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语文之友新闻直播报道的语体变量组配分析

新闻直播报道的语体变量组配分析

摘 要:语体变量包括“功能意图、人际关系、传介方式”三个维度,不同语体类型具有不同的变量组配方式。现代传媒技术的迅速发展使新闻报道的语篇形式和语言特征发生了变化,语体变量组配关系有所改变,其中电视直播的现场报道即为典型之一。电视新闻直播报道在三大基础变量上分别表现为:“单方面设定叙事、描写”“平等、不对等交互一对多、正式性低准备度”“口说、电视、现场性时间、处所、指示性成分”。

关键词:新闻直播报道 语体变量 变量组配

一、引言

刘大为(2013)认为,语体是由一系列语体变量组配而成的双层结构体。在这个结构体中,语言变异层中的语言特征会在功能动因层的驱动作用下发生相对应的变化,后者的构成因素即语体变量,即“语体变量是导致一种语体形成的功能动因。”①根据言语活动实施时所必须涉及的几个维度,我们可以归纳出“功能意图、人际关系、传介方式”三个基础变量,其下各自细分出子变量。这些大小变量通过不同组配关系可以构造出丰富多样的模式。换言之,不同的语体类型具有不同的语体变量组配方式。本文将着重分析电视新闻现场直播报道的语体变量组配关系。

随着近代工业社会的兴起,新闻迅速发展为一门社会事业,有关新闻语言的研究在近十几年来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并逐渐提出“新闻语体”“新闻语言”“报道语体”等近似称呼(本文统一采用“新闻语体”的称呼)。新闻报道的种类多样。从形式上看,既有报纸、杂志等纸媒形式,也有广播、电视、网络等音媒、视媒手段;从内容上分析,则可列举出消息、社论、特写等次语体。新闻直播报道用语言记录事件,用图像还原现场,其“最高理想之一就是对现场感的追求,也就是力求通过各种物质媒介让受众能够身临其境地置身其中”,②同时也最大化体现新闻的“时效性”与“真实性”,在赋予受众身临其境的现场感和参与度方面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从纸媒到音媒、视媒,新闻报道语篇由静态转为动态,语义呈现方式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功能动因层子变量的相互作用,最终映射在语言变异层。传统新闻语篇为纸媒报道,碍于其本身的物理属性,对事件只能做平面叙事,即使赋予字体变化和图像穿插,读者也仅能从视觉感知渠道获取信息。现代传媒广泛运用音视频手段,充分挖掘文字、图案、声音、画面等媒介的传播功能,使语篇呈现出视听意义上的动态性,阅读者需综合调动多方面感官渠道才能获得全面立体的感受。在这样的宏观背景下,新闻的语言特征和体裁形式也发生着变化,其具体语体变量也悄然改变。

下面将分别从“功能意图、人际关系、传介方式”这三个基础变量出发,分析新闻现场直播的变量组配关系。

二、功能意图

功能意图是最为复杂的基础变量,它既可以双方共同设定,如协商、辩论等;也可以单方主动设定,如叙事、报道、评价等。关于电视现场直播,我们首先可以确定的是其功能意图是由单方面设定。报道者在进行叙述时,并未直观感受到来自对方的压力,不管是纸媒报道还是现场直播,当它呈现出来时就已经是不可变更的定局,即一个已经完成的语篇。因此,受话人只能以同意、恼怒等心理反应或赞同、抗议等简单言语方式配合对方。具体可以细分为两个方面:

(一)叙事性

19世纪80年代,西方新闻学界首先提出新闻应具备何时(when)、何地(where)、何事(what)、何因(why)、何人(who)这五个基本因素。进入20世纪,随着调查性报告的兴起,第六要素“如何(how)”也被纳入其中,概括起来就是某人某时于某地如何做了某事出现了某种结果。这实际上与记叙文的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等六要素相契合。可见,新闻语篇实际上是记叙的一种,是时间流中的经验表达,其目的在于告诉受话人某一事件从何处开始,经过怎样的一道程序,终于何处,具有叙事属性(王燕,2003)。新闻直播报道也不例外。例如:

(1)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汕尾市市中心,现在距离台风登陆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左右,而台风登陆点距离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大概三十公里。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风已经非常大了。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地方,①水务局的牌子已经从楼上吹到了楼下;而那个位置可以看到,②树已经被刮下来全部压倒车上。而刚才我们也看到有一些铁皮屋,直接③从那边刮到了这边。③

在该报道中,时间是“现在”,地点是“汕尾市市中心”,原因是“台风登陆”,事情的经过是“台风登陆”所引起的系列事件,具体包括①②③项。整段报道具有十分明显的叙事属性。

