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语文之友对外汉字书写教学法研究

对外汉字书写教学法研究

摘 要:本文通过对外国留学生汉字书写偏误的分析,从认知心理学角度分析错误原因,根据汉字的特点、汉字与语言单位的关系以及传统的教学经验,提出了汉字书写的教学方法。在随文识字课型中,我们提出了提示法、部件拆分或组合法;在集中识字课型中,我们提出了对比法、结构层次分析法、部件组合法、常用部件及基础字书写等方法。此外,我们也可以借助书法课、运用网络资源等提高汉字书写的效果。

关键词:汉字书写 提示 对比 部件拆分或组合

一、引言

随着汉语国际教育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外国留学生来中国学习汉语。但是汉字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之一,一直是外国人汉语学习过程中的拦路虎,很多留学生因为汉字难而不想学习书面语,甚至放弃学习汉语。有学者针对汉字的教学地位,提出过关于汉字教学的观点,李宇明(2012)在北京语言大学召开的“汉语应用语言学学科建设与发展高峰论坛”上曾做过《重视汉字教学》的报告。陆俭明(2012)提出,“汉字难学的问题,我们不必讳莫如深,而应正视它,这样才能用心地探索出加快汉字学习的好办法”。

如何进行有效的汉字教学,帮助外国学生有效地认读和书写汉字,这是我们关注的问题。关于汉字学习的教学方法,相关论文已有论述,但很少涉及认读方面或书写方面的教学方法。本文暂不讨论有关认读汉字的问题,而是着重介绍汉字书写的教学方法。我们从留学生汉字书写的偏误分析入手,归纳错误类型,找出原因,根据汉语的特点及汉字与语言单位的关系,提出汉字书写的教学方法。

我们对于对外汉语教学的基本理念是:坚持先语后文,即语言表达能力领先,汉字的认读和书写能力逐步跟进的原则。在汉字教学上,坚持先认后写,认字量大于书写量的原则;汉字学习以随文识字为主,集中识字为辅。

二、汉字书写偏误类型及原因分析

(一)汉字书写的偏误类型

本文收集了留学生在课堂、作业或试卷中出现的书写错误的137个汉字的照片,按照书写单位或汉字结构,把这些汉字书写错误归纳为四类。一是笔画的增减,33个;二是部件的增减,10个;三是笔画或部件的变异,68个;四是结构错误,24个;五是别字,2个。

现在看一下部分错字的照片,分析出现的偏误。

1.笔画的增减,33个错字,约占收集到的总错字的24%。

错字的图片不一一列举,只选取部分效果清楚的图片为例。

笔画的增减,分为笔画的增加和笔画的减少。

笔画的增加,如上图的“新”字里的“斤”写成“斥”,“亲”多写一横,“鲜”字里的“鱼”多加一点,“南”字里的部件写成“羊”,“合适”的“合”字多写一横,“纪念”里的“今”写成“令”,“各种各样”里“样”字的偏旁“木”写成“禾”等。

笔画的减少,如“晚”和“慢”字里“日”写成“口”,“突”字里“犬”写成“大”,“在”字少一竖,“和”字里“禾”写成“木”,“国”字里“玉”写成“王”,“发”字少一点,“洗”字里的“先”写成“圥”等。

2.部件的增减,10个错字,约占收集到的总错字的7.3%。

部件的增减包括部件的增加或减少,根据我们收集的10张错字照片,部件减少的有9张,占总错字的6.6%。部件增加的只占错字总数的0.7%。

3.笔画或部件的变异与混淆,68个,约占收集到的总错字的49.6%

在此类书写错误中,是因为笔画记忆错误,还是因为部件记忆错误,难以分清,所以我们把它们归为一类。

笔画的变异包括笔画变形或混淆,如“买”字里的“乛”写成“”,“包”字里“”写成“”,“冬、课”字里的“丶”写成“”,“原”字里的“”写成“丶”,“般”里的“几”写成“冂”,“网”字里的“”写成“?”,“”和“”不分,“爬”字的部件“巴”里的“竖”写成“横”。

部件的变异,有“饣”“钅”和“亇”,“见”和“贝”,“爪”和“瓜”,“衤”和“礻”,“斤”和“反”,“友”“反”“斤”等字里的“”和“”,“交”和“文”与“父”,“犭”和“扌”,“”和“”等。

