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全其美

时间:2020-06-03 02:28:00 来源:笔之家

公公想要生二胎目录列表致命的对联

鲍一龙

最近有群众举报,精神病院为套取国家补助,有虚报病员的行为。新上任的纪委刘书记想去查一下,可听人说精神病院那个姓李的院长很有头脑和手段,几次下去查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实名举报的可信性更大,可用什么方法才能查出实情,给群众一个交代呢?想了半天,他抓起电话给李院长的上级打了个电话,要他们立即下去调查,再把调查结果报上来。

刘书记犯难,那李院长也不轻松。

这不,李院长下班到家,朝沙发上一坐,就重重地叹了口气。做导游的女儿李娅奇怪地问:“爸,怎么一进家门就长吁短叹的,出了什么事儿?”他那个在超市工作的老婆也过来紧张地追问。

李院长说,他们医院申请点儿经费,以往是院里打个报告就批,昨天上级领导打来电话,却说要来数人头、看情况才批。可他们院的病人数压根儿没有报告上写的那么多啊!明天就来查,现作假都来不及。

李娅脑子一转,说:“这点小事儿你也愁?找些人充充数,应付一下不就行了?”

李院长摇摇头说,普通病人找人冒充还好些,可他们是精神病院,不好找。李娅想了想,附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李院长想了想,说,这倒是像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可万一弄巧成拙就砸了。还有,这次是纪委带着问题来查的,可不好糊弄啊。李娅一笑说,包在她身上。李院长真是被逼急了,别无他法,也只好点头同意。

第二天,准备工作一切就绪,眼看就到检查组来的时间了,女儿还没有出现,接连打她的电话都是忙音。李院长不由急了起来,心里直后悔,怎么能听一个黄毛丫头的话呢!要是纪委的人现在来了怎么办?

怕鬼有鬼,电话响了,一接,是安排在局里放风的人员的电话,说检查人员已经出发,十分钟就到。李院长更加头大,再拨女儿手机,还是没拨通。他有气无力地对手下人说,各就各位准备一下,检查组就到了。

说完,他自己向大门口迎去。刚走到门前,“嘎”的一声,一辆轿车停了下来。李院长赶紧上前,车门打开,下来的是顶头上司——主抓人权、财权的王副局长,后面还跟了几个下属。李院长暗暗松了口气,不是纪委的人,好糊弄。他带检查组在各个病区转一圈后,王副局长疑惑地问:“李院长,病员怎么没有报告上说得多呀?你上报的数字是不是有水分?”

李院长脸色涨红,心里直骂女儿,死丫頭,老爸让你害死了!嘴里勉强解释说:“王局长放心,现在反‘四风抓得紧,我们怎么敢弄虚作假呢?听说还有人告到纪委,我再玩虚的不是找死?上面通知说不但数人头,还要看医疗质量,那些病员看上去都恢复得不错了,我就让他们出去半日游,试试效果。”

王副局长一听说让病员出去旅游,脸上露出喜色,叫李院长抓紧将病员们叫回来,让他看看。李院长掏出手机瞎拨一通后,无奈地摊开手说,他们在电信肓区,估计进山了,暂时联系不上。是不是等下次再来看?可王副局长坚持要等。

就在这时,“叮咚”手机响了一下。李院长悄悄一看,是女儿发来的信息。他立刻喜笑颜开,回复了几个字发了出去。然后笑嘻嘻地对王副局长说,他们回来了!边说边往大门外跑去。

李院长来到大门前,李娅已经从旅游车上下来,她的身后鱼贯而出,下来一群游客模样的人。原来李娅给父亲发的,正是游客的身份信息资料,所以他才像落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惊喜。

李院长急忙迎上去,刚想说话,李娅向他挤挤眼,他会意地停了下来。李娅对大家说:“车子出毛病了,请大家下来,让司机将车子开去修一下,最多二十分钟。这里虽然是精神病院,你们也可以进去看看,长长见识,顺便上个厕所。”游客们一听,好奇心起,都往医院大门走来。

李院长松了口气,上前客客气气地将一行人让进病区内。然后“哐”的一声将大门关上了。

众人正惊疑,只见面前一个扛着摄像机的中年男人,将黑洞洞的镜头对着大家。李娅笑嘻嘻地指指他说:“大家不要慌,他们在拍纪录片,请咱们做一回群众演员,几分钟搞定后,发给咱们每人一件小礼物。”

其实,这个摄像师是刚才李娅在微信里安排父亲找人冒充的。

她话音刚落,一位旅客就接上说,咱好好的人怎么当起精神病人了?晦气啊,咱不干!本来都已默认的旅客也都七嘴八舌地表示反对,局面一下僵住了。李娅和李院长对视一眼,李娅喊着说,给钱!拍片给钱!只要配合好,一人五十块!

钱的魔力大,吵嚷的人声消失了,还有人嘀咕着,还有这好事儿!李院长正在庆幸得计,站在院中的王副局长往旅客这儿走来了!

李院长赶紧小声对游客说,千万记住,从现在开始,大家就当自己是精神病人,无论谁怎么问,坚持住这一点就行了!有人点头,还有人觉得挺好玩的,看热闹似的答应着。王副局长已经过来了,在一个年青旅客面前站下,问:“你叫什么名字呀?”那人说:“我叫徐大海。”

王副局长好像对他挺有兴趣,又问:“你家在哪?住院多久了?”只见这徐大海瞅瞅王副局长,又望望对准他的摄像机,说:“你是要听实话呢?还是假话?”