(二)描述性

电视现场直播中,为了进一步实现报道的“现场感”,也为了让观众获得更为准确详实的信息,报道者会将自己在现场所见所闻的直观感受或其他第一手资料通过语言表述出来,这种语言往往具有一定的描述性。例如:

(2)我现在身处在湛江的观海长廊上,现在呢是早上的七点十几分,可以强烈地感受到台风黑格比的威力,狂风夹杂着急雨一阵一阵的覆袭而来,打在脸上呢非常得痛……④

三、人际关系

刘大为(2013)提出权位关系、交互性、正式性等变量,其中交互性的子变量有对等与否、交互的数量关系情况。在此基础上,笔者结合多模态话语分析的相关理论,纳入语言和非语言形式等因素。具体分析如下:

(一)社会权位

人际关系中首先需要考虑的是社会权位,即报道者与观众之间的地位关系,是低高、高低还是平等,具体体现在新闻直播中就是报道者与观众之间所成的角度。在有关多模态话语分析的论述中,Royce(2007:72)曾指出:

The high angle forces the viewers to look down on the RPs(represented participants,笔者注), which is suggestive of a superiority to them,or of their significance.A low angle forces the viewers to look up to them,which is suggestive of the viewers inferior position,or of the importance of the portrayed participant(s).An eye-level angle is suggestive of a sense of equality between the viewer and the RPs.⑤

对图像阅读者而言,俯视RPs表征出他们的权势或重要性;仰视体现其卑微或处于不利地位;平视则表明双方处于平等地位。大量实证观察显示,报道者目光平视,通常与观众处于同等高度,表示二者处于平等的地位。

在新闻现场,报道者以采访者、目击者或参与者的身份,采用纪实的方法报道现场情景。由此可知,报道者的身份是多重的,他不仅是观察者、体验者,更是引导者。在这多重角色下,报道者必须将新闻事件客观实在地呈现,并以平等的姿态向观众叙述。与此同时,水平视角还可看作客观真实的表现,表明所传达信息的真实可靠。

(二)交互性

人际关系中最值得关注的是交互性与非交互性,也就是交际的一方会根据另一方的具体反映调整自己的语言表述或其他行为活动,即说话人对受话人反馈的依赖性(刘娅琼,2012)。这种交互可以是对等的,也可以不对等,可以是一对一的,也可以是一对多的或者多对一。显然,新闻现场直播在这里的组配变量为不对等的一对多交互。

巴赫金曾说,语言的本质是对话,当其中一方缺席时,另一方可以通过假设、想象等手段自行构建完整的话轮。新闻现场直播便是其中的典范。虽然没有直接的交际对象,但是显然身处“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早已被纳入了受话范围。而探讨报道者是如何将观众带入到现场则是重点所在,对此我们可以通过具体例子从语言的和非语言的两方面进行验证。

1.语言形式

在语言方面,比较明显的特征是第一人称复数词“我们”的使用。

第一人称复数“我们”的活用是一种常见的语用移情手段,其目的在于拉近双方的心理距离,使对方更倾向于接受自己的观点、看法或提议。现场直播中报道者对“我们”的频繁使用所传达出的信息就是将受话人置于和自己相同的步调,共同体验事件的发展变化。在例(3)中,“我们”共出现了8次,其中明显体现交互性特征的有5处。

(3)在我的一边就是芦山县的这个县医院,此时此刻虽然已经来到了凌晨的零点四十五分,但是县医院里面可以说是一片忙碌。通过这边我们能够看到(额)依然有很多救护车是不断地在进入到我们的县医院里面,因为我们是看到了从成都那边呢是来了很多这个的救援力量,来到了我们这个芦山县人民医院,他们现在要完成的一个任务是在这个地方转移还需要送往成都方向的一些需要急救的一些重伤员。而另外一边其实我们看到的是整个县城一条路上,来,我们看看这边。嗯,整个现在县城已经来到了深夜时分了,但是我们能够看到的这个地方仍旧是一片忙碌,因为有很多救援车辆还在来到我们的现场,帮助这个地方需要转移的一些伤员能够及时地转移回我们的四川成都,进行更进一步的治疗。⑥

其次,是祈使句的运用。祈使句表命令、请求,电视现场直播中报道者对这一形式的使用目的在于引导观众注意到具有关注价值的场景,并希望后者确实履行某行为动作,比如例(3)中的“来,我们看看这边”,简单的祈使实际上是对观众的邀请,即邀请对方共同见证亲历当前所发生的事件。又如:

(4)那么现在呢大家随我这边身后来看,目前在这里进行善后的一些处理的工作人员已经是比较少了……⑦

观众视角是现场直播的另一个着眼点。电视现场直播中通常假设听话人的存在,通过“你”和“您”等第二人称制造面对面的谈话效果,借助于镜头将具体时空所造成的隔阂连接起来。例如:

(5)我现在的位置是在雅安市芦山县的龙门乡,这个位置就是我们之前地震的震中地区,大家可以看到经过七级地震之后的我身后这个房屋,你看到没有,我身后的这个房屋……我们的解放军战士,在现场呢第一呢是维护着现场的秩序,第二呢是在抢修着,您看,是在抢修着这个灾民安置点……⑧

2.非语言形式

在体现交互性方面,电视新闻直播的非语言形式具有其他新闻体裁所无法比拟的优势,尤其是相对于纸媒报道而言。非语言形式的交互性分析可以从接触和社会距离两个要素进行。

前者主要是指目光接触,即图像人物与阅读者的眼神交流。现场直播中并不存在言语的直接交际对象,但报道者却透过摄像机将眼神、表情传达给镜头之外的一端:是庆典开始前的喜悦,还是台风来袭的担忧,亦或是不露声色的平时陈述,这些还需观众予以进一步解读。适当的目光接触既可以拉近报道者与观众之间的距离,也可以增强报道的现实感。

而后者社会距离则是指图像角色之间或图像角色与阅读者之间的远近,反映了关联双方的亲疏关系。具体表现为人物在图像中所显露出的身体部位范围:仅显示头部和肩部为个人近距离,腰部以上为个人远距离,整个人为社会近距离,整个人全身呈现并距离画面三四米则为社会远距离。电视现场直播中的相关联的双方即报道者与观众,主要为个人远距离和社会近距离。这正是一般社交活动和人际交往所有的正常距离,既不过分亲昵使人不适,也不因相距太远而显得难以亲近。如下图:

(三)正式性

交互场合的正式性也是人际关系中的一个子变量。场合的正式与否直接影响着交际双方的表现形式,是庄重严肃还是轻松随意亦或是戏谑调侃,而与之相关联的则是参与者的准备度以及话语的粗糙度。在这一点上,新闻现场直播是复杂的。从例句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报道者的语言比较粗糙,用词不准确,口误和语法错误偶有发生,并带有一定的个人色彩,比如例(3)中的报道者用“来到”接续时间短语,“整个现在县城”中词序错误。此外,现场报道者普遍存在的问题是话语标记“呢”“额”“嗯”等的使用。例(6)的一段报道总共只有两百个词中,其中“呢”出现了6次,这个频次是非常高的。从以上方面来看,现场直播的正式性并不太高。然而,新闻事件的重大性与新闻报道的真实性决定报道者必须以严肃认真的态度对待。从这角度分析,它又是正式的。可见,正式性和准备度的是否充分并非简单变量相关,其中还可能涉及许多其他因素。如:

(6)我现在所处的这个位置呢离事故的第一现场大约是五百米左右的地方,那么现在呢大家随我这边身后来看。目前在这里进行善后的一些处理的工作人员已经是比较少了,那么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六节的已经报废的车厢呢全部都原封不动的放在地面上,还有呢像比如说这些工程车、挖掘机目前呢已经是处于停止的状态。那么我刚刚呢从指挥中心了解到,在今天上午十点半的时候呢,相关的职能部门已经紧急地召开了一次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⑨

四、传介方式

传介方式这一基础变量要做三层理解,分别是:符号序列组构时所采取的物质形式、传播时所依赖的物质媒介及传播空间。

根据《新闻传播百科全书》对现场直播的定义,“在某些事件或活动发生和进行的同时,通过对现场音响,图像及主持人或报道者现场解说的即时组合,然后经由电子传输设备直接播放出去的一种广播、电视节目的播出形式。”j我们不难分析出电视现场直播在传介方式上的变量组配,在三个层面上分别为口说的、电视的、现场性的。这里我们将着重分析第三点。

现场性是指言语活动参与者对事件发生的时空环境的直接感知度。现代传媒技术的高度发达使得多种符号体系在现场还原方面的潜力得到充分挖掘,从而大大延伸了“现场”在时间和空间维度上的范围,将其从事件所发生的具体某个点扩展到电视信号所覆盖的各个角落。电视现场直播以几乎同步的速度传递事件的发展状况,其优势就在于它高度的“现场感”,具体表现为时间成分、处所成分以及指示性成分的使用。

(一)时间成分

点明与言语事件相关的时间信息,包括时间副词“正在”“马上”,时间名词“现在”“明天”“昨天晚上和今天凌晨”,以及短语“此时此刻”“凌晨的零点四十五分”“距离台风登陆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左右”等。如:

(7)昨天晚上和今天凌晨的这场强降雨啊使得我们这个很多路面呢出现了很多积水,那现在我站在这个路口,大家通过镜头呢也可以看到,这个积水呢已经淹过我的脚背面,差不多我们目测一下最深的地方有十公分左右。k

