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语文之友英汉学习型词典中习语的翻译策略研究

英汉学习型词典中习语的翻译策略研究

摘 要:本文将探讨以往学习型词典处理习语翻译时所采取的策略,发现存在的问题,试图寻求一种方法使学习型词典能更为恰当、准确地用译语表达源语的语言和文化。

关键词:英汉学习型词典 习语 仿造翻译

词典学家认为“双语词典是为词目词提供另一种语言的对等词”“其本质是对译,即两套符号的对应”(兹古斯塔,1984;黄建华、陈楚祥,2001)。然而,这种“对应”绝非是逐字对应。两种文化的差异使得两种语言符号几乎不可能完全对等。

习语大都出自民间生活、文学著作、寓言故事及历史事件,通常简练概括,生动形象,包含着丰富的文化知识,经过人们长期使用而沿袭下来。在习语的学习方面,很多学习者更多地倾向于使用英汉词典。由此可见,双语词典提供丰富的习语及准确的译文解释是十分重要的。

学习型词典的两大巨头OALD和LDCE的英汉双解版《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朗文当代高级英语辞典》在处理习语翻译时,都试图寻求各种策略使学习型词典能恰当、准确地用译语表达源语的语言和文化。

一、英汉学习型词典中的习语翻译与归化、异化

归化和异化是文学翻译中的两个策略,用于处理文化层面的语词。习语作为最具文化特色的语言,渗透着浓郁的文化气息,传统学习型词典对其进行归化和异化处理成为必然。

“归化”和“异化”在1813年由德国翻译理论家施莱尔马赫最早提出。他认为翻译要么“尽可能让作者保持不动,让读者尽可能地向作者靠近”,要么“让读者保持不动,让作者尽可能的向读者靠近”。1995年,美国翻译理论家劳伦斯·韦努蒂将前者称为“异化”,将后者称为“归化”。一般说来,“异化”保持了原文的异域性,要求读者去适应源语的遣词造句习惯和思维方式;“归化”则以目的语为中心,为读者考虑,提倡译文符合目的语的文化习惯。

双语词典中的习语翻译必须在符合词典的编纂原则的基础上,充分运用归化和异化的翻译策略,以展现丰富的文化信息。

二、传统学习型词典中习语的异化翻译

不同的文化背景,迥异的生活习惯,风俗人情,思维方式等方面都导致了英汉两种语言在语言表达方面的不同,特别是各个民族史上特有的历史时间和典故所形成的习语以及包含人名、地名的习语更是独具一格。这类习语在其他语言中是无法找到对应词的。编者在处理这些词时通常采用异化的策略,创造目的语中原来所没有的词或词意。总的说来,异化又可分为逐词翻译、音译。

(一)逐词翻译

逐词翻译用于英语习语中的各个单词在汉语中都存在其对应词,但是整个习语所包含的文化信息是汉语中所没有的。这类词通常采用逐词翻译创造新义的方法,逐词翻译后通常伴有括注,用来解释说明新义。例如:

an ivory tower 象牙塔(对日常生活中烦恼的现实视而不见者退身之所或处境)(牛津)

an ivory tower 象牙塔(人们逃避现实生活中的烦恼而处身的小天地)(朗文)

“an ivory tower”这个习语中的每个单词都能在汉语中找到其对应词,而整个习语所附加的文化信息是汉语所没有的,也不等于是习语中每个单词意思的叠加。所以汉语“象牙塔”所承载的新义就必须用括注表达出来。这样的例子还有:

a wolf in a sheeps clothing 披着羊皮的狼,伪装友好的敌人(朗文)

an ugly duckling 丑小鸭(初时似无甚出息而后出人头地的人)(牛津)

(二)音译

顾名思义,音译是根据英语习语整个或部分的发音进行翻译。这种翻译方法通常伴有括注对其进行意译,以便清楚地说明习语的意思。英语习语中这类词占了很大比例,也有较为明显的词汇特征,通常是一个专有名词加上一个普通词汇,这个专有名词或是人名,或是地名,或是历史事件等,因此这种翻译策略在习语的翻译中显得非常重要。例如:

Pandoras box 潘多拉盒子(潘多拉盒子在希腊神话中指内装灾难和祸患的盒子,被潘多拉私自打开后成了灾祸之源)

Trojan horse 特洛伊木马;内部颠覆者;起内部破坏作用的因素(朗文)

这两个习语都源于典故,“Pandora”和“Trojan”都为专有名词,分别为人名和地名,是需要音译的。“box”和“horse”都是普通词汇,“潘多拉盒子”“特洛伊木马”准确地传递了习语的文化信息,附加的括注较完整地说明了习语的意思。这样的翻译为数较多:

sword of Damocles 时刻可能降临的危险;达摩克里斯之剑(朗文)

crocodile tears 鳄鱼的眼泪(假慈悲)(牛津)

三、学习型词典中习语的归化翻译

归化翻译最大的特点就是运用了目的语的表达习惯和方式,方便读者的理解。学习型词典中,词典编者在翻译这类词时,一种是只需要理解其源语意思,对其进行意译;一种是理解其源语意义,找出目的语中与其意思相似或相近的习语作为其对等语。

(一)意译

意译也可以称为解释性翻译,这种方法直接对习语进行释义。它可以用来辅助其他翻译方法,也可以在翻译中单独使用。适合采用这种翻译方法的习语有两种,一种大都源于为人们熟知的典故、历史事件或著作,因此译者无需交代其出处。例如:

meet ones Waterloo (在比赛中)惨败

Achillesheel 致命弱点;(由指某人个性中可导致一败涂地的)缺陷(牛津)

