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水中

时间:2020-06-01 02:22:00 来源:笔之家

杀手套餐目录列表重病恨药

白航++陈锋

于磊想过自己会死在黄海渤海东海南海,但他从未想过会死在黄河里,而且还是家乡的河段。

今年部队放他探亲假,于磊坐在树下跟几个老头侃着大山,突然有断断续续的呼救声传来,一个孩子在河里若隐若现,于磊想去救人,老人一把抓住他:“孩子,你别再去送命了,只见河神收人,啥时见过他老人家往外放人?”

那个孩子像一块木板般在水中打着转冲向远方。于磊咬咬牙挣开老人的手跑到河边,本想一头跳下去的他略一衡量,飞快脱掉衣服,双腿大开半蹲,双手摇摆向上,自顾自做起一套很难看的徒手操,那双手双腿的姿势,像极了一只蛤蟆。在众人惊恐又惊讶的眼神中,于磊一跃跳进黄河。

岸上的人看着滚滚水面,很长时间后,于磊被一轮漩涡转出水面,他舒展身体任凭水轮转动,而后瞅准时机去追赶溺水的孩子。

要知道黄河漩涡的力道跟马桶一样是往下钻的,且水中大量的沙把河水变成黏稠的水泥状,有时鱼类还会被沙子打晕,浮在水面随波逐流,更何况是人类?一辈子呆在黄河边的老人们站起来惊讶道:“宁游长江千米,不下黄河半米,这个小伙子什么来头!”

此时,于磊并不像岸上人看上去那么轻松,含沙量奇高的黄河水所产生的阻力超出任何人的想象,每隔几米就会出现的漩涡硬生生把人拉过去,然后打着转往深处拽,他卷入漩涡时不与之较劲,而是双腿双手同时大力向上发力,借助漩涡力道把自己甩出去。溺水学生已然不见身影,于磊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很久没有再出来,唯见黄河滚滚逝去,等再次见到人时,却是那个溺水的学生,正趴在河中央一座孤丘上吓得痛哭。事后据他描述,当时在水下只感觉有股力量把他向上托,然后又顺着水流方向把自己推到这里,应该是条成精的大鱼,这力道绝非人类在水下可以做出的。

人们摇摇头:“有高人救了你,他却永远上不来了。”自古以来,在黄河溺亡的人根本无法打捞,除非极其偶然地被冲上岸,否则亲属们只能当水葬宽慰自己了。

几天后,一队外地来的精干小伙在岸边扎了营,很多人好奇地问他们来干吗,都没得到过答案。老人们说肯定是奔着救人的那小伙来的,你没见他们下水前做的那套操,跟那小伙一模一样吗?

3天后,小伙的尸体在5公里外的拐弯处找到,被泡膨胀的身上几处伤看得人触目惊心。“敬礼!”那伙人面对尸体齐刷刷地敬出军礼。

“哦,原来是一群军人。”百姓这才恍然大悟。

8年前,已是海军陆战队二等功臣的于磊打起背包准备退伍,团长亲自找到他:“想不想当蛙人?”蛙人部队是整个解放军的传说,号称“特种兵中的特种兵。”

于磊也只是听说过没见过,在陆战队练出的满身血性令他毫不犹豫地拎着行李改变方向。初次来到蛙人部队时,他感觉和陆战队没什么区别,唯一别扭的是营房前的两句话:死在水里,或者死在家里。

当过5年班长的于磊被9年兵龄的班长喊到这里:“看这两句话,看明白了喊我!”于磊看了半天,直到说出“战死在水中,或者执行完所有任务退伍老死在家里”这个答案时,班长方才将他带到沙滩,测试他的陆地和海上成绩,这些是于磊的特长,班长收起秒表微微点头:“你暂时可以留下了。”

如此残酷的选拔条件令于磊以为训练会扒皮断骨,哪知次日朝阳升起时,他等来的却是体操课——一名老兵专门教了他一套难看的动作:张牙舞爪扭头晃腚,最后又吐出肺里所有空气,像木乃伊一样双手抱胸倒在地上憋气半分钟,于磊才憋了8秒,他喘着粗气告诉老兵:“憋半分钟不是人类能办到的事!”

