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语文之友世说新语中比喻修辞手法的运用

世说新语中比喻修辞手法的运用

摘 要:《世说新语》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散文体志人小说,在语言艺术上取得的成就一直为人称道。其艺术成就和价值是多方面的。本文主要分析的是书中比喻修辞手法的运用。

关键词:世说新语 比喻 修辞

《世说新语》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散文体志人小说,记载了汉末至东晋士大夫的轶事和言谈,比较真实地反映了当时士族阶级的生活和精神风貌。周祖谟认为,《世说新语》可以供从事汉魏晋历史、语言、文字研究的学者作为资料,更可作为研究修辞学的资料。该书在修辞技巧上达到了十分高超的水平,手法也颇为多样,本文主要分析比喻修辞手法的运用。比喻辞格一般分为:明喻、隐喻和借喻。

一、明喻是明显地用另外的事物来比拟某事物的一种修辞手法

在《世说新语》中,作者多用“如”“犹”“若”“譬”“似”等比喻词叙事或刻画人物。如:

(1)王太尉云:“郭子玄语议如悬河泄水,注而不竭。”(赏誉32)

(2)王戎曰:“太尉神姿高彻,如瑶林琼树,自然是风尘外物。(赏誉16)

(3)锺毓、锺会少有令誉,年十三,魏文帝闻之,语其父锺繇曰:“可令二子来。”于是敕见。毓面有汗,帝曰:“卿面何以汗?”毓对曰:“战战惶惶,汗出如浆。”复问会:“卿何以不汗?”对曰:“战战栗栗,汗不敢出。”(言语11)

(4)郭林宗至汝南,造袁奉高,车不停轨,鸾不辍轭;诣黄叔度,乃弥日信宿。人问其故,林宗曰:“叔度汪汪如万顷之陂,澄之不清,扰之不浊,其器深广,难测量也。(德行3)

(5)苏子高事平,王、庾诸公欲用孔廷尉为丹阳。乱离之后,百姓凋弊。孔慨然曰:“昔肃祖临崩,诸君亲临御床,并蒙眷识,共奉遗诏。孔坦疏贱,不在顾命之列。既有艰难,则以微臣为先,今犹俎上腐肉,任人脍截耳!”于是拂衣而去,诸公亦止。(方正37)

(6)嵇康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见者叹曰:“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或云:“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山公曰:“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容止5)

(7)陈仲举尝叹曰:“若周子居者,真治国者器。譬诸宝剑,则世之干将。”(赏誉1)

(8)谢太傅问诸子侄:“子弟亦何预人事,而正欲使其佳?”诸人莫有言者,车骑答曰:“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阶庭耳。(言语92)

(9)王大将军称太尉:“处众人中,似珠玉在瓦石间。”(容止17)

例(1)中,王衍赞赏郭象能言善辩,说话就象河水下泻,滔滔不绝。这个典故还引申出几个成语:口若悬河、口如悬河和口似悬河。例(2)、(4)、(6)、(9)这样的描述,确实能让人感受到美,但是却无法让人对所述人物有具体的形象把握。作者通过优美的词汇,生动形象的比喻,既表达了人物脱俗的风采,更体现出超出人物外表形象的高妙智慧和品格,体现出当时人所追求的内在的、具体可感的审美理想。例(3)、(5)、(7)、(8)中都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事物来表达另一种事物或情况。如例(3)钟毓用“浆”表示自己流了很多汗,文雅又形象;例(5)孔坦用“俎上腐肉”生动地说明了处境困难;例(7)中陈蕃器重周乘,认为他的治国才能,好比剑中之宝干将,远平常人可比。例(8)中谢玄说要使谢家子如芝兰玉树一般生长于阶庭之中,一代接一代永不衰绝。谢玄的话表明了他的志向,也符合谢安的要求。后来的实际情况也正如谢玄所说,谢氏一族如芝兰玉树生于阶庭一般,世代长青,香馥满堂。后人常用“兰阶”“兰玉”来比喻佳子弟。

明喻还有一种不需要比喻词语的修辞方式。如:

