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爱恋

时间:2020-06-23 02:22:00 来源:笔之家

黑色漩涡目录列表我妈老了

冰野

1.疑点

周一下午2点半,快递员小宋麻利地从车上取出快递,确认地址后,快速走到林静门外,他正准备敲门,却发现房门虚掩着。他推门进去,发现林静躺在地上……

萧然和助手泽玉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钟了,他们初步检查了死者的状况。

“萧队长,从刀伤上看,死者是被人从后面刺中,身体呈侧躺状,很可能是被刀刺后转过身来造成的。”泽玉说道。

“嗯,门窗未破,也没有搏斗挣扎痕迹,很大可能是熟人作案。”萧然从地上站起来说道。

法医将林静遗体运走,经鉴定,林静死于失血过多,根据胃内食物的消化状态判断,应该是饭后一小时遇害,根据各项情况综合判断,遇害事件大约在下午1点钟,法医在林静的指甲缝里提取到了纤维成分。现场除了发现少量毛发外,没有发现可疑的指纹和脚印,萧然调查了林静的个人信息,了解到林静去年从外地搬来,独身一人,暂未结婚。

萧然和泽玉在对林静家中进行检查时,发现卧室衣柜中有一个新的手提纸袋,里面装着一件崭新的粉色连衣裙,还有一张揉皱的购物小票,上面标明着价格、商店地址和购买时间。

“泽玉,等会儿检查完物品,把这些搜查到的东西带回去检验一下,你去这个服装店调查一下林静上午购物的情况。”

“是,萧队长。”

萧然视线落在床头梳妆台,他走上前去,发现梳妆台上的化妆品有很多都是新买的,包装还没拆。花瓶中放着好几束花,不,应该说是花杆——花头统统被剪断,萧然猜测应该是别人送给林静的,但是为什么被剪断了呢?

“萧队长,这里有一款男式服装和一些内衣,同一家店买的!”泽玉喊道。

粉色、花、男人……这几个词在萧然脑海中构成了一个结论,她应该是恋爱了。

2.牵连

林静的手机中没有发现任何通话记录和短信,甚至一张照片都没有,可能是被凶手删除了。

萧然从抽屉中发现林静和一名男子的合照。经调查,此人名叫宋浩然,今年40岁,前不久离了婚,女儿宋媛判给了他。

萧然来到宋浩然家,得知林静被害的消息,宋浩然十分消沉,他说,他和妻子叶玲因为感情不和,一个星期前就离婚了,萧然问及他和林静的关系时,宋浩然说,两人交往有一段时间了,最近正商量着结婚的事情,他还说正准备买订婚戒指。萧然又问两人什么时候认识,宋浩然显得有些尴尬,他说两人于3个月之前就认识了,但强调了一点,即交往是发生在他和妻子离婚之后。

宋浩然说谎了,萧然回忆,在林静家抽屉中宋浩然与林静的合照中,宋浩然抱着林静的腰,林静则甜蜜地亲吻着宋浩然。而照片的拍照日期在宋浩然和叶玲离婚日期之前。会不会是宋浩然的前妻叶玲知道丈夫背叛自己,所以报复林静呢?萧然决定从调查叶玲入手。

萧然正想问宋浩然前妻现在在哪里,泽玉打电话来说,林静遇害前逛的服装店,她已经调查清楚了,距离林静家大约4里路,刚开业不久,店主名叫叶玲,泽玉还发来了一张叶玲的照片。萧然请宋浩然对照片做了确认,正是宋浩然的前妻叶玲。

太巧了!萧然皱起眉头,林静去叶玲店里买了衣服后,便遇害身亡了!

