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杀人的寻物启事

杀人的寻物启事

时间:2020-06-18 02:22:00 来源:笔之家

有难同当目录列表舌尖相逢之爱

鹿少爷++季世成

一张寻找灵魂的启事,却是暗藏杀机,是谁在背后谋划这一切?

1.怪异的启事

一大早,吴小虎便匆匆出了门,刚走出黄泥巷,就看见巷子口的电线杆上有一张崭新的寻物启事:

本人于2014年7月17日晚在滨河大道将灵魂遗失,有拾获者请及时与郑东城联系,必有重金酬谢。联系电话:138XXXX5888。

吴小虎不禁哑然失笑,还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居然有人大张旗鼓地张贴启事寻找自己的灵魂。他心生好奇,拿出手机,拨通了上面的联系电话。很快,听筒中传出一个机械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看来,这是一个无聊的恶作剧。吴小虎苦笑着摇摇头,将手机塞回口袋,走向车站。

吴小虎今天是去深海公司应聘的。深海公司是本市规模较大的一家民营企业,待遇比较好,应聘者很多。明知希望渺茫,他却还是决定去试试——这几个月,他一直在吃老本,很快就要坐吃山空了。

深海公司位于龙山经济开发区。吴小虎赶到时,深海公司还没有到上班时间。在公司门前等候的应聘者果然不少。为了缓解紧张的情绪,吴小虎拿出手机,打算上会儿网。当看到屏幕上那个刚刚拨打的号码,他马上又想起了那张古怪的寻物启事。他犹豫了一下,决定再打一次。出乎他的意料,这次电话居然接通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忽然“突突”地狂跳起来。

大约十几秒之后,对方接听了,然而听筒中只传出呼呼的风啸声。对方似乎站在一个很高的地方。吴小虎定了定神,对着话筒连续“喂”了好几声。

半晌,听筒里才传出一个中年男人含混的应答声:“哪位……”

吴小虎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你是郑东城先生吗?”

“我是郑东城,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听筒里传出的声音中透着深深的疲惫。

“我……”吴小虎一时哑然,半晌才鼓起勇气,试探着说,“我刚才看到一张寻物启事,真的是你要寻找自己的灵魂吗?”

听筒那边的男人显然愣了一下,接着突然暴怒起来,吼道:“混蛋,你一定要逼死我吗?好,我现在就如你所愿,我现在就去死……”这是什么情况?吴小虎还在发愣,电话却已经被对方粗暴地挂断了。与此同时,一个黑色的小物件从天而降,险些砸到一个等候应聘的青年。

掉下来的是一部黑色的高档手机,被摔得七零八落。那个险些被砸到的应聘者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却马上惊叫起来:“你们快看,那个人是不是要跳楼?”

大楼天台边缘果然有一个体态臃肿的男人,他正费力地试图翻越天台边的护栏。毫无疑问,他这是要跳楼!

大家顿时大惊失色,有人已经开始拨打110。然而,就在这时,天台上那个男人决绝地往前一扑,臃肿的身体越过护栏,如同一只失衡的大鸟般急速坠下……

人群惊叫着散开,吴小虎还没有来得及闪躲,只听“砰”的一声闷响,跳楼者落在距他不到2米的地面上……

吴小虎双腿发软,面条般瘫倒在地上,极度的恐惧使他感到脑袋里一片空白,眼前那殷红的鲜血似乎已经将他淹没……

2.杀人“触发器”

负责这个案子的是城北分局刑警队的何继生和他的搭档张红雨。死者的身份很快就查清了,他叫郑东城,今年48岁,是深海公司的老总,事业有成,婚姻美满,家庭生活幸福,身体也很健康。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忽然厌世并跳楼自杀呢?经现场多位目击者证实,当时天台上确实只有郑东城一个人,他的确是自己从天台上跳下来的。现场那部摔坏的手机,经证实正是郑东城的手机。他生前接的最后一个电话成为了关键线索,而给他打这个电话的吴小虎,则被警方带回了分局做笔录。

