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王精能卖酒

王精能卖酒

时间:2020-06-05 02:28:00 来源:笔之家

模拟犯罪目录列表野猪破案

侯晓琪

王精能人如其名,是远近闻名的精能人。

这天,姐姐王精明一连几个电话把他叫到晶明酒店。酒店是姐姐开的,所以取了个谐音叫晶明。王精明心急火燎,说:“不好了,今天一早,从废仓库门头掉下块砖,把你姐夫给砸昏了!”

当时王精明在外面采购,是店员叫了救护车。她赶回来一看,知道要去医院陪护,就打了电话,说:“精能啊,我不在时,你就帮我看下店吧。都说你又精又能,可我总觉得不大放心。”

王精能听罢也一惊:姐夫姓马,是工商局的副局长。这阵子听说局里换届,姐夫的呼声很高。尤其最近,他央告姐夫,想在他手下谋个差。为此,他还从姐夫办公室抱了十多本工商专业书,读了几个通宵,现在脑袋还痛着呢。这要砸出个好歹,损失就大了。他这么想着,却装出副哭腔,说:“姐,你说话也太伤人了。你弟我要生在三国,绝对气死司马懿不让诸葛亮。怎么在你眼里,连看店的能耐都没有呢?你要不放心,就另请高明吧。”

王精明一听急了,说:“姐只想让你在店内守住阵脚,省得店员没人监管懈怠,你偏偏多心。好,既然这样,姐就把店托付给你,让你当全权代表。”

一番叮嘱后,王精明开车走了。王精能乐了:嘿,一招欲擒故纵,就当上了全权代表。以前他总认为自己怀才不遇,现在好了,有了练手舞台,要是能借机干出点儿名堂,何愁姐姐、姐夫不对自己刮目相看。

可在店里巡视了一圈后,他又泄气了:唉,又让王精明给耍了。要知道现代酒店管理体系都极为成熟,各项规章制度面面俱到,人人按部就班各司其职,根本没他吆喝的地方。

王精能备感无趣,信步来到后院,路过一个废仓库时停住了脚:库门上挂着把锈锁,但已被人砸开了。好奇心一起,他取锁推门,刚跨进去,一股霉味就熏得他打了个喷嚏。待适应了黑暗再细瞅,见里面堆着不少零碎杂物。他屏住气一扒拉,在墙角发现了十多个纸箱子。

箱子都朽坏了,所幸外面用透明胶带缠着才没散架。箱上似乎还有封条,有的胶带恰好粘在封条上,起了保护作用,所以还能勉强认出封条上工商局的印章以及“假冒伪劣产品”的字样。扒开箱,王精能发现里面全是老式瓶装白酒,瓶身光秃秃的,连商标也没有,瓶盖都锈成了一坨。

看来是假酒。王精能略一思索,估计这是姐夫以前在工商局当经检大队长时的杰作。那时他整天查假冒伪劣产品,正好姐姐下岗开了个小饭馆,他就把这批查扣的假酒运来,想暗中当真酒卖出去。可惜机缘不巧,就留到了现在。

这么想着,王精能情不自禁地哼了声:真是不见高山不显路平,这批假酒既然让我遇上了,我就壁虎子掀门帘——露一小手,让你们瞧瞧。可一转念,他又拿不稳了,一般来说,假酒分两类:一类以次充好,质量虽低劣,可毕竟是酒;一类干脆是工业甲醇兑水,喝了弄不好要出人命。难道这酒是姐夫怕出人命才压下的?也不对啊,那就没必要放这么多年,早倒下入水道了。

王精能正思来想去,就听仓库后面人声嘈杂,转过去一瞧,是一个无眉大汉正带着七八个匠人在砌墙。嘿,这不是大笨嘛!要说这大笨也算个名人,没事好喝两口,他家里不宽裕,只能喝劣质酒。没下酒菜就买个咸鸭蛋,用根缝衣线从中穿过,喝口酒,将线一拉,舔舔线上的蛋黄,这样能舔半个月。

何不用他来试试呢?王精能一琢磨,就揣了一瓶酒,钻进了酒店餐厅毗邻的杂物间。杂物间堆满了各种高档酒瓶子,是客人喝酒后留下的。服务员特意归置到一起,等专人回收。

王精能从中翻出个五粮液空瓶,将假酒往里倒了约莫二两,然后叫服务员抱了一箱啤酒,跟他到了后院。他示意服务员把啤酒放窗台下,自己则悄悄把那瓶假五粮液放在了窗台上,然后一招手,说:“笨哥,天热,让大伙都来喝两口吧。随便喝,不要钱!”

