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足球

时间:2020-06-27 02:22:00 来源:笔之家

水军的征程目录列表马嫂卖豆腐

公输然

新加坡体育大厦。

程东明跟儿子吃早餐时,儿子边吃边打开早报体育版。程东明故意问:“今天有什么大新闻?”

“三天后亚洲金鹰杯进行印度火焰队与沙特古雅队的比赛,你是裁判哦!”儿子看见父亲满脸愁容,笑着说,“压力很大吧?”

程东明苦笑。今天他的账户里又多了20万元,这已经是他执法金鹰杯以来收到的第四笔不明款项。他猜这些钱是某支球队或某个地下赌球组织给他的贿赂款,但事先没人联系他,汇款后也没说想要哪一支球队胜出,这让他心神不宁。

儿子在继续念:“这条新闻很有意思……印度苦行僧阿拉优达通过舞动一条被叫做努拉盘布的眼镜蛇,预测三天后的比赛印度火焰队会胜出……这条蛇已经成功预测了十场比赛,无一失误,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再现奇迹?”儿子咽下一块面包,继续念下一条,“昨天午夜,印度尼西亚籍裁判横尸街头,传闻他遭赌球组织暗杀。”

听到这里,程东明抖了一下,收了钱没办好事,裁判被杀的例子太多了。自从三年前妻子改嫁意大利一位富商后,程东明与儿子相依为命,他必须考虑儿子的生活。他看着儿子装进金属支架的腿说:“我一定会治好你的腿,让你能再上球场。”儿子的表情立即凝固了,他本是新加坡远安队前锋,打小组赛在对方禁区边缘带球射门时被三人恶意铲倒,右腿粉碎性骨折。腿是足球运动员的生命,儿子的职业前途就算被毁了。

“老爸,要花很多钱的,康复训练也得好几年,那时我都老啦。”

程东明鼓励他:“你才20岁,贝克汉姆37岁还在踢球呢,老爸是世界级裁判,不差钱!你安心养伤吧。”

“哈哈……你有多少钱,我还不知道?”儿子打趣他,“你可别为了钱吹黑哨哦。”程东明一怔,不自然地笑了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说完便离开了餐桌。

程东明当裁判20年,从没有吹过黑哨。这次的事是他当裁判以来第一次遇到,而且极有可能是赌球组织在背后运作。令程东明想不明白的是,他收了钱,但判罚时并没有偏向任何一支球队,为什么没有受到惩罚?不管真相如何,如果三天后的比赛结果不符合对方要求,下次横尸街头的人恐怕就是自己了。想到这里,程东明不禁打了个寒战。

在组委会要求下,程东明将在接下来的比赛中长驻孟买。儿子是球痴,虽然腿伤未愈,仍然嚷着要去看球赛。他想看着自己的队友,新加坡远安队带着他的梦想杀入决赛。程东明没能拗过儿子的恳求,推着儿子上了飞机。

印度是足球弱国。虽然努拉盘布眼镜蛇的预测已经过十场比赛的检验,但球迷对沙特古雅队的信心并未减少。目前地下赌球盘口,古雅队赢球的赔率仅为1赔0.12,而火焰队赢球的赔率则为1赔20。

开赛当天,孟买下起了瓢泼大雨,比赛进行得非常艰难。程东明看着坐在看台上为了足球信仰摇旗呐喊的儿子,实在不忍心也不能破坏公正的准则。

今天的比赛,沙特古雅队主力集体表现不佳,印度火焰队借主场优势,竟然击败古雅队,在最后一分钟以1:0险胜。努拉盘布眼镜蛇的预测再次奇迹般地被验证。当程东明吹响比赛结束哨声的时候,看台沸腾了,古雅队球迷又哭又喊,乱成一团。程东明相信,押注沙特古雅队的赌客们要大放血了,地下盘口难免也会出现大骚乱。

程东明不敢带儿子一起离开,他担心自己会死在回酒店的路上。他先进入裁判休息室,立即从后门悄悄离开,叫了一辆的士到达酒店后门,爬楼梯回到房间。一路上无惊无险。儿子还没回来,他松了一口气,和衣倒在床上。很快,他发现地上又有一张画单,是努拉盘布眼镜蛇的表演宣传单。

程东明突然被触动。这条蛇屡屡准确预测赛果,是反科学的,背后一定有人在操纵。难道——努拉盘布眼镜蛇的预测便是赌球组织下达给受贿者的指令?