虽然距事发已经过去4个多小时了,吴小虎却仍然处于极度的恐惧之中,端水杯的手一直在抖。由于紧张不安,他说话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最后干脆闭口不语,以至于笔录根本做不下去。张红雨急得差点儿拍桌子发脾气。

何继生摆摆手,制止张红雨,和颜悦色地说:“小伙子,不要紧张,我们来理一理事情的经过。你今天早上出门时在小区外的电线杆上看到一则奇怪的寻物启事,有人要寻找自己丢失的灵魂,出于好奇,你当时拨打了上面的手机号,可是对方处于关机状态。在到达深海公司以后,你再次拨打了那个手机号。这一次,不仅拨通了,而且对方还接听了。是不是这样的?”

吴小虎连忙点点头。何继生接着说:“那么你好好回忆一下,把你们通话的内容告诉我,最好一个字也不要漏掉。”

吴小虎略略镇定下来,认真地回忆了一会儿,把与郑东城的那个通话内容一字不落地复述了一遍。何继生用两根手指轻轻地敲着桌子:“很可能就是你这句问话刺激到了他,才导致他精神失控。”

吴小虎一下子急得哭了出来:“警官,我真的没想到会闯下这么大的祸,我只不过是一时好奇,请你们相信我……”

何继生和张红雨当即驱车赶往黄泥巷,找到了吴小虎所说的那根电线杆。电线杆位于监控的死角,上面确实贴了不少小广告,却偏偏没有吴小虎所说的那张寻物启事,甚至连张贴过的痕迹也没有。

回到车上,张红雨气得拍着方向盘,把吴小虎臭骂了一顿。何继生却忽然问:“如果你看到那样一则寻物启事,会不会也出于好奇而去拨打上面的电话号码?”

张红雨想了想,点点头说:“如果是我,没准我也会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触发器……”何继生的嘴角忽然绽出一丝冷笑,“现在可以初步肯定,郑东城跳楼是被逼的,这是一桩精心设计的谋杀案。嫌疑人很聪明,他没有出面,而是精心设置了一个‘触发器,就是那张怪异的寻物启事,而吴小虎就是他选择的按下这个‘触发器的人,糊里糊涂地替他完成了这桩不可思议的谋杀。”

张红雨皱了皱眉:“照你这么说,咱们这次遇上的还是个高智商的家伙。”

何继生接着分析下去:“我想,嫌疑人肯定掌握了郑东城一个致命的隐私,而且巧妙地通过某种形式给郑东城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所以他才会在接到吴小虎的电话后精神彻底崩溃……”

见何继生分析得头头是道,张红雨却忍不住给他泼了一瓢冷水:“可这只是你的推理,一点证据也没有,能给案子定性吗?”

何继生自信地笑了笑:“放心吧,我们能找出证据的。布局越精巧,越容易留下破绽。”

3.不能定性的跳楼案

围绕郑东城的调查迅速展开。

郑东城的私生活非常检点,他发迹后仍然与妻子邓文娟相敬如宾,也没在外面包养情妇,情杀的可能性首先被排除了。郑东城也没有与人发生经济纠纷,公司和个人账户也没有发现异常,嫌疑人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钱财。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仇杀!然而,经过调查发现,郑东城虽然有钱,但是骄奢淫逸这些有钱人的恶习他一样也不沾。而且,他为人谦和低调,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与深海公司的员工,对他的评价都很好,均认为他与人结仇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据郑东城的秘书说,郑东城近来确实有些异常,很少吸烟的他,最近每天都吸很多烟,还时常发呆。除此之外,郑东城对来电格外敏感,不仅经常关掉手机,还几次拔掉办公室的电话线。

这个情况引起了何继生的注意,他当即让张红雨调出郑东城手机、办公室以及家里电话的通话记录,果然发现这段时间他的手机和办公室电话有许多不明来电呼入。这些来电都是通过一种新型网络软件呼入的,有较强的隐蔽性,技术部门一时间尚不能查出其来源。若“郑东城是被逼死”的推断能成立,那么无疑正是这些不明来电给郑东城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何继生当然没有放过那张寻物启事的内容:2014年7月17日晚,郑东城到底在滨河大道做了件什么事,把灵魂给遗失了呢?但是,邓文娟却一口咬定,17日那晚,郑东城如同往常一样,下班后便直接回了家,当晚一直在家没有外出,根本没有去过滨河大道。

