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血佛光

时间:2020-06-03 02:22:00 来源:笔之家

爱无底线目录列表母亲的自私

白锦无++纹段明

暑假,林涵带女友陈燕回外婆家参加族中的祭祖仪式。

吃过晚饭,两人出门闲逛,行到村外时,忽然玉米地中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竟钻出来两个光头和尚。来人合掌行礼,向两人道:“阿弥陀佛,贫僧法号弘仁,这是我师弟弘一,我们在定林寺出家。这次来是参加明日祭祀仪式的。”

林涵便带两人往族长太公家走,经过祠堂时,祠堂的大门突然开了,有人从暗中走出。待看清楚脸,林涵笑了:“航哥,你怎么在这儿啊,吓了我们一跳。”

航哥是太公的独孙,按辈分算林涵表哥。他搓着手笑:“这不明天就要祭祖了嘛,爷爷不放心,非得叫我再检查检查。”没几步到了家,太公一见航哥就骂:“又死到哪儿去了,整天不着家。”林涵赶紧打圆场:“航哥去迎这两位大师了。”

太公一愣,扶着拐杖站起身:“不是说明天一早到吗?”弘仁解释:“山路难行,怕误了贵村的大事。所以我师兄弟二人便提前过来。老先生,我们师兄弟这趟来,除了做法事外,还有个不情之请……”太公轻咳两声,让航哥送林涵和陈燕先回家。

第二天开祭时,弘仁师兄弟带着众人焚香行礼后,祠堂大门缓缓开启,一尊金佛映入众人眼帘。

僧人带领众人跪拜在佛像面前念了半天经,而后绕佛像一周。如此三遍过后,太公走到祠堂的正前方:“诸位,这次我们许氏家族召集起来,一是祭祀列祖列宗,重修家谱;二是要归佛还庙。”

弘仁走到太公身旁,朝众人行礼:“阿弥陀佛,这尊佛像,是45年前破旧物的时候,我师父的师父请求贵村李大夫保护下来的。这一趟我们师兄弟过来,就是为了想要迎请佛像归寺。”

族里众人皆无异议,吃罢饭就去帮忙起佛。林涵扶着女友站在矮墙上,清楚地看到了那尊金光闪闪的佛像。突然,天空滚过一阵惊雷,一瞬间竟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刺目的闪电中,金佛泛出了幽幽的光,眼睛居然如鬼火一般。

大雨倾盆而下,大家伙儿全冲进祠堂躲雨了。灯亮后,弘仁突然大喊:“佛像呢?”大家这才发现佛像不见了。场面一时混乱起来,有人惊慌喊道:“佛主发怒了!”

恐慌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小声议论迅速变成了大声质问:“佛主好端端地在我们许家供奉了这么多年都没事。怎么你们一来就生出这么多事?”弘仁跪在蒲团前,眯着眼睛讷讷念经,半晌,才睁开眼,声音平静:“佛主显灵了。”

众人都以狐疑的眼神盯着这两个和尚。佛像的压痕还清晰可见,林涵凑上前,拿手指沾了沾压痕的灰尘,抬头看向祠堂四周,约百来个平方的屋子,里头并没有摆放多少东西,可谓一目了然。众人没找到蛛丝马迹,待到雨停只好散去。

林涵回到家里反复思考事情的始末。祭祀时大家都绕着佛像走了好多圈,陈燕还偷偷摸了下佛脚,那尊佛像肯定是切实存在的。

外婆缓缓叹了口气:“莫要多想,这佛主是有灵光的,当年就跑过一次。”

“咱祖上出过真佛,肉身坐化,好几百年都没腐烂,一直供奉在祠堂里。当年日本鬼子想抢,可他们走进祠堂里就晕头转向。看得到,碰不到。小鬼子急了,放火烧祠堂。火刚起来就下大雨,浇了汽油也烧不起来。反倒是放火的那个二鬼子被活活烧死了。那以后,小鬼子这才不敢打佛爷的主意了。”

陈燕听故事上了瘾,催着外婆讲下去:“那后来呢,肉身佛呢?”