如果是这样,那么今天的比赛原本就应该被操纵为印度火焰队获胜的,但程东明没有理解指令,并没有采取行动,但像前三次一样,好运气帮助程东明又逃过一劫。也就是说,暂时不会有人找他麻烦。

程东明决定拜访努拉盘布眼镜蛇的主人苦行僧阿拉优达。

努拉盘布眼镜蛇表演在恒河边一堵古墙下进行。今天是下一场球赛的预测日,表演场前挤满了来自各国的摄影记者和猎奇的看客。

表演者努拉盘布眼镜蛇身长超过五米,背部黑白纹闪着阴冷的光,扁平的颈部不停翕动,顶部分叉的蛇信子快速抖动伸缩,发出“咝咝”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瘦骨嶙峋的苦行僧阿拉优达以几块脏破不堪的土褐色和灰白色布条裹身,零乱的头发、胡须遮住了整个头,只露出一双暗灰色的眼睛。努拉盘布眼镜蛇左右两侧约一米处坐着两位赤膊印度教孩童,一位手提中国国旗,一位手拿卡塔尔国旗,默然不语。下一场比赛就在中国国强队和卡塔尔圣杯队之间展开。

时间终于到了,阿拉优达拿出一支黑亮的木笛吹了起来,努拉盘布眼镜蛇立即像舞女一样扭动起来,头忽高忽低。几分钟后,笛声变得急促起来,努拉盘布眼镜蛇也变得焦躁不安,它舒展开身体,开始在表演场游动,吓得观众纷纷后退。努拉盘布眼镜蛇不停围着两名小孩游走,最后停在了手拿中国国旗的小孩面前,突然张开血盆大口,快速出击,在小孩右手臂留下一道极深的牙印,顿时血流如注。

观众看得大叫起来。小孩却很镇定,自己擦了些药水,包扎好,从自带的小笼里掏出几只小鸟喂给眼镜蛇吃,然后自顾自玩耍去了。

这场表演预测下一场比赛中国国强队将胜出。

表演完,阿拉优达收拾好木笛,将蛇盘在颈部,步履蹒跚地穿过人群,向自己的居所走去。记者们一哄而上,相隔一米远左右,不停向他发问,但他不做任何回应。他们追了一段路,终于遗憾地放弃了。程东明继续跟在阿拉优达身后,直到他进入城郊贫民窟一座规模较大的简易木板房。木板房的墙和顶棚爬满了葛藤,破败不堪。

程东明钻进木板房。入门是一条潮湿的甬道,再往里走,他发现房间竟然非常宽敞,只是没有灯光,虽在白天,仍然非常阴暗。程东明隐约看见阿拉优达盘腿坐在房间深处一张木榻上,努拉盘布眼镜蛇已经取下,盘卷在他的腿边。

“我账户里的钱是你打进去的吗?”程东明用英文发问。

阿拉优达没有回答。

“你是赌球组织的成员,你用努拉盘布眼镜蛇的表演向受贿者发出指令,对不对?”程东明连续发问。阿拉优达仍然不语。这时,程东明突然听到四周传来诡异的“咝咝”声,他定睛一看,却见几百条蛇从墙后爬了进来,慢慢向他靠拢。他吓得脸色发青,跌跌撞撞地逃出了木板房。

三天后,中国国强队淘汰了卡塔尔圣杯队。接下来的三场比赛,神奇的努拉盘布眼镜蛇场场准确预测,它的灵力征服了整个亚洲。每当它的预测出炉,它不看好的球队赢球的赔率必然大增。

四分之一决赛,程东明主裁第一场和第四场比赛,然后他还将主裁决赛。半决赛还没展开,整个亚洲就沸腾了,赌球规模成倍增长,但有努拉盘布的赌博毫无悬念。程东明越来越奇怪,如果事先就公布比赛结果,除非再次出现印度火焰队大爆冷门这种情况,否则赌球组织的赌球收入会大受影响。这是为什么呢?难道阿拉优达和努拉盘布并非赌球组织的走狗,真的拥有神奇灵力?不可能!程东明觉得这其中一定暗含更大的阴谋。

