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语文之友韩语汉字词对韩国学生汉语学习的负迁移影响

韩语汉字词对韩国学生汉语学习的负迁移影响

摘 要:韩国与中国有着密切的经济文化往来,深受汉文化影响,汉字早在公元前4世纪左右就已传入朝鲜半岛。在与中国、日本等国的长期交流过程中,韩语中产生了大量的汉字词,对今天韩国学生的汉语学习有着重要影响。本文根据语言负迁移理论,结合教学实例,从语音、词义和语法三个方面入手,分析韩语汉字词对韩国学生汉语学习的负迁移影响及原因。

关键词:韩语 汉字词 负迁移

在第二语言学习中,学习者在使用第二语言时借助母语习惯表达思想的现象称为语言迁移,负迁移则是母语的语言规则不符合外语习惯,对学习者产生消极影响的现象。在对外汉语教学中,学生的母语背景也有着重要影响。韩国与中国同处汉字文化圈,深受汉文化影响,在与中国的长期交流学习过程中,韩语里产生了大量的汉字词,其所占比例高达60%~70%。所谓“汉字词”,“是指可以使用汉字标记的词语,因而就是从汉语词汇中引入或运用汉字自造,并且已经融入本民族词汇系统中的汉字标记词语。”①这些都使韩国学生在学习汉语时相比欧美学生更有优势。也正因如此,母语尤其是汉字词的负迁移作用在教学中往往容易被忽略,但事实上,韩国学生的汉字基础源自母语,而非汉语,因此时常产生偏误。

一、语音上的负迁移

韩文是一种表音文字,韩国学生在学习外语时习惯于用母语的发音来标注其他语言。汉语拼音与韩语音节在结构上有着相似性,韩国学生会有意无意地使用韩语中的近似音来代替汉语拼音的发音。即便是有着共同文字形态的汉字词,它们在汉语和韩语里的发音方法、发音部位和语素形态上也存在差异,因而容易产生负迁移现象。

1.唇齿音 f[f]

经常可以听到韩国学生有这样的发音:父母[pu mu]、北方[pei pá?]、复习[pu ?i]、反对[pan tuei],而这些词语在韩语中读音分别是:??[pu mo]、??[puk pa?]、??[pok s?p]、??[pan t?]。可以看到,受母语影响,学生会误认为这几个音在音值上是相等的,将唇齿音f[f]发成双唇音b[p]或p[p‘],究其原因,可以发现这些汉字词受到了古汉语语音的影响。

清代学者钱大昕提出“古无轻唇音”,即汉语在上古时期的唇音字母组里只有重唇音(双唇音)声母“帮[p]”“滂[p?]”“并[b]”“明[m]”,没有轻唇音(唇齿音)声母“非[pf]”“敷[pf?]”“奉[v]”“微[w]”。轻唇音声母在中古后期大约晚唐、五代时期才开始出现。而早在公元前4世纪左右,汉语词就开始随口语传入朝鲜半岛。三国时代(朝鲜半岛的三国时代,是指在朝鲜半岛上,从公元427年到公元660年之间高句丽、新罗、百济三国鼎立的历史时期)以后,汉字和汉字词大量传入朝鲜半岛,人们开始用汉字音训来标记自己的语言。“韩国汉字音主体传入的年代应为唐代的某一个时期,具体来说可能是中唐。”②而后1443年,世宗大王创造韩文时编写的《训民正音》是根据汉语古音音训方式进行标注的,较好地保留了汉语古音的发音习惯,因此韩语本身也一直没有唇齿音。可见,韩语中的汉字词保留了古汉语语音产生唇齿音之前的语音特点,学生在学习时,容易根据母语知识将唇齿音辅音f[f]发成双唇音b[p]或p[p?],纠正起来有一定难度。

同样,“古无舌上音”,z[ts]、c[ts?]、s[s]和zh[t?]、ch[t??]、sh[??],j[t?]、q[t??]、x[?]的混用也是韩国学生经常出现的偏误。例如,学生易将“九[t?iou]”读成“九[tsiou]”,将“中国[t?u? kuo]”读成“中国[tsu? kuo]”,将“出差[t??u t??ai]”读成“出差[ts?ul ts?ai]”。这些偏误也是在韩语中汉字词读音的影响下所产生的负迁移现象。

