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二胡

时间:2020-05-30 02:28:00 来源:笔之家

谁动了我的馍目录列表不当钉子户

吴水群

马二胡老伴去世,儿子大学毕业在城里安家立业,他就硬生生被接到城里担任“后勤部长”。

儿子儿媳上班很忙,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孙子上幼儿园中午不回来,留下马二胡一个人倒也清闲。可时间一长就不行了,马二胡一个人感到寂寞无聊。

这天,马二胡没事一个人到街上瞎溜达,半路上碰到了牛喇叭。牛喇叭和马二胡年纪不相上下,也是被儿子儿媳接到城里当“后勤部长”的。这牛喇叭和马二胡在上世纪七十年代都是村里的文艺骨干,二人一个爱拉二胡,一个爱吹喇叭,方圆几十里都知道。

老朋友相见,马二胡忍不住诉苦,说来到城里谁也不认识,生活寂寞无聊。牛喇叭听后就对马二胡说:“你不是会拉二胡吗?还拉二胡啊!我每天下午到公园里吹喇叭,还吹出了好几个粉丝呢!”

“哎呀!几十年不摸弦了。再说也……也没有二胡啊!”

马二胡和牛喇叭一样,每月只有几十元的农村养老金,现在的年轻人时兴啃老,当老人的想让儿子倒贴钱不是件容易事。牛喇叭知道马二胡钱不宽裕,就对他说:“对了,咱们以前宣传队的二胡还被我放着呢,这个礼拜天我回老家给你带过来,送走孩子没事了,拉拉二胡也不错!”

三天后,牛喇叭果然把那把破二胡送给了马二胡。

有了二胡,马二胡的生活丰富起来,每天送走孩子,就带着那把破二胡坐到小区前的广场上拉。

说实在的,马二胡的二胡拉得不錯,但这把二胡质量太差,那声音听起来特别刺耳。好多人都劝他买把好二胡,可马二胡哪里有钱,就和儿子商量。

这天晚上,马二胡一提买二胡,儿子立马嘲讽道:“您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买什么二胡啊!您知道一把二胡得多少钱吗?看过眼的都好几千……”

儿媳也说话了:“爸,咱现在经济这么紧张,等还清房贷再……”

马二胡一听就憋闷上了,心说:还清房贷还得十五年,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时候呢!

让马二胡想不到的是,十天后的一个下午,一位叫莹莹的女孩拿着一把二胡过来了,对马二胡说:“马爷爷,您的二胡拉得真好,但就是这把二胡太差了。来,试试我这把二胡吧。”

马二胡接过莹莹的二胡一拉,立马惊呆了,这把二胡和自己的破二胡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声音纯净悠扬,太好听了。

拉了一会儿,马二胡停了下来,恋恋不舍地把二胡递给了莹莹。

可让他意外的是,莹莹嘻嘻一笑说:“马爷爷,这把二胡是我爸三千多块给我买的,可我现在学习任务重,不能拉了,想找个合适的人卖出去,钱少点也行,要不就……就卖给您吧!”

马二胡一听摇了摇头说:“这把二胡是不错,可我……”

莹莹猜到马二胡要说什么,立刻对他说:“反正在家放着也是放着,这样吧,您给我几百元就行。要是实在没钱的话,就送给您吧!”

说着,莹莹把二胡又递给了马二胡。

马二胡鬼使神差般接过了二胡,眼看着莹莹转身要走,一咬牙从兜里把这个月儿子给他的五百元买菜钱掏出来,上前硬塞给了莹莹,“我身上就这么多钱……你也别嫌少,白白送给我可不行。”

就这样,马二胡用五百元买了把二胡。二胡是买下了,可买菜钱没了,咋跟儿子儿媳交代啊!