外婆叹了口气:“后来动乱了,老族长想把佛爷藏起来,结果家里的小崽子跑去报告红卫兵头头,他们拿刀去砍佛爷,佛爷的血溅到了这群混小子身上,呵,一个个回家就开始口吐白沫满地打滚。乡里的李大夫拿香灰冲水给他们喝下。神了,喝完水以后就犯困,一觉醒过来全好了。大家赶紧去祠堂给佛爷还愿,可一会儿的工夫,佛爷就不见了。红卫兵怀疑李大夫跟老族长,盯了半年,发现李大夫半夜偷偷跑到后山里头跟外人接头,就是那两个和尚的师父的师父。山洞里佛爷倒有,却不是肉身佛了,而是你们见到的那尊大佛。最早跟在他身后的红卫兵就是你三表舅,航哥他爹,那小子当年也跟着去糟蹋佛爷,多少有点怕,就打马虎眼,帮他们将后面的人糊弄过去了。后来重修了祠堂,才将佛像从山洞里请出来供奉上。我看啊,佛主又飞回天上去了。”

林涵只是笑,他可不相信什么显灵,这其中必有猫腻。陈燕却起了兴致,想要去山洞探险。

当年山洞早已杂草丛生,两人刚要进洞,却意外地发现里面已有一人,竟又是航哥。

两人在航哥的陪同下,在山洞里探寻一番,并无所获,于是辞别航哥下了山。路上陈燕颇感失望,林涵却像发现了什么,神情严肃地叮嘱她:“立刻回去找外婆喊青壮年上山,就说我在山上摔到沟里头去了,多找几个人救我。快去,迟了佛像就被偷走了。”

林涵悄悄返回了山洞。果然,航哥已经不见了。他慢慢推开了一块石头,角落的阴影里头出现了一道缝隙,恰好够一个成年人穿过。在洞口看到踩倒的野草时,他就认出来了,那绝对不是一个人的痕迹。

航哥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说好的,两万块,一分也不能少。”

“行了,少不了你的数。”是四哥的声音。航哥的两个手下也一起出力,将佛像运上船。山洞里头有条暗河,直通山下的河流。

林涵连忙退出。他奔到山洞外的河流旁,将鞋子脱下藏在草丛里,嘴里叼了根芦苇,悄无声息地潜下去。不多时,船出来了,林涵悄悄尾随,趁机潜到船底下,拿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将船凿了个洞。河水慢慢渗进船舱,四哥意识到不对:“航仔你个砍脑壳的,弄的什么船,才几步路就破了。”

四哥骂骂咧咧,下水将船推到了岸边,指挥航哥赶紧再弄条船来。陈燕带人找到山洞,林涵早已不见。她急得快哭了:“林涵就让我赶紧找人,说迟了佛像就被人偷走了。”太爷一怔,赶紧跑到缝隙前,引着众人进了里洞。里头也没人影,可地上的烟头却显示这里分明是呆过人的。陈燕顺着河发现了林涵的鞋子,不由掉下眼泪。

大家沿着河岸走,发现了废弃的小船。有人惊呼:“这不是我家的船吗?航仔借去,说要带小涵钓鱼玩。怎么丢在这里,还破了这么大一个洞?”

太公脸色铁青。有船的人家跑回去摇船,众人行到下游岔口,却不知道该往哪边去了。正犹豫间,上游追了条船下来,一身袈裟的弘仁立在船头:“佛像是不是又出现了?在哪里?”

太公咬牙切齿:“你不是说佛主显灵吗?找什么佛像!”弘仁微微一笑:“当日我若不坚持那么说,那些贼怎么可能露出马脚。”

林涵没料到航哥那么快就找来了新船,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好在不久之后,这条船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原来航哥财迷心窍想坐地起价,特意把船凿穿了拿泥巴糊上,水泡的时间一长就化了。四哥定睛一看,眼里弥漫起杀气:“航仔,老实交代,这是不是你玩的鬼?怎么着,一条船漏,两条船也漏?”

航哥狡辩:“四哥,村里船基本没人用,又不是啥好木料,闷透了。这水势这么猛,擦到石头坏了不奇怪。要不四哥你再出个数,我给你再弄条船过来。”

“你少拿老子当冤大头!”

四哥面色阴沉,他本来准备到落脚地再将佛像切开分装运走。此刻,只能将计划提前了。

航哥心惊胆战:“四……四哥,你这么做,佛祖会报复的。”

四哥嗤笑:“菩萨要真有灵,第一个宰了你小子。”

航哥被枪指着脑袋上前锯第一刀。这时天色突变,一瞬间乌云压山,航哥脚一软,整个人扑到了佛像身上,电锯也擦了上去。明亮的闪电下,佛像的眼睛渗出了殷红的液体。航哥吓得胆颤:“佛主发怒了,佛主发怒了!”