有的是语义相关字的混淆,如“哭”字下边的部件“犬”写成“笑”字里的部件“夭”,“哭”和“笑”混在一个字里。“做”写成“亻+古+乍”,“做”和“作”混在一个字里。

最后两个图片,“满”里右上部件“”误写为“艹”,“菜”字里“艹、爫、木”误写为“、、木”。

4.结构错位,24个,约占收集到的总错字的17.5%。

结构错位包括“点”的位置错误、笔画出不出头,部件位置上下或左右错误、半包围结构不到位等,如“树、快、包、趟、现、新、鲜”等字。

5.别字,2个,约占收集到的总错字的1.5%。

(二)汉字书写偏误的原因分析

我们从汉字的内部结构和外形结构等微观层面分析,可以把汉字书写偏误类型归纳为:

(1)笔画的方向错误——点、钩方向的错误;

(2)交叉或相接或相邻的笔画位置错误——局部结构的错误;

(3)组成单位的上下位置或左右位置错误或部件漏写——整字结构的错误;

(4)同音字替代的错误——由不相关的字替代的错误。

在对错字归类的过程中,我们认为,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汉字的书写错误主要在于下面几个方面的原因。

1.对组成单位的混淆

混淆汉字的组成单位,即包括混淆笔画和混淆部件。有的笔画相似,但是方向混淆。如:竖钩和竖提,横钩和横折钩。有的基础字或部件结构相近,外形混淆,如“日”与“口”,“禾”与“木”,“隹”与“住”,“犬”与“大”,“斤”与“斥”,“东”与“车”,“在”与“左”,“王”和“丰”等。

2.对结构记忆模糊

留学生对汉字结构记忆模糊,造成错误或遗忘。遗忘汉字的组成部件,增减笔画、增减部件;遗忘汉字的结构,造成结构错误;或完全遗忘汉字的结构,用别字代替。

汉字结构复杂或部件多,留学生不容易分清组成成分的位置关系,对结构理解模糊。如“再”里的最后一笔“横”没出头,“新”的部件“朩”里的“竖”上边没出头,“漂”的部件“示”两横上长下短。

留学生对有些汉字的部件结构理据不了解,造成书写错误、笔画或部件错误,如“国”,看不到繁体字“國”里的声旁“或”,所以“玉”可能写成“王”。“希”和“布”不容易联系,所以“希”字的偏误方式五花八门。

严重的记忆模糊就会完全遗忘原字,造成别字。

3.过度类推

受相关字的结构影响,添加或减少笔画或部件,造出不存在的字,如在“各种各样”中,由“种=禾+中”类推出“样=禾+羊”,“害怕”是人或动物的感觉,类推出“害=亻+害”,由“笑=+夭”类推出“哭=吅+夭”。

黄伟嘉(2011)认为留学生书写错误的原因在于:对汉字的结构陌生,对汉字的笔画、部件认识模糊,前知识的影响,过度类推等。

4.疏忽

粗心常常造成漏写汉字的笔画或部件,漏掉“点”或“横”,或只写半边字,如上图中的“课”字写成“果”。

根据以上分析,我们在教学中从汉字结构的特点、汉字与其他语言单位的关系、留学生的认知心理特点出发,提出汉字书写的教学方法。

三、汉字书写的教学方法

在《高等学校外国留学生汉语长期进修教学大纲(附件)》汉字表中,初等阶段有1414个汉字,中等阶段有688个,高等阶段有459个。汉字读写数量大,虽然没有明确区分读和写的数量,但是用什么方法练习书写呢?我们探讨了两种不同课型中的汉字书写教学法。

(一)随文识字课型中的汉字书写教学法

在现有的对外汉语教材中,汉字不是按照由易到难的顺序出现的,而是随言语交际功能项目中的词汇出现的。这样的汉字学习方法属于分散识字或随文识字。声音是语言的第一性,文字是语言的第二性,汉字学习只是随文识字型课堂教学的目标之一,汉字难且学习时间有限,造成留学生汉语听、说、读、写的能力不同步,读写能力落后于听说能力,书写能力落后于认读能力,因此我们遵循“听说领先,读写跟进;先认读,后书写,认字量大于书写量”的教学原则。(江新,2011)

