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丛林

时间:2020-06-02 02:28:00 来源:笔之家

坚忍不拔目录列表逼真的照片

蒋世平

詹胜、郑龙和郝斌,是边防部队叶司令亲自从训练基地挑选出来的特种兵,三人在潜伏、格斗、枪法方面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郑龙和郝斌的枪法出神入化,詹胜更是技高一筹,蒙着眼睛,就能听音辨声击中飞鸟;擒拿格斗,三五个人近身不得。叶司令任命詹胜为特别行动队队长,并命令边境巡逻队卓队长全力配合。叶司令对詹胜下达任务:“在边境活动着非法武装人员,经常骚扰边境,你们要予以清除。这些人军事素质极高,很可能是特种兵,与他们较量,要十分小心!”

詹胜带着郑龙、郝斌,同巡逻队卓队长一起去边境察看地形。卓队长指着不远处的山岭告诉詹胜,那叫金钟岭。两名巡逻战士,就是在金钟岭一带神秘失踪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山岭重峦叠嶂,峰险林密,地形复杂,藏几个人就如大海藏针,难怪有敌对势力在那里活动!良久,詹胜对举着望远镜观望的郑龙和郝斌说:“我明天就在金钟岭潜伏,郑龙在左边的马鞍山,郝斌在右边的凉水井。”郑龙和郝斌齐声答应。詹胜对卓队长说:“你们照常巡逻,如听到枪声,便迅速支援。”卓队长一臉严肃,说:“明白,我们全力配合。”

詹胜望着山下的农家小屋,对卓队长说:“这户人家你们熟悉吗?”

卓队长说:“熟悉。几次有人偷越国境,就是这家男人告诉我们的,男人叫韦山民。”

詹胜说:“你带我们去问问情况。这户人家面朝金钟岭,站在门口就可以望得见金钟岭一带,也许能提供一点情报。”

詹胜等人穿过灌木丛,顺着一条羊肠小道下山,不一会儿,就到了韦山民家。

这是一栋二层小木楼,绿树掩映,一片寂静。卓队长来到楼前,喊了一声“老韦”。韦山民从二楼探出头来,马上露出热情的笑容,招呼卓队长带战士们上楼喝茶。

詹胜问:“马叔叔,您这几天,看到过金钟岭有什么奇怪现象吗?”

韦山民想了想,说:“前天黄昏,有一群鸟刚落下去,又飞起来,好像是受惊的样子。”

詹胜又问:“有什么陌生人从这里路过吗?”

韦山民摇摇头:“没有,最近没有。也许我干活儿去了,没有看到。”韦山民毕竟是一个普通农民,说不出更多情况,詹胜不再多问。

在边境巡逻队营地,吃完晚饭,詹胜就带着郑龙和郝斌休息了。到了深夜,战士们进入梦乡时,詹胜带着郑龙和郝斌一声不响地出了营地,借着微弱的星光,一个急行军,钻进了金钟岭。

夜雾笼罩,寒气袭人。詹胜打了一个手势,郑龙和郝斌悄无声息地向两侧而去,眨眼间,不见了身影。詹胜凭多年练成的特异听觉,听着轻微的树叶拨弄声由近而远。根据速度测算,郑龙、郝斌已经到了指定位置。果然,詹胜贴耳的无线信号器发生了轻微的震动。

詹胜披好伪装,藏在了一块巨石上面的草丛里。这里可以居高俯瞰,又可以跃入后面丛林中隐蔽撤退,可攻可守可退,地形理想。天边发亮,树林里鸟儿开始啼啭。不久,太阳缓缓升起。可以清楚看到,不远处的山脊上,屹立着水泥界碑。晨曦中的界碑,显得庄严肃穆,界碑的另一边,就是境外。

忽然,境外那边的树梢在摇动。詹胜心中一动,瞪大了眼睛。一会儿,从树上跳下好大一只山猫,机敏地钻进了丛林。詹胜听说过,这种山猫发起狠来,非常凶猛。在这山里潜伏,还得小心防着山猫袭击。

时间慢慢消逝,詹胜静静地潜伏着。国境线上,卓队长带着一队战士巡逻,慢慢地向远处走去。

巡逻队过去后,边境线上一片宁静,只有各种鸟叫声此起彼伏。忽然,丛林中发出轻微的声响。詹胜见声音响处,草叶在晃动。一会儿,钻出了三个人。那前边的,提着小箱,后边跟着一个老板模样的人,再后面,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三个人沿着小径,往山下慢慢走去。

提小箱的人扭过头来,对老板模样的人说:“豹子应当来了。他说这次带金条来换货,怎么不见人影?”

