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苏东坡阳羡除三害

苏东坡阳羡除三害

时间:2020-06-04 02:28:00 来源:笔之家

仙女峰的官印墓目录列表继往开来

徐昕

北宋元符三年,宋徽宗继位,苏东坡获大赦,上书乞归获准,只身乘船离儋州北上,途经阳羡。阳羡众官绅畏惧权臣蔡京,恐有牵连,都躲着他,只有旧友邵民瞻在县界迎候。

为解东坡之忧,邵民瞻陪伴东坡游历于山间田陌、竹海茶园。一日,东坡来到和桥塘头,只见稻花尽处炊烟袅袅,牧童横笛清音飞扬,便脱口说道:“阳羡好山水啊!”邵民瞻深知东坡眷恋阳羡,便劝他在这里购置田宅颐养天年。苏东坡沉思片刻后说:“这些年我四处奔波,囊中羞涩,恐怕只能买几分薄田、两间茅屋了。若是遇有卖家,就烦你代为操劳了。”

黄昏的时候,邵民瞻离去,苏东坡在城内一客栈小憩。他从行囊轻轻拎出一把紫砂提梁壶,自言自语道:“雪芽为我求阳羡,乳水君应饷惠山。好壶好茶好水,今晚好好解解阳羡茶瘾了。”此时,窗外传来一片吵闹声,夹杂着老妇人的哭泣声。苏东坡出屋,借着客栈门上一盏在风中摇曳的灯笼,见一老妇伏地而泣,周边围了一圈人,旁边一位年轻妇人正在弯腰扶她。苏东坡问后得知,那老妇的儿子沉迷于赌博,不仅将家中钱财输得精光,最后竟然将自己的媳妇卖给了当地豪门袁霸头。几天后,袁霸头就要上门领人。老妇和儿媳赶来县衙告状,肖县令竟以买卖双方签字画押,纯属自愿为由,不仅不受理,还叱责老妇无理取闹,将其乱棒打出。苏东坡上前安慰老妇,说明日定亲赴县衙,拜拜那位肖县令,和他理论理论。

目送老妇和其儿媳离去,苏东坡无心品茶,便从客栈借来一盏灯笼来到街上,见巷口凉亭之下,灯火闪闪,乌压压聚着一圈人。亭子中间摆着一张方桌,桌面扣着一只大碗,几十只眼睛如饿狼似饥虎般盯着大碗。突然间,一只状如鹰爪般张开的手颤巍巍地将大碗掀起,众赌徒对着骰子百态尽现。苏东坡不由叹息道:“阳羡,君子之邦,诗书之乡,如何竟有这般祸害百姓之事。”从街中一老者口中得知,几年前,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伙歹人,与城西豪门袁霸头联手开设赌局,诱人聚赌,暴敛钱财。县衙一干人竟与其暗通,助纣为虐,以致赌风愈演愈烈。一年前,袁霸头竟购置“船楼”设于湖中,笙歌莺舞,昼夜聚赌。哪知,湖中竟发生了一件令人拍案惊奇的“怪事”。

苏东坡忙问老者:“有何怪事?”老者告诉东坡,三国时,周处入河斩杀蛟龙。蛟龙气绝之时留有遗命,告诫子孙,遁入善门,潜入河湖之底,夏食鱼虾,冬噬腐泥,不得与人为敌,祸害百姓。多少年来,蛟龙之后,河湖为家,安分立命,世代相承。然而,自从袁霸头在湖中设置船楼后,情况就变了,那船楼中的人纵情肆欲,不仅滥捕湖中鱼鳖,而且屡屡遣人潜入河湖之底,大肆捕杀蛟龙之后,又将未食尽的蛟龙尸骸抛入湖中。蛟龙之后见状惊恐万分,视袁霸头为人间“妖孽”,惶惶不可终日。于是,蛟龙之后便毁坏河堰湖堤,四散逃命,一条叫“蓝蛟”的蛟龙之后,为解救众蛟龙不知从哪里点化成精,乔装人形频频作恶。说到此,那位老者深深叹息一声:“眼看秋风将起,秋雨将至,除了这‘赌害和‘蛟害,若是湖堤溃决,这‘三害相加,百姓生计如何了得?”