老兵没有争辩,呼出体内所有空气躺在地上,于磊拿出秒表读秒……此后“不是人类所能办到的”这句话,他再也没有说过。

体操达标后,蛙人队长扔给他一本规定,签则留,拒则走。于磊仔细看完,发现这是几页保密规定,即在这里的一言一行,无论何时不许泄露,于磊提笔签了字,正式开始接受蛙人部队的严酷训练。

这两年,于磊除了偶尔给爸妈打个电话外,仿佛消失了一般。

于磊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是那次可以载入史册的水灾。大坝甬道被堵,无法清理,国家首次动用蛙人部队下水摸通甬道。

于磊携带装备和战友一同跳下水,水流湍急,暗流复杂,若不是装备沉,他会直接被激流冲走。下降时,于磊打开水灯,洪水不比海水清澈,满目苍黄,时不时飘过一些衣服杂物甚至畜类尸体,于磊必须要躲开它们,在水下跟这些重物撞在一起的后果是致命的。

抵达水底,于磊凭借印在脑海中大坝的结构,开始寻找甬道。浑水中能见度很低,尽管有强光潜水灯,队员们仍要伸长脖子细看,毫无征兆地,一张惨白的脸跟于磊贴在了一起。尽管受过特种训练,毕竟没上过战场没见过死尸,猛地跟死人面贴面,于磊下意识地端起猎鲨枪就要扣扳机,下一瞬间他明白对方是溺亡的可怜百姓。队员们游过来用手势沟通了一番,一致认为要将尸体带上去,于是于磊把尸体跟石头绑在一起,找到甬道口,拔出工兵铲,开始清淤。水下作业极耗体力,不过这是一群每天在水下呆的时间比陆地还要长的蛙人兵,5人为一组轮番挖掘,甬道内铲镐飞扬,不时有装满淤泥的筐子送出,其余人员勘测水底环境,一派忙碌场景,如果不是在洪水的底部,这就是地面上常见的施工现场。

输氧管源源不断送下氧气,蛙人部队在水里一呆就是一天,打通甬道后跃身上浮。于磊拉着绑着尸体的绳子跟在战友后面来到暗流层,猝不及防地,一个树桩横着向他飞来,于磊急忙侧身躲避,但氧气管还是被树根划开,他立刻猛吸几口气,拔掉氧气管以免大量的气泡影响视线。下面尸体下坠的力量不容小觑,于磊费力地除掉身上的吸氧装备,借此减负增加浮力。

没了水肺等呼吸装备,20多米的水深举步维艰,于磊感到胸闷气短,立刻转成有序节奏、更加缓慢的韵律呼气,人毕竟不是水中生物,部队教的技巧充其量就是开发人类身体机能在水中的最大可能性。待肺中不再有一丝一毫的氧气时,于磊知道自己还能撑十几秒,他看看自己所处的水层颜色,十几秒应该到达不了水面,于磊犹豫了一下,松开绳子,重量顿减,重要的是延长了他在水中可呆的时间,就是多出的这几秒救了他的命。

未能带上尸体,于磊颇为自责,战友宽慰他:“你尽力了,如果不是你,那人还在水底沉着,如今顺水飘走,肯定会被下游人发现的。”

洪灾区面积大,当地几座大型的水坝基本都被淹没堵塞,于磊和战友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要呆在浑浊不堪的水中,他很想念那片许久未曾回去的海,那里天空蔚蓝,海水清澈,水中还有漂亮的海洋动物,就像见惯了蓝天白云的人猛地来到雾霾严重的城市,还要干民工的活儿,简直苦不堪言。以水面为界,陆地如火如荼抢险救灾,水下,于磊他们每天也在埋头苦干,只望早些干完所有工作,早点回归海洋。

在水中不可思议的超长生存时间,引起了所有见过他们的人的注意,因为这次救灾,很多人首次听说了“蛙人”这两个字。

回到那片海洋后,于磊有种死后重生的感觉,比起侵略性很强的凶恶洪水,美丽宁静的海洋深处简直就是天堂。他差点忘了自己是蛙人兵,海洋是他的战场。

中国一些沿海区域存在着国际争端,周边一些国家明船明舰不敢来,但会不定时派来他们的蛙人部队骚扰中国海监船或油井。

那天是难得可以休息的周末,于磊他们被召集到作战室得到一个命令:国外蛙人今天又要来骚扰,这次要给他们些教训,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安分守己,可以发生肢体冲突,尽量不伤性命。

