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疑云

时间:2020-06-08 02:22:00 来源:笔之家

天下药仓目录列表看见彩虹的人

不过尔尔

小区接连发生命案,真的是海妖作祟?

我是一名记者,在连续几天报道了海啸袭击小镇的新闻后,不堪疲劳的我终于昏了过去,于是新闻社只好让我放假休息。

但在路过另一个小镇的时候,我看见一列列白色的队伍哭丧着抬着七具漆黑的棺材。对新闻敏感的我立刻察觉到了一丝异样,这里并没有遭到海啸的袭击,怎么一下子出现这么多死者?

过去打听后我才知道,在一所旧小区里,几天内相继死了七个人,而且都是突发心脏病死亡。

作为一名记者,要时刻保持对新闻的高度敏感,直觉告诉我这个旧小区绝对值得我去报道。

我刚来到这所旧小区,就闻到了一股非常恶心的味道,就像是带着腥味的腐肉散发出来的。小区的负责人刘叔接待了我,表明了来意后,他跟我说,其实没什么好报道的,警察也来过,法医也验过尸体,他们都是因心脏病死亡的。

“这么巧?”我满脸疑惑。

刘叔看着我,点点头。

“这里弥漫的是什么味道,怎么这么臭?”

“可能是尸臭味吧,你知道的,人死后有头七的传统,放久了自然有臭味,过几天就好了。”

虽然他这么说,但我还是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不安,他为什么不安?是在害怕什么吗?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我挨个儿拜访了死者的家属,然而并没有什么进展。可是直觉告诉我,这里面绝对不只是表面上这么简单,我决定住下来。刘叔拗不过我,就让我住在他家。

当天晚上,疲惫的我很快就入睡了,可突然感觉总有蚊子在脑海里叫个不停。我被吵醒了,看了看时间,才凌晨3点左右,此时我的心里莫明的烦躁,但最终还是抵抗不了睡意,再次睡着了。

第二天,我知道已经没有呆下去的必要了,就收拾东西跟刘叔道别。可当我不经意回头时,却看见旧小区的阳台上,以及窗户边上冒出一个个人头来,就连刘叔也是盯着我的背影,发现我在看他们的时候,又把头缩了回去,似乎盼着我快点离开。

刹那间,我感觉很不对劲,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回去后,我带着夏驰再次来了,他是我大学时期的同学,现在是个警察,这几天他正好休假,对于我的请求,他一口就答应了,帮我调查其中的真相。

刘叔见我又来了,脸色明显变了。夏驰带着我在小区里穿梭,试图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就在我们快要放弃的时候,突然发现一户人家的门口贴着很多黄色的符咒,还摆着一个插着香烟的小炉鼎。

这家绝不寻常,我们把刘叔找来询问,他脸色惨白,支支吾吾地说出了其中隐藏的真相:“是海妖。”我和夏驰对望一眼,然后示意刘叔说下去。

他说:“这户人家现在已经没有人住了,以前的主人是一个老太太,孤家寡人。发生海啸之后,她跟我们念叨什么‘海啸带来了深海的魔鬼,它来夺命了,让我们快点离开。我们不信,以为她人老了开始犯糊涂,哪知道当天晚上她就死了。我们请了道士来做法,贴了很多符咒,可还是没用,接着又死了七个人,都是老太太周围的邻居。”

夏驰皱了皱眉,我知道他不迷信,这反倒激起了他的调查欲望。

果不其然,夏驰决定住进去,看看那所谓的海妖到底是什么,刘叔惊恐万分,这个小区的其他人也极力反对,他们害怕这个年轻警察会给他们带来厄运。但他们拗不过夏驰,只好躲得远远的。

打开这家的门后,我们发现四周的墙壁都贴着许多符咒,感觉特别瘆人,而且腥臭味特别浓。

我笑着说:“要住你住,味道这么臭我是不敢住,今晚我还是睡在刘叔家,明天我真想看看他们说的海妖到底是什么。”

晚上熟睡后,我又被那种蚊子的“嗡嗡”声给吵醒了,心里莫明的烦躁不安,但眼皮一沉,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地爬了起来,迫不及待地去敲门,想看看传说中的海妖,可是敲了半天门,里面都没反应。我看了看刘叔,他眼里充满了不安。最后,他找来了一把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夏驰死了,死状很痛苦,面部表情凝固在绝望的那刻,他左手抓着自己的胸口,右手伸向窗户,正对着刘叔的房屋,他临死的时候在向我求救。

悲伤瞬间淹没了我,我无力地抱着他嘶吼。刘叔已经吓得瘫软在地,口里重复地念着:“海妖,真的是海妖,它来了。”

