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买卖

时间:2020-06-26 02:22:00 来源:笔之家

嚣张过后的赎罪目录列表老赵的“招”

李谦

这些年,吴彤夫妻为了彻底去掉心病,不停地搬家,可随着养女吴恩越长越大,这块心病却越来越重,压得他们透不过气。

那时候吴彤夫妻俩还住在乡下一栋平房里,两个多月的恩恩就被扔在门口那棵大柳树下。被子里的纸条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好心人,孩子他爸抛弃了我们娘俩,求你们收留我的女儿吧。

多年不育的夫妻俩对孩子爱如珍宝,也就从那时起他们开始有了心病:万一孩子妈妈以后反悔了,要回孩子怎么办?

这天,吴彤和妻子江小竹接恩恩从舞蹈班回家,在楼下看到了一个民工模样的男人。男人盯着恩恩的贪婪眼神让江小竹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果然,男人指着恩恩说:“吴老板,我叫牛大海。你这孩子,是……是我的。”

江小竹大惊失色,吴彤冷冷地说了一句:“神经病!”

那个叫牛大海的男人红着眼圈说:“我没病!求求你们,把小花还给我吧!”说完“扑通”坐倒在地上,漆黑的手捂住脸,泪水顺着手指缝流出来。恩恩回过头抱紧了江小竹:“妈妈我怕!”

江小竹强压住恐惧呵斥道:“赶紧走,再不走我们就报警了!”

吴彤拿起手机拨打警卫室的电话,几个警卫很快冲进来,抓住了牛大海。牛大海边挣扎边喊:“小花是5年前的4月18日生的!丢在胜利屯最东边那棵大柳树下……”

男人被揪出去了,可他疯狂嘶吼出的那几句话却像一把冰锥刺在吴彤夫妻的心上。这个又苍老又寒酸的乡下男人,真的有可能是他们心肝宝贝的亲爸爸。

这一晚夫妻俩辗转反侧,彻夜未眠,江小竹更是哭了半夜。

牛大海果然不肯罢休,三天以后,他走进裕华公司老板吴彤的办公室,流着泪讲了一个故事。

他说他在河南打工时认识了一个有夫之妇,对方跟着他私奔回到了老家——距离胜利屯30多里地的一个小山村。一年后他们生下了小花,孩子两个多月时,他因琐事打了女人一顿,女人就抱着孩子逃跑了。他去河南找过他们母女三次,可都没有找到。直到几个月前,女人给他寄来了一封信。

牛大海掏出了一个皱巴巴的信封,里面是歪歪扭扭的字迹:大海,小花被扔在胜利屯村东头一户门前有大柳树的人家。你要是记着旧情,就去看看孩子过得好不好。

牛大海接着说:“我找到胜利屯,打听出那个卖掉房子的城里人开了一家公司叫‘裕华,我就一路打听找了过来。吴老板,你要还不信,我们就去做DNA鉴定吧,真爹假爹,一做不就出来了吗?”

吴彤只觉得眼前发黑,已经听不清牛大海的话了。

DNA结果出来了,牛大海的确是生父。吴彤尝试用钱解决问题,5万、10万,可牛大海说只要女儿。法院把恩恩判决给生父,不过牛大海要交出10万块抚养费。牛大海痛快地答应了,只是提出,请允许他用一个月的时间筹措这笔钱。

恩恩走后的第一个夜晚,夫妻俩谁也没睡。第二个夜晚,吴彤睡梦里听到恩恩哭喊着:“爸爸,我饿!”立刻就醒了,妻子正抱着女儿的被子涕泪横流。

一个月后,夫妻俩决定去看望恩恩,他们带着礼物,开车来到了牛大海住的小王屯。他们看见一个破败院子前的沙堆上坐着一个脏兮兮的女孩,于是摇下车窗想问下路。女孩抬起头,蓬乱头发下的小脸泪痕斑斑,江小竹大喊一声:“恩恩!”拉开车门就跑了过去。

恩恩扑在爸妈的怀里放声大哭:“爸爸,妈妈,你们怎么才来呀?我想死你们了……”三人哭成一团。

闻声出来的牛大海领着他们进了家门。低矮的三间砖坯房里黑漆漆的,炕头躺着一个瘦弱的老人,有气无力地招呼他们上炕坐,叹着气说:“都怪我啊,这尿毒症就是不死不活祸害钱的病。儿子卖房卖地给我治,媳妇不乐意,大海就把人家打跑了……”

牛大海愁眉不展地打断了父亲的话:“吴老板,那10万块钱我还没凑够,再缓几天行吧?”

吴彤捏着恩恩单薄的衣服,气愤地责问着:“天这么冷,我们给孩子买的新衣服呢,怎么不给穿?”牛大海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恩恩在一旁说:“衣服让新爸爸卖了。”吴彤和江小竹又是一惊,牛大海才有气无力地说:“那些衣服玩具都是大商场的,信誉卡上说一周包退,农村孩子,用着可惜,就都退回去了,好凑那10万块钱。”

吴彤瞠目结舌,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喧哗,七八个男女老少吵吵嚷嚷进了门,为首的壮汉开口就说:“牛大海你都有10万块把孩子买回来了,欠我们的钱想拖到啥时候?”