队员们领命而去,10分钟后,一艘快艇驶出港口来到指定区域,一身黑色潜水衣的蛙人们一头栽进海中,随后海面静默无声,水晕荡开散尽,而只剩空空荡荡一碧连天。海下蛙人们挺直腰板埋头向下钻去,然后朝钻井台方向潜去。

大洋深处漆黑如夜,于磊和队友手拉手悬浮在水中,安静得如同一串水珠。过了许久,有效距离为一百米的深水雷达终于有了动静,队长轻轻向上浮去,队员们跟着他慢慢上升,待到漆黑变成墨绿又到深蓝色时,5名人形黑影隐约可见。

队员们小心翼翼地上浮数米,黑影们的动作看得更加清楚,这分明就是安装深水炸弹的流程!如今看到侵略者轻车熟路来到自家院内安装炸弹,队长的命令是破坏掉对方的呼吸装置,然后必须见血,没了呼吸装备又冒血在海中游泳,很难说能不能平安回去。

队员们持水下突击步枪和防鲨刀慢慢向对方摸去,队员们的行踪很快被发现,负责警戒的队员立刻开火击中一人胳膊,对方没想到下面有伏击,仓促终止安装炸弹、摸枪准备反击时,中国蛙人已经扑到面前,于磊挥着防鲨刀割向对方的氧气管,对方抬手间已将腰部防鲨刀握在手中迎上格挡,单这一动作已然表明他们是一伙老牌蛙人。

两伙蛙人急速挥舞手中长刀拼命向对方身上招呼,海面波光粼粼,水下冷光环舞,水流攒动,锋利的刀锋划开厚重的海水,却始终割不到对方的氧气管。海中亡命搏斗极其消耗体力,对方胸口大幅度起伏用手语表示,自己马上离开,停战行不行?队长明确回复:“可以,丢掉氧气罐,你们可以自行离开。”

僵持片刻后,对方人群中忽然响起一记沉闷声响,大片黑墨瞬间漫延开来,把海染成了墨缸。

队员们没有任何犹豫地冲进墨团中,因为烟雾弹给了对手安全感,此时此刻他们肯定在全神贯注逃跑。于磊快速追击,黑墨渐渐变淡,几个人影逐渐依稀可见,于磊加快速度追上一人,趁其不备一刀割断氧气管,大量气泡顿时将海水煮沸。异常的动静惊动对方,另外几人围住于磊发起猛攻,于磊身中数刀还击乏力,幸好队友们及时赶到,队员举枪瞄准再次逃跑的敌人,队长按下枪支,示意归队,不想惹出麻烦。

“快来看!下面是什么情况?”钻井平台有人兴奋地指着乌黑海水问道。老同志告诉他:“乌贼放的墨水,这海洋下面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

大洋深处,于磊和队友们相互扶持着慢慢向营地游去。事后据观察员送来的情报,由于一人重伤一人没呼吸装备,对方很快露出海面,顶着骄阳游了两个小时,晒晕两人后,才敢有船赶来接走他们。

这一战之后,油井和商船再也没遇到过蛙人的骚扰。

家乡,黄河岸。

老人说:“在这里溺亡的人得直接去百里开外寻找,没有被水冲走的他是头一个,还能被打捞上来的更是第一个,我活了70多年,这个小伙子是个奇迹。”或许是那次救灾于磊拼了命也要把人在水下拽出来一般,冥冥中有一股力量也把他定格在某处而没随波逐流,队友们才能很快把他捞出来,不至于被水和鱼类伤害。

“黄河沙真硬,你看把那人划的!”众人看着于磊身上的刀伤议论纷纷,队友敬完礼把于磊抬入袋中,一声不吭地离开了黄河。就如那年救灾,所有人都盯着岸上英雄,没人知道水下的他们,就如那年对抗蛙人,人们看着海洋产生遐想,没人会想到海下的他们为了别人的安危正与对手刀刀见血,就如现在,大家伙都知道是一名海军救了学生,没人知道牺牲的是一名蛙人特种兵。合格的蛙人就是一条鱼,游过无痕,所以人们对他们的动态和消息,知之甚少。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8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加薪 举一反三 举一反三 特殊应聘 敬酒 敬酒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601/63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