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永远抓不住的人

永远抓不住的人

时间:2020-06-01 02:28:00 来源:笔之家

我把疯妹许配你中目录列表视频风波

王福军

草上飞是个令州府衙门相当头疼的人物,因为他性如烈火疾恶如仇,专跟官府作对,偏偏来无影去无踪,官府也拿他没办法。坊间传说他会轻功,又说他擅使江湖失传已久的缩骨功,官府明明已团团围住了他,他却从墙夹缝中逃之夭夭。至于真相谁知道呢,反正有一件事是明白无误的:官府叫他江洋大盗,老百姓却偷偷叫他侠盗。

这天,天色晚了,宜安城里一家白水羊肉馆里还有两位客人在喝酒,这两位客人各占了一张桌子。掌柜是个老头,不住地打呵欠,可这两位依旧一边吃肉一边喝酒。就在这时,东首的客人站了起来,他是一个黄面皮的瘦子,个子不高不矮,摇晃着身子,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他酒喝得有点多了,说话有点儿含混:“老掌柜的,结账!”

老掌柜一听如闻大赦,这位爷总算要走了,忙跑过来说:“客官吃好喝好了?嗯,一共是一两银子。”瘦条汉酒气冲人,伸手到怀中摸银子,忽然手僵住了,又摸了摸,说一声:“不好,银子没带。”

老掌柜一听就把脸沉下来了,说:“我说客官,我好吃好喝伺候你半天,原来是吃白食的啊?这你可不对了。”

瘦条汉尴尬得不得了,正不知所措,另一张桌子上的矮胖子开腔了:“老掌柜的,谁还没有个为难的时候啊?这位朋友的账,我来结好了。”

老掌柜听了瞪了瘦条汉一眼,说:“瞧人家,哪像你!”

瘦条汉哈哈一笑,对矮胖子说:“朋友,不用你付,我草上飞从没做过丢人的事,这回只不过银子花光了而已,对我来说,别人兜里的银子也就是我的,伸手即来。老掌柜的,信我的话,暂且记账,日后我一定加倍还你。”

矮胖子一听眼皮跳了一跳,老掌柜的早已失声大笑起来:“你说你是谁?你是草上飞?哈哈,我还是海内游、天上飘哩。”瘦条汉一咧嘴,这时老掌柜紧接着又开口了:“不过,就冲你敢冒充草上飞,我信你一回,谁让他是位侠盗哩。行,我记账,不过欠据得由你来写。”

老掌柜说着拿出纸笔,瘦条汉接过来一挥而就:草上飞欠银一两。谁知老掌柜接过欠据并不收起,而是高高张贴起来,说:“我就这么贴着,总有一天草上飞会听说这事的,那时他自会找你算账。”

“把我欠据公开示众?嗨,这才叫一分钱憋死英雄汉哩。行,就这么着了。”瘦条汉说着转身出了羊肉馆,一摇一晃地走了。当走到黑暗处时,断喝一声:“你跟着我干什么?”

身后那人现身了,竟是刚才羊肉馆里的矮胖子。矮胖子见被瘦条汉发现,竟扑通一声当街跪下,叫道:“大侠,宜安城百姓身家性命就全在大侠一人身上了!”

瘦条汉缓缓掉转身,问道:“你叫我什么?”矮胖子说:“我叫你大侠草上飞。”瘦条汉问:“你怎么认识我的?”

矮胖子说:“刚才在羊肉馆不是你亲口说的吗?”

瘦条汉气乐了,说:“酒话你也信?那是逗老掌柜的哩,我只不过想骗一顿吃喝而已。”

矮胖子正色言道:“我不知道你骗没骗人,如果你不是草上飞,就当我没说,如果是,那你来到宜安城可太及时了,因为宜安百姓快要大祸临头了。”

瘦条汉问:“怎么个快要大祸临头了?”

矮胖子说:“宜安县新来了一位知县,这位知县是个横行霸道横征暴敛的贪官,人送外号‘三尺深,意思是他到哪儿任职,必刮地皮三尺。他到宜安县了,宜安百姓还有活路吗?”

瘦条汉不动声色:“我怎么能相信你?”

