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关宁铁骑诞生记

关宁铁骑诞生记

时间:2020-06-04 02:28:00 来源:笔之家

天下牲口反东京目录列表仙女峰的官印墓

徐冏

崇祯天启六年(1626)正月,皇太极率军大举进犯辽东,利用骑兵优势,所向披靡。辽东总兵袁崇焕针锋相对,命令部下据险防守,尽量避免与后金骑兵正面对决,同时决定尽快组建一支精锐骑师,以便反守为攻。

那些年,辽东百姓饱经战火蹂躏,对后金无不恨之入骨,征募文告一经贴出,投军者十分踊跃,其中不乏勇武善斗的民间高手。袁崇焕令人逐一精选,挑出三千名佼佼者,组成一军,安排专人指挥,操练技艺。没多久,这支新军就被训练成了一支生力军,兵精将猛,武艺娴熟。

但是,组建骑兵,仅有兵员可不行,必须还得有一批相应的好马。可惜,良马多产自关外,派人前往购买,远水难救近火不说,关外乃是后金天下,金人哪肯把良马卖给敌人?好马难求,就成了袁崇焕最大的一块心病。

这一天,袁崇焕单骑便装,独自踯躅郊外,苦苦思索购马之策。

正行走间,一声高亢的马嘶声突然传入耳鼓。凭多年沙场征战经验,他一听声音,便知那是一匹稀世良马,心头不由得一阵惊喜。循声一望,他发现前方大路转弯处,有个汉子骑着一匹全身纯白的骏马朝这边走来。

袁崇焕没细看马上那人的长相,先死死盯住了那匹马。见那马毛色洁白如雪,骨骼高大匀称,四蹄肌腱强劲,肢势端正,不由得暗自赞叹不绝,真是一匹宝马良驹!

如此好马,已足够令人珍爱,如果能借此机会顺藤摸瓜,找到大量马源,就再好不过!袁崇焕想着,没有丝毫迟疑,将马肚子一夹,冲了过去。

汉子似乎有意吊人胃口,看到他跑近,勒转马头,回转而去。那速度,竟然如同离弦的箭一般。

袁崇焕目睹了汉子的骑术和白马那令人不能想象的神奇速度,更加坚定了一追到底的决心。

于是,他使劲儿将鞭子一甩,催赶坐骑急驰而上。

身为辽东总兵,袁崇焕的坐骑自然也非同一般,乃是千万中选一的名马,但与前面飞驰的白马相比,却明显差着不止一筹,眼看双方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转瞬便有跟丢的危险。

袁崇焕正在焦急,万万想不到的是,那汉子却出人意料地勒住了马缰,回过头来,瞪大雙眼盯着他。袁崇焕赶紧拍马再追,可待到他靠近,那汉子又重新催马开始了新一轮腾飞。

好奇怪的人!如此捉弄我,到底所为何来?莫非是后金探得我军急需战马,便以此为诱饵,设下圈套,引我上钩吗?袁崇焕尽管满心疑惑,但为了寻找马源,还是本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敢死之心,没有放缓追赶的速度。

就这样,双方一跑一追,不知不觉已经驰出了百十里地,来到一处偏僻山间。

袁崇焕诧异之余,抬眼四望,发现这是一条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大峡谷,脚下水草肥美,两侧奇岩怪石,谷中丛林莽莽,却看不到人烟,是一个人迹罕至之处。

袁崇焕警惕地四下张望,透过绿叶遮掩的树木,他惊喜地发现,前面山坡上,也就是那汉子消失的地方,十几间茅屋一字排开,一位白发老者正手拿刷子,专心致志地为一匹彪悍的大红马刷洗皮毛。旁边一个剽悍的年轻人在打水。

袁崇焕一眼看出,老人所刷之马,正是世间罕见的汗血马,其珍贵程度,比方才那汉子所骑的大白马有过之而无不及!

