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瘸郎中传奇

瘸郎中传奇

时间:2020-05-31 02:28:00 来源:笔之家

一滴污血目录列表人缘是最好的利息

雁戈

瘸郎中家底殷实,开了好几家大药铺。每到天寒地冻,大家便把风干的枳壳、陈皮等药材收拢,等着瘸郎中来收。瘸郎中识得药性,懂得病理,能治一些疑难杂症。因此,村里人都对瘸郎中敬重有加。村口的李二拐不仅为瘸郎中免费提供寄存药材的木柜,就连瘸郎中的吃住也一块儿全免了。所以,瘸郎中对李二拐也是信赖有加。

这年冬天,瘸郎中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根野参。晚上回到李二拐家,瘸郎中兴奋地对李二拐说:“今儿,让兄弟开开眼。”瘸郎中说得没错,李二拐还真开了眼。他捧着那根野参,翻来覆去看了好半天,眼珠子都差点儿掉了出来:“这玩意儿,很值钱吧?”

瘸郎中开玩笑说:“再值钱,你也不能抱着它睡吧?”

李二拐回敬道:“要抱它睡,也是你抱,还轮不到我嘞!”说着,他便把野参还给瘸郎中。瘸郎中吓得慌忙伸出双手接住,用口袋装好,收了起来。

晚上吃饭,瘸郎中一高兴,便就着李二拐媳妇儿炖的肥肠多喝了几杯酒。几杯热酒下去,瘸郎中感到头脑发胀,便交待李二拐的媳妇儿,明儿不出去收货,甭叫他吃早饭了,他想睡个懒觉。

果然,晌午时分,瘸郎中才在李二拐的再三叫唤中懒洋洋地从被窝里钻出来。他扯起裤子去了趟茅厕,回头路过放药材的厢房,打算再看看昨儿刚收的那根野参。瘸郎中不看不打紧,一看额头就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装野参的口袋瘪瘪地躺在地上,口袋里的野参却不知了去向。

问李二拐,李二拐也急得满头大汗,说:“兄弟,你丢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咋赔得起呀?”

问李二拐媳妇儿,李二拐媳妇儿反问瘸郎中:“那东西能吃吗?”瘸郎中皱皱眉说:“当然能吃,甜甜的略带些苦味。”李二拐媳妇儿不由跺脚道:“完了,村东头四麻子家的驴蛋刚刚来过,是不是被他拿去吃了?”瘸郎中一听便火急火燎地跑了出去。老远看到草垛下有个孩子,正津津有味地嚼着啥。瘸郎中血往上冲,气不打一处来,跑过去揪住驴蛋的衣领,骂道:“兔崽子,这么金贵的东西,你也敢偷吃?”

驴蛋哪里见过这阵势,他张嘴朝揪住他衣领的手猛咬下去,瘸郎中手一松,驴蛋转身撒腿就跑。瘸郎中忍住痛,把手拿到鼻端闻了闻,果然有一股淡淡的野参味。“你别跑!”瘸郎中朝驴蛋大声喊,“快回来!”

驴蛋根本不听瘸郎中的招呼,一手捂着肚子,奋力往山上跑。瘸郎中只得跟着一瘸一拐地朝山上跑去。这边李二拐也急急地赶了过来,一把拽住瘸郎中,说:“吃都吃了,还撵他干吗呀?走,咱们找四麻子去,让他赔你钱。”

瘸郎中瞪了李二拐一眼,皱皱眉,摇头说:“不行,我一定要去撵他。”

“你撵上他又咋啦?难不成你还想吸了他的血?”李二拐揪住瘸郎中不放。

瘸郎中使劲儿一挣,差点儿扯下来半块袖子。他一边挽起扯破的袖子,一边愤愤地说:“我就是要吸他的血。”说罢,又一瘸一拐地朝驴蛋追去。

“唉,这个驴蛋,闯大祸了!”李二拐自言自语地叹息一声,又冲瘸郎中的背影叫道:“我去通知四麻子!”

李二拐好不容易把四麻子找来,瘸郎中和驴蛋已经围着两座山兜了好几个圈子。驴蛋一见四麻子,就像见到了救星,飞快地躲到四麻子身后。四麻子揪住驴蛋就是两耳光,然后一脚踢在驴蛋的腿上,骂道:“跪下,你这个不争气的败家子儿!你叫我拿啥去赔人家啊?”四麻子苦着脸,眼睛眨巴着淌下两行浑浊的泪水,“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迟来一步的瘸郎中看到此情此景,不由一怔,顾不得自己还喘着粗气,急忙上前扶起四麻子,笑问道:“四兄弟,你这是干啥呀?”