程东明改变了策略,不用工作时,他就守在阿拉优达居所旁监视他。这样持续了十天,在第一场半决赛开始前三天,他终于看见一位看起来十分高贵的日本人走进了阿拉优达脏乱的房间。他们在布满毒蛇的房间里共处了两个小时,日本人才走出来,在保镖护送下钻进一辆宾利轿车,绝尘而去。程东明驾车跟踪他们到达孟买最豪华的万丽酒店才离开,他拍下数十张照片。

接下来,努拉盘布眼镜蛇又成功预测了半决赛的赛果,它的信徒日益增多。日本神木队和韩国平治队两支东亚强队将决逐亚洲金鹰杯冠军。决赛前三天,那位“高贵的”日本人又与阿拉优达进行了一次秘密会谈,第二天努拉盘布眼镜蛇预测结果出炉,韩国平治队将赢得至尊地位。地下赌球盘口,押注日本队的赔率立即高涨至1赔50。

看来,那位日本籍赌球操纵者为了钱,并不爱自己的祖国。

开赛前一天,程东明在儿子的陪伴下,主动向组委会交出100万贿赂款,并提供了自己对整件事的看法与猜测。组委会大受震动,立即在比赛前晚召开新闻发布会,临时更换了两名边裁,但仍然保留了程东明主裁的位置。

程东明在新闻发布会深情演讲道:“地下不法赌球组织正伤害到神圣的足球,他们挑战世界公正,挑战数亿球迷的梦想。为了我的孩子,为了守护心灵底线,我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与之战斗到底……”

他的演讲赢得了热烈掌声。

正当程东明准备退场时,他看见那位“高贵的”日本人正站在会场底部出口处对他冷笑。

更换裁判后的决赛终于没有按照努拉盘布眼镜蛇的旨意发展。东亚强队韩国平治队主力队员像中了魔咒,双腿发软,一次次丧失掉绝佳的射门机会。在比赛进行到第65分钟时,日本神木队终于抓住机会,射进一球。在第89分钟时,神木队罚角球,球员开出一个奇烂无比的角球,足球掉进了韩国人的包围圈。但韩国队员却反应迟钝,被一名日本前锋突入,带球过人,杀入禁区,射门!再次攻破韩国人的球门。

程东明吹响的结束哨音,宣告努拉盘布眼镜蛇遭遇到第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挫败。

看台上,日本球迷疯狂挥舞国旗,韩国球迷则齐刷刷地站起身,眼中泪光闪烁。在地下赌球场,几乎是清一色的失意者,他们跟随努拉盘布眼镜蛇的预测所做的押注全部被对手夺走了。大量愤怒的赌徒冲向阿拉优达的住所,当他们赶到时,却发现那位神秘的苦行僧早就人去楼空了。

程东明和儿子返回新加坡的第二天,两人吃早餐时,儿子依照惯例为他读报。“大新闻!亚洲最大的地下非法赌球组织被一网打尽,它的首脑,来自日本的野田一郎和他的神秘伙伴阿拉优达被捕。揭发并掌握关键证据者是来自新加坡的华裔裁判,名叫——程东明!”

程东明露出微笑。

儿子抬起头好奇地问:“你是怎么得到他们贿赂裁判,操纵比赛,非法赌球证据的?”

程东明得意地笑了起来:“我用五美元请参与阿拉优达表演的其中一位小孩,将一枚军用高精度窃听器喂进了努拉盘布眼镜蛇的肚子,它出卖了自己的主人。”

吃完早餐,程东明出门打开信箱,发现一封来自意大利的信件。

发信人是程东明的前妻,程东明犹豫了一下,还是拆开了它。上面写着:“一个多月前,得知儿子比赛受伤,因为远离新加坡,不能及时探望,我感到非常自责。为了让儿子及早回归足球场,并感谢你为足球正义所做的努力,在你主裁每一场球赛前,我都给你汇去了20万元,它将作为儿子的医疗费由你们自由支配。”

程东明愣住了,原来每次比赛前打入他账户的汇款,并不是赌球组织行贿的款项。不过,不管怎样,程东明阴差阳错,一举端掉了这个庞大的非法赌球组织。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3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寒冬腊月盼春风 老赵的“招” 恩怨分明 侃天下 嚣张过后的赎罪 要命的八锦地毯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27/65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