线索忽然断了,张红雨有些灰心丧气,他怀疑郑东城就是死于自杀,而吴小虎的卷入属于巧合,他是因为害怕,想撇清关系所以撒了谎,事实上根本就没有那张所谓的寻找灵魂的启事。而何继生却仍然坚持认为郑东城是死于谋杀,是被人逼着跳楼的。

张红雨说:“谋杀需要动机,可是这个案子中,根本就没有人有动机要杀郑东城。”

何继生说:“自杀同样也有原因。大凡自杀的人一般都会留下遗书。从郑东城之前表现异常来看,他跳楼绝不是一时的冲动行为,为什么连一封简单的遗书都没有留下?还有,吴小虎并不认识郑东城,如果没有那张寻物启事,他怎么会有郑东城的手机号?这些都是疑点。”张红雨不吭声了,他认真地想了想,也觉得郑东城死于自杀的结论站不住脚。

调查从头开始,何继生换了个思路,决定将调查重点转向寻物启事中指出的地点滨河大道。2014年7月17日晚上,滨河大道一定发生了特别的事情,而正是这件事使郑东城“丢失了灵魂”。

两人又振作精神,特意跑了一趟110接警中心,查看当晚的接警记录。记录显示,2014年7月17日晚,110一共接到4个来自滨河大道的报警电话:两起为酒吧客醉酒后争执斗殴事件;一起为老年痴呆患者迷路找不着家,好心的路人便替他报了警;还有一起报案是宾悦酒店打来的,说是有个小女孩裸奔到酒店前台求救,声称有人对她耍流氓,但是当附近的警员赶到现场时,女孩却已经不知所踪。

何继生和张红雨交换了一下眼色,马上动身赶到宾悦酒店。

拨打报警电话的前台服务员名叫郭梅梅。据她回忆,当天凌晨时分,突然有个赤身裸体的女孩奔进来,大声呼救,说是518客房里有流氓。女孩十五六岁的样子,显然受到了严重惊吓,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对具体情况也讲不出个所以然。郭梅梅当即报了警,但是刚打完电话,一个自称是女孩妈妈的中年女人急匆匆赶来,解释说女儿的精神方面有问题,经常胡言乱语,然后就把女孩带走了。

张红雨直皱眉头:“你能肯定那女人是她的妈妈?怎么能随便让她把人带走呢?”

郭梅梅很委屈地说:“是我们经理让她把人带走的,经理还批评我不该随便拨打报警电话。而且,她说的518是间长期包房,那天晚上并没有住人,所以那个女人说她精神有问题,我也就相信了。”

何继生希望通过查看酒店的监控,找到中年女人,但是却没有找到那个时间段的影像资料。据保安经理回忆,那两天酒店刚好要检修监控系统,所以零点以后所有的探头都关闭了。这个巧合让何继生非常恼火,保安经理却解释说这是当地派出所的要求,当地派出所也证实确有其事。

何继生无奈,刚想到518客房去看看,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接起来一听,脸色顿时变了,对张红雨说:“邓文娟刚刚也跳楼了……”

4.谜一般的受害人

邓文娟是从家里的阳台上跳下去的,当场身亡。除了跳楼地点有所不同,邓文娟与郑东城死前的情况如出一辙:在她跳楼前也接过一个电话,随后便从阳台上跳了下来。打电话的同样是个无聊的年轻人。他同吴小虎一样,也看到一张寻找灵魂的启事,好奇之下便拨打了上面的电话。小伙子说出的寻物启事内容,与吴小虎看到的那张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联系电话变成了邓文娟的手机号。而当警方去现场取证时,那张寻物启事也同样消失不见,现场同样是监控盲区。