这一喊,正赶上收工。于是众人在大笨的带领下围上来,你一瓶我一瓶地就开喝了。王精能故意目视远方,用余光扫着大笨。果然,大笨灌了两口啤酒,正觉不过瘾,猛看到窗台上的五粮液,他眼睛一亮,说:“精能老弟,这酒真不要钱?”王精能并不回头,说:“都是客人买过单的,喝不了剩下的,你就放心喝吧。”大笨一听,兴奋得直哆嗦:这辈子还没喝过五粮液呢。他举起瓶咕嘟咕嘟,不多一会儿喝光了最后一滴,正意犹未尽,又听王精能关切地问:“怎么样,这酒没啥不一样的地方?”大笨不好意思地说:“我喝啥酒都一个味,尝不出好坏。”

正说着,酒店前台的收银员拿了两千块钱,来付大笨他们工钱。王精能见状,一把抢了过来,说:“这事我全权代表了。”轰走了收银员,见大笨他们眼巴巴瞅着钱,王精能故意说:“大笨啊,你这工程质量到底行不行?要不,咱们等上半个钟头,看这墙倒不倒,行不?”

他这么东拉西扯,是想观察大笨酒后的反应。如果半小时没事,证明这酒可以入口。可大笨他们蒙了,以为又遇上了那种找借口拖欠工钱的主儿。大伙面面相觑,小声合计了下,觉得都待这里没必要,依惯例,就留头儿大笨一人等着。

没办法,大笨只好苦着脸,跟王精能有一搭没一搭地拉起了话。不多会儿,王精能突然一蹦,说:“时间到,没事啦。”他一直在暗中掐着时间观察,见大笨不像中毒的样子,也就放了心。他掏出钱说:“这是一千五,收好!”大笨见状恼了,说:“不是说好两千吗?要不等你姐回来再说!”见大笨不乐意,王精能也有些心虚,但他一扭头看到窗台上的空酒瓶,立即有了主意,说:“咦,这酒怎么没了?”大笨不知是计,说:“哎,你刚才不是说随便喝吗?”

王精能要的就是這句话,说:“笨哥,我是说窗台下的啤酒,谁让你喝它了?这是客人没喝完,特意存店里留着下次喝的。嘿,大半瓶,好几百呢!回头客人要是较起真来,钱是小事,酒店声誉可就毁喽!”大笨一听傻了眼,说:“那,咋办?”

王精能故作思索,然后说:“这事咱俩别声张。到时我见机行事,看能不能帮你瞒过去。实在不行,就只能赔客人五百块钱了。唉,怕还打不住呢。你要是怕少了钱工友那边不好交代,走,那边仓库里有些酒,你抱一箱回去,就说正碰上酒店陈酒打折,被你捡了便宜。”

见王精能替自己考虑得这么周到,大笨感动地叫了声:“精能弟!”就不知说什么好了。

看着大笨搬了箱酒放在电动车上骑远了,王精能扑哧一笑:略施小计,就将一箱假酒卖了五百块钱。看来这人的聪明才智,只有在合适的平台上,才能得到充分发挥啊!