难道是老天恩赐,有意成全我袁某人一大心愿?袁崇焕惊喜之余,赶忙下马上前,拱了拱手,恭恭敬敬施礼道:“晚生冒昧打搅前辈,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老人连头也没抬,只管继续刷洗马身,好一会儿,才冷冷地回答:“山野村夫,岂敢在总兵大人面前以前辈自居,至于贱名,愈发不足道了!”

袁崇焕不由一怔,老人身居山野,却养有两匹绝世良马,已足称奇迹;我便装而出,他竟能一眼洞悉我的身份,就更是奇上加奇!看来,老人绝非等闲人物。

有此猜想,他哪还顾及对方的冷漠,心中充满了敬畏谨慎之心,恭谨地赔笑说:“前辈乃世外高人,岂是我等晚生后辈可比!在下若有失礼之处,恳请海涵!”

老人还是不冷不热地说:“袁大人如此谦恭下士,何来失礼之说。不过,大人若非为小儿坐下之马所引,恐亦不至光临如此闭塞之地吧!”

果然是老人家刻意令儿子引我来此,看来买马一事有望了!

袁崇焕大喜过望,就势将后金骑兵猖獗、军中急需战马一事尽情倾诉,请求老人以天下大局为重,以辽东广大百姓生命财产为重,忍痛割爱出售良马,价钱的事好商量。老人听了袁崇焕一番肺腑之言,久久不发一言。

等袁崇焕结束话语,这才恨恨地感叹说:“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朱元璋那老乞丐,当年侥幸夺得天下,即卸磨杀驴,大肆屠戮功臣,真恨不得他朱家江山沦于他人之手!朱家老祖宗不是东西,后代也一个比一个不争气,荒淫无道,昏庸不明,看看这些年,他们把好好的江山社稷糟蹋成何等模样!天下百姓遭受了多少祸害!”

从老人愤激的言语中,袁崇焕已隐然猜出老人的身世来历非比寻常,所言虽然偏激,却也多半属实。

但是,自己身为朝廷重臣,对这种一旦传出便可招来满门杀身之祸的言论,他哪敢轻易触及,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

好在老人发泄过后,看一眼垂手恭立的袁崇焕,长叹一声,吩咐一旁的年轻徒儿为袁总兵搬椅子看茶,自己也坐下来,适时转换了话题:“山野之人虽然身居深山,却也知道袁大人一心为国为民,乃当朝为数不多的好官,清正廉明,忠贞报国,令人钦敬!冲着大人守土卫民的拳拳之心,更为辽东数百万百姓能安宁度日,老朽亦不敢以私废公,因私仇而置民族大义于不顾!自当分文不取,将舍下两千余匹良马悉数奉上,大人尽快令人取走便是!”

两千余匹良马?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袁崇焕激动之下慌忙跪倒拜谢,竟然口不择言:“难得前辈如此深明大义,慷慨捐赠!下官自当火速启奏朝廷,保您满门世代荣华富贵!”

不想,老人却将脸一沉,说:“老朽还是那句话,朱家皇帝没一个好东西!老朽乐意尽献良马,全因不忍心目睹辽东百姓流离失所,亦感动大人保境安民之心,方令小儿引领大人前来,以尽自身绵薄之力而已,决无他念,更不稀罕什么皇家封赏!”

原来,老人的先祖不仅武功高强,且集养马、驯马、医马的绝技于一身,当初对朱元璋大军的迅猛发展做出过不可低估的特殊贡献,是当之无愧的开国功臣之一。可是,朱元璋因出身卑微,夺取天下后,自觉底气不足,总是担心部下篡位夺权,便千方百计寻找借口,以莫须有的罪名,大肆残杀功臣。老人的先祖即在朱元璋屠戮开国大功臣蓝玉满门时受牵连遇难,成为那场政治迫害的牺牲品。

老人的部分家人侥幸逃脱魔掌后,怀着对朱元璋的刻骨仇恨,含冤受屈,隐姓埋名于民间山野,并代代相传,告诫子孙,不得入朝为官,不得为朱家所用。

老人谨遵祖训,长居林间,潜心研习、继承家传武功与养马驯马技艺。与此同时,他也不忘收徒购马,以便待机而动,为老祖宗讨回公道。

这些年,他目睹后金大军屡次侵犯边境,肆意残害当地百姓,又难免对自己长期埋藏的复仇之心大加质疑:外敌屡犯,早已民不聊生,我如果再在其中生乱,哪还有百姓的活路?

