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有宝

时间:2020-06-22 02:22:00 来源:笔之家

英雄无编外目录列表同仁饼铺

佩珊

罗洋是一名室内设计师,最近给一家餐厅做装修。餐厅是个老宅子改建的私人会所,老板要求装修风格古朴风雅,时间还特别紧,国庆假期前一定要完工。

就在罗洋忙得焦头烂额之际,停车时一个没留意,他那辆桑塔纳因为违章占道被车管所拖走了。幸好罗洋在交警队有朋友,几番交涉后,提前把车子给提了出来。

接着,他便开车急匆匆去给餐厅送瓷砖样品,下车时发现车座下面多了一个黑色塑料袋。他打开一看,原来是个扇面。罗洋记起来,前几天同事老李坐过他的车,估计是他写的,忘在了车上。

罗洋到了餐厅,老板将他精心挑选出来的瓷砖样品看了个遍,最后却摇摇头,大为不满地道:“这些瓷砖漂亮是漂亮,可惜,并不能体现出我餐厅的人文气息。”老板瞥了他一眼,忽然发现他胳肢窝下还夹着个黑色的塑料袋,便问,“怎么,还有其他样品?”

罗洋没多想,便把扇面拿了出来,扇面挺大,上面用毛笔写着“不尽青山路,行来岂畏深,花间惜春暮,云际惬幽寻”。

老板扭头问罗洋:“这玩意儿有点意思,是你寻来的?”

罗洋打蛇随棍上,赶紧点头说是。“不错,不错。”老板说着,满意地拍了拍罗洋的肩膀。

罗洋暗松了一口气,老李这扇面可真救了他一命。等他从国外度假回来,得好好请他吃顿饭,顺便让他多写几幅。

赶了几天的进度,餐厅的装修基本告一段落,这天晚上罗洋等工人们都走了后,才最后一个离开。谁知刚出了门,只见自己停在路边的车子车窗被敲碎了,后备厢也被撬开了。

罗洋查看了一下,发现竟然啥东西也没丢。突然,从路边的阴影里蹿出两个黑影,一边一个拧住他的两条胳膊,将他架了起来。还没等罗洋喊出声,一块臭气熏天的破抹布已经塞进了他的口中。

罗洋就这么被这两个人架进了餐厅,绑在了大堂里的一根柱子上。两人摘掉了遮住大半张脸的帽子,其中一个平头扯掉了塞在罗洋嘴里的布头,又从身后拔出一把匕首,顶住了罗洋的胸膛:“快把扇面交出来!我翻遍了你的车,东西不在车上,你小子胆儿也够肥,敢不声不响地吞了?”

罗洋眨巴了几下眼睛,终于明白过来,敢情那个扇面根本不是老李落下的,而是这两个阎王爷塞在他车里的古董,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偏偏选中了自己呢?正纳闷呢,他头上又挨了几拳。

平头目露凶光:“你小子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好,让你放点血!”他举起匕首正要割下去,只听一声“哎哟”,呼痛的并不是罗洋,而是另一个瘦子同伙。那瘦子捂着肚子,道:“一定是晚饭那个虾吃坏了,不行,我得先上个厕所。”说着朝大厅另一头的厕所跑了过去。

不一会儿,只听厕所那边传来瘦子的惊呼声。接着,瘦子便提着一个大玻璃框跑了过来:“瞧,原来这扇面儿在厕所呢!”

原来,罗洋那天选的瓷砖是为了装饰餐厅厕所墙面用的,后来见老板这么喜欢这幅扇面,他便放弃了瓷砖贴面的设计构思,只用白墙为底,再让人将扇面装裱起来,挂在墙上,正好符合老板要的书卷气。

两个小偷把玻璃框拆了,掏出手机找出一张照片,对照了半天,确认无误,又仔细检查了一下扇面没有破损,平头这才狠狠踢了罗洋一脚:“臭小子,算你走运,东西我们拿走了,这叫物归原主,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罗洋忙点头:“两位大哥放心,我决不会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的。”

两人走后,罗洋用脚够到一块玻璃,然后割断了手上的绳索。

接着,他冲往了厕所。厕所在大厅的东边,左边是男厕所,右边是女厕所。罗洋一扭头进了女厕所,正对着门的那面墙上也挂着一幅扇面,只是为了突出女性的秀气,玻璃框的尺寸比男厕的略小一些。罗洋一把将玻璃框摘了下来,拆下扇面后,迅速离开了餐厅。

接着,罗洋带着那幅扇面赶往文明路上的老魏书画店,找到了店主老魏,问:“切下来的那部分在哪儿?”