正当萧然准备离开宋浩然家去调查叶玲时,宋浩然的女儿宋媛从外面放学回来。宋媛看到穿着警服的萧然,脸上露出极度不满的神色。

“你找我爸做什么?请你快点离开!”宋媛歇斯底里地吼道。

“媛媛!不要这样说话!”宋浩然提高了声音责备女儿宋媛。

令人惊讶的是,宋浩然只不过是语气重了一点,宋媛便哭着将书包往地上一摔,径直跑向自己的房间,接着房间里传来摔东西的声响。

“不好意思……”宋浩然也不知如何是好,一直担忧地望着女儿房间的方向。

萧然站起身来,对宋浩然尴尬一笑:“有时间多陪陪你女儿,我想可能和你们夫妻离婚有关。”

3.迷雾

萧然离开宋浩然家,开车赶往叶玲的服装店,途中刚好经过林静家,透过车窗他发现林静家的附近有许多名牌服装店。他感到很疑惑,林静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走4里路去叶玲的店里买衣服呢?难道林静和宋浩然的好事将近,她故意去叶玲的服装店为未婚夫买衣服,是为了在叶玲面前表达自己才是这场爱情战争的赢家?这只会激起叶玲狂怒的杀意!

很快,萧然到达叶玲的服装店,对于萧然的到来,叶玲好像一点也不惊讶。

叶玲说周一上午林静确实来买过衣服,不过这是店员告诉自己的,因为她当时刚好外出办事。在林静离开后,店员告诉从外面办事回来的叶玲,刚才来了个女顾客,态度很恳切地向叶玲提了建议说,店内的衣服风格可以更多样化一点,并填写了购买意见表。之后女顾客就走了,店员觉得这名女顾客的提议很重要,所以便告诉了叶玲。女顾客正是林静。

叶玲说认识林静。萧然问她是否知道林静和前夫宋浩然的关系时,叶玲说十分痛恨宋浩然和林静,并说她和丈夫离婚一方面是因为感情的破裂,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的问题。自从两人结婚后,性格独立、事业心强的叶玲常常为工作奔波,曾经为了服装生意,在国外学习了很长一段时间,很少陪在丈夫和女儿的身边,所以当她和丈夫离婚的时候,女儿并没有一丝伤心的表情,反而冷言冷语地刺激她。

“我女儿怎么样?”叶玲知道萧然见过宋媛,急切地想知道女儿现在的情况。

“她情绪不是很稳定,你也知道,这起案件对你们整个家庭触动都很大。”萧然说道。

“都怪我,她一辈子都会恨我的……”叶玲忍不住掩面痛哭。

萧然顾不得那么多,事到如今他可以确定的是,既然林静于两人离婚前插足,叶玲有作案的动机。

虽然有很多疑问还没有解开,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通过法医对现场毛发的鉴定,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经过数天的严格检测,法医鉴定结果表明:现场发现的毛发系叶玲留下的!

直觉上,萧然产生了一个有关作案过程的猜想:叶玲十分痛恨林静,而林静去她店里为自己和未婚夫买衣服,就是想表达自己夺人所爱的快意,却意外发现叶玲不在,于是她给店员提了几个意见,料想店员一定会告诉叶玲,那么叶玲通过查询监控视频一定能发现林静曾经来过。而叶玲发现林静竟然已经成功和宋浩然在一起,于是她根据购物意见表上面的地址找到林静家,杀死林静,并剪断了宋浩然送给林静的花,以此泄愤。

萧然将叶玲列为重大犯罪嫌疑人,调查了周一上午10点到下午1点左右叶玲的行踪,即林静离开服装店到被害这段时间内叶玲的行踪。据服装店店员反映,叶玲上午一直在本市其他地方谈事情,10点半回到店里,11点在店里吃完便饭,记录了一下店内的销售情况后,就继续外出了。附近商户说周一上午11点的时候,他看到叶玲坐出租车离去,和叶玲一起办事的同事也为叶玲作了证,萧然在市区某咖啡店调取到叶玲谈事情的监控视频。

叶玲竟然有确凿的不在场证据,凶手不是她!

