已恨之入骨,现在听了这话,齐声大吼,冲了上去,将石亨抓住,捆了投入大牢。英宗怕石亨在牢里喊出自己说的那些话,命令看守用棉花堵住耳朵,不要听石亨的胡言乱语。

抓了石亨,英宗随即让侍卫出宫唤进石彪。石彪在外面一直等着,十分得意,以为自己举报有功,这次一定升官发财。到了殿前,他刚刚跪下,就被几个卫兵抓住捆了起来。石彪大惊,连连叫道:“圣上,末将没罪啊。”

英宗大骂道:“你悄悄跟在朕身边,窃听消息,传播谣言,罪该万死。”说完,根本不给他争辩的机会,当即下了一道圣旨,命令把石亨叔侄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当然,在将石亨二人押上刑场时,英宗也没忘下道圣旨,给他二人的嘴里也塞上一个木丸,避免他们喊出自己那天所说的话。

石亨叔侄被斩后,一时京城百姓奔走相告,拍手称快。

自始至终,英宗都以为,自己那天说的话被石彪听了去,又传给了石亨,所以,他采取了杀人灭口的办法,来了个快刀斩乱麻。哪知,这一切都是于冕的计谋。当于冕把偷听到的话传给石彪时,就算好了这步棋,事后,他马上把自己的计划吐露给了一位非常敬仰于谦为人的太医曹正,并商量好对策,将石亨叔侄送上了断头台。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3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寒冬腊月盼春风 老赵的“招” 恩怨分明 侃天下 嚣张过后的赎罪 要命的八锦地毯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29/65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