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雅广告

时间:2020-05-30 02:28:00 来源:笔之家

三巴掌一百元目录列表小车挡道

陆惠明

歇马桥村离城市很远,环境优雅,古色古香,是个地地道道的新农村。

忽然有一天,有人发现歇马桥旁边的电线杆上有一幅很显眼的广告,上面赫然写着“看男科,到南方”。

这广告与歇马桥村的天然景色格格不入,这里民风淳朴,一看到这广告就会联想到个人的隐私,不免觉得害羞。谁经过这里都觉得这广告不雅,有伤风化。明理的人清楚,这美好的景色绝不能遭此商业污染。

有人就到村里汇报此事。村主任不敢怠慢,立马实地查看。果然有块广告牌挂在桥头的电线杆上,这内容看上去确实不太雅观。于是马上回去,安排人带上工具前去拆除。

可是拆了没过两天,电线杆上的广告又出现了,还是那块“看男科,到南方”。

村主任得知消息后又忙着派人去拆除,他就不信还有拆不了的违法小广告。同时让村干部小高密切注意这里的动向,看看到底是谁在非法安装广告,牟取暴利、破坏环境,破坏村风村貌。

小高不敢怠慢,接连两天在歇马桥边蹲守,一直没见动静。直到第三天天擦黑,他刚想回去,这时,路上来了辆黄鱼车,车上下来两个人,抬着一块广告牌往电线杆而去。小高从桥边走了过来,问:“这是怎么回事?谁让你们在这里安装广告牌的?”

一个外地口音的人一指他的同伙说:“不关我的事,他是老板。”

小高一看,是村里的哑巴阿亮。小高乐了,想不到阿亮的脑子还挺灵活,赚钱的门路还挺多。于是就问:“安装这广告能赚多少钱?”外地人忙说:“这我不清楚,我只负责安装,具体你要问他。”小高跟哑巴做了个手势。哑巴没看懂,不理他,继续装广告。小高想上前阻止,没想阿亮情绪激动起来,哇哇地大喊大叫起来。小高一时没了主意,更不敢硬来,毕竟哑巴有残疾,不好沟通,事情闹大了影响不好,还是明天汇报村主任再说吧。

第二天,村主任听了小高的汇报,决定先去拆除广告牌,然后再去找阿亮。村主任带人刚来到广告牌下,还没动手,谁知阿亮迅速地从附近窜了出来,明显他也是在蹲守,他在看到底是谁拆了他的广告。

阿亮见村主任要拆广告牌,一把拖着他死活不让拆。村主任一看这事难办了,因为没法跟阿亮交流,就打算回去想办法。

可谁也没想到,阿亮竟然像块牛皮糖一样粘着村主任不放。主任回到村委会,他也跟到村委会。阿亮眼尖,一进院子就看到墙边放着的两块广告牌,情绪更加激动,不停地大喊大叫起来,他拖着村主任不放,指着两块牌子似在诉说着什么,大意是在责骂村里拆了他的广告牌。

村主任让大家想想办法,如何来解决这个事情。大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小高突然说他有个大学同学在教书,她懂哑语。村主任急忙让小高联系。

小高的同学叫小云,听了情况后驱车来到了歇马桥。村主任看到小云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大家也不客套,直奔主题,让她问阿亮装这广告能赚多少钱,这钱村里给,但广告牌绝不能安装,以免影响村容村貌。

小云就问阿亮这广告能赚多少钱?阿亮瞪着双眼,不解地说,赚什么钱,前面两个广告已经花去我五百多块钱了,村里拆的就要村里赔,一分也不能少。村主任说:“赔可以,但必须把电线杆上的广告摘了。”阿亮摇头,不能摘,坚决不能摘。但前面被拆除的两块广告牌的钱,一定要村里赔。

村主任哭的念头都有了,跟阿亮实在说不清楚。

阿亮在村里是困难户,但他平时很少麻烦村里,他有一个姐姐,前些年嫁到城里去后,家里就只剩老父亲和他。去年老父亲突然病了,半身不能动弹,生活也不能自理。阿亮虽然是个哑巴,对父親却十分孝顺,吃喝拉撒一个人操持。阿亮平时虽不善交流,但从不做对不起乡邻的事。可这次不知道中什么邪了,全然不听村主任的话,非要挂这不雅的广告牌。

村主任跟小云详细说明为什么要叫他拆除广告牌。小云跟阿亮说了后,阿亮听了直点头,他说很清楚这样做破坏了歇马桥的环境,但他也是没办法。

村主任一听松了口气,急忙问,为什么说没办法?是家里有困难?还是想赚点外快?阿亮摇摇头。村主任不耐烦地问:“那是为什么?你快说啊!”

在村主任的追问下,阿亮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去年老爸病了,整天胡言乱语,白天出门,晚上都不认识回家的路,害得阿亮一直到处找他,姐姐也不放心。

那天姐姐来看他,见老爸的病情十分严重,马上送他去了医院,医生检查说他什么都好,就是神经有点问题,配了点药,让老爸回去调养。

从医院出来,一直不安的老爸突然安静了,阿亮与姐姐觉得很奇怪,就仔细观察老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见老爸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马路边上的一幅广告出神,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安静得像个孩子一样。就见广告牌上写着:“看男科,到南方”。姐姐突然兴奋起来,告诉阿亮她有办法了。

回到家里后,姐姐就叫人做了一块“看男科,到南方”的广告牌挂在家门前的电线杆上,这根电线杆的方向正好对着老爸房间的窗口,他只要看到广告牌就不吵不闹。更重要的是,不管他走多远,只要看到这块广告牌,就能认得回家的路。

村主任不解地问:“这是为什么呢?”

阿亮说,因为老爸在南方医院男科工作二十多年,对南方医院男科的感情太深了,所以他看到这广告牌就十分亲切。现在突然要摘了这广告牌,老爸肯定会病情复发,且日益严重,这怎么能行呢,这不是等于在害他吗。

村主任听完“哦”了一声,觉得阿亮这个事情情况特殊,广告牌不能马上拆除,他就征求在场人的意见。在场的人也都觉得情况特殊,这广告牌暂时不能拆。村主任听取了大家的意见,让小云告诉阿亮,让他安心照顾好他老爸,这广告牌的事以后再说。另外,如果生活上有啥困难尽管来找村里。然后吩咐小高到财务给阿亮报销五百块钱。

从此后,这块不雅广告牌就这样高高地挂在电线杆上,大家看了也没人觉得别扭,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广告牌的背后另有一番意义。

可谁也没想到,三个月后,这块不雅广告牌突然不翼而飞了。

那天村里有人向村主任汇报情况,说阿亮家的广告牌不见了。村主任愣了一下,心里嘀咕,这是谁干的?慌忙前来看个究竟。电线杆上果真干干净净,没有了广告牌的影子。村主任连忙叫来阿亮,问他广告牌究竟哪里去了?

这时,阿亮的老爸从屋里出来,他对村主任说:“主任,这广告牌挂在这里有些日子了,太不像样子了,多煞风景啊!你们村里也不管管,是我叫阿亮拆的,怎么?拆错了?”

村主任听了惊得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说:“叔,没拆错,拆得很对。叔,你的身体好了,真是太好了。”

阿亮在一旁乐开了花。原来阿亮爸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病情有了明显的好转,现在不仅脑子清楚了,还认识回家的路,并且能帮阿亮一起做家务了。

村主任拍了拍阿亮的肩膀,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民间文学 2018年10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上) 监控之外 报个猛料好赚钱 小车挡道 三巴掌一百元 我把疯妹许配你(下)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30/63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