何继生脑袋里灵光一闪,说:“那两张内容相同的寻物启事,说明吴小虎没有说谎,但邓文娟一定说了谎,2014年7月17日晚,郑东城绝不是直接下班回家这么简单。马上去查找滨河大道当晚所有的监控资料,肯定能找到线索。我们分下工,你负责调看监控,我要再到那家酒店去一趟,我总感到那件事与这两个案子有关。”

何继生又来到宾悦酒店,让经理把已经下班的郭梅梅叫了回来。郭梅梅显得有些紧张,双手局促地揪着衣角。何继生摆摆手,让经理先出去,然后盯着郭梅梅的眼睛,严肃地说:“现在你可以说实话了,当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应该知道,向警方隐瞒事实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郭梅梅顿时惊慌起来,连忙说:“不关我的事,是我们经理不让我说太多的,说是会给酒店招惹麻烦。”顿了顿,她接着说,“其实我也看出那个女人不可能是女孩的妈妈,她不但不心疼女孩,还打了她两耳光,天下当妈的不可能那么狠心。”

何继生示意她继续说下去。郭梅梅说,当时那个女孩一丝不挂,身上有几处很明显的青紫伤痕,更惨不忍睹的是,女孩的下体还在流血,显然刚刚遭到了侵犯,所以她才毫不犹豫地帮着报了警。女人带走女孩时,女孩忽然嘴唇发紫,手脚抽搐,女人也很惊慌,解释说女孩有羊癫风,强行把女孩拖走了。

“畜生!”何继生忍不住骂了一句,“你能不能给我形容一下,那个女人长什么样?”郭梅梅眨着眼睛,认真想了想,说:“她大约40多岁,保养得很好,衣着高贵,一看就是个有钱人。”

“40多岁,保养得很好,有钱人……”何继生忽然心里一动,拿出邓文娟的照片递过去,“你看看是不是她?”郭梅梅看了一眼,说:“有点像,不过我不敢确定,因为那个女人戴着一副口罩。”

何继生想了想,又问:“在你的印象中,照片上这个女人以前来过酒店吗?”郭梅梅又仔细看了看照片,表示遗憾地摇摇头。何继生想了想说:“马上帮我查查518号房上下左右四个房间,我要那天晚上这些房间的客人的登记信息。”

郭梅梅点点头,跟着何继生来到前台,从电脑中调出登记信息,突然叫了起来:“咦,这么巧,她就是你拿的照片上的女人。”

电脑中留存的身份证扫描件显示,邓文娟居然长期包下了418号房,而且时间已有半年之久。

何继生回到分局,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张红雨还在调看监控资料。何继生扬了扬手里的一袋夜宵,招呼他过来吃。他一边吃,一边把调查到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说出了他的判断。

2014年7月17日凌晨时分,宾悦酒店确实发生了一起奸淫未成年少女的案件,案发地点是邓文娟长期包下的418号客房,受害少女是从楼梯跑下来呼救的,由于处于惊恐之中,她错把418号客房当成了518客房。当天晚上领走受害少女的就是邓文娟。可以肯定,就是这件事使郑东城和邓文娟“丢失了灵魂”,才被人胁迫跳楼自杀。由此也可以推断出,那件事造成的后果非常严重,女孩很可能已经遇害。

“奸淫少女?邓文娟?”张红雨看监控看得头昏脑胀,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何继生点点头:“确切地说,她是参与奸淫。她包房间就是提供受骗少女供人奸淫,以达到他们的某种目的。”他又说,“我调看了以往的监控,发现隔三岔五到那间房过夜的,是个中年男人和不同的女孩,这个人很奇怪,都是后半夜才入住,很早就离开。但是这个家伙每次去都戴着一顶棒球帽,还有意躲着监控,所以看不到他的真面目,不过可以肯定,他绝对不是郑东城。”

“人渣!”张红雨愤愤地骂了一句,“这么说,他们很可能是在性贿赂某个官员。”

何继生递给他一只U盘:“我们现在不仅要查清受害少女的身份,还要查清楚这个家伙是谁。视频我拷回来了,看你的了。”

张红雨摩拳擦掌,自信地说:“这个就交给我吧,我觉得要找出这个家伙并不难,他肯定是个对深海公司至关重要的人物。”

5.第三个跳楼者

何继生靠在椅子上打了个盹,醒来后发现张红雨趴在电脑前睡着了,面前是半杯已经冷透的速溶咖啡。此时,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尽管有些不忍心,何继生还是把张红雨推醒,问道:“怎么样,查到什么了?”