滑铁卢惨败和阿留神的故事为广大二语习得者熟悉,所以在翻译这类习语时,译者只需让读者知其然,读者自己便能领悟到其所以然。再如:

eleventh hour 最后一刻(朗文)

另一种是英语中某些固定搭配,只能在翻译时译成通俗的汉语表达,我们有时已经不能觉察这些表达是习语:

much of a muchness 极相像;几乎相同(牛津)

(二)直接归化为汉语习语

这种“归化”是彻底意义上的归化。尽管不同的文化背景,迥异的生活习惯,风俗人情、思维方式等方面都导致了英汉两种语言在语言表达方面的不同;但是人类发展的共同历程决定了人类的大同小异。很多英汉习语虽然表达方式不尽相同,但其表达含义是相同的。这就是归化翻译很多习语的条件。

(kill)the goose that lays,laid the golden eggs (杀)生金蛋的鹅;杀鸡取卵(指为了眼前的利益而不顾未来更大的更长期的利益)(朗文)

kill the goose that lays the golden eggs 杀鸡取卵;自绝财源(牛津)

这两部词典中,“kill the goose that lays the golden eggs”的主流译文“杀鸡取卵”便是源于汉语本身已有的习语。正如朗文所给出的译法之一,该习语的字面意思是“杀生金蛋的鹅”,但其表达意义“为了眼前的利益而不顾未来更大的更长期的利益”与汉语的“杀鸡取卵”不谋而合。“杀鸡取卵”的译文意思贴切,更易于广大中国学习者掌握。再如:

fish in troubled waters 混水摸鱼(牛津)

fish in troubled waters 浑水摸鱼(朗文)

总的来说,采用归化翻译策略的习语往往含有动物名、人体器官等,这类习语一般在人类的日常生活中所形成。因此,这类习语表现人类的共性,通常在目的语中也能找到表达类似或意思相近的习语。适合采用异化翻译策略的习语一般包含人名、地名、历史时间、典故等,这类词所包含的文化信息极为浓厚,在目的语中通常不存在对应语,只能采用逐词翻译、音译等方法对其进行异化处理。通过比较还可以发现,用异化翻译的习语大都伴有括注来解释说明其含义。

四、英汉学习型词典中习语翻译策略存在的问题和解决方案

首先,语言的多样性使得很多习语既可以异化翻译又可以归化翻译。例如:

Theres no smoke without fire 无火不起烟;无风不起浪;事出有因(朗文)

(there is)no smoke without fire 无火不起烟;谣言总是事出有因(牛津)

上例中,“Theres no smoke without fire”既可以异化为“无风不起浪”,又可归化为“无火不起烟”。笔者以为,这两种翻译策略都能使用的情况下,如果归化翻译简单、清楚、易于理解,就应该首选“归化”,该例中应该首推“无风不起浪”。虽然不同民族不同的语言可以表达相同的意思,但毕竟它们的背景有所不同。

其次,以往通过完全音译来实现的异化以及通过完全解释短语方法来实现的归化常常使译文“有形无义或有义无形,不能很好地传递源语的语义和文化特征”(章宜华,2007)。

章宜华教授在国内首次提出了“仿造翻译”,以有利于源语言形和义的转换。在这套理论中,针对汉语的固有特点,将英汉两种语言之间的“仿造”分为语义仿造、形态仿造、音译仿造、形义仿造、音形仿造和指称仿造等。

根据习语翻译的特点,这里特别强调音义仿造和句法仿造的重要性。

音义仿造指“两种语言间语言图式与概念图式的联想映射,即在映射源语发音的同时,又传递其所指概念”(章宜华,2007)。这个可用于解决完全音译所造成的“有义无形”,比如,“kick the bucket”《朗文当代高级英语辞典》和《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都有“死”和“蹬腿儿”两种译法,笔者以为作为习语的“kick the bucket”取后种译法“有形有义”,更为形象。

句法仿造笔者认为可以定义为两种语言间句法图式与概念图式的联想映射,即在映射其句法的同时,又传递其概念。这可以用于解决完全解释性短语所造成的“有义无形”,比如,“No bees,no honey;no work,no money”译为“无蜂,无蜜;不劳,不食”就既有了形又有了义。

五、结语

传统学习型词典所使用的归化和异化翻译习语的策略有时会出现一些问题,无法做到形义兼备;而引入的“仿造翻译”的概念可以帮助解决其中的部分问题。

参考文献:

[1]Ladislav Zgusta.Manual of Lexicography[M].Prague:Academia

Publishing House of the Czechoslovak Acadeny of Sciences,1971.

[2]Landau,Sidney.Dictionaries:The Arts and Craft of

Lexicography[M].New York:Charles Scribners Sons,1984:103.

[3]黄建华,陈楚祥.双语词典学导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

[4]马琳,陈丛梅.论英汉词典中习语翻译的归化与异化[J].绵阳师

范学院学报,2006,(1).

[5]裘姬新.论习语翻译中的异化和归化[J].语言和翻译,2002,

(2).

[6]章宜华,雍和明.当代词典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

(焦年华 广东广州 星海音乐学院人文社科部 510006)

现代语文 2016年2期

现代语文的其它文章 国际标准ISO7098:2015《中文罗马字母拼写法》的研制 功能生成理论评介 现代汉语零形主语小句研究综述 中国境内傣族的语言活力 浅谈广州话的文化气质 河南开封四所楼方言音系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28/65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