关外的“万马山庄”大名鼎鼎。就在两年前的一天深夜,“万马山庄”突然被后金大军重重围困,金兵冲进山庄,见男人就杀,见妇女就抢,抢走了几百匹马,又一把火把山庄烧为白地。

原来他们是觊觎老人的好马,担心为大明所用。

当时,老人正在山中驯马,他驯养的一多半马匹都在山里,才得以保全。这事儿让老人茅塞顿开,他不得不决定彻底放弃私仇,将所养良马全部献给守边名将,既不违祖训,也为保护广大百姓尽到自己的一份力量!

于是,他把家干脆安在了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继续繁殖饲养马匹,直到袁崇焕来做总兵,他彻底了解了这位总兵大人的一切,才决心献马。这一切,袁崇焕作为局外人,自然一无所知。

因老人言词太过偏激,袁崇焕不敢与之深谈,便以公务缠身为由,匆匆与之约定,明日一早领军前来取马,即迅速拱手告辞。

大战在即,袁崇焕回城后,不敢稍有松懈,经过一番紧张有序的防守部署,整整一夜没睡。

第二天三更一到,他率领两千精兵,悄然出城,直奔老人住处。

太阳升起的时候,众军准时赶到目的地。茅屋内寂静无声,袁崇焕猜想老人还未起床,便下令部下守候在外,休得发出声响,以免惊扰对方。但是,老人已经开门走出,袁崇焕发现他一脸悲愤,全然没了前天所见外表冰冷实则恬淡的神态。袁崇焕赶忙上前见过礼,道过安,才小心翼翼地谈到取马一事。

不想,老人沉默了好一会儿,竟幽幽叹息说:“全怪老朽察人不明。前天大人见过那个伺候我的小徒吧?他自称姓王名述,全家为金兵所杀,投我门下才刚刚数日。万万想不到,我这是引狼入室!那狗东西竟然是金兵的奸细,来我这儿卧底。他得知老朽要将马全部送给总兵大人,昨晚来不及出山报信,竟在食物草料内下毒,将小儿、门徒以及所有马匹悉数毒死,然后逃之夭夭!老朽因功力深厚,排毒有术,这才保住了一条性命!”

听完老人的倾诉,袁崇焕目瞪口呆,悲从中来,不由仰天一声长叹说:“天不佑我辽东子民,奈何!老人家,请节哀顺变。”

不想,老人却倏然起身,双手一拱说:“袁大人休惊,人被毒死不能复生,可马的生命力之强,自然远非人类可比,中毒十二个时辰内,属假死状态。老朽屋内备有足量的骏马还魂丹,大人只需火速令人将此丹一一灌入死马腹内,须臾便可雄壮如旧。”

袁崇焕顿时转忧为喜,当下请老人携了丹药在前领路,火速赶往圈马之处。

那是一个长长的大山洞,袁崇焕等人尾随着老人一路走入,但见两边还分布着或大或小许多石洞,浑如一个个天然马厩,此刻却洞洞马尸横陈,大者十余匹,小的三五匹。

众军不敢耽搁,逐一给死马灌药。经過一番紧张忙碌,未出一盏茶工夫,那大批倒下的良马果然一匹匹站立起来,很快恢复了往日的雄壮。到这时,袁崇焕一颗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

令人意外的是,就在这当口,洞外突然传来一阵阴阳怪气的大叫:“师父,徒儿接您来了。您不是祖祖辈辈与朱家皇帝有着深仇大恨吗?我大金国可正需要您这种武功与养马驯马技艺双绝的奇才,您若乐意前往,既可成为国之功臣,尽享荣华富贵,也可报仇雪恨,一举两得,未知尊意如何?”