“嗯。”张红雨揉了揉眼睛,点开电脑上的一张照片,“我几乎能肯定,那个家伙就是他——龙山经济开发区主任白云贵。深海公司是首批入驻龙山开发区的企业,他们能在短短两三年内迅速发展壮大,成为市里首屈一指的民营企业,离不开一些政策上的‘便利条件,而能为他们提供这些的,应该就是白云贵这个有实权的开发区主任。”张红雨一口气说完,脸色中透着几分得意。

何继生起身就走:“那还等什么,马上找到他。”

然而,就在他们驱车赶往白云贵家的途中,接到当地派出所的报告:白云贵已经跳楼身亡!

当地派出所的民警接到张红雨的电话后,不敢怠慢,马上采取措施。但是,民警们找到白云贵颇费了一番周折。白云贵没有在家,连他的家人也不确定他在哪里。民警找了好几个地方,最后终于在开发区附近一栋烂尾楼下找到了,但他已经躺在血泊之中……

经法医初步鉴定,白云贵的死亡时间是零点到凌晨2点之间,他在晚上11点35分也接到过一个电话。这个电话与郑东城和邓文娟接到的电话不同,是来自于一部现在已差不多淘汰的街头电话亭。

这使案件有了明显的疑点:郑东城和邓文娟都是在接到电话后,当即情绪失控而跳楼,而白云贵却延迟了至少一个小时。照理说,这么长的迟疑足以让他的情绪平定下来,从而打消跳楼的冲动。

难道,他不是自己跳下去的?何继生的脑袋中突然蹦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个想法很快就得到了证实。现场勘查发现,在白云贵跳下的12层梁柱上有两道抓痕,而白云贵的双手指甲有断裂,尸检结果还表明,白云贵是头部先着地,上身骨折较下身更严重,符合被人推落坠亡的特点。经过场景重建,也证实了这一点。现场没有发现第二个人的脚印,表示凶手事后精心伪装过现场,但凶手在清理自己脚印的同时,也清理掉了白云贵的许多脚印,这反倒成了最大的破绽。

但是,白云贵为什么会到这栋烂尾楼来?如果这是凶手选定的地点,他又是通过什么方式约白云贵到此地的呢?还有,那两道抓痕表明,白云贵在被推下楼前意识是清醒的,而且已经预知到了危险,那为什么现场没有搏斗的痕迹呢?

通过街头监控,警方没费什么力气,便找到了给白云贵拨打电话的人,是一个逃学上网的少年。他因为没钱充值,被网吧赶了出来。在网吧外面一个比较偏僻的路段,有个男子给他100元钱和一个手机号码,让他找部街头电话亭拨打那个号码。但是,由于对方刻意隐藏,他无法准确形容出其容貌。

何继生决定从白云贵近期的通信往来入手,找到线索,同时根据逃学少年的描述,模拟出男子的画像。而张红雨则更关心那名受害女孩的下落,他认为只要查清女孩的身份,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凶手。因为很显然,凶手的目的是为女孩报仇。何继生也认为这个思路很好,于是,两人做了分工,马不停蹄地忙活起来。

要在白云贵的各种通讯工具中找到线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张红雨暂时也没有进展:通过调看滨河大道的视频监控,2014年7月17日凌晨,郑东城的车确实在宾悦酒店附近出现过,驾驶者是郑东城本人,副驾座上也正是邓文娟,由于后排座被遮挡,看不清楚是否有人。顺着监控一路追踪,郑东城的车在驶出滨河大道以后,径直往郊区而去,然后便进入了监控盲区。那个区域周边共有四个自然村,目前已安排了大量警力在这些村子进行大规模排查。