2.韵尾

韩国学生常常用带[-b]、[-p]、[-m]韵尾的闭口韵音节代替带[-n]韵尾或无韵尾的音节,比如说“江南[t?iɑ? nam]”“三[sam]”“十[???p]”“独立[tu lip]”,这几个词在韩语中的读音分别是“??[k?a? nam]”“?[sam]”“?[sip]”“??[dok lip]”。如前面所说,韩语中的汉字词保留了很多古汉语的语音特点,而古汉语的声调里有“入声”。入声是古汉语的四声之一,由三种不同的塞音韵尾[-p?],[-t?],[-k?]构成,读音短促,一发即收。随着语音的演变,现代汉语中入声已经消失,只保留在部分方言之中(有的完整保留辅音韵尾以及区别于其他声调的调值;有的失去或正在经历辅音韵尾丢失但具有区别于其他声调的调值等)。而韩语中的汉字音却完整地保留了中古汉语的入声韵尾,塞音[-t?]韵尾虽並未直接保留,但是也有系统地变化为流音[-l]。例如:一(? [il])、八(?[p?a?l])。因此,韩语中汉字词的入声韵尾对学生的发音产生了影响。另外,古汉语中的鼻音韵尾有[-m]、[-n]、[-?]三个,后来,[-m]韵尾逐渐并入[-n]韵尾,最后消失,只保留在粤方言和闽方言当中。然而,韩语里的[-m]韵尾却具有区别意义的作用,例如“??[sara?]”是“爱”的意思,而“??[saram]”是“人”的意思。当学生将这种韵尾的发音习惯和知识带到汉语中的时候,就会出现偏误。

二、词义上的负迁移

现代韩语中的汉字词跟现代汉语相比可以分为三类:同形同义词、同形异义词和同形近义词(本文不对异形词作讨论)。同形同义词的存在,给韩国学生的汉语学习带来很大方便;但学习同形异义词和同形近义词时,学生却会在母语的负迁移影响下望文生义,产生偏误。“韩国学生在习得汉语词汇时出现的偏误大多是由于不恰当地比附造成的。所谓比附,是外国学生由于缺乏语言学的知识以及学习外语的经验,自觉或不自觉地运用相关的词语,不够确切地、歪曲地去理解和使用目的语的一种手段。鲁健骥曾简明地概括目的语和本民族语之间的不恰当的对比叫作比附。”③

除了从汉语和日语中直接吸收的汉字词以外,大量的汉字在韩国是被用来记录其自身语言的,通过积累运用创造出一些韩国独有的汉字词,久而久之,这些词汇慢慢形成固定的形式和意义,变成了韩语中的固有词汇。学生在使用母语交际时一般不会考虑他们使用的汉字词的来源,更不会去考究语源。当他们学习汉语时,看到熟悉的词汇,便会不自觉地将母语中的汉字词知识运用于交际,从而产生偏误。

1.同形异义字的负迁移

“结束(??)”这个词在韩语里有两个义项,一个是“团结、集结、集中”,另一个是“捆”;而在汉语里,它是“发展或进行到最后阶段,不再继续”的意思。韩国学生在言语交际中产生这样的偏误句:

(1)*我们要结束。

这种情况往往是学生不知道应该用哪个词来表达意思,因而从母语中寻找具有相同意思的汉字词来代替而产生的偏误。正确的表达应该是:

(2)我们要团结。

再比如“高等学校(????)”在韩语里专指高中:

(3)*我上高等学校。

在汉语里这个词通常是指大学,正确的句子应该是:

(4)我上高中。

2.同形近义词的负迁移

同形近义词指有些词语在汉语里的义项比韩语里多或者少,这类词虽然不多,但由于存在义项重合或相近,感情色彩和搭配方法等方面又有细微的差异,学生学习运用这些词汇时,比同形异义词更容易在负迁移影响下产生偏误。例如“深刻(??)”和“爱情(??)”。

