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语文之友程度补语句语法点编排的考察与建议

程度补语句语法点编排的考察与建议

摘 要:合理的语法项目编排对汉语教学与习得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对外汉语教学大纲和教材的语言点编排或语法项目的排序应尽可能跟学习者的习得顺序保持一致,从而有效促进学习者习得相关语言项目。当前对外汉语教学大纲和部分教材中的程度补语句编排、设置与外国学生对该句式各下位句式的习得顺序存在不一致的情况。文章认为,大纲和教材的编排与设置理应遵循外国学生的习得顺序,在编排程度补语句语法点时,初级阶段可安排T6、T3、T1和T5,中级阶段可安排T7、T8、T9和T2,高级阶段可安排T10和T4,教材中语法点也可依此顺序出现。

关键词:程度补语句 语法点 编排 建议

一、引言

汉语教材中语法项目的选择、编排是否合理,是教材是否具有科学性的一个主要标志,而语法项目选择和编排的一个主要依据就是是否反映了汉语语法的特点和是否针对外国人学习汉语的难点[1]。教学大纲是教材编写的重要依据。“内在大纲和习得顺序”假说认为,第二语言的课堂学习受学习者“内在大纲”的支配,当教师的教学安排与学生习得的规律不一致时,教学效果就会受到影响。这就是说,只有当教学大纲和课堂教学符合学习者“内在大纲”的规律时,才能较好地习得第二语言[2]。因此,大纲和教材的语言点安排或者语法项目的排序应该尽可能和学习者的习得顺序一致。本文在以往对外国学生程度补语句习得情况研究的基础上,考察现行对外汉语教学大纲和教材中程度补语句语法点的设置情况,对程度补语句的10个下位句式提出相应的编排和教学建议。

二、教学大纲中程度补语句语法点的设置情况

我们主要考察了三个对外汉语教学大纲中程度补语句语法点的设置情况,分别是杨寄洲主编的《对外汉语教学初级阶段教学大纲》(以下简称《初级》)[4]、孙瑞珍主编的《中高级对外汉语教学等级大纲》(以下简称《中高级》)[5]和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办公室编的《高等学校外国留学生汉语言专业教学大纲》(以下简称《专业》)[6]。

(四)教学大纲中程度补语句语法点的设置分析

通过对现行对外汉语教学大纲中程度补语句语法点设置的考察,结合前面外国学生程度补语句习得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出,大纲中对程度补语句语法点的设置较为详细,不仅给出了准确的解释,而且给出了典型的例句,《初级》还从句法、语义和语用三个方面进行介绍。但其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

第一,名称不统一。《初级》列程度补语一个名目;《中高级》在句中谓词为感受谓词时称作程度补语,谓词为一般动词时称作状态补语;《专业》将谓词后的程度补语分为情态补语和程度补语两种。

第二,在兼语句语法项目的设置上,《专业》《初级》和《中高级》均未提到兼语句谓语动词后带程度补语的情况。这跟学生对程度补语句的使用情况不太相符。据我们此前的研究[3],T10包括兼语程度补语句,外国学生也有这类正确用例。

第三,某些语法点的选取存在问题。如《中高级》在中级阶段介绍叙述或说明某一情态或结果的程度补语时,有这样一个例句:经理批评得他低下了头。这是典型的“N1+V+得+N2+VP”用例。这一句式在汉语中介语语料库中并未出现[3],可见对于外国学生来说难度非常之大。《中高级》放在中级阶段作为说明的例句,显然是不合适的。《中高级》对“个”联系的状态补语的选取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第四,某些语法点的排序值得商榷。对于我们前面考察的程度补语句下位句式,《初级》选取了T1、T3、T6和T5,排序是:T5>T6>T3>T1;《中高级》选取了T1、T2、T7、T8和T10,排序是:中级阶段T1>T2>T10,高级阶段T7>T8>T10;《专业》选取的有T1、T2、T3、T5、T6和T10,排序为:初级阶段T6>T1(极了)>T5>T2,中级阶段T3>T1,高级阶段T10。根据我们对外国学生程度补语句习得顺序的研究[7],我们认为《初级》对T5和T6,《中高级》对T7和T10,《专业》对T2和T3的排序都存在问题。