下午,案情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在城郊一个偏远山村的一个小树林中,警方发现了埋尸痕迹,但是里面的尸体却不翼而飞,显然已经被人移走。而用100元钱利诱逃学少年拨打电话的男子模拟画像也出来了。看到画像,何继生愣住了:尽管画像中男子的特征不是很明显,但还是圈定了嫌疑人……

当何继生带人在吴小虎的老家找到他时,他正坐在荒僻的山坡上默默地吸烟。他的身边是一个小小的坟包,简陋到连一块墓碑都没有。面对从天而降的警察,吴小虎显得很淡定,平静地朝何继生伸出了双手。

6.富人的灵魂

在审讯室里,没让预审人员费什么口舌,吴小虎便痛痛快快地交代了一切。

吴小虎的少年时代充满了灰暗的色彩,母亲在生下妹妹吴小雨后不久便过世了,在他13岁那年,父亲在煤矿打工时意外身亡。亲戚们侵吞完父亲的身故赔偿款以后,便将这对年幼的兄妹相互踢来踢去。倔强的他带着妹妹回到老屋,以自己柔弱的肩膀撑起了一个家。

妹妹吴小雨懂事乖巧,成绩也很优秀,9岁时便能够生活自理。吴小虎便到城里打工,供妹妹读书。对他来说,妹妹是他生活的全部希望。但是,这个希望在2014年7月17日被残酷地毁灭了。

15岁的吴小雨初中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重点高中。为了减轻哥哥的负担,她决定趁暑期出去打工,但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走出过镇子,在哥哥的庇护下,吴小雨单纯得如同一张白纸,根本不知道外面世界的险恶。她毫无戒心地跟着一个招工的人走了。

后来,她便被带到一个高贵的女人面前。女人自称叫卓青,说是很喜欢她,提出要认她做干女儿。善良的吴小雨答应了。卓青很高兴,让人给她买来新衣服,里里外外全换了,然后又带她去吃大餐。晚上,卓青陪她聊天到很晚,最后递给她一杯掺了药的饮料……

这个自称卓青的女人,就是邓文娟。正如何继生他们推测的那样,深海公司一直依靠白云贵给其提供“便利条件”。白云贵贪财好色,又认为养情妇成本高风险大,郑东城便投其所好,让邓文娟为其安排。后来,白云贵提出想换换“口味”,邓文娟心领神会,便把目标瞄准了少不更事的农村中学生……

邓文娟不知道,吴小雨有先天性心脏病。可怜的女孩不堪虐待,被邓文娟带出酒店后,心脏病发作。郑东城和邓文娟害怕事情败露,不敢将其送医院,致使吴小雨死亡。惶恐之下,他们将女孩的尸体带到城郊,找个地方匆匆埋了。

吴小虎用两个月的时间,才查出真相,找到了妹妹的下落。他没有选择报警,而是悄悄地将妹妹的尸骨运回老家安葬。他要用自己的方式让凶手付出代价!

他通过各种方式给郑东城和邓文娟施加压力,终于让两人心理崩溃,选择跳楼自杀。而白云贵虽然明白事情败露他将身败名裂,但是却没有勇气跳下去。当吴小虎出现在他面前时,这个懦弱的家伙竟连与之一搏的勇气也没有,而是跪地求饶,哀求吴小虎放过他。更可笑的是,在被吴小虎推到边缘前,他还将那根梁柱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紧紧地抓着不肯放手……

交代完一切,吴小虎笑了:“人应该是平等的,但是这些非富即贵的家伙,他们的狼性挤走了身体内的灵魂,把穷人当成任意欺凌的羊,所以我不是谋杀他们,只不过是帮他们找回遗失的灵魂。”

何继生看着眼前这个偏执的年轻人,心里感到很沉重,不由陷入了沉默……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5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你的声音,我们听得到 最牛县长 谁的功劳 搞笑句子 女朋友生气的理由 冬天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18/64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