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学会认读、书写、使用尽量多的汉字呢?在随文识字课型中,汉字的书写,更多地是通过词的形式体现的。汉字的学习和复习包括:汉字的识别(形近字辨认)、认读(加拼音)、书写和使用等(刘建平,2011)。汉字书写的复习或练习要在足够多的说读训练的基础上进行。

根据汉字的结构特点、汉字音形义之间的关系以及汉字与其他语言单位的关系,我们提出了以下教学方法:

1.提示法

可以通过以下几种提示,补写出所缺笔画、所缺部件或所缺汉字。

(1)部件提示、拼音提示或相邻字提示,补写所缺笔画、所缺部件或所缺整字

结构简单的字,可以留出所缺的笔画,让学生补写所缺笔画。比如,“学习”的“习”,给出“”,让学生补写“冫”。结构稍微复杂一些的字,可以通过局部提示让学生补写剩余部分。提示部件或所缺部件应该是具有重要特征的部件,比如“新鲜”的“新”字,可拆分为两个或三个部件,让学生写“立”“朩”“亲”“斤”的某一个部件。不用拼音提示时,尽量用格式塔理论,让相邻字互相提示,使学生容易联想到所缺笔画或部件,因此如果“新”所缺部件多,“鲜”字就不要缺太多。

(2)上下文或相邻字提示,补写所缺整字

设计一定的语境,根据上下文提示或相邻字提示,写出所缺汉字或所缺整词。一般是在复习词语的用法时使用,比如,“我在中国——习汉语”,或者“我——中国学习汉语”,或者“我在中国学习汉——”,通过上下文提示或相邻字提示,补写所缺词语或汉字。

2.部件拆分或组合法

让学生拆汉字,得出组成部件,比如“休”拆分出“亻”和“木”;“美”拆分出“”和“大”;“跑”拆分出“”和“包”。让学生了解会意字和形声字的构成部件,既了解造字法,又了解基本部件。也可以打乱汉字的部件,让学生把部件组合成汉字。比如“艹、爪、木”为一组;“囗、玉”为一组;“日、月”为一组。“夕、口”为一组。这样可以控制学生所写的汉字数量,以免学生乱造不存在的字。

汉字的部件非常重要,不管用什么教学方法,目的都是把汉字部件作为重要的基本书写单位来掌握。但是随文识字课的缺陷是,汉字知识零碎、不系统,学生没有足够时间学习基础字,所以应开设集中识字课作为补充课型。

(二)集中识字课型中的汉字书写教学法

集中识字的教学目标就是系统地学习汉字基础知识,学习造字法、汉字的结构、汉字的笔画、笔顺规则、部件、偏旁、基础字等。

根据Kosslyn的“大小效应理论:小的客体不如大的客体容易看清”,比如当我们表象出大象旁的兔子和苍蝇旁的兔子,然后说出兔子的特征时,我们应用与大象配对的兔子表象来确认兔子是否具有耳朵,其反应要长于与苍蝇配对的兔子。换句话说,评定主观表象较小的客体(大象旁的兔子)要难于主观表象较大的客体(苍蝇旁的兔子)(王甦,2006)。整字就像大象,汉字里的部件就像大象旁的兔子。也可以把部件当作苍蝇旁的兔子,通过突出较小客体(部件)看清较小客体特征。由此,我们提出以下五种教学方法:

1.对比法

对比法,主要是通过对比相近笔画的书写方向、形近部件在字中出现的位置,区分不同的笔画、部件或独立的字。

通过对比“し”与“亅”“”与“”在字中的位置,让学生知道,汉字带钩的笔画,一般都是内向的,如“饭、银、以、说、刘、同、可、习、行、竹”。外向的钩一般出现在“扌”“乚”“乙”“?”中,如“打、乱、包、飞”。用于中间的钩只有“亅”,如“手、于、水、小、永”。“扌”来自“手”且用于左边,所以外向。“乚”包裹右边部件,或作为部件出现在字的右边,如“北、包、毯、乱”。

通过对比“攵”和“女”在字中的位置,让学生知道“攵”是非成字偏旁,用在右边,如“做、教”,“女”是成字偏旁,多用在左边或下边,如“好、妈”。

“点”的位置有很多情况,比如“言、方、头、叉、找、关、共、来、雨、河、冰、冬、学、当、热、心、忄、小、刃、办、为”等字。通过对比平撇“”和点“丶”的位置,让学生知道“点”常在“亠”里出现,而“平撇”常常在字的左上角,如“白、自、舟”等,或在字中间和“丨”笔相交,如“千、手”等。