老板模样的人说:“去前边看看,再不见人,我们就撤回去。”

詹胜想,这是贩毒团伙了,他们在等一个叫豹子的人来取货。看来,这条国境线,果然是毒贩出没的地方。詹胜摸着手枪的手放下了,他们潜伏的目标,不是普通毒贩,而是肆意挑衅我军的武装分子。这伙毒贩要经过郝斌的潜伏区域,但愿郝斌不要被发现。

詹胜屏着呼吸,努力辨听着郝斌方向的动静。

突然,郝斌潜伏的凉水井山中,响起轻微的枪声。那是装了消音器的枪,詹胜心中一惊:郝斌不会随便开枪的,是刚才过去的毒贩发现他了?不太可能,凭郝斌的潜伏技能一般毒贩是发现不了的。想到这里,詹胜猛地一震,难道毒贩是敌对分子乔装打扮的?

詹胜悄无声息地滑下巨石,蛇一样向郝斌潜伏的山中潜去。詹胜要去支援郝斌,因为乔装成毒贩的敌对分子明里就有三个,如果还有接应的人,郝斌就非常危险了。

潜到一个高地,詹胜停下来听郝斌的动静。树叶声、落叶声、鸟声、轻微的脚步声,詹胜凭听觉,判断出方圆五里之内,不少于六个人在行动。而且,从这些声音里,可以断定这几个人都不是等闲之辈,起码有十年以上特战训练和作战经验。

忽然,不远处的草尖摇了一下,草叶发出细微响声。詹胜一听,就知道是郝斌来了。他们在特训基地共同苦练,彼此非常熟悉。詹胜发出了鸟翅扇动的响声,这是他们的联络信号。树林中鸟儿扑闪翅膀,几乎就是一缕风声,没有谁会注意。

果然是郝斌,他敏捷地潜到詹胜身边,迅速地交流了一下情况。原来,正如詹胜的判断,这些贩毒分子,就是一伙境外特种武装分子,个个都是实战高手。郝斌目前发现他们有五个人,其中一个人刚才一步步向郝斌潜伏的地方走来,郝斌本想潜伏不动,让这人过去,没想到突然向他扑来,想抓住郝斌,于是郝斌开了一枪。

詹胜迅速做出推断,说:“这伙敌对分子可能得到了我们有特种兵潜伏的消息,专门来对付特种兵的。”

郝斌撇着嘴说:“哼,想同我们较量?也不想想我们是什么人!”

詹胜打了一个手势,郝斌朝另一方向潜行而去,两人相距不远,背对背地互相掩护。

背后有郝斌,詹胜心中轻松了许多,他把注意力放在了前方和左右两边。不一会儿,左侧有一片树枝像被风吹动。詹胜马上眯着眼瞧着树枝下面,好家伙,一只手举着枪,正向他这里瞄准。这人竟在无形中发现了詹胜隐藏的位置,反潜伏经验真是不可小觑。詹胜一个灵蟒翻身,滚到旁边一块石头下,同时抬手一枪,射向对方。

对方没有想到詹胜眼尖手快,远在一般人之上,还没来得及躲闪,早已中弹,一命呜呼。

詹胜枪法绝妙,可以不瞧目标,凭感觉射击。他刚才发现那只举枪的手后,滚动之间,凭对方瞄准姿势,朝对方打了一枪。这一枪,正中那人头部。

詹胜藏身石头后边,看见对方已无动静,不禁露出了自负的微笑。不错,这枪法没白练,真刀真枪打起来,不吃亏。一瞬间,詹胜忽然感觉不妙:自己躲避时,如果对方还有帮手,肯定会发现,那么此时在这岩石后边就充满了危险,如稍一露头,就会被对方击中。

想了想,詹胜摸出压缩饼干盒,露出石头晃了一下。在这一瞬间,詹胜觉得手中一震。縮手一看,压缩饼干盒已被击碎。这人果然身手不凡,如果不是自己及时醒觉,不就光荣了!

