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寻梦百花洲

寻梦百花洲

时间:2020-05-31 02:28:00 来源:笔之家

到大城市种菜目录列表一滴污血

王永刚

东湖之中有三座小岛,因遍长奇花异草,被人称为“百花洲”。洲上百花争妍,美不胜收,引得文人墨客纷至沓来。这日,临川名士汤显祖带着仆人琴音来百花洲游玩,两人沿着万柳堤一路欣赏湖光美色。阵阵微风袭来,芳香扑鼻,汤显祖忍不住诗兴大发,手捋长须吟起诗来:“茂林修竹美南洲,相国宗侯集胜游,大好……”还未吟罢,却被琴音打断:“老爷,你快听,好像有人在哭泣。”

汤显祖带着琴音快步往前,在一株美人蕉旁看到一名书生正对着湖水发呆。

“这位公子,为何在此哭泣?”汤显祖问道。

书生见汤显祖是个面善之人,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原来,书生名叫秦文轩,与当地财主陈守旺的千金陈青曼私订终身。前几日,秦文轩托媒婆前去陈府提亲,陈守旺说只要秦文轩拿得出一锭金子就同意两人的婚事。秦文轩穷得叮当响,明摆着是让他死了这条心。秦文轩心中苦闷至极,便独自遣情百花洲,想起和陈青曼一起湖上泛舟,不由悲从心起。

汤显祖听罢,问道:“陈守旺果真只要一锭金子?”秦文轩点了点头。汤显祖说:“这有何难,我给你一锭金子,择日把陈姑娘娶回家就是了。”说罢,命琴音带秦文轩回客栈取钱,并陪他前往陈守旺府第提亲。

且说秦文轩和琴音来到陈府,两人在大堂坐等多时,陈守旺才优哉游哉地走了出来。秦文轩把一锭金子呈上,陈守财双目放光,赶紧差人收下。秦文轩恳请陈守旺兑现承诺,不料陈守旺黑下脸来:“小女长得娉婷玉立、貌美如花,区区一锭金子就想把人娶走,秦公子,别痴人说梦了。”

秦文轩急忙说道:“陈老爷你,你怎么言而无信?”

陈守旺长笑一声,道:“恰好媒婆在此,正与夫人商议小女下嫁知县大人一事,不妨请她出来说话。”

秦文轩听了一惊,心想媒婆肯定被陈守旺收买了。果不其然,媒婆出来后油嘴滑舌,说:“哎呀秦公子,你当日听错话了,陈老爷说的是十锭金子,而不是一锭金子。”

秦文轩气得发抖,对陈守旺吼道:“把那一锭金子还我。”陈守旺冷哼一声,喝道:“大胆秦文轩,竟敢私藏不义之财,老夫谅你无知,先替知县大人代为保管,改日再上缴国库。”

一旁的琴音气不过,挺身而出,道:“陈老爷慎言,这一锭金子乃我家老爷所赠,别玷污了我家老爷名声。”

陈守旺怕争辩不过,命人强行送客。就在这时,陈青曼的丫鬟慌慌张张跑来:“不好了老爷,小姐,她,她落井自尽了。”

原来,陈青曼得知秦文轩亲自来提亲,就躲在大堂一旁偷听,方才听到陈守旺和秦文轩的对话,不觉心灰意冷,一念之间才动了轻生念头。

陈守旺慌忙领着一帮人去后花园,可井口狭小一时难以施救,费了好大工夫才把陈青曼打捞起,人却早已咽了气。

秦文轩见心爱的人走了,他觉得活着也没什么意思,遂向一旁的假山用力撞去,幸好琴音手疾眼快一把拉住,才避免撞得头破血流。

琴音柔声劝慰道:“秦公子不要想不开,我先带公子回客栈,再和我家老爷从长计议。”

秦文轩叹了一口气,想到一锭金子还在陈守旺手里,若这样白白死去岂不是便宜了他,就随琴音回到客栈。没过多久,汤显祖也回来了,闻听陈青曼为情消香玉损后,猛地怒拍桌子,道:“这个挨千刀的,丧尽天良,天理难容。”