“再喊老子一枪崩了你!”四哥一脚踹开跟摊烂泥似的航哥,亲自拿起电锯。

林涵偷跑到外面打了个电话给陈燕,回头就见到这一幕。他急中生智,故意扯着嗓子喊:“三舅、二大爷,警察同志,这边,他们在这里。”四哥等人一阵慌乱,拔腿就跑,准备藏在暗处打冷枪。许久没动静,四哥示意手下出去看情况。林涵躲在石头后面大气不敢出。见那人越来越近,林涵咬咬牙,抓过一根藤往山下滚去,待到半腰,手里的藤蔓终于不再往下掉。他扯着藤蔓,小心翼翼地寻找下脚点,就在他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下面传来了陈燕的惊呼:“林涵,小心啊!”

四哥一枪过去。晃荡的蔓藤救了林涵一命,子弹堪堪擦脸而过,鲜血糊了半张脸。这伙人一着急,连连朝船上的人放枪。小船在湍急的水流里头摇摇晃晃,竟然神奇地避开了所有子弹。四哥一瞪眼,将枪抵在航哥的太阳穴上:“别动,都下来。把这佛像抬上去,否则,老子一枪崩了这龟孙子。”

众人见状只好下船。四哥挟持航哥,两个手下举枪戒备,登上船,一眨眼的工夫,船就没影了。

林涵终于慢慢爬了上去。众人安稳下来才发现,太公跟弘仁还有另一艘船都从水面消失了。暴雨太大,当地的海事部门勒令所有渔船一律就近停靠。四哥强行前行,被海巡艇追上了。他想冲出去,结果船翻了,大佛也沉到了水底。

太公跟弘仁追上来,揭发了他们的罪行。这几人拔枪威胁,可惜枪支进了水,卡住了,最终被捕。

佛像打捞上来后弘仁谢过众人,准备带着佛像返回寺庙。正当他要走时,弘一突然带着位老和尚出现了,声音颤抖:“师兄,当日偷走佛像的人竟是你!”弘仁面色不变:“师弟,此话怎讲?我当日就知事情有变,才故意设下圈套,好叫这帮贼自投罗网。”

林涵从人群中站出来,朝他微笑:“弘仁,当日大佛凭空失踪,不正是你的得意之作?你小时候在师祖身边长大,当日李大夫临终前传口信你也在场,知道祠堂里有条暗道直通后山山洞。李大夫跟老族长当年重修祠堂时特意留了后路。祭祖头天晚上你故意要求住在祠堂里,为的就是探清楚这条密道的机关。那天上午我们看到的是真佛像。可是中午你就动了手脚,藏好了佛像。等到下午大家再去祠堂,看到的不过是一幅立体投影像,这幅画像就在祠堂的布帘上。你趁乱将帘子退向两旁时,所有人就眼睁睁看着佛像凭空消失了。”

弘仁冷笑反驳:“这佛像明明是被那几位贼人所盗,捉贼捉赃。”

林涵冷笑:“你藏起了佛像,却没料到为他人做了嫁衣裳。航哥也从太公口中知道了这条密道。你辛苦藏好的佛像,没等自己来运,反倒被人捷足先登了。那日你撞上大家追佛像,便将计就计,将罪名全都丢给了他们。”

老和尚一声叹息:“弘仁,为师委派你跟弘一一起迎请佛像就是想给你幡然悔悟的机会。你竟然……”弘仁怅然:“师父,我不曾悟道,也看不到佛主。这世间根本没有佛,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能去追求红尘的享乐?一尊泥像而已,既然有人出大价钱,我为什么不能卖给他?”

老和尚步履沉重地走到大佛之前,招呼身后的匠人将佛像的外层砸光,赫然露出了里面的肉身佛。外婆失声叫道:“佛爷,是我们许家的佛爷。”

“师父现在就让你睁眼看清楚,这是几百年不烂不腐的肉身作佛。当年李大夫担心肉身佛不保,师父出主意将他周身护砌,索性做成一尊佛像来避人耳目。当年日本鬼子没动得了他,文革也没能毁掉他。今天却差点儿毁在你手上。”

弘仁慢慢垂下了头。阳光下,肉身佛栩栩如生,仿佛正朝世人怜悯微笑。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8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加薪 举一反三 举一反三 特殊应聘 敬酒 敬酒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03/63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