(10)明帝问谢鲲:“君自谓何如庾亮?”答曰:“端委庙堂,使百僚准则,臣不如亮;一丘一壑,自谓过之。”(品藻17)

这种句式中虽然没有“如”“若”等比喻词,但本体和喻体能暂时相提并论,互助互补。这种明喻常常把本体和喻体配成对偶、排比等平行句式。例10)中谢鲲没有直接说自己和庾亮相比孰优,而是用“臣不如亮;一丘一壑”的对偶句。

二、隐喻是比明喻更进一层的比喻。本体和喻体的关系,比明喻更为紧密

(11)刘伶恒纵酒放达,或脱衣裸形在屋中。人见讥之,伶曰:“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衣,诸君何为入我裈中!”(任诞6)

(12)身长六尺,貌甚丑悴,而悠悠忽忽,土木形骸。(容止13)

(13)有问秀才:“吴旧姓如何?”答曰:“吴府君圣王之老成,明时之俊乂。朱永长理物之至德,清选之高望。严仲弼九皋之鸣鹤,空谷之白驹。顾彦先八音之琴瑟,五色之龙章。张威伯岁寒之茂松,幽夜之逸光。陆士衡、士龙鸿鹄之裴回,悬鼓之待槌。凡此诸君:以洪笔为锄耒,以纸札为良田。以玄默为稼穑,以义理为丰年。以谈论为英华,以忠恕为珍宝。著文章为锦绣,蕴五经为缯帛。坐谦虚为席荐,张义让为帷幕。行仁义为室宇,修道德为广宅。”(赏誉20)

(14)曹公少时见乔玄,玄谓曰:“天下方乱,群雄虎争,拨而理之,非君乎?然君实是乱世之英雄,治世之奸贼。恨吾老矣,不见君富贵,当以子孙相累。”(识鉴1)

(15)王子敬数岁时,尝看诸门生樗蒲,见有胜负,因曰:“南风不竞。”门生辈轻其小儿,乃曰:“此郎亦管中窥豹,时见一斑。”子敬曰:“远惭荀奉倩,近愧刘真长!”遂拂衣而去。(方正59)

这类比喻句的比喻关系不太明显。喻词多用“是”“做”“成了”“为”等,或有本体和喻体中用逗号隔开。例(11)中有“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衣”的比喻句,刘伶把“天地”和“屋室”比作“栋宇”和“裈衣”,并借此把旁人讥笑一番。例(12)通过逗号隔开了本体“身长”和喻体“土木”,作者想表达的是刘伶形体象土木一样,不加修饰。例(13)中连用五个比喻句,没用一个比喻词,暗喻让本体和喻体的关系更进一层,达到“相合”。作者通过排比句,或以鸟兽喻人,或以松柏喻人,或以乐器喻人,这些比喻给人以清新之感。例(14)“群雄虎争”一词,直接把本体“群雄”和喻体“虎”合二为一,突出了乱世之中,各路英雄豪杰都象百兽之王——老虎一样有雄心并准备为之斗争。例(15)中的“亦”相当于一个隐喻词,王家学生本想讥笑王献之眼界狭、见识小,但没直接说,而是说他如同用管子观察豹子,不可能窥见豹的全身,而只能看到豹身上许多斑纹中的“一斑”。

三、借喻比隐喻更进一层,借喻的本体和喻体的关系更加密切

(16)孔融被收,中外惶怖。时融儿大者九岁,小者八岁,二儿故琢钉戏,了无遽容。融谓使者曰:“冀罪止于身,二儿可得全不?”儿徐进曰:“大人岂见覆巢之下,复有完卵乎?”寻亦收至。(言语5)

(17)文帝尝令东阿王七步作诗,不成者行大法。应声便为诗曰:“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然,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帝深有惭色。(文学66)

(18)顾悦与简文同年,而发蚤白。简文曰:“卿何以先白?”对曰:“蒲柳之姿,望秋而落;松柏之质,经霜弥茂。”(言语75)