不过,干事业最怕浅尝辄止,想到还有那么多假酒,王精能匆匆回了店,先找总务要了把锁,然后提个塑料筐到废仓库装了五瓶假酒。锁好门后,他提筐到杂物间,从中拣出八个五粮液空瓶,将五瓶假酒或多或少分灌进去。然后,他将那些假五粮液拎到餐厅,摆在了餐柜上。忙活完他抹了把汗,就盘算开了。餐柜上的假五粮液因为开了盖,所以得由服务员向客人推荐,说是公家招待宴席喝剩下的,可以便宜出售。像这种高档酒,一般买的不喝,喝的不买,能买别人喝剩的,多半是经济有限又想尝鲜的普通人,谅他们也分不出真假。

至于仓库里的那些,他也准备伪装成别的名酒,但这就需要封瓶机等各种造假工具。当然,造好后他也不会蠢到公然售卖,而要等到客人自带酒水,在店内举办婚宴等比较杂乱的场合,悄悄让服务员用它们把客人的真酒换下来,事后就是客人有所发觉,也会因证据难寻而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他正想得出神,就听店门“咣当”一声,大笨踉踉跄跄闯了进来,说“中、中毒了”!难道毒性延迟发作了?王精能大惊,说:“笨哥,慢慢说,咋回事?”大笨眼神凄凉,说:“精能,你给我的是不是假酒?”

原来,大笨回家后,顺手拿出瓶酒倒在碗里,就着咸菜疙瘩刚喝了几口,就觉得不对:以往酒一入口,他总觉得口干舌燥脑发炸,而今天这酒喝了,除胸腹有点润热,再没别的感觉。再看酒色也不正常:黄里透着点浅绿。他正纳闷,突然眼一花,就觉得刚才还好好的阳光,突然变得无比刺眼。

这时,他的大脑却无比清醒:坏了,遇到传说中的毒酒了。毒酒的主要成分是甲醇,最伤人眼。惊恐中他翻看纸箱,果然在透明胶带下,发现了“假冒伪劣”的封条。

大笨眼神发飘,说:“精能,这事从头到脚,都是你给我下的套,对不?你用毒酒昧了我的钱,我不要了,可我眼瞎了干不成活,一家老小没人养活啊。”

王精能这时也不敢嘴硬了,说:“中了毒你倒是去医院呀。”大笨痛心疾首,说:“咱们这小地方瞧不了大病!”

刚才发觉中了毒,大笨就慌里慌张跑到了附近医院。医生给他做了检查,似乎并无异常,又见他提着酒瓶满口酒气,还一个劲地让他瞧那绺从纸箱上撕下的、另一面粘有封条的透明胶带、语无伦次地声称这是中毒铁证,就认定是醉鬼喝多了来胡闹。医生就说:“您这病复杂啊,我们这里水平有限,怕查不出,您去别的地方瞧瞧吧!快,别耽误了!”说完就把他请出了医院。

难道是假酒劲大,把他喝醉了?王精能打量了大笨一番,说:“大笨,你别是借酒装疯来讹我的吧?说,谁指使你来的?是不是你那些工友撺掇的?”

“是派出所的李公安。”大笨有些吞吞吐吐,“精能啊,我也不想报官,可我怕万一被毒死了,没证据你不认账啊。”

被医院请出来后,大笨觉得心越跳越快:不好,这怕是毒发身亡的前兆。惊慌中,他就一头扎进了路边的派出所。

听了他的讲述,接待他的李公安皱起了眉:看样子,不像中毒,但这又事关群众的生命健康,是宁信其有不敢信其无啊。可仅凭他颠三倒四的这番醉话,远不够立案条件,沉吟片刻,李公安有了主意,说:“医院不收,咱就自己想办法。你现在就去买瓶真酒,慢慢地,尽量多喝。”这是李公安从法医处听到的解毒方法:毒酒多是甲醇制成,甲醇进入人体,在脱氢酶作用下,分解成甲醛和甲酸,才会引起中毒。而真酒成分是乙醇,在脱氢酶作用下,分解成乙醛和乙酸,相对而言,对人危害就小多了。而真酒乙醇与脱氢酶的结合力更佳,把脱氢酶都抢光了,这样假酒的甲醇没了脱氢酶,无法分解甲醛和甲酸,就没法害人了。李公安进一步解释说:“就像人暂时昏迷在野外,假酒是头狼要吃人,真酒是条狗要咬人。两害相衡取其轻,宁挨狗咬不让狼吃,因此喝假酒后喝真酒,就是放狗和狼斗,拖住狼不让它吃人。时间稍长人醒了,打死了狼撵跑了狗,也就安全了。”