那么就只剩一种可能,栽赃!萧然坚定地想。

4.破解

萧然再次回忆起一个困扰他的问题,即林静为何到4里路外的叶玲的服装店买衣服。萧然看过林静填写的购物意见表后,注意到上面有一个问题:您是通过何种方式知晓本店的?林静的答案是:别人推荐。那么很显然,是有人推荐林静来这个店买衣服,林静可能出于对新开的店的好奇,就赶了4里路去买衣服,但她也许不知道这是叶玲的店,毕竟店刚刚开张。

凶手期待的情况必定是林静和叶玲狭路相逢,这也就会让人们产生一种想象:情敌碰面,一定分外眼红,况且两人又都是女人,那么就会使人产生叶玲为了报复而杀害林静这样的错觉,但碰巧的是,周一那天,之前一直在店里营业的叶玲刚好有事外出了,案发时段一直和别人谈事情,这样一来,叶玲有了绝对的不在场证据。

萧然拿到法医对林静家中其他物品的检验单,经法医检测,揉皱的购物小票上有林静的指纹,上面曾沾上一些污水,萧然望着购物小票出神,购物小票被揉皱并沾上污水,说明林静买完衣物后曾将它扔到了垃圾桶或是地上。

那么为何最终纸团又出现在衣服纸袋中?这说明,有人将它重新捡起来,作案后放回了林静的购物袋中,此人极有可能就是杀害林静的凶手。凶手想通过这个方法,让警方发现林静死前,曾到叶玲店中买过衣服,凶手将现场打扫得很干净,但是唯独遗漏了毛发,肯定是想通过毛发将警方调查的重点转向叶玲,以此栽赃叶玲。

之前被凶手误导,调查重点放在了叶玲身上,现在是时候再去宋浩然家一趟了,萧然心想。

萧然第二次来到宋浩然家,此时正是学校上课时间,宋媛并不在家。萧然先后搜查了宋浩然和宋媛两人的房间,在宋媛房间中,他发现了宋媛的一本日记,上面的内容让他心头一震。为调查和取证,他让下属进行了记录和拍照。

萧然检查了宋媛衣柜中的所有衣服,发现其中一件衣服上的纤维和林静指甲缝中的纤维成分一致。萧然得知宋媛的房间原来是叶玲的房间后,在床上提取到一些毛发,经检验一部分是叶玲的。经过多方调查取证,在案发时段,宋媛曾无故缺课,下落不明。

原来是宋媛杀害了林静,林静曾让宋媛推荐一家服装店,宋媛推荐了自己母亲叶玲的店,林静买完衣服,将购物小票扔进垃圾桶,宋媛将购物小票捡起,之后来到林静家,趁林静不注意从背后刺死了她,之后将购物小票放进林静的购物纸袋中,并取出事先在母亲叶玲床上搜集到的毛发,将其散落在现场,之后打扫好现场逃离。

5.日记

日记从林静遇害前几天开始记录,大概内容为:

自从爸爸和妈妈离婚后,我觉得我终于能幸福了,但是她的出现,再一次让我陷入绝境,我突然发现,爸爸不再像以前那么呵护我了,我觉得陷入了痛苦的深渊。

为了这件事,我和爸爸闹了很久,我不希望有人再靠近他,不希望再有人分走爸爸的爱,但是爸爸好像一意孤行,我嫉妒的情绪快要把我逼疯了……

一切终于结束了,再也没有人平分爸爸的爱,可是我却觉得我快要失去这一切了……

由于叶玲在宋媛很小的时候忙于生意,很少陪着宋媛,而父亲宋浩然却对女儿宋媛照顾得无微不至,事事都顺着她,即使宋媛成了年,依旧对她疼爱有加。

母女亲近不足,而父女两人相依为命,使得宋媛产生过度的恋父情结,所以宋媛很厌恶自己的母亲,而对父亲却极度亲近。当萧然调查宋浩然的时候,想保护父亲的她十分气愤,而一贯宠着她的父亲竟开口严厉责备她,这让她一度不能接受。

当她知道父亲要娶林静的时候,和父亲争执了许久,她想让父亲放弃娶林静,但是父亲并未听从,看到父亲对林静那热烈的爱,强烈的嫉妒心让她萌生了杀意,并在杀害林静后,剪断父亲送给林静的花,以此泄愤。

在给宋媛戴上手铐后,萧然自言自语说道:“自私而畸形的爱,让人误入歧途啊!”

(责编:陈思扬 939409074@qq.com)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4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下雪 新愿望 惩罚者 一句话毁掉小清新 俏皮话 神回复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23/65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