老魏一愣,说:“扇面昨天就装进画框给你送去了,切下来的部分丢在工作室的废纸篓里了。”说着就带着罗洋去找了。

罗洋趴在一堆废纸堆中好一阵翻找,终于发现了他要找的东西,不由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原来,罗洋找人按扇面临摹了一幅一模一样的,把新写的那幅放在了男厕所,手里这幅纸张稍旧,就放在了女厕所。

因为女厕所的画框略小,整幅放不进去,他就让装裱店师傅把扇面给切掉了几寸。谁料到这幅不起眼的扇面竟然会是古董,他差点把东西给毁了,所以刚才平头逼问时他一直不敢说实话。而瘦子则错把男厕所那幅新写的扇面当成真迹给拿走了。

不过,那两人迟早会发现扇面是假的,罗洋看着手里这个“烫手山芋”,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帮罗洋提车的那个交警朋友打电话来约他出去吃饭。

罗洋到了饭馆,看到朋友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前几天有个人因为一起小事故,车被拖走了,等处理完事情取车时发现车上少了一件贵重物品,便指责交警队的人利用职务之便把东西给私吞了。

朋友说事故是他处理的,不过车是车管所拖走的,真要少了什么,也是车管所的问题,但那个人就认准了他,不仅大闹交警队,还说要找新闻媒体来曝光。

罗洋随口问了句到底那人丢了什么,朋友的回答让他脸色大变:“那人说丢了个古董扇面,是明代著名书法家王宠的作品。”

罗洋再问那人拖车的时间,和自己拖车的日子刚好吻合。把前因后果连起来一想,罗洋这下子彻底明白了。一定是有人在车管所动了手脚,把那人的东西给偷了,只是不知为什么,却阴差阳错地放到了自己的车里。

于是,他拍了拍朋友的肩膀:“说来话长,那个扇面在我这儿呢。”朋友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两人当下饭也不吃了,赶到了车管所,把前两天的监控录像调出来看,终于,镜头里出现了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矮胖男人,男人偷偷摸摸靠近了失主的车,打开了后备厢,很快就找到了扇面,并装进了一个塑料袋,接着又将塑料袋塞进了停在一旁的罗洋的桑塔纳里,这才装作若无其事地离开。

这个矮胖男人很快被认了出来,原来是车管所的一个临时工。

很快,这个临时工接受了审讯。他交代说,他把扇面偷出来后,担心大白天拿着太显眼,就把东西塞进了罗洋的桑塔纳里,没想到车被提前提走了。

第二天,罗洋带着扇面见到了失主陈先生。这是一个40几岁的男人,他说扇面是家里传下来的,最近做生意需要资金周转,他就带着扇面打算去典当行暂时借笔款子,谁知道车子开出家门没多久,就被一辆小面包给撞了,人倒是没大碍,不过车子却被拉走了。

“那个临时工是怎么知道你车里有古董扇面的?”罗洋不解。

失主叹了口气,道:“是我弟弟告诉他的。之前开车故意撞我的小面包也是他安排的。”

原来,陈先生的弟弟不满家传的宝贝被哥哥独占了,又想起自己在车管所有个当临时工的朋友,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谁知计划不如变化,被罗洋搅乱了。

他只得再通过朋友,根据车牌号找到了罗洋的信息,再花钱雇了平头和瘦子两个小混混去找罗洋取回扇面。

事情真相大白,罗洋把扇面还给了陈先生,又把经过大致说了一遍,并说很抱歉,扇面被裁切了。

宝物失而复得,陈先生高兴地一个劲说没关系。可接过扇面细细一看,他的脸色却僵了下来:“这扇面是假的啊!”

老魏装裱店内,老魏正跷着二郎腿喝茶,忽然门口一阵骚乱,只见罗洋带着陈先生找上门来。

“老魏,你太不厚道,背着我搞一出狸猫换太子!”罗洋开口就嚷嚷起来。他思来想去,只有可能是老魏在装裱时动了手脚。

听罗洋把事情经过说清楚了,老魏大叫冤枉:“我可不知道你那个扇面是古董,我只是觉得这扇面纸张怪好的,裁了太可惜,反正你让人临摹了一幅,于是我就让那人再多写了一幅,旧扇面还在我店里放着呢,我这就给你拿来。”

陈先生倒不是很买账:“你说你不懂古董,那你怎么知道扇面的纸张好?”

“我干了这么多年装裱,哪种纸好,哪种纸坏,我还不知道吗?”老魏说着把扇面真迹拿了出来,指着微微泛黄的纸面道,“你看看这纸,又厚又硬,能受笔发墨,比那些洒金笺本强多了,我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这种纸呢。”

陈先生微微一笑,道:“这可是宋朝的金粟山藏经纸啊。”说着,他指着扇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的一个长方形的小红印,道,“藏经纸在制成后,会在每幅纸中间盖上一枚小红印,或在纸上标有熙宁、元丰年号。当年王宠得了这张藏经纸后大为喜爱,就把好友皇甫汸进士五首五言律诗写了下来。按现在的拍卖行的行情,百八十万应该没问题。”

罗洋和老魏对视了一眼,他们想,如果早知道这扇面这么值钱,自己还会不会轻易交还出来呢?

(责编:陈思扬 939409074@qq.com)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4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下雪 新愿望 惩罚者 一句话毁掉小清新 俏皮话 神回复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22/64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