2.结构层次分析法

汉字的书写单位也是有层次的,独体字的直接成分是笔画,合体字的直接成分是部件,部件的直接成分是笔画。通过分析汉字的结构层次,学生可以区分不同的书写单位,进而区分形近字,比如,“好”字的组成部件是“女+子”两个,笔画数是“3+3”6笔。“我”是独体字,包含7个笔画,“找”是合体字,包含两个部件“扌”和“戈”,7个笔画。通过“字→部件→笔画”或“字→笔画”这种从宏观到微观的结构层次分析,留学生能清楚地知道怎么书写整个汉字。

本方法与前文部件拆分法的区别在于:本方法是为了让学生掌握书写单位都有哪些形式,不同书写单位之间、书写单位和汉字之间是什么关系;而前文部件拆分的方法只是为了让学生知道所缺的部件怎么写。

3.部件组合法

此种教学方法就是按照“部件/偏旁→汉字”的方式把部件组合成汉字,同前文部件拆分或组合法一样,目的是让学生掌握形近偏旁和部件的差异及用法,如“艹、、、、厂、攵、夂”等。

4.常用部件和基础字书写法

部件、基础字是构字的基础,书写简单。但是,有些部件不表音或不表义,有些基本字的用法,在语言技能课中出现得较晚,比如,“土”作为词或词素,比“在、块、场”这些汉字出现得晚;“目”作为词或词素,比“看、想”出现得晚。认写这些常用部件和基础汉字,对留学生认写其他字都有帮助。

不同课型的汉字书写教学方法,并不是纯粹的、单一的,集中识字的缺陷是汉字的记忆效果不如随文识字好。我们可根据不同情况,灵活运用不同的教学方法,比如可以通过开设文化课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增强汉字的学习效果。

(三)通过书法课提高汉字书写效果

书法课的设置对学习汉字很有帮助,也很受学生欢迎。通过学习书法,留学生们不仅可以写好汉字,而且可以了解更多汉字知识,汉字书写效果大大提高。

(四)通过网络学习汉字的书写

目前,互联网上的汉字学习资源非常丰富,我们可以利用网上资源提高汉字学习的效率,如:汉典网“www.zdic.net”,可用来查汉字的结构、笔顺、意义等;“www.vividit.com”象形字典网,可用来查汉字外形的演变,尤其是象形字和指事字的演变过程;“www.nciku.com”可根据汉字的外形,查汉字的发音、笔顺、意义等。这些网站方便快捷,对留学生的汉字学习非常有帮助。

四、结语

在随文识字的课型中,汉字书写的教学方法主要有:提示法、部件拆分法或组合法。在集中识字课型中,汉字书写的教学方法主要有:对比法、结构层次分析法、部件组合法、常用部件和基础字书写法。另外,我们可以开设书法课,作为汉字课的补充。同时,我们也鼓励学生运用网络教学资源学习汉字。

参考文献:

[1]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办公室.高等学校外国留学生汉语长

期进修教学大纲(附件)[Z].北京: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2002.

[2]江新.针对西方学习者的汉字教学:认写分流,多认少写[A].汉

字的认知与教学[C].北京: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2007:386.

[3]李香平.汉字教学中的文字学[M].北京:语文出版社,2006.

[4]刘建平.对外汉语汉字教学方法之探讨[J].考试周刊,2011,

(49).

[5]刘建平.对外汉字认读教学法研究[J].语文学刊,2015,(11).

[6]陆俭明,黄伟嘉.现代汉语文字答问[Z].北京:北京大学出版

社,2011.

[7]施正宇.外国留学生形符书写偏误分析[A].第六届国际汉语教学

研讨会论文集[C].1999.

[8]王甦,汪安圣.认知心理学(重排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

社,2006:150.

[9]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现代常用字

部件及部件名称规范[Z].北京:语文出版社,2009.

(刘建平 河南新郑 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 451100)

现代语文 2016年2期

现代语文的其它文章 国际标准ISO7098:2015《中文罗马字母拼写法》的研制 功能生成理论评介 现代汉语零形主语小句研究综述 中国境内傣族的语言活力 浅谈广州话的文化气质 河南开封四所楼方言音系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28/65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