我报了警,法医对我说,夏驰是因心脏病突发而死亡的。

夏驰是我的大学同学,他家没有遗传性心脏病,自身也没有任何疾病,怎么会突发心脏病呢?我愤怒地指着法医说他误判,可事实就是这样,我被警察带离了现场。

接下来几天,警察展开了调查,唯一的发现是老太太房间的地板下面有一层隔物间。诡异的是,隔物间的中心居然有一个漆黑的洞,警察仔细看了下,发现是个老鼠洞,一直通到下水道,难怪这个房间的腥臭味这么重。

案件结束了,好朋友的死给我造成了巨大的打击,让我不得不相信海妖真的存在。

我病了,精神恍惚,医生让我多休养。

这天下午,病房里来了一位中年人,是夏驰的岳父李叔,他是一位大学教授,教授物理系。

“能带我去看一下现场吗?”李叔说。

于是,我瞒着医生悄悄带李叔去了那个小区,已经过了一个星期,这所小区的人都走光了,因为害怕海妖,他们都搬家了。

李叔看了看夏驰死亡的地方,正好在隔物间的上方,打开隔物间,已然可以看见那个黑漆漆的小洞,难不成海妖是从这里出来害人的?我摇了摇头,简直荒唐。

跟李叔讲了所有的经过后,他沉默了片刻。

为了一探究竟,李叔托关系借来了两套防水服,我们进入了下水道,沿着灯光一直走,大约3个小时后我们走出来了,原来这条下水道是小镇将污水排放进大海的管道,而这样的管道居然不止一条,七弯八拐地交错在一起,而老太太家正好是这些管道交汇的地方。因为海啸的破坏,其他下水道的出口被大量的垃圾堵塞了,只有这一条是畅通的。

我们看了看时间,快3点了,于是赶紧沿着最近的井口爬了出来。因为在我们下来的时候,工作人员就说要在下午3点之前出来,那个时候正是涨潮时,海水会从下水道口灌进来,淹没整个下水道。

“心脏病,腥臭味,洞孔,海妖,下水道……”李叔念着这些字眼。难道这里面有联系?我问他,他也不作答。

本以为不会有什么进展,可李叔居然从家里带了一个人偶模型,跟真人大小差不多,他把人偶放在隔物间的正上方。我感到疑惑,难道李叔受到了巨大的打击,疯了?

“我想我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但还不确定,这个人偶里面我装了个仪表,明天就知道结果。”

我还想问问,可李叔说明天就知道真相了,我也不好再问下去,就回医院了。

晚上,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想跑到老太太的房间一探究竟,可一想到夏驰的死,我就退缩了,但心里的愧疚还是给了我勇气,驱使着我悄悄来到了老太太的房间,而人偶正静静地躺在地上,纹丝不动。

当我睡着后,突然感觉脑海里传来了几百只蚊子“嗡嗡”乱叫的声音,简直就像机枪在我耳边扫射,痛得我惊醒了。我发现心脏堵得慌,就像要爆炸似的,不,不只是心脏,我甚至能感觉到腹中在翻涌,呼吸变得好沉重。

刹那间,我感觉胸口剧痛,一股血腥味从喉咙里涌出……我想呼救,可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我感觉我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在倒下去的时候,我看见一旁的人偶在剧烈地震动……

第二天清晨,某个旧小区内响起了手机的铃声,响了很长时间后就停止了,不到一会儿,又响起了短暂的短信铃声。

手机短信页面自动弹开,发件人显示是李叔:

果然没错,从人偶传来的数据显示,夏驰死亡的真正原因是共振。就像以前军人行军过吊桥的时候,不能齐步走,因为世间万物都有固定的频率,他们齐步走产生的频率逐步接近吊桥的频率,如果达到一致就会产生共振,桥就会断。

而夏驰的死,就是因为共振。海边下午3点涨潮,凌晨3点退潮,而恰恰退潮的时候下水道空气流动产生声音,因为其他的下水道都被堵塞了,所以是这种奇特的结构创造了共振的条件,老太太家正好是这些声音的交汇点,所以那里最容易受到波及。

通过隔物间那个被老鼠挖出来的小洞,下水道直接跟老太太的房间相通,只要是在隔物间上方的东西都会被共振破坏掉,离隔物间越远,效果越差,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周围的邻居会受到伤害,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但是这些短信的内容,手机的主人是永远也看不到了。因为,他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责编:胥婷)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7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世界这么大,赶紧去看看 世界这么大,赶紧去看看 免费洗车 观后感 有价值的新闻 消失的女孩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08/63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