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不当钉子户

不当钉子户

时间:2020-05-30 02:28:00 来源:笔之家

一把二胡目录列表三巴掌一百元

加贝

方子村在这次县城棚户区改造中被列为重点区,由分管棚户区改造的县委贾副书记亲自挂帅指挥。

这般的兴师动众,是有原因的。当年在通外环路时,方子村后面的一片菜园地刚巧被规划了进去,县里工作组去找地的主人谈判,竟没一个有觉悟的,费了好大劲儿才完成外通任务。这当中闹得最厉害的一个人叫郑万通,是个杀猪屠夫,人长得臂粗腰圆,看上去就挺吓人。最近,他又放出风说,要是这次补偿款少了,别想去拆他的老房,谁要是敢硬来,有他好看的。

说话间,贾副书记带领工作组开进了方子村,开始挨家挨户做动员、讲政策、签协议。村民多数很痛快地签了协议,只有少部分持观望态度,说只要郑万通签了协议,他们绝对不会去当那个钉子户。看来,难点还是在郑万通那儿。

果真,工作组去他家做动员时便遇上了阻力。当时,郑万通从街上卖肉刚回家,浑身上下一片油渍,看上去挺凶悍。工作组人员还没开口,便被他堵了回去。他还是老样子,先提出一堆条件,然后表态,废话少说,只要条件满足了,他一个屁也不放,搬家。差一条都免谈。工作组人员还想进一步解释,他却去磨刀石上霍霍地磨开了杀猪刀,还不时在眼前比画几下,吓得没人再敢言语,灰溜溜地回去了。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跟这样的钉子户讲道理,显然行不通,硬碰硬,更是不行,看来只有找他的软肋下手。

郑万通有个儿子,叫郑金才,大学刚毕业,在县政府某部门干临时工。这天一下班回家就给郑万通甩了个脸色看。郑万通虽凶,但对儿子却永远凶不起来,小心地问道:“小子,咋的了?工作不顺心?”

“工作快没了,顺心个屁!”郑金才没好气地报怨道。

“出啥事了?”郑万通一惊,赶紧放下停留在嘴边的酒杯。

“都是你干的好事!家里也不缺钱,为啥老是当那个出头鸟?你凶,人家不敢惹,却牵连到了我们这些无辜的人身上。”郑金才气哼哼地说。

郑万通恍然大悟,明白了儿子这话的意思,满不在乎地说:“就你那临时工的工作,干与不干稀松平常,一个月也挣不了几个钱。不让上就不上了,刚好在家复习功课,明年参加公务员考试。”

郑金才苦着脸说:“关键这次牵连的不是我……是我女朋友她爸!”

郑万通一听这话,“吱溜儿”一口,小酒喝得更顺溜了,满脸红光地说:“你说的是那个上高中就纠缠你的姓胡的同学吗?你俩又联系上了?当初就是她害了你,不然凭你的成绩早考个重点本科了!牵连她老子了?该!”

“爸,有你这么说话的吗?”郑金才回顶道,“我女朋友哪点不好,要素质有素质,要长相有长相,虽然当初我俩都没考上重点,但起码也拿到了考公务员的敲门砖——本科证书,跟上没上重点都在一个起跑线上,你凭啥看不上人家?咱家说白了就一杀猪卖肉的,人家可是公务员,配不上咱家吗?”

郑万通被儿子的话噎得直翻白眼,索性不再理他。

“爸,这个钉子户你是铁了心的当下去?你是真不管我女朋友他爸的死活?好,既然你这么无情,别怪我无义了。”郑金才一狠心,下了最后通牒。

“你想干啥?”郑万通吃了一惊,儿子从小到大从没跟自己顶过嘴,今天为了这个八字还没一撇的岳父居然急赤白脸了,不由也火了:“难道你还想不认我这个爹了?老子的钉子户当定了,想干啥随你的便!”