秦文轩跪在汤显祖面前,抽泣着说:“陈守旺仗着和知县大人的关系,把老爷给的一锭金子占为己有,还望老爷想办法把金子讨要回来。”

汤显祖忙扶秦文轩起来,安慰了几句,一时也没想出好的对策,就叮嘱琴音说:“明日我将去赴绳金塔参加庙会,你留在客栈好生照顾秦公子,不得有半点闪失。讨钱之事待我回来再议。”

不料第二日,汤显祖就赶了回来。琴音不由纳闷,莫不是老爷想到了良机妙策,才会如此匆忙回来,便按捺不住问了汤显祖。汤显祖让琴音准备笔墨,完了又让琴音在门口把守,不要让人吵到他。几个时辰后,汤显祖打开房门,舒缓了一下筋骨,看到琴音惊奇的眼神,这才缓缓说出缘由。这次他去绳金塔参加庙会,遇到不少知己故友,全福戏班吴班主告诉他,陈守旺为巴结知县大人,请了包括全福戏班在内几大戏班轮流在他家中唱戏。汤显祖听后非常气愤,陈青曼头七未过,陈守旺竟还有这般心思。一气之下,他把陈守旺如何逼死亲生女儿的事说了,众人听后群情激愤。吴班主早就看不惯陈守旺为人,就请汤显祖改写一出单折戏,想借此机会戏弄一下陈守旺。汤显祖欣然从命,决定把秦文轩和陈青曼相爱的经过写成戏本。

琴音听后拍手称快:“太好了,揭一揭老财奴的真实面目也好,让他在知县大人面前出出丑。”汤显祖笑了笑,让琴音赶快把戏本送给吴班主,他还等着安排人排练。琴音接过戏本,还没走几步,又被汤显祖叫住,问了秦文轩的情况。琴音答道:“今早我陪秦公子去了百花洲,他看到那些花花草草又想起了陈姑娘,说想一个人静静待一会儿,就让我先回来了。”

汤显祖不无忧虑地说:“你怎么能让他一个人留在百花洲上呢?不怕他一时想不开又做了傻事。”琴音自信地说:“老爷放心,秦公子重情义,一直惦记着那一锭金子,在沒有还给老爷之前,他是不会做傻事的。”汤显祖觉得琴音说得有理,就让琴音早去早回。

到了全福班唱戏那日,三人乔装打扮混在戏班里去了陈府。戏场内外围了不少人,陈守旺把村里老少全都叫来看戏。知县大人在楼上端坐,一边品茗一边随着曲声晃动脑袋。

一晃到了中场,知县大人听着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唱词跟平时大不相同,就问一旁的陈守旺是怎么一回事?

陈守旺额头直冒冷汗,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听得出来这戏明显是冲他来的,立刻命手下把戏叫停,带吴班主过来问罪。

不一会儿,手下带着吴班主来了。施礼过后,吴班主不紧不慢地说:“启禀大人,这是戏班根据本地真人真事新排的一出戏,特地献给大人观赏。”

知县大人疑惑地看了陈守旺一眼,问道:“真有其事?”

陈守旺战战兢兢地说:“大人,别听他瞎说,这不过是文人们杜撰出来的。”

话音刚落,从楼下跌跌撞撞跑上来一个人,大声疾呼道:“清官大老爷,小民有冤,请大老爷为小民做主啊!”来人正是秦文轩,他跪在知县面前,怒指陈守旺,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知县大人听后当着众人的面审问陈守旺。陈守旺迫于压力不敢再争辩,只得把那一锭金子乖乖地还给秦文轩。知县大人见秦文轩拿回了一锭金子,也就不再追究陈守旺的责任,呷了一口茶后,让吴班主回去换个曲目,继续开锣唱戏。

虽然秦文轩拿回了金子,但看到知县大人对陈守旺判处过轻,心中郁郁寡欢。只是他不知道,陈青曼死后,陈守财另外物色了一名丫鬟,送给知县大人做小妾,知县大人垂涎美色,怎么会对陈守财重判。