詹胜心中震怒,听着对方射击后迅速移位的声音,使出了听声辨位的本领,抬手就是一枪。平时在特训基地,辨声射击,詹胜也是百发百中,是众多特种兵中的一绝。詹胜枪响之后,迅速爬行换位,然后静听对方反应。好久,对面没有一点声音。看来,这一枪正中对方要害。

这时,詹胜想策应一下郝斌,于是急转过头来,扫视郝斌那边情况。这一眼之中,发现竟有三个可疑点,这三点呈半圆形,包住了郝斌的潜伏位。如果郝斌同任何一人对射,就会遭到对方两人的同时射击。詹胜暗叫不好,旋风般往前潜行。

正在这时,郝斌的枪响了。几乎同时,传来两声枪响。郝斌枪响,对方肯定有人中弹,可是,郝斌同时还要躲开射来的两枪,难乎其难,因为对方是一等一的高手,绝不会放过一丝机会。

詹胜一跃而起,朝两个开枪的对手打了两枪,同时扑向郝斌。果然,郝斌躺在树丛里,捂着胸口,正艰难地呼吸。詹胜抱起郝斌,滚到一棵树后,掏出急救包,裹住了郝斌的伤口。

郝斌脸色惨白,露出一丝苦笑:“他娘的,被狼咬了。”

“我会救你回去的。”詹胜关切地说。

战友受伤了,詹胜心中着急起来。刚才自己在有效射程之外打出的两枪,也许连对方汗毛也没擦着,那么,对方被郝斌击毙一人,最少还有两人,自己要照顾重伤的郝斌,再对付两个高手就相当困难了。而郑龙那边,距离这里太远,不能及时来支援。而且,郑龙即使来,会不会遇到其他的敌对分子?这次境外敌对分子,好像是有备而来的。他们身手不凡,肯定是经过特种训练的,要救出郝斌,非得卓队长带来援兵不可。想到这里,詹胜去掉了手枪的消音器,枪声虽然能给卓队长报警,但也会暴露自己的目标,使自己面临更大危险。但是,不能丢下郝斌不管。詹胜决定为了郝斌,在这里坚守待援。

不远处树枝微响,詹胜血液沸腾起来:哼,那两枪果然没伤着他们!

起风了,风吹得草木呼呼作响。詹胜想,对方肯定会利用风声朝自己接近,他嘴角挂起一丝冷笑,把子弹压满了弹盒。

果然,右边有轻微的响声,那响声同风声不同,是轻轻的脚步声。詹胜仔细听着脚步声,测算着距离:一百米……九十米……六十米……三十米!这时,詹胜手一抬,打了一枪。

“叭!”这一枪响得突然,不远处鸟儿惊飞,还蹿出了一只山猫。而枪弹到处,有人倒在地上,发出沉重的砸地声。

詹胜迅速把郝斌转移到大树的另一侧。枪声暴露了位置,会成为敌方的目标,詹胜不想郝斌再受伤。

詹胜在大树后边,想听出另一个人的声音。他屏着呼吸,朝另一个人的方位侧着耳朵,可是,什么也没有听见。詹胜拿出水壶,给郝斌喂了一口水,小声而坚定地说:“兄弟,坚持住,有我在,你放心。”

忽然,另一个人的声音出现了,那是沉重的脚步声。突然发出那样大的脚步声,让詹胜有点吃惊,肯定有诈。詹胜抬起枪,犹豫了一下。

这时,不远处蹿出的那只山猫,从后边溜过来,猛地扑向詹胜。詹胜没想到山猫会冲他扑来,凶猛异常,不觉大惊,集中精力对付敌方尚且困难,还要对付这只不期而遇的山猫,真是危机四伏啊。詹胜急忙掉转枪口,就在这一瞬,头部一震,詹胜再也无力抬枪,慢慢倒下去。在倒下去的时候,詹胜明白了,他对付山猫时暴露了自己,另一个敌手朝他开了枪。