其他人也纷纷责问他到底什么时候还钱,恩恩恐惧地抱紧江小竹,小脑袋拼命往她怀里钻。吴彤摆手把牛大海叫到院子里,用尽量平和的语气说:“你看看你这家,你再看看孩子,那可是个好舞蹈苗子!你是亲爸呀,就忍心耽误孩子一辈子吗?”

牛大海擤了一下鼻子:“可怜的孩子,这些天跟着我们顿顿稀饭咸菜,还得帮着伺候我爹……孩子夜夜从梦里哭醒,问爸妈为啥不要我了,还能回爸妈家去吗……”吴彤心里像被刀割一样疼,恨恨地问:“你到底欠多少债?”

牛大海犹犹豫豫地说:“20……多万吧,都是给我爹治病花掉的,房子、地早都押给别人了……”吴彤掏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这是50万,还完债给老爷子看病,剩下的盖个新房,娶个老婆好好过吧。”

牛大海没接银行卡:“你想买回恩恩?不,我不卖孩子!”吴彤铁青着脸喊起来:“如果不是这5年我们跟恩恩建立了太深的感情,你想卖我还不买呢!少废话,50万换女儿一辈子幸福,干不干?”

牛大海终于擦着眼泪接过了银行卡,孩子又回到了吴彤夫妻的怀抱。

恩恩上小学后就开始在各级舞蹈比赛上获奖。这年春节前夕,孩子参加电视台举办的晚会,第一次参加排练,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江小竹开车等在外面,看着人们涌出了大门,人群里闪过一张熟悉的脸,正是恩恩的爷爷!

跟着同学们一起出来的恩恩似乎不认得爷爷了,撒着欢扑进江小竹的怀里。江小竹发动了车子,慢慢思索起来。他们从不问孩子在生父家的事,在内心深处,他们巴不得恩恩把那边的一切忘得干干净净。可牛大海的老爹怎么会来电视台参加晚会呢?

很快,江小竹弄清楚了所谓的牛大海的“爹”实际上叫张志,是通过群众参演的一档电视栏目走上表演舞台的。江小竹想办法要来了他的电话,然后以粉丝的名义约他吃饭探讨文艺。

张志压根没认出江小竹,几杯酒下肚话就多起来,谈起他热爱的表演艺术,第一次演出是朋友找去帮忙的,演一个快要死的农村老爷子。在炕上躺了两天,过后给了三百块钱。可那个朋友好久没联系了,电话号码也变成了空号。

江小竹跟吴彤想破了头,也分析不出是怎么回事,便决定开车去小王屯看看。几年过去,牛家的院子更加破败不堪,大门上着锁。吴彤询问旁边的邻居们得知,这家住户姓谭,全家都进城打工了。村里根本就没牛大海这个人。

夫妻俩的疑惑越来越深,这

天江小竹又去电视台接恩恩,张志看见她主动凑了过来:“那个朋友又来找我了,说让我明天再去那个村演一次。不过咱现在出场费涨了,一天五百,那小子答应得可痛快了。”江小竹心里一动。

一天后,江小竹跟吴彤来到了小王屯,他们眼看着一辆豪车停在牛大海的院门前,看着一对车上下来的中年男女抱着院子里一个脏兮兮的男孩流泪……吴彤和江小竹突然进屋,正在对付讨债人的牛大海惊慌失措,吴彤冷笑着说:“牛大海,你这无本生意比我开公司来钱可容易多了,这个你打算敲多少?50万,还是100万?”

那对穿着讲究的中年人莫明其妙,江小竹对男人说:“先生,你是这小孩的养父吧?是有人主动上门认子吧?你给钱人家还不要是吧?”男人愣愣地点头,牛大海涨红了脸:“吴老板,看在恩恩的面上,别再说了!”

江小竹恨恨地住了嘴。牛大海把讨债人都打发出去,病床上的张志坐了起来:“江小竹?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劳务费还给吗?”

牛大海掏出一沓钱递给他,挥手让他赶紧离开。房子的后门开了,一个中年妇女走进来,哭着说了实话。原来,他们已经有了一个上中学的儿子,在生下恩恩之前牛大海因为做生意赔得倾家荡产,夫妻俩把发财的主意打到了亲生女儿的身上。他们得知吴彤是个不能生育的成功商人,就把恩恩扔在了他家门口,这些年吴彤几次搬家,可根本就没能脱离他们的视线。上次要回恩恩,不过是欲擒故纵,他们相信亲情是无价的。就算那天吴彤夫妻不来看孩子,他们也早准备好了下一步苦肉计。而这个小男孩,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

牛大海夫妻连连赔罪,承诺归还一部分钱。吴彤摇头说:“我们来这里并不是为了钱。其实你要得到50万压根不用这么大费周折。对于亲情,你们还是估低了价。现在,有什么话你对公安局说吧。”

吴彤和江小竹走出了那座老屋,牛大海夫妻愣愣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咀嚼着这几句话,不知道听懂了,还是没听懂。

(责编:任飞 wfjgcq@qq.com)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4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下雪 新愿望 惩罚者 一句话毁掉小清新 俏皮话 神回复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26/65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