回到后台,吴班主告诉他,知县和陈守旺早已狼狈为奸,若不是有那么多村民在场,恐怕那一锭金子都拿不回来。

汤显祖走了过来,拍了拍秦文轩的肩膀,安慰道:“世风日下,权钱当道,秦公子不要过分难过,见好就收吧。”

秦文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把一锭金子还给汤显祖,被汤显祖挡了回来,又从身上取出一些碎银,道:“这是老夫一点心意,请秦公子笑纳,日后考取仕途或许还能用得着。”秦文轩谢过汤显祖,只好把银子收好。辞别吴班主后,三人一同离开了陈府。

走到半路,秦文轩突发晕厥,汤显祖只好又把他带回客栈,待休养几日后,再顺道送他回去。可秦文轩因思念过度,身体一直不见好转,变得整日神情恍惚。眼看回临川的日子就要到了,这下如何是好,汤显祖在房中踱起了步。这时,琴音推门进来,给他端来一盆白糖糕,说是客栈老板请他尝尝味道。

汤显祖拿过一块白糖糕,一口咬下去,只觉软糯香甜,表酥内嫩,连声说好吃。琴音见他唇须沾满米粉和白糖,像个胡子花白的老者,忍不住扑哧一笑。汤显祖盯着琴音看了许久,突然想到了什么,在她耳旁轻语几句。琴音听后脸色微红,说:“老爷,这,这样不妥吧。”

汤显祖把一块刚拿起的白糖糕重放回盘里,道:“也罢,你若不同意,我也不为难你。”

琴音思忖片刻,坚定地说:“我愿意,要不是老爷收留我,恐怕我早就饿死街头,现在正是报答老爷的时候,我这就下去准备。”

琴音走后,汤显祖来到秦文轩房中,他怕秦文轩闷出病来,说佑民寺有位大师医术高超,识人看相非常灵验,建议他前去看看。秦文轩答应了。

第二日,两人来到佑民寺,向大师说明来意。大师给秦文轩号过脉,看过相后,说:“秦公子需尽早忘掉陈姑娘,病体方可康复。”秦文轩没有回答,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大师继续说:“陈姑娘虽已归天,但人间的姻缘未了,有人将替她续接情缘。”

秦文轩来了神,忙问:“是谁?请大师速速告知。”

大师淡淡一笑,说:“花开花落,皆是人间一段姻缘,信则有,不信則无。”

秦文轩不太理解大师的话,想到有人替陈青曼与他续接情缘,不禁笑逐颜开,病似乎也好了不少。看到门外阳光灿烂,他突然有了赏花的雅兴,就顾自往门外走去,汤显祖也跟了出去。

走了一段路,前方牡丹花丛中,突然闪现一名妙龄女子,向秦文轩行过万福,道:“相公,小女子在此等候多时了。”

秦文轩吃了一惊,仔细打量女子的模样,惊呼道:“你不是那个琴音吗?”

秦文轩猜得没错,眼前的女子正是琴音,平日里喜欢女扮男装跟随汤显祖左右,这会儿恢复女子的妆容,差点让秦文轩认不出来。

琴音莞尔一笑,将事情经过娓娓道来。昨日,琴音去佑民寺求了姻缘签,晚上百花娘娘就托梦给她,要她替陈青曼续接情缘,照顾好秦文轩余生。

秦文轩想起大师的话,深以为然,激动地一把抱住琴音。

站在身后的汤显祖手捋长须,面露笑意。原来汤显祖放心不下秦文轩,就想把琴音许配给他,可秦文轩痴情于陈青曼一人,于是汤显祖事先找到佑民寺大师帮忙,又让琴音说成是百花娘娘托梦,要她替陈青曼续接情缘,秦音自然而然就相信了。

这次东湖百花洲之行,为汤显祖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素材。多年后,他创作的《牡丹亭》横空出世,成为中国戏曲史上影响最大的传奇戏剧之一。

民间文学 2018年11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中) 视频风波 三全其美 心结 不信扶不起 杀手锏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31/63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