就在马二胡为此事发愁的时候,第二天上午,附近小区的田大妈拉着她的孙子小强来了,小强这孩子被马二胡的二胡给迷住了,非要拜师学习。

马二胡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人会跟自己学二胡,而且还是城里的孩子,当时就高兴得找不着北了。更让马二胡意外的是,田大妈当场拿出了一千元学费。

憨厚的马二胡哪里肯要,但他一想起这个月的买菜钱,后来就收了田大妈五百元。这下好了,买二胡把这个月的菜钱花没了,这五百元正好填补上。

有了这把好二胡,马二胡拉得更起劲了,每天围观的人也就更多了。不久,大家都知道幸福小区有个马老头,二胡拉得不含糊。

转眼就到了国庆节,区里组织文艺活动,街道办的林阿姨就把马二胡给推荐上去了。这天,蓝天影剧院举行国庆节文艺演出,马二胡的二胡独奏赢得了阵阵掌声。

可让马二胡以及他的儿子马晓光没有料到的是,演出刚结束,一个老头忽然截住马二胡说:“马二胡,你的二胡拉得真不错,能让我看看你这把二胡吗?”

马二胡以为又遇到了知音,二话没说,就把二胡递给了老头。

这老头拿过二胡仔细看了看,突然间双目喷火,瞪着马二胡问:“你老实说,这把二胡哪来的?”

马二胡就是一愣,随即怯怯地说:“买……买的,这二胡咋啦?”

“咋啦?这二胡是我的!买的?你把发票拿出来!”

这下马二胡慌了,自己哪有发票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老头更来劲了:“这二胡是我的。你老实交代,你是咋从我家偷出来的?”

马二胡的儿子马晓光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呵斥起了父亲:“爹你也真是的,有把破二胡拉就行了,干吗偷人家的。”

这时旁边已经围了好多人,街道办的林阿姨也来到了近前。她立刻打断马晓光,对那老头说:“我说大叔,咱说话可得有证据。你说这二胡是你的,有啥凭据?”

老头一听,理直气壮地说:“这把二胡上刻有我的名字——李明德。看看是不是?再不相信的话,我回家拿发票去……”

林阿姨接过二胡仔细一看,果然看见二胡的立杆上刻有李明德三个小字。这下林阿姨也没话说了,转身问马二胡:“马叔,这……这到底是咋回事啊?”

马二胡见事已至此,反而不害怕了,瞪着老头说:“这二胡是我花五百元买的!咋?难道我还能真去偷?”接着,马二胡就把自己买二胡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完马二胡的诉说后,林阿姨对李德明说:“放心吧,这事我一定帮你弄个水落石出!”

李德明性子急,立刻瞪着眼说:“还用问吗?这二胡肯定是偷我的!即使不是马二胡偷的,就是那个小姑娘……”

林阿姨带着李老头和马二胡回到了街道办,立刻吩咐人去找那个叫莹莹的女孩。

工夫不大,莹莹来了。知道怎么回事后,她瞪着两只黑黝黝的大眼睛说:“你们可不要冤枉好人啊!我可是优秀三好学生,咋会偷二胡呢?这二胡其实……其实是田奶奶让我,让我卖给马爷爷的……”

林阿姨看莹莹也不像个坏孩子,于是就又让人去找田大妈。

田大妈很快就来了,当问起这把二胡的事后,田大妈笑了:“这二胡是我从一个男人手里花三千块钱买的。”

原来,田大妈见马老头的二胡拉得不错,可就是二胡的质量太次了,她是个好心人,知道马二胡没钱买把好二胡,于是就想帮助他一下。

碰巧,那天她在公园里碰见一个男子拿把二胡要卖,听一个认识的行家说这把二胡不错,于是就花三千元把二胡买了下来。田大妈知道马二胡出不起这三千元,直接送给他,又怕伤了自尊不肯接受,于是就找到莹莹,让莹莹撒谎把二胡便宜卖给了马二胡。后来,田大妈还带孙子来学习,也是帮他的意思。

听完田大妈的解釋后,李老头根本不相信,瞪着她气冲冲地说:“我不管你从谁手里买的,反正这把二胡是我的,我今天非拿走不可!”