《世说新语》中的文人名士常借物喻人,把抽象的道理说得非常具体、形象,令人信服。如例(16)中“覆巢之下,复有完卵乎?”这一生动比喻不仅可以看出孔融之子年幼而有见识,还形象地预示了他们一家面临灭顶之灾,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如果改用“大人既已被收,孩儿岂得保全”则索然无味。例(17)中,对以登基为帝的曹丕,曹植不能直言其残忍于是借豆子和豆梗同根但相煎的残酷情景喻其身为兄长却骨肉相残,多次加害。例(18)中顾悦用密丽严谨的对偶句,借蒲柳和松柏的不同特征喻自己头发为何先白,充分体现了这位名士对生活敏锐深切的观察和独具匠心的表达。

四、比喻的三种形式可以相互促进,还常和意境上的辞格(如拟状)连用

(19)顾长康拜桓宣武墓,作诗云:“山崩溟海竭,鱼鸟将何依!”人问之曰:“卿凭重桓乃尔,哭之状其可见乎?”顾曰:“鼻如广莫长风,眼如悬河决溜。”或曰:“声如震雷破山,泪如倾河注海。”(言语95)

(20)客有问陈季方:“足下家君太丘,有何功德,而荷天下重名?”季方曰:“吾家君譬如桂树生泰山之阿,上有万仞之高,下有不测之深;上为甘露所沾,下为渊泉所润。当斯之时,桂树焉知泰山之高,渊泉之深?不知有功德与无也。”(德行77)

上面两个例句中均使用了明喻和借喻两种修辞手法,例(19)中借“山崩”喻人亡,后连用四个明喻。例(20)中先将自己父亲比作桂树,后用桂树借代自己父亲。

(21)诸葛瑾弟亮,及从弟诞,并有盛名,各在一国。于时以为“蜀得其龙,吴得其虎,魏得其狗。”诞在魏与夏侯玄齐名;瑾在吴,吴朝服其弘量。(品藻4)

(22)魏明帝使后弟毛曾与夏侯玄共坐,时人谓“蒹葭倚玉树。”(容止3)

(23)王司州尝乘雪往王螭许。司州言气少有牾逆于螭,便作色不夷。司州觉恶,便舆床就之,持其臂曰:“汝讵复足与老兄计?”螭拨其手曰:“冷如鬼子手馨,强来捉人臂!”(忿狷3)

这三个比喻句都运用了对比手法。例(21)通过“龙”“虎”“狗”之喻,将诸葛三兄弟才能的高下、名望的大小作了生动的概括和准确的区分,言简而意赅。例(22)中,毛曾的相貌不如当时的美男子夏侯玄,于是人们借用“蒹葭”“玉树”描述他们在一起的情景,运用比喻手法增强了对比效果。例(23)中,王胡之说话冒犯了王恬,后来拉王恬手臂,王恬把他的手臂比作鬼手并强调自己是人臂,通过明喻和对比,表达自己的厌恶情绪。

(24)裴令公有俊容姿,一旦有疾至困,惠帝使王夷甫往看。裴方向壁卧,闻王使至,强回视之。王出,语人曰:“双眸闪闪若岩下电,精神挺动,体中故小恶。”(容止10)

(25)有人叹王恭形茂者,云:“濯濯如春月柳。”(容止39)

《世说新语》中还有不少拟状和比喻两种修辞手法共用的例子。魏晋是品评人物风气最甚的时代。当时的批评家,往往以诗性的智慧来看待人物,如“濯濯如春月柳”“闪闪若岩下电”,这种拟状的词和喻体连用,既形象生动地描述了人物气质又充满美感,自然也不乏幽默睿智。

(本文为武汉商学院一般课题“古代文学视域下的人才观与地方本科院校人才引进工作研究”,[项目编号:2015KY029]的研究成果。)

参考文献:

[1]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M].北京:中华书局,2011

[2]陈望道.修辞学发凡[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2

(郭翀 湖北武汉 武汉商学院中西文化研究所 430056)

现代语文 2016年2期

现代语文的其它文章 国际标准ISO7098:2015《中文罗马字母拼写法》的研制 功能生成理论评介 现代汉语零形主语小句研究综述 中国境内傣族的语言活力 浅谈广州话的文化气质 河南开封四所楼方言音系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26/65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