“老哥,都怪我教子无方!”四麻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声音无比凄凉,“你那野参,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啊!”

“四兄弟,你说啥呢?”瘸郎中眼珠子一转,拍拍四麻子的肩膀说,“实话告诉你吧,我那野参,是假的!”

“假的?”四麻子和李二拐不禁异口同声地惊呼,然后又都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对不起,对不起。”瘸郎中忙赔着笑脸说,“我就是想吓吓孩子,没想到让你们受惊了。”

四麻子见是一场虚惊,便又佯装嗔怒地踢了驴蛋一脚,把驴蛋揪到瘸郎中面前,正色道:“就算是假的,老哥你也得帮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兔崽子。”瘸郎中仔细打量了一眼驴蛋,板起面孔说:“也好,就给他一点小小的惩罚……”说着,他敲开路边一户人家的房门,向主人讨两个大萝卜用。主人不明所以,萝卜是家家过冬都会储存的常见菜,于是从菜窖里拿了两个萝卜上来。瘸郎中把萝卜交给四麻子,“回家洗干净了,给孩子生吃下去。”四麻子不解地看了看瘸郎中,没敢多问,拉起驴蛋匆匆地走了。

傍晚时分,四麻子端来一锅香喷喷的狗肉,敲开李二拐的门,问:“郎中老哥呢?我炖了狗肉给他赔礼来了。”

“郎中老哥已经回亳州去了。”李二拐不让四麻子进屋,只问,“那两个萝卜,驴蛋吃了吗?”

“不就是吓吓孩子吗?还真吃啊?”四麻子自我解嘲似地说,“全让他妈拿去炖狗肉了。”

“全炖啦?”李二拐大惊失色地嚷起来,“你知道郎中老哥临走时咋说的吗?”

“咋、咋说的?”四麻子问。

“郎中老哥说,那野参是大补之药,吃一整根下去,任谁也难以吃得消,但他追着驴蛋跑了大半个下午,驴蛋又吃了两个生萝卜,想来应该没有大碍了……”不等李二拐把话说完,四麻子早已吓得魂飞魄散,手一抖,好端端的一锅狗肉洒了一地。

最终驴蛋虽无大碍,却也让四麻子着实惊了一场。

多年后,驴蛋成了有名的商人。一次路过亳州,他去中药材市场转了一圈儿,看到一家药店的玻璃橱柜里摆着一枝体态灵秀、五形俱佳、须发毕显的人参,忍不住问了一下价格。不想,守店的药商却微笑着摇头说:“这支野参,没有价格,谁也买不走它。”

“此话怎讲?”驴蛋有点儿吃惊。

“不瞒您说,家父当年是我们这儿有名的药商。十多年前,他受一位老友之托,捎一支百年野山参回亳州,不料在回家途中丢失。为了赔偿老友的宝物,家父火速赶往长白山,耗时半年,才有幸购得这支野参。他兴冲冲地捧着野参,星夜返回,打算去赔给老友。没想到,家父的老友在三个月前就已离开了人世。原来,这支野山参是那位老友帮人所购,迟迟没能到手,老人家上了一股火,引发旧疾,这才不药而亡。那位老友的家人死活不肯接受家父赔偿的这支野参,说这野参就是害人的精,留它何用。家父无奈,便用特制的盒子装了这野参,摆在橱柜里,以示对老友的歉意,也以此警示我们受人之托,就一定要忠人之事。”藥商一口气说完这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才接着说,“所以,我们店里的其他药材全都明码标价出售,唯有这支野参没有标价。”

驴蛋一边认真地听着,一边不住地点头。药商话音刚一落,驴蛋就迫不及待地问:“您父亲的腿是不是有点瘸?”

药商惊疑地瞪着驴蛋,点了点头。驴蛋脸色凝重地注视着药商的脸,好一阵子,他才慢慢转过身,偷偷捏了捏手提袋里那支包装精美的百年野山参。然后,一声不响地出了药店……

民间文学 2018年11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中) 视频风波 三全其美 心结 不信扶不起 杀手锏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31/63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