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春梦

时间:2020-06-09 02:22:00 来源:笔之家

世界这么大,赶紧去看看目录列表消失的女孩

许建立

嘉靖年间,西子湖畔,有一艘名为“万花彩船”的官媒船,专供女子抛绣球之用。此船有两层楼高,船体宽大,犹如一座歌楼,张灯结彩。有资格上万花彩船抛掷绣球的女子,皆是色财貌兼具,而底下的公子哥,身价也是非富即贵,不然是买不到绣场的。

所谓绣场,则是专门收押金的地方。官府在西子湖畔特意围了一块平台,规定每个入绣场的男子,皆要先拿出五百两入了押金,如果最后捧得绣球,五百两皆为官媒的赏银,如若没有得到绣球,将从中匀出五十两,算是门票价。

这西祠附近有一处宅院,门前立着两只大石狮,门楣上写着:柳府。这柳府看起来府第森严,平时府门紧闭,很少见得家丁穿梭出入,也少有访客拜访。

三月三花会这天,柳府第一次全天候开着门,过往行人终于从敞开的朱漆大门,望了一眼柳府。起先看到的是院子里有个特大的铁笼子,里面关着一只白额吊睛大虎,看那架势,虽未见其怒吼,倒也把人吓得魂飞魄散了,哪还敢再驻足观望?倒是有那十里花圃的花农,相继把一些紫冠星花送往柳府门口,自有那女家丁出来捧花鱼贯而入。

柳府为什么要买这么多花呢?原来,这柳府主人柳安州的儿子柳宝,本是个知书达礼之人,一直在书房中勤奋苦读。一日,他读书读累了,掩卷睡在案桌上,却做了一个梦。只见那柳宝来到一处幻境,四周云雾弥漫,有一奇艳女子,身穿粉白霓裳衣,暗自倚着紫竹栏杆啜泣。柳宝上前作揖道:“不知小姐为何在此伤感?”

女子转过身来,见是柳宝,含泪道:“见过柳公子。小女子俗名棠儿,便是柳公子庭院中的那株海棠!”

柳宝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眼前这位娉婷少女,过了一会儿,他有些难过地说:“几日前见庭中海棠枯萎掉叶,家父曾让管家差人砍了,我一直心软,命管家晚些再砍,可是海棠树似是没得救了,一天枯似一天,难道你就是那株病中海棠?”

棠儿点头:“多谢公子手下留情!”柳宝有些为难:“可是,如何救得了即将干枯的海棠树呢?”

棠儿听后,给柳宝支了个招:“有一种名叫紫冠星的花,遍植在海棠树下,即可让海棠换新枝。”说完,棠儿从怀中掏出一只绢帕,绢帕上有幅画像,酷似棠儿。棠儿交给柳宝,对他说,此画像中人与柳宝前生有缘,请柳宝不要错过了三月十五的那场万花彩船上的绣场抛绣会。

柳宝猛然清醒,却见手上并没有绢帕,所执乃是一把折扇,扇面上画的是一幅《海棠春睡图》,这扇子是前几日一位公子哥所赠。再看画中海棠树下托肘而睡的那位美人,半张睡脸沉在霓裳衣中,越看越似梦中棠儿。柳宝直呼怪事,恰逢花期来临,柳宝便采买了诸多的紫冠星花,遍植在海棠树下。

没几日,那株海棠果然焕发新枝。柳宝在书房里瞧着屋外郁葱的海棠,默想了一遍梦中之事,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三月十五,到了万花彩船抛绣球的日子。西子湖畔的这艘万花彩船,柳宝当然听过,只是慑于父亲柳安州的威严,从没有去瞧过热闹。柳安州从不希望柳宝去那种锋芒毕露或风流的场合,教育他要以考取功名为目标。

三年前,柳安州曾是京官,后遭弹劾,被贬到杭州来,来到杭州后,柳安州就圈养了那只笼中虎,虽说柳安州被贬上任,但在杭州仍极具威望。只是柳府的大门几乎都是密闭,倒不像是权贵之家。

下定决心去万花彩船凑热闹,柳宝乔装打扮了一番,从库房里预支了张五百两的银票,便偷偷地出了柳府。

来到西子湖畔,这里果真热闹非凡。因为很少出门,没人认得他是柳府公子,交了银票后,他才进了绣场。湖上那艘万花彩船张灯结彩,从彩船上飘出来的声乐不断。

直到万花彩船上演过了几出歌舞后,才见一位婀娜小姐,穿着艳红衣装,抱着个绣球,旁边跟随四个穿嫩黄衣装的侍女,提着灯笼款款走出。

底下公子哥哗然,果然是国色天香的美艳娘子,见那娘子手举绣球,莲步轻移,开始物色意中人。柳宝半举扇面遮脸,见那绣球女子,果然与梦中棠儿无异,心一慌张,扇面掉落在地,被左冲右撞的公子哥踩烂了。

绣球女子游移不定的目光终于落在柳宝处,只见她莞尔一笑,顺势把绣球掷去,径直撞在了柳宝的怀中。而那位绣球娘子,嘴角含笑,目送秋波,一转身,往帘门内去了。一球定局,底下公子哥皆怏怏而走。