一看李老头要耍横,田大妈只好对他说:“我当时记下了卖二胡男人的手机号,你们稍等,我马上让他过来说清楚。一把二胡不是啥大事,但我可不能落个小偷的罪名。”

田大妈很快就和那位卖二胡的男子联系上了。时间不长,外面传来摩托车的马达声,随即门帘一挑,一男子走了进来。

这人正是田大妈说的那个卖二胡的男子。田大妈正要上前搭话,没想到李老头先和这男子搭话了:“晓亮,你怎么来了?”

这男子叫李晓亮,见了李老头就是一惊,随即疑惑地问:“爸,你咋在这儿?”

“我咋在这儿,我的二胡找到了,是她偷走的!”李老头一指田大妈。

李晓亮一看田大妈,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脸尴尬地对李老头说:“爸,二胡咱不要了!快跟我回去吧。”

在场的所有人都一头雾水。林阿姨上前对李晓亮说:“你先别走,既然来了,还是把事情说清楚吧!”

看来不说清楚是脱不了身啦,李晓亮只得慢慢说起事情的经过。

原来,这李老头也喜欢拉二胡。他有退休金,每月四千多,不缺钱,花八千元买了一把二胡。二胡是不错,可李老头拉二胡的水平实在不咋地,听起来和杀鸡差不多。可他自我感觉良好,也不管别人爱听不爱听,只顾自己痛快,每天拉个不停,尤其是晚上,睡不着觉就拉,闹得小区居民是怨声载道。有些爱管闲事的大妈沉不住气了,就找到李老头,转弯抹角地劝说他。可李老头竟然油盐不进,二胡拉得更来劲了。

都是一个小区的,为这点事撕破脸皮不好。那些大妈们也知道李老头是个一根筋,于是就采取了迂回战术,把突破口对准了李老头的儿子李晓亮。那天李晓亮下班,刚进小区就被大妈们截住了,这位大妈说李老头拉二胡闹得她儿子晚上睡不好觉,白天没精神,开车出去办事把一位驾驶三轮车的老头撞了,造成了交通事故;林大妈说李老头的二胡闹得她儿媳妇晚上睡不好觉,给病人做手术时精神不足,差点把手术钳忘到患者肚子里……

虽然大妈们说话有点夸张,但人家有道理啊!要建设和谐小区,就得多为别人着想,不能影响别人的正常生活。可李晓亮也知道,直接劝说父亲肯定不行,于是就趁父亲回老家参加婚宴的机会偷偷把二胡拿到公园卖给了田大妈。卖了二胡后,李晓亮怕父亲生气,就让他到公园里学太极拳。李老头这人爱动,年轻时喜欢武术,这一练太极拳还真练上了瘾,就忘了二胡那茬儿了。

后来,马二胡的名字传到了李老头的耳朵里,他就专门到演出现场观看,没想到竟然发现了自己的二胡,这才发生了误会。

听完李晓亮的述说后,李老头叹了口气说:“唉,看来我还真不是拉二胡的那块料啊!”说到这儿,他上前对马二胡说:“你今天的演奏我也看到了,就你现在这水平,老哥我一辈子也别想赶得上你。好了,这把二胡就送给你啦,它也算是有了个好归宿。”

林阿姨立刻对李晓亮说:“回去好好劝劝你爸,可别让老人家生气啊!”

就在这时,马二胡的儿子马晓光忽然过来了,抓起那把二胡塞到了李老头的手里,“二胡是您的,您还是拿走吧。”随后,他又拉住马二胡的手诚恳地说:“爸,以前我们太不关心您了,这次啊,我给您老买把更好的二胡。”

马二胡两眼溢出了泪水。在场的人都替老人高兴,儿子终于懂事了。

民间文学 2018年10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上) 监控之外 报个猛料好赚钱 小车挡道 不雅广告 三巴掌一百元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30/63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