郑金才狠狠瞪了郑万通一眼,摔门离去。“翅膀硬了,居然敢威胁老子,有种你就永远别回来!”郑万通的话追着儿子的屁股跟了出去。

接连半个月,郑金才果真没有踏过一次家门,甚至连电话也未打一个。郑万通嘴上不说心里着急,暗骂道:“小子,跟你亲爹还耍上驴了,我当钉子户不就是为了多向政府要点钱吗。我死后还能带进棺材里?不全是留给你吗?真是个不懂事的白眼狼!”于是,他悄悄开车去了郑金才的单位,私下一打听,才知道儿子请了两星期的假,至于去向,没人知道。

“这小子会去干啥了呢?”郑万通有点着慌,也顾不得脸面了,主动拿起电话给郑金才打了过去,电话仅响了两下便挂断了。

“妈的,真梗起来了!”郑万通狠狠骂道,“能挂电话,说明人没事。老子这回还不求你了,看你能在外待多久。”

回到家气还没消,他倒上酒,刚喝了一大口,棚改工作组又上门动员了。这无疑是火上浇油,郑万通二话不说,狠狠吞了一大口酒,回身就抽出一把杀猪刀,冲着工作组的人挥舞道:“你们公家人真阴险,搞棚改居然搞株连!我儿子跟他女朋友还没定亲,就停了她爸的工作,这是政府人干的事吗?”激动再加上酒精的作用,郑万通的脸涨得通红,模样更吓人了。这时,已经有很多附近的住户围拢过来,纷纷议论。

这次,工作组带队的正是贾副书记,他一边和气地安抚郑万通,一边回头问随行人员:“你们谁通知停他亲家公的工作了?谁这么大的胆子?马上给我查,查出来我处理他!”

随行人员面面相觑,一时愣住了。“别装模作样充好人了,我儿子亲口告诉我的!因为我没答应,他就离家出走了……告诉你们,我儿子要是出点儿事,别说拆我房子,谁敢动一砖头我就让这把杀猪刀见血!”说着他狠狠地砍了一刀身边的椅子,顿时一道半寸深的刀痕呈现在大家面前,工作组的人员不由都后退了一步。

场面一下僵持住了。正在这时,忽听有人大吼了一声:“爸,你干什么呢,不知道这是犯罪吗?”只见郑金才从人群中挤进来,一把夺下郑万通手中的杀猪刀扔在一边,面红耳赤地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嫌丢人呢!”

郑万通的嘴巴哼哧了半天,硬是没说出一句话。

这时,人群中有个眉清目秀的女孩拉着一位中年男子走上前。中年男子拉住郑万通的手说:“你就是万通兄弟吧。”

郑金才站在一边插话说:“爸,这是我胡叔,我女朋友的爸爸。”

郑万通当即红了脸,让未来儿媳妇和亲家公看见这一幕,太没面子了!他结结巴巴地应道:“我是,我是……”

“你教育了个好儿子呀,还没跟我女儿成亲,就主动担当起照顾父辈的责任。好呀,好呀!”老胡连声赞叹道。

原来,女朋友的爸爸并不是因为拆迁的事受了牵连,而是那段时间刚好在省城做了个手术。说也巧,住院的当天,棚改工作组找到了郑金才,让他回来做父亲的工作。郑金才了解郑万通的脾气,就跟小胡导演了一起株連事件。谁知,郑万通根本没把这门亲事放在心上,郑金才一气之下就去单位请了假,去省城医院陪护未来的岳父了。后来,郑万通给郑金才打电话,他当时还在气头上,就挂断了电话。

“不管怎么说,金才这小伙子不错,这个女婿我是认了。至于这个儿媳你认不认,就得看她的表现了。”老胡说着,朝小胡递了个眼色,小胡心领神会地走上前,真诚地对郑万通说:“郑伯伯,我和金才商量好了,明年一起报考公务员。现在我们都在政府工作,您老人家还得多支持我们啊。”

“老郑,你看你儿子、儿媳多有水平,咱再落后,可真让年轻人看笑话了。”贾副书记站在一边适时插话说。

郑万通红着脸,呢喃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完整的话:“我不当这个钉子户了,让年轻人也看得起一回。”话毕,现场顿时响起了掌声……

民间文学 2018年10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上) 监控之外 报个猛料好赚钱 小车挡道 不雅广告 三巴掌一百元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30/63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