(5)*现在韩国的失业问题很深刻。

(6)*老师和学生有爱情。

“深刻”在汉语里是“感受程度很深的,深入透彻,严峻苛刻,深厚”的意思,而在韩语里除了汉语中的义项以外,还有“严重的,严肃的”的意思。“爱情“在汉语里专指“男女相爱的感情”,而在韩语里除了男女之情之外,还可以是“亲情、友情以及其他类型的感情”。学生只知道它们在母语中的具体含义,感觉上应该跟在汉语里意思相近,并没有细究其差别,从而产生偏误。以上两个句子的正确表达如下:

(7)现在韩国的失业问题很严重。

(8)老师和学生有感情。

由此可见,韩语中的汉字词虽然最初来自于汉语,但随着时代变迁,在词义上已经和现代汉语有一定的差别了,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应注意对比分析,减小韩语汉字词在词义方面产生的负迁移影响。

三、语法上的负迁移

1.词性偏误

韩语是黏着语,词性标志明显,不同的词缀表示不同的词性变化。也就是说,动词有动词词缀,形容词有形容词词缀,不同词性的词可以通过词缀区别开来。而汉语是孤立语,缺乏词形变化,词性标志不明显,要通过语序和虚词来表示不同的语法意义。因此,韩国学生很难判断汉语词汇的词性,而部分汉韩同形词的词性又不一样,尤其是意义相同词性不同的词,学生很容易直接把它们在母语中的词性照搬到汉语中,从而产生偏误。例如:

(9)*同学们对汉语课有很多关心。

“关心(??)”这个词的误用对韩国学生而言是一个在母语负迁移影响下常出现的问题。

虽然这个词在韩语里偏向于对某人某事产生注意力和感兴趣,在汉语里侧重于对人的重视爱护之情和对某些问题的担心,但它们都有“留意、注意”和“关怀、挂念”义,适用的对象都是人或事物。然而,汉语的“关心”是一个动词,属于及物动词;而韩语的“关心(??)”是一个没有活动能力的非活动体名词,也是一个可以独立作句子成分的完全名词,它必须加动词词缀“~??”才能变成动词“????”,其动词形式在现代韩语里基本不被使用。在作句子成分时,汉语的“关心”多用作谓语,也可以作定语,但不能作宾语;而韩语的“关心(??)”普遍用作主语或宾语。上述偏误句就是学生照搬母语,忽略词语间的词性差别造成的。

(10)*我经验了一次失败。

“经验(??)”一词在汉语中有“从多次实践中得到的知识或技能”和“人亲身经历”的意思,是一个名词;但在韩语中,它既可以是名词,也可以加上动词词缀“~??”变成一个动词“????”,学生容易根据母语中的用法将其用作动词。而此处应该使用动词“经历”,但韩语中的“经历(??)是一个名词,不能充当动词,这就更增加了学生的学习难度和产生偏误的可能性。

(11)*图书馆在五层。

“层(?)”在韩语中是一个名词,可以直接放在数字后面表示楼层;而在汉语里,“层”是一个量词,表示“用于重叠、积累的东西;用于可以分项分步的东西;用于可从物体表面揭开或抹去的东西”,放在数字后只能表示楼层的数量。在这个句中应该使用的词语是“五楼”。由于无法做出细致的辨别,这个词的误用在韩国学生中很常见且不易纠正。

2.语体偏误

朝鲜半岛自古以来就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儒家思想在韩国根深蒂固,语言表达也受到儒家纲常伦理文化的影响,加之韩语中有大量古汉语词汇及其本身复杂的敬语系统,学生习惯于使用正式而严肃的表达,照搬母语中的汉字词,产生生硬而不规范的交际用语。

(12)*请代我向您的家族问好。

韩语中的“家族(??)”是“家族、家属、家眷、眷属”的意思,“家属补贴”是“家族补贴(?? ??)”,“家庭会议”是“家族会议(?? ??)”,即使在生活中表达“我们是一家人”这样感情丰富的句子时都直接使用这个词,“??? ? ?????.”。然而在汉语里,“家族”是一个比较正式且带有文言色彩的词,指“具有血缘关系的人组成一个社会群体,通常有几代人”,在这个句子里使用显得过于严肃且不自然。