大笨听罢似懂非懂,嗷地叫一声就跑来找王精能了。

听到这里,王精能明白了:肯定是李公安见他酒醉乱报警,才随口一说,索性让他彻底喝醉了回家躺倒,这样大家都安生。他松了口气,说:“敢情你狼追狗撵地跑来,就是为瓶真酒啊。你说李公安让你来的,他人呢?”大笨回答说:“李公安拿着那瓶酒,去城郊酒厂化验了。”话音未落,王精能只觉得头皮一麻:那酒贴过封条,肯定经不起检验。等会儿要是李公安上门,依法对他定个销售有害有毒食品罪,罚款事小,追究起刑事责任来,怕要蹲监狱!

王精能正着急,一不留神,大笨从柜角捞过一瓶酒,仰脖就灌。王精能急叫:“大笨,这瓶也是假的!”大笨猝不及防呛了口酒,说:“我这是跌进假酒窝子了!”言罢惨叫一声两眼一翻,倒了。

王精能忙和服务员把他抬到沙发上。他翻翻大笨眼皮,再摸摸胸口,似乎并无大碍,悬着的心刚落肚,转瞬又提了起来: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应付李公安!他无意一抬头,见墙上贴着工商局宣传画,立马灵机一动:有了!

事不宜迟,他抓电话就拨了12315:“喂,是工商局经检大队吗?我自首,我们晶明酒店有假冒伪劣酒,请你们快来查抄。”放下电话,他沮丧中又有几分得意:假酒这事,公安和工商都有管辖权,但一事不能两罚,最终只能由一家行使权力,除非案情有重大变化,才会由工商移交公安,否则谁先接手立案,谁就有了处罚权。与其让公安采取强制措施,倒不如主动自首让工商局依照工商法規罚点款了事。

真是知识改变命运啊。他正感慨万千,忽然隔着酒店玻璃门,远远就看见有警车驶来,是李公安来了!幸亏他早有预案,说:“服务员,快,关门打烊!引导客人从后门出去!”

警车在店前停下,李公安下来,后面还跟着个老头。老头拍拍门,见没人应,李公安一挥手,说:“听说早上马副局长被砖砸了,准是关了店人都去医院了。咱们没搜捕令,总不能破门而入吧。要不,下次再来?”那个老头却一脸焦灼,说:“别啊,老李!反正今儿个见不着东西,我这心里就像压着石头似的,坠得慌。”

“您的心情我理解,跟我们遇到重大线索兴奋得吃不下睡不香、恨不得立马查个水落石出一样。”李公安一点头,“行,我就陪您再等等,估摸着他们也该回来了。”说罢二人又回到警车上。

糟了,这是蹲守上了。王精能在窗帘后看得清楚。一着急,他又抓起电话,说:“工商局同志,你们快点啊。来了从后门走,前门路面施工,没法停车。”刚放下電话,又听沙发上一阵哼哼,是大笨醒了:“精能,你不给我酒,我掏钱买还不行吗?”

王精能此时恨透了大笨,说:“我这可都是假酒,你敢买我还不敢卖呢。你买了,等工商来一举报,给我来个假一赔十,我就吃大亏了。”话刚出口,他猛然意识到什么,又是一怔。大笨见状,只好强撑起身子,说“好,我这就去别处买。不信没了你王屠夫只能吃带毛猪!”

话音未落,王精能已扑了上去,说:“笨哥,你不能走!”大笨吓了一跳,说:“你想杀人灭口?”王精能差点跪下了,说:“笨哥,你看,就这几瓶,全卖给你!”大笨搭眼一瞧,顿时火冒三丈,说:“王精能,你这是亡我之心不死啊,这都是毒酒!”

“笨哥,你看你连蹦带跳的,像中毒吗?再说就算有毒,你买回去可以不喝呀。”王精能继续循循善诱,“当然我也不让您白买,还记得早上那五百块钱吧,那个客人大方好说话,没让赔。所以这钱,我准备退给你。”大笨一寻思,说:“嘿,你们精能人的世界俺笨人不懂。行,成交!”