矮胖子说:“大侠今夜不妨潜入县衙一观,我相信此刻那狗官正在银库中。那狗官每天夜里都要巡视一番银子才能入睡,你只要一看到银库内银子有多少,就知道我没说假话了。”瘦条汉眼一亮:“有这事?”

“宜安百姓就仰仗大侠了。”说完矮胖子一抬头,瘦条汉已没了人影。

第二天一大早,宜安城出了一件大事:新任知县死了,被人一刀砍下头颅!这还得了,一时间上下震动,官府全力缉拿。第三天再次全城哗然,那位老掌柜的白水羊肉馆门口有人贴上一张纸,上面墨迹淋漓地写着:我杀错人了。草上飞。

这么说是草上飞杀死了新任知县?杀错了是什么意思?他又为什么公开承认?老掌柜更是大吃一惊,这张纸上的字跟前天夜里那个瘦条汉的字一模一样!

第四天,全城再次震动:城里一大户人家又出命案,当家的爷儿俩双双倒在血泊中。老掌柜的好奇,赶到案发现场一看,顿时一愣,这不是那晚在自家吃羊肉到深夜的矮胖子吗?

第五天,老掌柜的羊肉馆门口又有人贴出一张纸,又是同样的笔迹,这张纸揭开了所有真相。

原来新任知县是位清官,他来到宜安县后引发了一户人家的恐慌,就是矮胖子家。矮胖子一家仗着财大势大,一向无恶不作,手中有几条命案,送了前任知县无数金银才遮掩过去,现在这位铁面无私的新知县来了,只怕凶多吉少。

矮胖子知道草上飞爱吃白水羊肉,于是有事没事在羊肉馆转悠。那晚恰好撞上瘦条汉自称是草上飞,他也不管真假,有枣没枣打两竿呗,于是上演了那出戏,不想一向性如烈火又喝了酒的草上飞不问青红皂白,真的杀了新知县。至于新知县为什么会在银库中数银子,那是因为宜安县刚发大水,朝廷才发放了赈灾银子,新知县怕被人动手脚日夜守护而已。草上飞杀了新知县后再一打探才知道大错已成,于是日夜寻找,終于找到了引他上当的矮胖子家,当即手刃父子二人。

第六天,全城更加沸腾:草上飞被抓住了!

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个儿的耳朵:永远抓不住的人竟然被抓住了?官兵有这么大能耐?老掌柜的心里复杂得不得了,既为冤死的新知县叹息,又为草上飞被捕叹息。就在这时门口忽然热闹非凡,有好多人涌过来,他出门一看,原来众衙役押着一辆囚车游街来了。

当囚车行到羊肉馆门口时,草上飞大叫起来:“停一下!”众衙役喝道:“死囚囊,你马上就要开刀问斩了,停什么停?”

草上飞龇牙一乐:“你不停,我就自个出来了。”然后光天化日之下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草上飞竟从囚车里钻了出来!

所有人全惊呆了,草上飞会缩骨功不是传言,难怪永远抓不住他。众衙役反应过来,持刀刚要上前,只听得草上飞冷笑道:“我要不是自投罗网,就凭你们也想抓住我?我办件事即回,不然,小心你们脑袋!”

众衙役被草上飞的气度震慑住了。草上飞步入羊肉馆,一伸手揭了那张依旧贴着的欠据,说:“我草上飞这辈子何曾欠过别人的,除了欠冤死的新知县大人。”说着撕了欠据,又一伸手掏出一锭银子来,递给老掌柜,说:“两清了。”

众衙役一时大眼瞪小眼,草上飞身上竟藏着银子?要知道死囚徒身上都搜了又搜啊,这人太可怕了!

眼一花,草上飞又进了囚车,喝声:“送我上路!”就在这时有人叫一声:“且慢!”

是老掌柜,他颤巍巍地走过来,把一大碗酒、一条熟羊腿递给草上飞。草上飞也不客气,三口两口吃了羊腿,喝完酒,摔了碗,叫声:“好美味的羊肉,好美味的酒。老掌柜,我下辈子还要来你这儿吃喝。我这辈子杀人不少,却只杀错一个人,偏偏是个大大的清官,我无以赎罪,只好到阴曹地府赔罪去了。”

老掌柜的和众百姓一起大叫:“大侠,一路走好啊!”

民间文学 2018年11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中) 视频风波 三全其美 心结 不信扶不起 杀手锏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01/63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