(13)*韩国的高中女子也喜欢化妆。

“女子(??)”在韩语中泛指所有的女性,包括成年和未成年的,在口语中十分常用。汉语中的“女子”多用于书面语,口语里常用“女人”来泛指成年女性,用“女孩”泛指未成年女性,用“女生”指在校读书的女性学生。如果韩国学生不能很好地掌握这些词,就容易使用母语中常用且理性意义相同的词语“女子”来代替,在语体上造成明显的负迁移。

同形词偏误的产生大都源自照搬韩语中的汉字词,这些汉字词虽然最初源自汉语,但语言是不断变化发展的,在不同的语言环境和文化土壤中,它们在语音、词义和语法等方面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一部分汉字词在中国已随时代发展被新的词替换或已完全消失,但却在韩语中保留下来;还有一些词汇在汉韩语言中有了不同的引申义和比喻义,用法也不尽相同。另外,韩语从汉字中借词以后产生变化,组成新词的词素又成为新的构词语素,从而创造出更多新的区别于汉语词汇的汉字词。受到日本近代殖民主义影响,韩语中还有部分汉字词是源自日语的汉字词汇。“它们在‘能指方面虽然仍保持着与汉语的对应关系,但是‘所指方面却发生了错位,在比较语言学中,这类词语称为非完全对应性词语。”④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因素是韩国学生有较强的民族自尊心和浓厚的文化归属意识,这种民族性格体现在语言上就是对韩语固有词的珍视。一方面,汉字词在韩语里的地位和作用不可忽视,另一方面,学生们受到民族心理因素的影响,又会努力维护其民族语言的独立特性。在汉语学习中,尽管汉字词以韩文形式进行书写,读音也跟现代汉语不一样,但在了解其与汉语词汇的相似性后,学生会潜意识地受到母语已知信息的强势干扰,更愿意选择韩语汉字词的用法,从而影响了对汉语字词的正确使用。

韩语中的汉字词在负迁移作用下产生的偏误对学生来说往往是无意识的。因此,在对韩汉语教学中,教师首先要有一定的韩语知识,加强汉韩两种语言的“异”“同”研究。通过对比分析,将研究成果运用到教学实践中去,调整教学方法,及时地发现学生易用错的词义并予以纠正。“语言习得规律和心理机制表明篇章层面上的词汇教学有助于认知和记忆。”⑤要强化语境教学,正是由于语言环境的制约,才使得词汇有了某种特定的含义,用不同的语境表现不同的词义,可以让学生有更深刻的领悟,从而排除干扰,减少偏误。

注释:

①陈榴.东去的语脉——韩语汉字词研究[M].大连:辽宁师范大学

出版社,2007:2.

②陈文备.韩国汉字音的来源讨论[J].语言研究集刊,2009:99.

③刘红英.韩国学生汉语词汇使用偏误分析[J].沈阳师范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04,(3):108.

④陈榴.韩国汉字词语的语义变迁[J].汉字文化,2006,(3):44.

⑤赵金铭.对外汉语词汇及词汇教学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6:369.

参考文献:

[1]陈榴.韩国汉字词语的语义变迁[J].汉字文化,2006,(3):

44-46

[2]陈榴.东去的语脉——韩语汉字词研究[M].大连:辽宁师范大学

出版社,2007.

[3]陈文备.韩国汉字音的来源讨论[J].语言研究集刊,2009:

80-101.

[4]李大农.韩国留学生“文化词”学习特点探析——兼论对韩国留

学生的汉语词汇教学[J].汉语学习,2006,(6).

[5]刘红英.韩国学生汉语词汇使用偏误分析[J].沈阳师范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04,(3):108-110.

[6]全香兰.汉韩同形词偏误分析[J].汉语学习,2004,(3).

[7]石华,朱红.汉源词与对韩汉语词汇教学[J].现代语文(语言研

究版),2013,(2).

[8]王琳.韩语汉字词的正负迁移影响研究[J].广西教育,2009,

(6):80-81.

[9]赵金铭.对外汉语词汇及词汇教学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6:78-80.

(陈璐 四川成都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汉语国际教育专业2014级硕士生 610000)

现代语文 2016年2期

现代语文的其它文章 国际标准ISO7098:2015《中文罗马字母拼写法》的研制 功能生成理论评介 现代汉语零形主语小句研究综述 中国境内傣族的语言活力 浅谈广州话的文化气质 河南开封四所楼方言音系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28/65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