苏东坡辞别老者,回到客栈,一夜未眠。虽然肖县令与袁霸头之间有着扯不清的关系,甚至官商勾結徇私枉法,但此事还需一探究竟。再者,必须建议肖县令在“禁赌”、“除害”的同时,立即组织民力抢在秋汛来临前修筑湖堤,防止堤堰溃决。清晨,他也不等邵民瞻来到,便决定先去县衙。

苏东坡一路急行,来到县衙门前。只见衙门口两个皂吏,手持水火棒木讷地站着。苏东坡上前报明身份,请皂吏通报欲见县令。两个皂吏一脸漠然,不知道眼前这位一身便装的老者就是声名赫赫的苏东坡,还是早已得到什么人的暗示,硬是推三推四,不去通报。苏东坡见状,便大喝一声,欲往衙内走。两个皂吏被苏东坡气势吓得连退几步,但仍死死地守住衙门口,不让苏东坡进去。

突然,县衙两扇大门打开,肖县令穿戴整齐出门来迎接苏东坡。原来,就在苏东坡与两个皂吏言语时,早有人将此事通报肖县令。肖县令若有所思,苏东坡屡次遭贬,虽说此番获大赦,但蔡京师尚在朝中,若与他往来多有不便;若是避而不见,将其拒之门外,又不知他因何而来。况且,这苏东坡还是位招惹不起的人,倒不如以礼相待,落个顺水人情。于是,他便换了朝服出门相迎。

苏东坡和肖县令来到县衙后院。这里是肖县令读书会客之地,只见院落粉墙黛瓦,静谧别致,几丛翠竹逸发清雅,一溪流水锦鳞点点,全然没有县衙的威赫森严。苏东坡略带调侃地说:“好一个读书明理的清静之地。”肖县令拱手说道:“子瞻兄,我每日杂务缠身,真是愧对读书二字。”入座寒暄几句后,东坡话锋一转直入主题,二人大约谈了一个多时辰。

苏东坡告辞肖县令,出了县衙大门,却见邵民瞻正站在不远处向他招手。原来,邵民瞻见东坡不在客栈,便一路打听寻到此处。俩人回到客栈,苏东坡便迫不及待地问邵民瞻“三害”之事。邵民瞻便把他所知道的情况详尽告诉苏东坡,特别是把百姓如何说肖县令与袁霸头相互勾结的事。

“难怪那肖县令对我所言之事,避实就虚,闪烁其词;对百姓疾苦,漠不关心;对‘三害之事,答非所问。看来,此事并不简单。我要上书朝廷,言明‘三害的危害,揭露肖县令的所作所为。同时,迅速组织民力,抢修堤坝,保阳羡百姓安宁。”说罢,苏东坡请邵民瞻引路前去湖边查看实情。

此刻,阳羡城西的一座豪门大院中,袁霸头正坐在一间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大厅的太师椅上养神。几个丫鬟和仆人一边侍候着。这时,一个家丁来报,昨夜逃跑的那位年轻媳妇找到了。袁霸头听罢兴奋地从太师上蹦起来,大声问道:“人在何处?”家丁嗫嚅,不敢言语。袁霸头不由分说,对家丁劈头就打。家丁边退边说:“在后院花园的深井里,早已气绝身亡。”袁霸头听后,冷笑着说:“这贱人倒是有几分骨气。昨晚,任凭我百般手段,她都不从。可惜了,我家这万般荣华富贵她无命享受。”

袁霸头的管家李量财悄悄走上前说:“袁老爷,肖县令差府上人来请老爷速去一趟。”袁霸头轻轻踱步说道:“前些日子,我才去过肖县令府上,送去一箱钱财。李管家,你再备一份厚礼,随我前去。”

袁霸头刚走进县衙后院,肖县令匆匆走来。他挥了挥手,让袁霸头来到客厅。俩人入座后,肖县令不等袁霸头说话,便说道:“这几天,阳羡有点不安宁。那个被朝廷贬到儋州的苏东坡在阳羡。他昨日来我府上了,可谓是善者不来啊。他口口声声要禁赌除害,治你等聚赌之罪。船楼上开赌局动静切记不要闹得太大。你再找些舞文弄墨的人,给朝廷上书参他苏东坡获大赦而罔顾圣恩,贪恋阳羡物产,游山玩水,干涉地方事务。”袁霸头听后点头说道:“此人我早有所闻,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不过,强龙不压地头蛇,谅他也断不了我等的财路。”肖县令摆手说道:“他可是朝廷里出了名的硬骨头,轻视不得。”

午后,苏东坡和邵民瞻出城向北而去。走了不远,眼前出现一片竹林。邵民瞻找来一根竹竿递给东坡当拐杖用。又往前走了一阵,眼前出现一片村落和稻田,邵民瞻说:“东坡先生,你看,前边就是太湖了。”俩人登上湖堤,只见碧波万顷,浩浩汤汤,青山相映,云水一天,湖中停泊著大大小小数十艘船。邵民瞻指了指说:“那雕龙画凤的几艘大船就是袁霸头的船楼。自打船楼聚赌以来,不少赌徒远道而来。除了赌,还在湖堤安营扎寨,毁坏堤坝,滥捕湖中之物,搞得乌烟瘴气。”