大笨一掏钱,兜里只有三十多块钱。王精能毫不在意,吩咐前台,说:“开正式税票,注明五粮液假酒三瓶,共三十元。”

要说,这又是他止损的妙招:因为依照工商法规,对假酒要全部没收,并处以经营额三倍的罚款。如果经营额无法确定,处以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因为关了门,店内只有大笨具有顾客资质。现在好了,有了经营额,就算三倍处罚,也不过九十元,这跟十万元以下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这时服务员来报:“工商局来了!”寒暄后,双方进入工作程序。要说案情并不复杂,对方很快开好了罚没单,说:“东西我们要扣押,七个工作日内,我们会通知您是否立案。”立案也不怕,至多没收几瓶假酒,罚九十块钱!王精能接过罚单正暗自庆幸,又听前边门响。是李公安发觉店内有动静,又拍门了。王精能亲自上前开了门,说:“不好意思,你们来晚了。”他指着被工商扣走的假五粮液,故作痛悔,说:“这些全是假酒!我,我财迷心窍罪大恶极啊。”

李公安身后的老头忍不住了,说:“不对!全是真酒!”众人一怔,李公安忙上前介绍说:“这是城郊酒厂质监科的高老,高老在酒类品鉴方面是国内权威!”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高老咂咂嘴,说:“李公安带的那瓶酒,我化验了,成分都对,再根据香型醇化度以及酒体酯类的析出浓度,断定这是国内少见的顶级陈酿。”说着,高老拿出酒瓶,“后来,由瓶形和铝盖材质入手,我在资料库中一查,乖乖,不得了,这是八十年代初期、五粮液酒厂国宝池中出的那批酒!国宝啊!”

大笨疑惑了,说:“可我怎么老觉得中了毒呢?”高老一笑,说:“好酒能对人的神经元形成良性刺激,让人感觉更敏锐,比如觉得眼睛异常,其实更明亮了。你呢,是一直喝劣质酒,今天好酒喝多了,就像一辆破车用惯了劣质油,突然加了优质油,发动机冲劲一大,车体一时不能适应,还以为油有问题呢。加上你又先入为主疑神疑鬼,想不中毒都难啊。”

哄笑声中,王精能醒悟了,说:“您刚才说,这是国宝?”高老点点头说:“无论收藏还是科研,都有极高的经济价值。实说吧,我就是冲它来的。如果你肯转让,我们万分荣幸。当然,我们国有单位出不起高价,一瓶至多只能给一万五。”

话音未落,就听“咣当”一声,王精能连人带椅子倒在了地上,心说:发财了!被大伙扶起后,他好容易回过神,可看到手里的罚没单,他又欲哭无泪:好几万,就这么白白被罚没了。

工商局的同志看不下去了,说:“精能,你再说一遍,这酒怎么来的?”王精能回答说:“废仓库里发现的。”工商局的同志点点头说:“晶明酒店有几十年历史,那时国家名酒价格还没放开,大众对名酒还没现在这么重视。酒店几经易手,这批酒极可能在仓库里被遗忘了。后来天长日久商标脱落成了三无产品,被你当成了假酒,也不足为奇。”

说着,他上前从王精能手中抽出那张罚没单,撕成了碎片,说:“像你这种情况,用假酒冒充五粮液,我们只能依据《商标法》中关于侵犯原厂商标的法规进行处罚。可你所谓的假酒,其实是真的五粮液,而且是以优充次,虽然主观错误,行为却不存在牟利。哈哈,因为没相关法律,所以我们无法立案。祝贺你精能,是你胸怀正气自我举报,让我们看到了你的高贵品德并深为感动。”

王精能正欣喜若狂,又见大笨悄悄往门口移动。原来大笨见酒这么值钱,知道以王精能的性格,绝不会让他轻易拎走,于是就想偷偷拿着酒溜了。王精能冲上前去,夺过大笨手中的酒,往柜台上一放,又甩过三十元钱,说:“大笨,这酒的价值我们都估错了,所以咱们以前的交易不能成立。还有你拿回家的,也必须物归原主,否则,你就是不当得利,涉嫌欺诈!”

