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风波

时间:2020-06-01 02:28:00 来源:笔之家

永远抓不住的人目录列表坚忍不拔

梁易

陈院长最近焦头烂额。他和一个女人去五洲酒店开房的视频不知被谁发到了抖音上,闹得动静挺大。其实,和他开房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子。陈夫人虽然三十多了,但保养得好,看起来还像个少女。那天家里水管爆裂,连夜抢修,两人不得已去酒店住了一个晚上,没想到却被别有用心的人当桃色新闻曝光了。

发视频的人也没诽谤污蔑,就说开房者是市二医院的陈姓院长。陈院长气得不行,想要报警给自己讨个公道,却被酒店的王经理拦下来了。王经理是陈院长的老同学,他说酒店现在正准备升星级,报警会带来不良影响,不如想办法揪出那个发视频的人,让其出个后续贴,澄清事实。陈院长念及同学情谊,勉强同意了。

“老陈,干这件事的人很明显就是针对你的,会不会是你的某个下属对你有意见,故意报复你啊?”王经理推测道。

事实上,事发后第一时间陈院长就有类似的猜测。在他当上院长的半年里,进行过几次重大的人事调动,有人对此不满也在意料之中。把那段视频又多看了几遍后,他把怀疑的目光落在了酒店这一方。“你看这镜头,”他掏出手機点开那段视频,“明显是酒店的监控画面,而不是一般的偷拍。发视频的人,一定是你们酒店的员工!”

王经理半开玩笑道:“我们酒店员工有一百来人,说不定真有人对你们医院不满,结果把气撒在你这个院长身上了。现在医闹那么多,这也算是医闹的新手法了。”

“照你这么说,这人还得认识我,知道我的身份,不然怎么我前一晚开房,第二天视频就发得到处都是了。”陈院长拉长了脸。

“有道理。”王经理点点头,“有机会接触到监控录像的,除了酒店的高级管理人员,就只有保安部门的人,要不我把当天晚上监控室的值班员工叫来问问,看能不能套出点线索。”他一边说一边调出电脑里的排班表,找到那晚当班的两名保安,将他们叫到了办公室。

这两人中,年轻的叫小蒋,刚过试用期。年长的叫大周,是酒店的老员工,长了一张大方脸。陈院长一看到大周就愣了一下,觉得眼熟,可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王经理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也不提视频的事,只问周一晚上有没有发生比较特别的事情。

小蒋第一次和经理直接对话,紧张得舌头也不利索:“没、没有。”

大周的国字脸上没有丝毫的迟疑之色:“没有。”

“那么,当天晚上有没有其他人进过监控室?”陈院长插嘴问了一句。

“没……”大周的语气似乎没有方才那么坚定了。

问了半天,始终问不出个所以然,王经理只得让他们离开。

一无所获地离开酒店后,陈院长回到医院。刚下车,一个穿白衬衫的家伙以为他是看病的,神秘兮兮地向他走来,压低了声音问:“老兄,我有专家号,有没有需要?”原来是个倒卖专家号的黄牛贩子。

医院为这事儿整顿过好几次了,没想到还有人玩这一套,陈院长又急又恨,反手揪住对方,一边大叫保安。白衬衫没料到会这样,用力一甩手,一溜烟地跑了。

看着黄牛贩子跑得比兔子还快的背影,陈院长猛然想起是在哪里见过大周了。那是上个月,医院保安发现有黄牛在倒卖专家号,上前制止,结果对方有好几个人,拒不承认,还趁机打闹起来。在场的人纷纷躲让,其中有个男人却挺身而出,帮保安一起制服黄牛后默默地离开了。

陈院长一回到办公室就调出了当天的监控录像,果然,那个见义勇为的男人就是大周。难怪觉得大周眼熟,因为这段视频他曾经看过无数次。

傍晚,陈院长按照王经理给的地址,来到酒店的员工宿舍找到了大周。

大周住在最靠里的405房间,路过403门口时,陈院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吵嚷声,有个人正充满羡慕地叫着:“哎呀,你小子不是月光族吗,怎么有钱换苹果手机啦?”“小意思,小意思!”

陈院长听得分明,正是小蒋的声音。

就在这时,405的门开了,大周端着洗脸盆从里面出来,看到陈院长不由呆了一下:“是你?怎么,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我刚才不是已经把知道的都告诉王经理了嘛。”他的眼神充满戒备。

陈院长笑着摇摇头:“大周,我是来向你道谢的。”他把“抓黄牛”的事说了一遍,“事后,院方一直在寻找这位热心市民,想要表示感谢,可惜一直没找到。”

大周的脸色缓和了很多,他把陈院长让进屋里,指了指屋里唯一的一把椅子,自己坐在了床边:“我也是保安,看到同行有事,自然要出手帮一把。”

“这件事能看出你是个讲道义的热心人。”

大周没吭声,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开口:“陈院长,你来找我,肯定不只是道谢这么简单吧。我猜还是为了周一晚上的事。那晚发生了什么,真的那么重要吗?”

陈院长确信泄露视频的人不是大周,但他也确信对方一定隐瞒了些什么,于是索性将自己的遭遇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听完了缘由,大周恍然大悟:“嗨!还有这事儿。陈院长,既然你都告诉我了,那我也跟你说实话吧,其实那天晚上,我表弟来找过我。酒店有规定,上班的时候,不许不相干的人到访,所以我不敢在王经理跟前承认。”

“你表弟?”