苏东坡朝远处看看说:“阳羡城就在不远处,湖边村落密布,人口众多,一旦暴雨骤至,湖堤溃决,如何了得!”突然,苏东坡看见几个人正围着什么东西看得起劲,他和邵民瞻走近一看,原来有人从湖中捕到了一窝蛟龙的崽。这几只蛟龙崽每只约有半尺长,正恐惧地挤成一团在地上蠕动。旁边已有人支起一口大铁锅准备烹食蛟龙崽。苏东坡大声说道:“且慢,断不可食之!这蛟龙貌似丑陋,实则是个宝贝。有蛟龙在河湖之中,则蛇、龟、鳖、鱼、獭等各守其道,互为制衡,使得河湖堤堰安然无恙。一旦蛟龙灭绝,则河湖水生之物如出笼之兽难以制约,反而会与民为害。”

这时,旁边有人说道:“此言差矣!近来常有蛟龙在堤坝钻洞刨土,还听闻有蛟精出没作恶。”苏东坡哈哈一笑,说道:“自从周处斩杀蛟龙后,几百年间蛟龙安分守己,如何会出来为害?你等看看这湖中如此多的船在捕杀蛟龙,如此多的人在烹食蛟龙,它们又焉能安生?”说罢,他脱掉自己的外衣把几只蛟龙崽兜在里边,让邵民瞻拎到不远处的一条河中放生。此刻,谁也没注意到,不远处有四只眼睛正盯着他们。一双是袁霸头的眼睛,他站在湖中的船楼上,注视着苏东坡和邵民瞻的一举一动;还有一双是蓝蛟精的眼睛,它躲在草丛中偷偷盯着苏东坡。

原来,那蓝蛟精得知有人捕了蛟龙崽,便变幻成人准备解救它们,见苏东坡和邵民瞻出手救了蛟龙崽,竟激动得把持不住,突然现出原形,摇摇晃晃地从草丛中走了出来。这蓝蛟精约有两米高,长着蟒蛇般的脑袋,腹部为深蓝色,后背长满深褐色圆形的肉疙瘩,一条尾巴像船桨摇摆着。众人大惊,呼喊道:“蓝蛟精来了!”蓝蛟精见状也不伤人,飞一般地越过湖堤跳入湖中消失了。

傍晚,苏东坡和邵民瞻回到客栈。俩人匆匆用了晚餐,苏东坡便伏案疾书。片刻,书信写好,他对邵民瞻说:“明日烦劳你去常州府衙一趟,将此书信交给张知州,请他转呈朝廷。张知州与我相知多年,若是问起阳羡之事,可据实相告。”邵民瞻接过书信,临出门时似乎想起什么,他歉意地对苏东坡说:“东坡先生,买田宅之事近日无暇顾及,我已托付闸口堂弟邵明远办理。让先生久等了。”苏东坡笑着说:“此事不忙,我等须先将阳羡百姓之事办好。”

邵民瞻走后,苏东坡在灯下看书。许久,他吹灯而睡。半夜,突然有两个黑影在窗前闪动,苏东坡在迷糊中,听到窗外有动静,他探起身警觉地问道:“何许人也?”窗外忽然间安静了下来。第二天清晨,苏东坡起床拉开屋门,只见门前一摊污血,旁边写着四个大字:走人,留命!苏东坡看后,哈哈大笑,说道:“我苏轼一生为民请愿,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何惧之有!”

晌午,阳羡城外一处青山脚下的村口,何孝的母亲扶着一根拐杖焦急地向远处眺望。这时,何孝匆匆走来。何母见到儿子,一把拉着他的手说:“儿啊,媳妇翠秀怎么没一起回来?”何孝回道:“老娘,不是给你讲过多遍了吗?等卖掉田宅,有了钱才能把翠秀赎回来。”何孝搀扶着母亲回到家里,便急匆匆地来到闸口邵明远家。见到邵明远,他从怀里取出一个包袱打开,说道:“田契和宅契都在此了。”邵明远拿起田契和宅契仔细看了看说:“何孝啊,这卖田宅可是件大事,可得想明白了。田宅卖了,如何生活呢?”何孝拍着胸脯说:“愿买愿卖,怎么这么多话?”邵明远说:“我受人之托,必忠人之事。当然得问个明白。也罢,你既诚心卖,那我就做回主。”