他正说得飞沫四溅,却发现众人都盯着柜台。顺目光一瞅,他立时眼前一黑:完了!原来大笨得了三瓶酒后,不好拿,随手将遗忘在口袋里的那绺透明胶带掏出,在三个酒瓶脖子上挽成一提,好拎。现在酒都立在了柜上,胶带另一面粘着的工商封印,就亮了出来。工商局的同志小心剪下胶带,辨认着封印上的日期编号,并向局里打电话进行了查档。然后,他直视大笨,说:“哪来的?”大笨回答道:“从纸箱上撕的。箱子是从仓库中抱的,还、还有十多箱呢。”众人大哗:案情重大!大家来到仓库前,李公安望着门锁,冲王精能一回头,说:“打开!”案情发展到这步,已存在了工商和公安联手办案的可能。众人在库内清点着、交谈着:“刚才局里查过了,说这是多年前3·15打假时销毁的假货,怎么会到这了呢?”

众人正议论纷纷,突然外面响起了个沙哑嗓音:“你们都出来吧,是这么回事!”是马副局长回来了。

马副局长被送到医院后,医生检查后认为没啥大问题,留院观察了半天,他就坐妻子的车回来了。马副局长叹了口气说:“唉,给你们添麻烦了,這事要从头说起。”

那年,马副局长还在经济检查大队当队长。有一天他们查到了一车酒,据司机说,酒是顶账的。在偏远山区有个供销社,几任头头接连因腐败被捉,加上账目混乱三角债缠身,垮了,许多债权人就去供销社仓库拉货顶账。司机手里有些车费白条,可他赶去时,仓库已空了。他细细搜索,后来在库角发现个小地窖,窖里满是沙子,就从沙子中扒出了这些酒,然后把酒重新装箱,准备拉回家。

因为没手续,加上商标早已脱落,属于三无产品,所以被马队长认定为假酒,卸下后准备罚没。司机觉得这酒还不够缴罚金的,趁别人不注意,悄悄开车溜了。

当时,马队长动了小心思:他爱人王精明下岗创业开了家饭馆,资金紧张,没钱购酒。而局里正要当众销毁一批假冒伪劣商品,就包括这批酒。他就找来相似的纸箱,里面装上树根和砖块,再贴上假封条,连夜来了个偷梁换柱。第二天,这些纸箱混进了堆积如山的假冒伪劣产品中,被当众销毁后,这样什么证据都没有了。

马队长第一次干这种事,他心理负担极大,就连妻子也没敢告诉。开始,他想等风头过了再说,不料饭馆在妻子起早贪黑的操持下,生意越来越好,还兼并了一墙之隔的晶明酒店,这批隐藏在仓库里的酒始终没用上,就被他渐渐淡忘了。

正巧今天早上他去后院,在仓库前猛然想起了这件事。见门锁已锈死,他就找了个榔头去砸,不想震掉了门头上的砖,把自己砸伤了。“我也不知道,砸开门后,该怎么处理这批酒。不过现在,我彻底轻松了。”马副局长苦笑着说,“精能,这得谢谢你。不是你,就没有这么完美的结局。”众人听罢,不由暗叹:马副局长在局里很有威望,这次换届,风传他要被扶正当局长。可这节骨眼上,被小舅子拔萝卜带出了这档子陈年旧事。这下,副局长能不能保住都悬了。

众人散去后,马副局长就去局纪委自首了。大厅内,只剩下王家姐弟。良久,王精明开了口:“精能,今天这事不怨你。老话说一念之贪,必留遗患。你姐夫当年一念之差,就埋下了今天这种后果。唉,这世上,有大聪明也有小聪明。大聪明有大聪明的好处,可惜咱们一般人学不来;小聪明却往往被自己所误,看似占了便宜, 最后却吃大亏。”王精能泪流满面:“姐,我记下了!”

民间文学 2018年2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岁月留香 喜欢抢红包的猫 捕杀狗仔队 模拟犯罪 野猪破案 用什么方式支付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05/63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