这一下李院长又惊呆了,还真有人不在乎那五十块钱,这么不配合!

就在这时,一声尖利的哨声响起,李娅边吹哨边摇小旗边喊:“站队!站队!”旅客们一听,都向她的身边靠拢,那青年也往小旗边靠了过来。

人们站好队后,李娅说:“病友们静一下,请领导为我们讲两句话。”旅客们都鼓起掌来。李院长猜到了女儿的用意,趁机上前请王副局长说两句。

王副局长推辞了一下,背着手往人前一站,说:“大家好,你们快要出院了,这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回去后,你们要加强身体锻炼……”

王副局长正讲到兴头上,只听徐大海喊道:“领导,你是不是要听真话?告诉你,我们压根儿不是什么病人,我们都是游客,被他们骗来充数的!”

李院长赶紧挡在王副局长面前,解释说:“这事儿怪我没对您讲清楚,今天出去游玩的患者中,有一部分是已经痊愈的,还有一部分是在康复中的,早晨吃了镇静药控制住了病情。因为回来迟了,这部分人的药性快要过去了,才出现瞎胡闹的现象。这些人病情发作是很危险的,我们也经常束手无策。您看看是不是避一下?”

王副局长本来对那个徐大海说的话半信半疑,还想追问下去,听李院长一说有危险,急忙带着那群人就要离去。

这时只见徐大海上前一把抓住王副局长说:“领导,可不能听他们瞎说,我们真的不是精神病人!”

王副局长挣了几下没挣开,李院长当即冲到徐大海跟前喊道:“怎么回事?快放开!”

徐大海说:“要想证明我们的真假,您叫我们旅游的人报个数,真假不就知道了?”

王副局长一听,觉得有道理,就点点头说:“李院长,先听他的。”

李院长只好叫医生与护士站一排,女儿带着旅游团的人站一排,把数字告诉王副局长。

那徐大海对王副局长说:“领导,您听见没有?这些数字与院长报告上的是不是一样?”

王副局长忙说:“不一样,不一样。好像多出了两三个人。”

徐大海说:“您这下知道了吧?明白他们是弄虚作假了吧?我还有证据呢。”他又对着旅游团的队列喊:“团友们听着,请把你们的身份证拿出来给领导看看,让他明白,我们不是病人,我们真是旅游的!”

这时有的人从身上掏出身份证,有的人说身份证在车上的包里,场面乱了起来。

王副局长一看,气得直瞪眼,说:“怎么回事?怎么多出了几个人?他们都是带身份证来住院的吗?”

李院长靠到王副局长耳边说:“局长大人,你见过有精神病人承认自己是病人的吗?”随即他对着办公室喊:“孙会计,把登记表拿来。”

只见一位工作人员拿着花名册从办公室里跑了出来。

李院长不慌不忙地接过花名册,递给王副局长,说:“王局长,我们打过报告后又收了几名病员也让你查出来了,厉害!呶,这是他们的名单,批经费时可要加上这几个人啊。”

王副局长将信将疑地接过花名册,大致看了一下,病员中果真有一个叫徐大海的。他点点头,将花名册还给李院长说:“看来你这工作做得还不细致,病员数怎么能不实呢?身份证又是怎么回事?”

李院长说:“那几个人是要出院的,他们家里人也来过,我们也不知道身份证怎么到他们手里了。”

王副局长不知道是着急离开,还是不想追问下去,急忙说:“要是纪委来查,你这样回答能蒙混过关吗?今后要注意。”

李院长心里悬着的石头落地了,王副局长检查结束的口头语就是——今后要注意。他赶紧点头称是,说今后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那徐大海看这阵式,自己再说话也没人听了,自嘲了一句,回到了队列里。

送走了王副局长,那些游客也都上了车,李娅果真没有失信,给每位游客发了五十块钱,还给了一张小卡片,说:“回头去超市享受买一送一的特惠待遇。”

王副局长回到局里,当晚打了个报告给纪委,说李院長上报的数据,虽然有点差错,但是,病员数本身就是动态的,他们还少报了几个人。

李院长得知消息后,高兴地直夸女儿这两全其美的方法不错,既帮了老爸,又替她妈销了不少“两全其美”利润超高的药品。虽然发出去几千块钱,可早已经从老婆的奖金那里赚回来了!真是三全其美!

几天后,李院长还是接到了反“四风”办公室的谈话通知。找他谈话的正是纪委刘书记,身边坐着的记录员就是那个徐大海。他的面前放着小卡片换来的礼物——“两全其美”药。李院长愣住了……

原来这徐大海是新来的纪委工作人员,受刘书记委托,暗查这件事,经过分析,在纪委重压下,李院长如果真的弄虚作假,就要搞鬼,他女儿与妻子肯定是帮手,于是他悄悄坐上了李院长女儿的旅游车,果真发现他女儿拿着手机,询问旅客的姓名、住址、有无身份证等情况,将信息传给她老爸,现造的花名册。于是他现场揭穿……

那王副局长也因工作弄虚作假,受到了相应的处罚。

民间文学 2018年11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中) 视频风波 心结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03/63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