何孝拿了钱揣在怀里一路急行来到城里。他跟着袁霸头的管家李量财进了袁家大院。袁霸头这几日正为苏东坡的事闹心,见何孝进来,没好气地“嘿嘿”一笑说道:“这么几日就借到钱了,看来你本事蛮大嘛!”何孝便把卖掉田宅的事说了一遍。袁霸头歪着头问:“买田者是何人?”何孝告诉他只知道中间人叫邵明远。袁霸头思索片刻,突然,冷笑着说:“看来,天下还真是没有不沾腥的猫。”何孝听了这话一头雾水,他壮着胆子问道:“老爷,这钱还了,媳妇翠秀我可要领回家了?”袁霸头恶狠狠地说道:“赌债没还清,就想领人走?明日到湖中船楼,我借钱与你。若是赢钱,领着媳妇回家;若是输了呢,媳妇就别想要了。”何孝还要说什么,管家李量财和两个家丁上前把他拖走了。

何孝回到家中越想越窝囊,又不敢对老娘说实话,整晚翻来覆去不能入睡。第二天,他便搭了条小船来见袁霸头。两个家丁领着何孝走进船楼的一个房间。何孝一见袁霸头,“扑通”一声跪下说道:“求老爷开恩让我把媳妇领回家吧。欠下的赌债等借到钱再归还。”袁霸头大喊一声:“来人!”两个家丁走上前,其中一个手里捧着个托盘,盘中放着银锭。袁霸头指着银锭说:“何孝,你不是要借钱吗?这些银两就算我借你了,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赌啊!”

何孝战战兢兢地站起来说:“袁老爷,这赌博害人啊。当初,我染上赌瘾就是你这么拉我下水的,我宁死也不再赌了。”说罢,他突然抓起托盘狠狠砸向袁霸头。袁霸头一挥手,一个家丁操起一根木棒朝何孝头部砸了下去,何孝大叫一声倒在地上。袁霸头走到何孝身边看了一眼说:“沉入湖底!手脚利索点,别让人看见了。”两个家丁将何孝装入麻袋,掀开船楼尾部的一块木板悄悄抛入湖中。

此时,蓝蛟精正在船楼周围游动。它见“船楼”抛下一个装着人的麻袋,就游了过去,把这个麻袋拖到了湖边的草丛中。

这天下午,苏东坡正在客栈等着邵民瞻从常州归来,忽然传来叩门声。苏东坡打开门,面前站着一位不相识的人。那人径直走进屋里,没等苏东坡问,便拱拱手说:“东坡先生不会认识我。我是阳羡西门袁老爷家的管家李量财。”苏东坡一脸严肃地问:“我与你等素无往来,到此何干?”李量财也不说话,从怀里取出一包东西放在桌上,说道:“人人都知道阳羡乃人间仙境,我家老爷仰慕先生已久,知道先生多年漂泊在外,居无定所,唯愿先生能在阳羡安度晚年。特让我送黄金三十两,供先生购置田产、宅院。”

苏东坡哈哈大笑着说:“看来,硬的吓不倒我,来软的了。要说,这三十兩黄金可真不少啊!可我要是拿了这黄金,上负朝廷,下负黎民百姓,便与你等沆瀣一气!我还是苏东坡吗?”说罢,他把那包东西朝李管家面前一摔,“回去告诉袁霸头立即毁掉船楼和赌具,清除堤坝设置之物,不得再聚众赌博,否则,阳羡百姓饶不了他。”李管家还想说什么,见苏东坡不再搭理他,便悻悻离去了。

李管家走后不久,邵民瞻风尘仆仆地从常州回来,他告诉苏东坡已将书信交予张知府,那张知府对袁霸头聚赌及与肖县令暗中勾结之事已有所闻,他要亲自过问此事。

此时,天空突然传来雷声。苏东坡推开窗户看了看,对身边的邵民瞻说:“天要下雨了,我们到湖堤去看看。你先去湖边村庄,请村中的长老带些人上堤,我在堤坝上等候你们,一起清除堤坝上的杂物,堵塞漏洞。”邵民瞻走后不久,苏东坡出了客栈大门向湖堤走去。他刚登上湖堤,就见邵民瞻带着众多村民向湖堤赶来。原来,湖边村庄百姓早就对那帮赌徒恨之入骨,只是苦于地方官员的包庇,不敢说什么。这会儿,听说苏东坡为他们做主,便一呼百应,跟着邵民瞻来到了堤坝上。

此时,袁霸头正在船楼饮酒,突然有家丁来报,说苏东坡领着众人在驱赶湖堤上的赌徒,袁霸头气得暴跳如雷,他大声说:“我非杀了这老东西不可!”