朝詹胜开枪的,正是那个老板模样的人。这个人名叫苗昂登,是个毒枭武装的小头目,年轻时当过特种兵,加入毒贩武装后,苗昂登跟毒枭商量,招来了很多当特种兵时认识的朋友,其中有几个在非洲当过雇佣兵。听说有中国特种兵来协助边境巡逻队,这些狂傲的退役特种兵,就想来教训一下中国特种兵……

詹胜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医生告诉詹胜,那颗从额头穿过的子弹,再往中间一点点,就会要了性命。詹胜听了暗暗庆幸,不过,想起与敌对分子的战斗,心中又恨又难过。他不知道郝斌和郑龙怎么样了,问医生,医生只是让他好好养伤。

过了一段时间,卓队长来看望詹胜。问起郝斌和郑龙,卓队长难过极了,告诉詹胜,他们听到枪声,跑步过来支援,那伙敌对分子已慌忙逃离了国境线。郑龙当时就牺牲了,他们发现了重伤的詹胜和郝斌,急忙送往司令部医院。郝斌因伤势过重,没有抢救过来。詹胜听了,热泪滚滚,气得把嘴唇咬得鲜血直流。

疗养了两个月,詹胜去找叶司令请战。詹胜说:“首长,我要求再带队去国境线,为郝斌和郑龙报仇!”

叶司令皱了一下眉头,说:“我知道你会请求再战的。但是,最近一段时间边境比较平静。我想,你再养一下身体,一有动静,我就派你前往。”

詹胜拍了拍胸膛说:“我身体棒得很,没问题。上次我求胜心切,没有及时撤离,给我们特种兵丢了脸,这次再去,一定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叶司令微微一笑:“上次你们虽然付出了代价,但是,也击毙了五个敌对分子。从战绩上说,你们是胜利者!”

詹胜说:“代价太大了,我不甘心!我感觉,我那次面对的敌手,好像是专门来对付我们的,而不是巡逻队。所以我想,我在事先勘测地形时,有可能让他们察觉了。如果我们特种兵再次去那一带活动,肯定会吸引他们前来挑战。”

叶司令目光一暗,面色阴沉下来。詹胜吓了一跳,不敢出声。过了一会儿,叶司令目光如炬,望着詹胜说:“好!我再挑选八个人,由你带队,好好惩治一下那些好战分子。”

詹胜心中大喜,说:“首长,再给我五个就够了。我会同卓队长紧密配合,保证胜利完成任务!”

叶司令望着詹胜,严肃地点了点头。

詹胜带着五个特种兵,与卓队长联系后,来到了边境线。为了让新来的特种兵熟悉地形,詹胜带着他们去观察熟悉金钟岭。

韦山民的小楼是必经之路,从小楼经过时,詹胜特地与韦山民打了招呼。韦山民再次见到詹胜,格外亲热,招呼詹胜进小楼喝茶。詹胜对韦山民说了一声“谢谢”,便绕过小楼,往高山走去。

站在高高的山坡,詹胜让每个队员观察默记金钟岭的地形,然后一起研究潜伏方案。

詹胜把自己和五个队员分成三个组:牛群和洪智当小组长,分别带着关中和鲁汉,詹胜自己带着章劲,仍分左中右三路,互相呼应。

夜里出发时,詹胜特别交待:“那一带有一只大山猫,行动敏捷,异常凶猛,大家可要小心。不要让它暴露了自己,更不能被它咬伤。”

鲁汉听詹胜说起大山猫,问:“是山豹吧?豹子比山猫大。”

章劲白了鲁汉一眼,懒洋洋地说:“队长还不认识豹子和山猫?多嘴。”

詹胜笑道:“我当时正在枪战,高度紧张,没来得及仔细看那大山猫,大家小心就是了。”