三、教材中程度补语句语法点的设置情况

我们考察的教材主要有两部:杨寄洲主编的《汉语教程》(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2007)[8]和刘珣主编的《新实用汉语课本》(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2003)[9]。之所以选择这两部教材,是因为它们使用范围较广,在现行的对外汉语教材中比较有代表性。

(一)《汉语教程》中的程度补语句语法点的设置情况

(三)教材中程度补语句语法点的设置分析

从上面的考察可以看出,《汉语教程》和《新实用汉语课本》对程度补语句语法点的设置比较全面,《新实用汉语课本》还采用复现的方式复习一些重要语法点。这两部教材对语法点的设置跟教学大纲有明显的不同:大纲分初中高三个阶段,对应不同的学时等级;而教材的语法项目基本都放在初级阶段。我们所考察的程度补语句下位句式,在《汉语教程》的语法点中未出现T4、T7和T10,其他句式按出现先后顺序分别是T6、T8、T9、T2、T5、T1和T3;《新实用汉语课本》中未出现T4、T7和T9,其他句式按顺序分别为T6、T1、T2、T8、T5、T3和T10。两部教材都将T8,《汉语教程》将T9放在比较靠前的位置进行介绍,我们认为这并不合适。对于T8、T9外国学生的相对使用率高于汉语母语者,但对它们的习得并不靠前。这很有可能是学生受教材的影响而出现了过多使用的现象。

四、大纲教材编写及程度补语句教学建议

通过上面的考察,结合外国学生程度补语句习得顺序研究,我们认为大纲在编排程度补语句语法点时,初级阶段可安排T6、T3、T1和T5,中级阶段可安排T7、T8、T9和T2,高级阶段可安排T10和T4。教材中语法点也可依此顺序出现。

在程度补语句下位句式中,T8和T9是比较特殊的两类,T8既是程度补语句,也是重动句;T9是受事提到动词前的程度补语句。这里我们谈谈T8和T9的编排与教学。周小兵、邓小宁(2009)认为,“教材比较偏重于重动句的教学而忽略受事句的教学,是因为重动句可作为一个意义完整的单句出现,而受事句在本族人的自然语料库里虽然与重动句的出现率相差不大,但是它通常需要依赖一定的语境,语用条件限制较多,教学中也难以把这些条件讲清讲透。”[10]我们前面的考察显示,重动程度补语句T8跟受事提前的程度补语句T9在汉语母语者语料库中的出现率诚如周小兵、邓小宁(2009)所说,相差不大,前者9例,后者7例,然而这一比例相对于母语者1983个用例来说,使用率实在太低。我们认为,T8和T9较难习得的原因跟二者的交际值不高有很大关系。因此,教材和大纲在讲解重动程度补语句时,点到为止,避免过度操练。受事提前的程度补语句则不必进行专门讲解。

(本文为信阳师范学院华锐学院院级科研项目“语言学概论课程教学改革研究”,项目编号:[2015JG07]。)

参考文献:

[1]吕文华.汉语教材中语法项目的选择与编排[J].语言教学与研究,

1987,(3).

[2]刘珣.语言学习理论的研究与对外汉语教学[J].语言文字应用,

1993,(2).

[3]王松.外国学生程度补语句使用情况考察[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

(对外汉语教学与研究版),2012,(6).

[4]杨寄洲.对外汉语教学初级阶段教学大纲[Z].北京:北京语言文

化大学出版社,1999.

[5]孙瑞珍.中高级对外汉语教学等级大纲[Z].北京:北京大学出版

社,1995.

[6]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办公室(编).高等学校外国留

学生汉语言专业教学大纲[Z].北京: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出版社,2001.

[7]王松,刘文攀.外国学生程度补语句习得顺序考察[J].海外华

文教育,2015,(1).

[8]杨寄洲.汉语教程[M].北京: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2007.

[9]刘珣.新实用汉语课本[M].北京: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2003.

[10]周小兵,邓小宁.两种“得”字补语句的习得考察[J].汉语学

习,2009,(2).

(王松 河南信阳 信阳师范学院华锐学院 464000)

现代语文 2016年2期

现代语文的其它文章 国际标准ISO7098:2015《中文罗马字母拼写法》的研制 功能生成理论评介 现代汉语零形主语小句研究综述 中国境内傣族的语言活力 浅谈广州话的文化气质 河南开封四所楼方言音系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27/65309/

相关热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