这下,柳宝可慌了,他本意是想来此探探是否真有梦境一事,竟然让他接住了绣球。万花彩船是官媒船,岂能当儿戏,柳宝只得硬着头皮上了万花彩船。

上到万花彩船,柳宝见到官媒者,吃了一惊,那高坐堂上之人竟是其父柳安州,柳安州怒眉横扫,早已把柳宝吓坏了。不过柳安州稍稍调整了下情绪,道:“柳宝公子稍安勿躁,须等官媒之印一盖,就可双方商议,娶娇娘过门。”

柳宝只好把信物放下,草草地赶回府中。

当夜,柳安州把柳宝骂了个狗血喷头,婚姻大事岂可当成儿戏,只是他对柳宝要求太严,功名未取,却又官媒既定,自己又是官媒之长,如何是好。为今之计,只有迎娶了花盈盈。

花盈盈?柳宝听后一片茫然。

柳安州叹了口气:“你以为官媒船是在为民请命,替人牵线搭桥?你真是大错特错,官媒船赚的只是白花花的银子,光那万花彩船的门票,就是一笔可观的数目。另外,那上得了万花彩船的女子,只要出得起千两银子,官媒船就让她当一回主角,不论她的出处。所以花盈盈的底细,没人知道,你叫我如何宽心?”

幸好,第二天一大清早,柳府门外就来了一个清丽女子,自称花小缺,乃是花盈盈的小妹,特来引柳家公子前往花家。柳府下人赶紧报告了柳安州,柳安州只好笑脸相迎,把花小缺迎进府内。

不料,柳府圈栏所养的虎,见到花小缺却表现得不淡定,咆哮了数声。花小缺吓得一脚踩空,虚汗淋漓。“柳公子,为何要在家中圈养此物?吓煞人也。”花小缺问。

柳宝本想回答,不料,柳安州瞪了他一眼,只好作罢。

花小缺执意不进大堂,只在院中与虎对望的海棠树下稍作休息。只等柳家拿了一应聘礼,就引路去了梅落坞。

柳府下了厚厚聘礼,叫了一干人等,随那花小缺,前往梅落坞。

梅落坞处在偏僻的西崖岸,竟然遍植海棠,出乎柳宝的意料,真乃世外仙境一般。当见到花盈盈后,柳宝立刻涨红了脸。花盈盈的母亲花太命下人接过柳家的聘礼做了一桌的海棠盛宴,款待柳宝。宴席过后,花太与柳宝定下了婚期。

后来,柳府隆重迎娶了花盈盈,迎亲当日,杭州西祠被围得水泄不通。有上过万花彩船,见过花盈盈美貌者,都赞叹柳宝与新娘子是郎才女貌,不可多得的一对。

当轿子迎进柳府后,柳宝与花盈盈拜了天地,要拜高堂之时,突然人群炸开了锅,柳府的那只吊睛虎,不知为何出了笼子,只见它慢腾腾地走入大堂,看到一对新人正要叩拜柳安州,那虎猛地一跳,朝柳安州迎面扑去。

喜庆场合,出了这种奇诡之事,好事之人因惧虎威,也早早开溜了,整个柳府大院,空落落的没几个胆大的人。

柳安州见圈养之虎,迎面扑来,一时不明就里,一下被吓死过去。柳宝也吓得呆立在原地,倒是花盈盈,摘掉红盖头,并不惧虎。那虎吓了柳安州后,再没伤人。

只见花盈盈摸摸虎头,双眼含泪,那虎就跟着她坐进了轿子,那顶迎亲之轿,如今扛着虎朝来路往梅落坞的方向去了。

花小缺拉了拉柳宝的衣襟,道:“柳公子,柳大人吓死过去,请速去救治。另外,我家小姐吩咐,若公子还想再续前缘,可再往梅落坞迎娶一次。”

苏醒后的柳安州,如梦方醒。

三年前,他在京城遭到同僚汪中洋陷害,被贬杭州,一度耿耿于怀,竟然使计,秘密劫持了汪中洋,把他伪装成一只大老虎,关押在柳府,当作禽兽养了三年。汪中洋的女儿汪盈盈,化名花盈盈,四处打探,终于找到了柳府。

柳府平时大门紧闭,营救并非易事,而其父汪中洋有错在先,花盈盈并不想借官方来解救。于是,她使出一计,假扮一位投缘公子哥,赠予柳宝一把扇子,那扇上抹了迷香,会睹图思情。

柳宝中了迷香,梦到海棠一事,他果然是个多情男子,上了万花彩船,顺理成章,接到了绣球。定下了官媒,花盈盈计划在成亲之时,借柳府大开府门,让内应打开笼门,救出汪中洋。

花盈盈并不想积怨,柳宝是她所赏识之人。若能结秦晋之好,化干戈为玉帛。此等花好月圆之事,便能成坊间美谈。

(责编:胥婷)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7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世界这么大,赶紧去看看 世界这么大,赶紧去看看 免费洗车 观后感 有价值的新闻 消失的女孩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09/64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