这时,天空雷声阵阵,乌云翻腾,湖面白浪涌起,浓雾迷蒙。苏东坡对邵民瞻说道:“大雨将至,你留在堤岸上。我乘船到湖中查看堤情。”邵民瞻说:“先生,湖中风大浪高,危险,还是我去。”苏东坡摆摆手说:“明瞻弟啊,你可别忘了。我曾多次与河湖打交道,识得水性。”说罢,他让人找来一只小船,带着几个村民上了船,瞬间消失在湖中。

袁霸头透过划过湖面的闪电,见苏东坡乘着小船晃晃荡荡地在迷雾中穿行,他迅速叫船楼靠向小船,并喊来几个家丁和水手带着斧头潜入湖中。这几个人游到小船下边,用斧头猛砍小船底部。此刻,天空又有几道闪电掠过。紧接着,暴雨如注,天地混沌,湖水陡涨,小船在浪涛中颠簸得更加厉害。苏东坡对船上的人大喊:“当心!”就在这时,袁府的一个家丁猛地蹿出湖面,一把将苏东坡拖入湖中。

船上的村民见状纷纷跳进水中救苏东坡。一时,水中斧头挥舞,人头闪现,打成一团。苏东坡落入水中,被那个家丁用力挟持,不得动弹。那家丁乘机抽出手来,挥起斧头就朝苏东坡头上砍去。这时,只听“咔嚓”一声,那家丁的手被蓝蛟精一口咬掉,紧接着又被蓝蛟精尾巴狠狠一扫,顿时,一股鲜血冒出湖面,蓝蛟精驮着苏东坡向湖岸游去。片刻,蓝蛟精将苏东坡拖上湖岸放好,然后又纵身跳入湖中。

此刻,袁霸头正站在船楼上观察湖面上的动静。突然,蓝蛟精蹿上船楼,用它冰冷的手拎着袁霸头的脖子,把他扔进了湖中。这时,周边的村民划着船赶来,他们用渔网把袁霸头拖上船绑了起来。几位村民跑到岸边将苏东坡扶起,苏东坡扶着一棵大树站起来,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对大家说道:“雨越来越大,快去抢修堤坝。”

几天后,阳羡客栈门前热闹非凡。张知府前来拜会苏东坡。他告诉苏东坡,袁霸头已招认向肖县令行贿之事,现二人已被押送常州府。送走张知府,苏东坡见秋高气爽,桂花飘香,便问起邵民瞻买田宅之事。邵民瞻告诉苏东坡,堂弟说已经办好,这就请东坡前去看看。俩人来到闸口,约了邵明远沿着田间小路来到一个小村庄。邵明远指着两间茅屋说:“东坡先生,这便是我替你买的屋。”这时,突然从茅屋中传来哭声。苏东坡推开屋门,大吃一惊,哭泣的老妇竟然是前几日他在客栈门前扶起的老妇。当他得知事情原委时,立即让邵民瞻去寻找老妇的儿子和儿媳。

正在这时,何孝大哭着跑来。原来,他被蓝蛟精救起后,在草丛中躺了两天。醒来后,他去袁霸头家寻找媳妇,才知道媳妇早已被害。何母听后与何孝抱头痛哭。苏东坡一面安慰老妇,一面让邵明远拿出田契、宅契归还何孝。他扶着何母说:“老人家,我看你儿子再也不会赌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吧。”何孝连连说道:“再也不敢赌了。”说罢,“扑通”一下跪在了苏东坡面前,苏东坡扶起他,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几天后,操劳过度的苏东坡病卧在床,邵民瞻在床前照看。数日后,苏东坡病情加重,公元1101年秋,苏东坡病逝于阳羡。阳羡百姓数万人站立路旁,送别苏东坡,邵民瞻兄弟朝远去的苏东坡灵柩车不停地挥手,歌声起:

竹青青,荷盈盈,太湖岸边歌一曲,万家灯火话今昔。东坡生前身后事,千秋功过谁人说起。问苍天,问大地?看看民心有没有你,说着你,想着你,口口声声传颂你,民心就是那天和地。只你为民效力,阳羡家家户户都有你,这情感,嘿!真正是一个天长地久放在咱心头里……

民间文学 2018年2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岁月留香 喜欢抢红包的猫 捕杀狗仔队 模拟犯罪 野猪破案 用什么方式支付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04/63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