“嗯,他跟我和小蒋都挺熟的,正巧那晚他路过酒店,就上来了。”大周解释,“那天他八点多来的,待了半个小时左右就走了,他没法接触到监控室的设备,泄露视频的不会是他。”

“监控室一共就你们三个人,不是你,也不是你表弟,就剩下小蒋了……”陈院长的耳边似乎又响起方才听到的那番对话。突然“发财”的小蒋理所当然成了唯一的嫌疑人。

大周像是猜透了他的心思,替同事辩解道:“小蒋刚进城才几个月,他跟你素不相识、无冤无仇的,没理由故意抹黑你啊。”

陈院长想想也对,只得怅然告辞。大周执意要送他,两人一起往外走。

一边走大周一边说:“陈院长,你可千万别把我表弟来监控室的事告诉王经理啊,我们出门在外打工不容易,我表弟最近工作也不顺心,那天就是来跟我吐苦水的。”

陈院长随口问他表弟是干哪行的。

大周笑笑,说:“說起来你们的工作也有点关系,他是做药品销售的。”

陈院长心里一动:“他是哪家医药公司的?”

“长春医药。”

这四个字如同一道白光闪过陈院长的脑海,困扰他的那团迷雾渐渐消散。

五洲大酒店后门的一条巷子里,明亮的路灯光将黑夜冲淡了几分。电线杆下,小蒋焦急地左顾右盼,终于,随着脚步声传来,他要等的人出现了。

来者是个中等身材的年轻男人,穿着一身皱巴巴的西服。“我们事先不是说好了吗,你把视频发给我,我转五千块钱给你,两不相欠,怎么你又胡搅蛮缠起来。”这人的语气透着明显的不耐烦。

小蒋大声道:“我没想到你会把那段监控视频发到网上!现在我们经理起疑心了,我的工作说不定都要泡汤!”

“我可没钱。”那人干脆地拒绝,“我这个月业务都完不成,哪有钱给你!”

“反正上次出钱的也不是你。”小蒋斜睨对方,“你跟你那个朋友联系一下,让他赶紧把钱给我,不然我就把你们的事儿告诉经理,求个宽大处理。”

西服男犹豫了片刻,终于掏出了手机,拨下了一个号码:“刘主任,对,就是为那事儿,那小子现在要加价……”

话还没说完,只见小巷对面的阴影里走出两个人,正是陈院长和大周。猛然见到他们,西服男举着电话愣住了。

西服男苦着脸抱怨小蒋:“你小子也太不讲义气了。收了钱,转身就把我卖了。”

“我哪知道事情会闹得这么大。”小蒋垂头丧气地说道。

“你还好意思责怪别人!”大周呵斥表弟,“你为什么要陷害陈院长?还有,你在跟谁打电话?”

大周的表弟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嗫嚅不言。

陈院长站在一旁望着他:“要是我没猜错,电话那头应该是我们医院药品采购部的刘主任吧?”

大周的表弟呆了呆,眼看迷局已被戳穿,一下子就蔫儿了,索性将整件事和盘托出。

原来,上个月,他和刘主任本已经谈好了一批疫苗的单子,谁知购买协议被陈院长以“与同类产品比较价格与质量不具优势”的理由给驳回了。眼看到手的回扣就这么飞了,大周的表弟和刘主任恨死陈院长了。

周一晚上,陈院长开房的那会儿,大周刚好去厕所了,画面却正好被他表弟看到。表弟早就从医院的宣传照知悉陈院长的长相,当下兴奋得像是抓住对方的把柄,赶紧在屏幕前拍了一张照,发给刘主任,说:原来道貌岸然的陈院长也带女人开房啊。

过了会儿,刘主任的电话过来了,问能不能搞到整段视频。原来,虽然刘主任认出开房的是陈院长两口子,但他知道,如果这段视频放到网上,大多数“键盘侠”肯定都像大周的表弟一样,看到这画面的第一反应就认为是桃色新闻。他决定用这个方法整一整陈院长,替自己出口恶气。

“刘主任说愿意出五千块钱买这段视频,我知道表哥你肯定不会答应,就让小蒋帮忙。”表弟期期艾艾地说道,“我承认我和小蒋都有错,但我们确实没想到刘主任会把视频放到网上。”

“如果不是别有用心,他为什么要花钱买这段视频?你们不是没想到,而是不愿去想……哎,我也没脸说你们,归根到底,是我违反规章制度在先,如果我不让外人进入监控室,就不会惹出这个祸端。”大周说着扭头对陈院长道,“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要怎么处理,我们听凭发落。”

一周后,陈院长拿着一封信走进办公室,刚坐下,王经理的电话就到了:“酒店对大周和小蒋做了通报批评,扣了三个月奖金。老同学,你对这个处理结果是否满意?”

“合情合理。”陈院长说。他之前有意替大周向酒店求情,却被对方拒绝了,大周说,既然是他犯的错,他必须承担,不能抱着侥幸心理挑战规则了。

“你那边处理得怎么样了?”王经理问道。

“刘主任已经把视频撤下了,还发了辟谣声明。”陈院长说着,目光落在手中的信纸上,“今天早上,我收到了他的辞职报告。他说只要我不再追究他泄露视频的事,他愿意无条件离开医院。”

“你同意啦?”

“是的。”陈院长点点头,“药品采购事关重大,他不是我需要的人。”

又过了一个月,一大早,陈院长的朋友圈就被长春医药的劣质疫苗事件刷屏了。许多购买该公司产品的医院也被卷入其中。滴答一声,他收到了一条刘主任发来的语音短信。短信非常简短,只有语声恳切的一句话:“谢谢你,陈院长。”

民间文学 2018年11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中) 三全其美 心结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01/63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