老人一听那熟悉的声音,顿时怒火中烧,随手从袖中抽出一柄锋利的短刀,恨恨地一声暴喝:“王述狗贼,居然还敢前来送死!”话音未落,人已如利箭般射出洞外。那王述正说得起劲,猛然察觉一道黑影飞到马前,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叫,一颗头颅早已骨碌碌滚落马前。

与此同时,袁崇焕也率军呼啸而出。他这回所率兵将,全是军中精锐,此刻有良马相助,越发威猛无比。

皇太极因预知袁崇焕今日来此取马,故不惜调拨三千兵将前来,意在一举生擒。他没想到的是,山道路面不宽,后金人马虽然三倍于明军,却施展不开,骤然遭遇如此强敌,顿时乱了方阵。

双方一场混战,后金军死伤大半,剩下的四散逃命。

大战结束后,袁崇焕因担心后金军回头报复,老人固然身怀绝技,但终究是孤身一人,双手难敌四拳。再说,以老人那样的民间奇士,不知还隐藏着多少奇招异术值得学习呢,如果能请回军中,那不是如虎添翼吗?

于是,他一再诚恳地恭请老人同回总兵衙门,以便时刻向其请教兵家学问。

可是,老人却断然谢绝说:“先祖遗训,不得委身官场,老朽岂敢违而不遵!以袁大人之壮年有为、爱国爱民,已是辽东乃至整个华夏百姓之福!老朽风烛残年之人,去之尚有何益?何况,小儿与门下诸徒,皆因老朽用人失察而枉送性命,为之守灵扫墓,乃老朽唯一赎罪之法,岂可舍之不顾!”

袁崇焕再三诚邀,因老人全无商量余地,只得下令部下尽快清扫战场,收缴武器,掩埋尸体,并将老人的儿子及所有徒众遗体收殓合葬一处,修墓立碑纪念。与此同时,他还特意留下十名心腹将士,既拜老人为师,传承其满身绝技,也为照顾其日常起居、巡查守卫。

一切安顿妥当,袁崇焕正待收兵回城,却有探马来报:皇太极领军倾巢而出,攻城正紧,请总兵大人火速回城。袁崇焕沉思片刻,不由一声冷笑说:“皇太极自取败亡之道,真是天助我也!这回,该让他好好领教领教我大明骑师的厉害啦!”笑过,他毅然下令,部下不必回城,而是火速绕道,直袭后金大营。

皇太极原本算定趁袁崇焕依约取马这一天赐良机,仅留五百兵丁守营,其余大队人马兵分两路,一路由部下一名大将率领,令王述为向导,直奔老人圈马的山洞,企图一举生擒袁崇焕本人。他自己亲率大军攻打宁远,力争速战速决,夺取该城。

不想,明军此刻却如神兵天降,突然攻营。守军兵少,且猝不及防,哪抵挡得住?为求保命,无不望风而逃。袁崇焕一击得手,就势下令纵火。未出片刻,后金全营四面火起。皇太极闻讯率军回救,却迟了一步,营寨粮草等物早已焚烧一空。大军无粮支撑,这仗还怎么打?无奈之下,他只得悲哀地一声长叹,黯然收兵远去。

袁崇焕一举全胜,趁后金军大败之后,一时间无力返回之际,以老人所赠良马为基础,进一步派人前往各地选购马匹,同时充实兵员武器,很快组建了一支精悍骁勇的骑师。以后,这支兵马尽管人数不多,却在历次守卫战中,于关键时刻出奇制胜,屡次击败后金乃至满清大军,名扬天下,史称“关宁铁骑”。

民间文学 2018年2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岁月留香 喜欢抢红包的猫 捕杀狗仔队 模拟犯罪 野猪破案 用什么方式支付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04/63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