来到金钟岭,大家分散行动。詹胜觉得此次作战比上次单兵作战多了一分胜算,又有卓队长专门安排在后山,随时出击的小分队,只要配合得好,对方一二十人是逃不掉的。

在一处极隐蔽的地方,詹胜安排章劲潜伏下来,然后小声告诉章劲:“我去那边看看。”章劲明白詹胜的意思,小声说:“那样很危险。”

詹胜拍拍枪,往界碑的左侧溜去。左侧有几棵高大的古树,枝杈交错,可借此藏身,但四周都是空地,一旦被发现,逃生极为困难。詹胜却觉得这样行险招,对付那伙穷凶极恶的好战分子,肯定有出人意料的效果。

詹胜轻捷地攀上树,隐藏在密叶里,严密注视着周围的情况。

却说邻国的毒枭,豢养了人数众多的武装人员,用于护卫地盘,武装贩运。这天,正要安排人再走金钟岭贩运毒品,忽然接到消息,中方又有特种兵潜入这条必经之路。毒枭便安排手下休息几天,等中国特种兵撤离了再说。

苗昂登听了,眉开眼笑,说:“从非洲来的伍朗和司徒雷得,上次曾和中国特种兵交过手,觉得非常好玩,还想去教训教训他们。”

毒枭不高兴地说:“上次丢了五个兄弟,还不嫌丢人?”

苗昂登说:“那只怪他们学艺不精。我们老大的队伍,不是随便什么人就可以混的。”

毒枭听了,来了精神,说:“行,这次你多带几个兄弟,挑身手好的,跟着伍朗和司徒雷得走一趟,把那些什么特種兵干掉,保证黄金线路畅通。”金钟岭一带,被毒枭视为黄金线路,是他们运送毒品的重要通道。如果特种兵日夜守在那里,毒品还怎么出境?

苗昂登得到允许,同伍朗和司徒雷得喝了几瓶人头马,各自挑选了些人手,去会中国特种兵。

来到边境线,苗昂登留下六个人作接应,然后带着伍朗和司徒雷得,往中国界碑这边悄悄摸过来。

詹胜在界碑己方这边的大树上,早认出了苗昂登。他中弹倒下的瞬间,眼睛余光扫到了这个满脸横肉的汉子。詹胜屏住呼吸,仔细清点了对方的人数,总共是二十五个人,有六个人留在境外山腰作接应,潜入中国边境的有十九个人。看来,苗昂登肯定已得到了消息,又是有备而来。

詹胜冷静地想了想,按了一下手表。这手表有专门的频率同卓队长联系,卓队长只要得到这信号,就会带领潜伏的战士前来支援。

按完手表之后,詹胜悄悄下了树,远远跟在苗昂登一伙的后边。

没有想到,苗昂登、白朗、司徒雷得训练有素,一入中国边境,马上分散潜入密林,突然失去了行踪。詹胜大吃一惊,赶紧趴在地上,搜寻着四周的动静。可是,四周静得出奇,一点响声也没有。詹胜隐隐约约有不祥之感,焦虑地望了望章劲潜伏的地方,那里丛林和野草并无异样。詹胜想,章劲没有实战经验,如果自己不照应一下,恐怕要吃亏。于是,他放低身子,朝章劲那边移动。

这时,右侧牛群和关中那里毫无动静,而洪智和鲁汉那里,响起了零零碎碎的枪声。詹胜急忙加快往章劲那边移动,侧面忽然蹿出一只大山猫,迎面扑来。詹胜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又遇到这个畜生,可又不敢开枪,怕响声惊动潜伏的敌人。于是,他冒着风险,使出格斗擒拿功夫,与大山猫搏斗。

詹胜一抬腿,直踢向大山猫,同时双拳挥出,挡着大山猫的前爪。忽然白光一闪,大山猫前爪刺出一把利刃,狠狠刺向詹胜喉咙!