(二)处所成分

现场报道中处所成分通常有两种,一种是直接用地名,如“汕尾市市中心”“国家会议中心”等;另一种则是参照描述性,在该类型中报道者以画面中某个较为明显的事物为参照物(通常是报道者本人),附上方位词或其他语言成分,共同指称目标地点,如“我现在所处的这个位置”“我身后这棵大树”“离事故的第一现场大约五百米左右的地方”“另外一边”等。两种成分相互配合,分别从宏观和微观上进行定位,将受众带到新闻现场。

(8)我们现在呢是在安顺市的大湾村,这里呢是光照水电站旁边的一个钢筋场,这里呢也是距离事故现场最近的一个待命点,大约呢距里面有五公里的距离……比如说现在这个现场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信息的保障车、武警、交通、消防、电力保障,以及在我们的右后方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贵州的实时应急指挥车,在上面除了就是有实时的……l

(三)指示性成分

指示性成分是现场报道中常用的手段,主要用于突出指称需要关注的事物,往往配合报道者的身势、手势等。纸媒报道往往以简明精确的语言描述出新闻的来龙去脉,层次清晰,重点突出,读者稍加浏览即可提取关键信息。相比之下,现场直播所构建的新闻语篇是集音视频于一体的动态语篇,它所呈现的信息是丰富繁杂的,倘若排除报道者解说则将陷于杂乱,指示性成分就显得尤为重要,例如“这里”“这个(地方)”“那个(位置可以看到)”“(从)那边”等。例如:

(9)……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地方,水务局的牌子已经从楼上吹到了楼下,而那个位置可以看到,树已经被刮下来全部压倒车上。而刚才我们也看到有一些铁皮屋,直接从那边刮到了这边……

画面的复杂性对信息造成干扰而使新闻重点变得模糊,指示性成分则是将其从中辨识出来,使动态语篇的语义信息得到最大化示现。

五、结语

通过上述分析,笔者对新闻现场直播报道的的语体变量组配关系的概括如下:

功能意图{电视现场报道、单方面设定叙事、描写}

人际关系{平等、不对等交互一对多、正式性低准备度}

传介方式{口说、电视、现场性时间、处所、指示性成分}

有关语体变量的论述并不局限于“功能意图、人际关系、传介方式”等相关变量分析,还有许多可待挖掘的部分。比如基础变量是否仅局限于此三者,语体变量可否进一步细化并建构起一个系统的框架,语体变量能否以更为量化、客观的手段衡量,这些仍有待我们继续深入研究探讨。

注释:

①刘大为.论语体与语体变量[J].当代修辞学,2013,(3):11.

②聂绛雯.图像化变量与新闻播报的语体变化[J].当代修辞学,

2014,(3):15.

③http://www.iqiyi.com/w_19rr7e13dp.html

④http://www.56.com/u12/v_MzgwNzg1Njk.html

⑤转引自Jesu's Moya Guijarro,Compositional,interpersonal

and representational meanings in a childrens narrative:A multimodal discourse analysis.Journal of Pragmatics. 2008(40):1604.

⑥http://baidu.56.com/kan/s8vK/CDI7?fr=v.hao123.com/search

⑦http://tv.sohu.com/20110724/n314378542.shtml

⑧http://v.ifeng.com/news/mainland/201304/d166dd47-7e97-

4891-85e8-758d765f2699.shtml

⑨http://tv.sohu.com/20110724/n314378542.shtml

⑩知网百科:现场直播,http://epub.cnki.net/kns/brief/

default_result.aspx

khttp://v.pps.tv/play_38K8A3.html

l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Yn2nnl-uY-g/#http:

//www.tudou.com/programs/view/4p qYwVAJYeQ/?FR=LIAN

参考文献:

[1]刘大为.论语体与语体变量[J].当代修辞学,2013,(3).

[2]聂绛雯.图像化变量与新闻播报的语体变化[J].当代修辞学,

2014,(3).

[3]曾方本.多模态符号整合后语篇意义的嬗变与调控[J].外语教

学,2009,(6).

[4]王燕.新闻语体研究[D].上海:复旦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3.

[5]刘娅琼.电视现场报道的语体特征浅析[J].当代修辞学,2012,

(6).

[6]Jesus Moya Guijarro,Compositional,interpersonal and

representational meanings in a childrens narrative:A multimodal discourse analysis[J].Journal of Pragmatics,2008,(40).

(蒋婷 湖北武汉 武汉大学文学院 430072)

现代语文 2016年2期

现代语文的其它文章 国际标准ISO7098:2015《中文罗马字母拼写法》的研制 功能生成理论评介 现代汉语零形主语小句研究综述 中国境内傣族的语言活力 浅谈广州话的文化气质 河南开封四所楼方言音系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28/65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