詹胜这才发现大山猫是敌方高手扮的,心中一紧,竟躲闪不及,脖子被划了一条刀痕,鲜血一涌而出。詹胜顺势躺在地上,险险地让过刀尖,没有让它插进喉咙,保了一命。

对方一刀未中,已失先机,詹胜抬腿踢飞利刃,随即从鞋帮上拔出匕首,捅进对方胸部,顺势撩起,插进对方的喉咙。这一招惊心动魄,大山猫无法躲闪,倒在地上。

詹胜扯下山猫皮一瞧,血糊糊的脸上,眼睛惊骇地瞪着,似乎死不瞑目,大鼻子下咧着嘴,仿佛一声惨叫还没有喊出来。詹胜想起刚才险被假山猫刺中要害、不由得怒火中烧,狠狠踢了他一脚。詹胜哪里知道,这人正是伍朗,年轻时曾在美国特战队服役,后来去非洲当了雇佣兵,最近受巨额报酬诱惑,来到了毒枭手下。伍朗在丛林潜伏中喜欢穿山猫皮囊,先声夺人,屡屡得手,我方两个边防战士就是被伍朗擒获,最后拆磨而死的,上次詹胜也是为了对付他这只山猫,被苗昂登射中。

詹胜解决了伍朗,朝章劲那边一瞧,见章劲正在同一个大汉搏斗。对方匕首寒光闪闪,招招不离要害,章劲斗得十分吃力,随时都有危险。詹胜急忙扑过去,就在这时,只觉脑后发出异响,詹胜吓得一个侧翻滚倒在地上,耳畔嗖地飞过了一颗子弹,詹胜额头顿时冒出了冷汗。在倒地时,詹胜顺着响声方向打了一枪,只听得哎哟一声,那人已中弹倒地。与章劲搏斗的敌手一见詹胜十分了得,几个滚翻,逃向了密林。

这时密林深处,响起了剧烈的枪声。詹胜一听枪声,知道卓队长率领战士们包抄过来,顿时勇气倍增,他朝章劲一挥手,前去支援关中和鲁汉。

却说在密林中准备悄悄袭击中国特种兵的司徒雷得,听得身后枪声大作,再也不敢前进了,带着手下六个人赶快后退,正巧,遇到了前来支援关中和鲁汉的詹胜和章劲。双方突然遭遇,一阵急射,章劲肩膀中了一枪,詹胜周围的子弹也如雨点般打来。詹勝拉着章劲躲往树后的同时,“叭叭叭”三枪,对方立即有三人倒地。

司徒雷得一见中国特种兵枪法出奇的好,不敢恋战,借詹胜躲藏树后的一刹那,拼命逃往国境线的那边去了。

这时,关中和鲁汉合围过来,与詹胜、章劲汇合在一起,朝枪声激烈的卓队长那边跑去。

与卓队长巡逻队和牛群、洪智相持的敌方,正是苗昂登带的十来个人。苗昂登没有想到会遇到巡逻队的攻击,抵抗一阵后,慌忙逃跑。

詹胜一见苗昂登,分外眼红,他朝章劲喊了一声“掩护”,敏捷地向苗昂登扑去。

眨眼间,詹胜到了苗昂登面前。苗昂登一见詹胜扑到,举起匕首就刺。詹胜飞起一脚,将苗昂登踢翻在地,几个战士一拥而上,把苗昂登活捉了。

战斗结束,战士们兴高采烈,押着苗昂登,走出了金钟岭。路过韦山民的小楼,詹胜带着章劲走进去。韦山民见了詹胜,亲热地笑着:“詹队长,抓住毒贩了?大家进来喝茶吧。”

詹胜用枪对着韦山民,笑道:“别演戏了,你被捕了!”

原来,詹胜上次潜伏被袭后,对韦山民就产生了怀疑:只有韦山民才能发现他们路过,从而给苗昂登送递消息。所以,这次来潜伏,詹胜故意让韦山民看见,让他送信,达到引蛇出洞的目的。果然,苗昂登在审讯中交代,韦山民十多年前就被苗昂登以重金利诱,当了毒贩们的卧底。

詹胜和战友们回到特种兵部队,受到了叶司令的亲切接见。不久,叶司令又给詹胜布置了新任务……

民间文学 2018年11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中) 视频风波 三全其美 心结 不信扶不起 杀手锏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02/63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