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代表

时间:2020-05-30 02:22:00 来源:笔之家

定制心情目录列表不在场证明

听听

华灯初上,白沙市大街上,一辆白色轿车在疾驰。负责驾驶的司机叫钟紫钢,是北京市某制药公司驻白沙市的销售部经理。小车副驾驶座位上坐着白沙市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二科科长文灿,后排座位坐着他的搭档黄燕。不过,他俩此时的身份不是检察官,而是外省某中西结合医院采购管理小组成员,一个化名为医务科科长范玉峰,一个化名为医生胡美婷。他俩此行的目的,就是根据举报,暗访药品采购,看是否存在巨额回扣现象。

经过几个回合的交手,文灿二人已经初步取得了钟紫钢的信任。可是,一谈到药品采购的实质性问题,钟紫钢就避而不谈。文灿知道,对方依然不太相信他的身份,但又不想轻易放弃这笔生意。

下午4点左右,文灿带着黄燕,又拜访了钟紫钢。为了逼对方前进一步,他抛出杀手锏,说如果再没有实质性的合作,就另觅他家。钟紫钢听了,顿时慌了:“好事不在忙中取,我先带你们去个地方乐一乐后再说事。”就这样,文灿和黄燕坐上了钟紫钢的小车。

很快,小车在一家酒店前停下。下车后,钟紫钢把他俩带到二楼的雅间,然后他拍了两下巴掌,马上就有两个性感的姑娘扭着腰走了进来。看样子,钟紫钢想用美人计来试探文灿的真实身份。文灿装出兴奋的样子说:“我就说嘛,钟总招待,肯定有好节目上演的。”

两个姑娘一边敬酒,一边撩拨着身旁的男人。吃喝了一会儿,一个姑娘干脆坐到了文灿的腿上,黄燕见了,把筷子一放说:“这饭我没法吃了!”文灿趁势推开姑娘说:“美女,对不起,这个节目我们等下进行。胡美婷,你要是看不惯,就闪到一边去。”黄燕假装生气,起身准备离开。

钟紫钢急忙说:“胡医生,你别急嘛!男人爱色,英雄本色。范科长好这一口,你就成全他。等事情成了,我会加倍给你好处的。”

文灿也附和着说:“美婷,刚才是我不对。只要你不让我老婆知道,到时候我也会意思意思的。”

“两个臭男人到一起就没好事。钟总、范科长,既然你们这样说,我就忍了。你们玩,我去逛步行街。”黄燕无奈地说,然后起身离开。逛步行街,就是去派出所,这是文灿和黄燕事先约定的。

为了拖延时间,文灿陪着他们喝酒。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钟紫钢使了个眼色,一个姑娘马上起身,拖着文灿站起来。文灿装醉说:“美女,你想干什么去?”

姑娘嗲声嗲气地说:“帅哥,去三楼的房间,妹妹陪你玩个更刺激一点儿的节目。”

文灿暗暗叫苦,期盼警察赶快过来。就在开门的那一刹那,两个警察恰好赶到,他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即,文灿、钟紫钢两人都被带到了派出所,接受讯问。

次日上午9点,文灿和黄燕盘算了一番,拨通钟紫钢的手机,张口便大骂道:“姓钟的,生意不成仁义在,你为什么要害我?”

钟紫钢说:“范科长,你误会了,我怎么会害你。你我都进了局子,要害你也不是这样害吧。”

文灿说:“幸亏没在房间里被警察逮住,不然我就惨了。”

钟紫钢保证道:“范科长,你和美女进了房间也没事,我在这里还是有点关系的。今天中午我在京都大酒店订了一个包厢,为你压压惊。药品采购的具体事宜,我和你边吃边谈,怎么样?”

这家伙,终于上钩了!文灿和黄燕对视了一眼说:“钟总,那我就再信你一回,你可别耍滑头。”

文灿来到京都大酒店,二楼野味斋房间里,菜已经摆了一大桌。一落座,钟紫钢就不停地做检讨:“范科长,让你受惊了,如果你到我公司进货,我给你票据总数的40%作回扣,怎么样?”

40%?文灿一听,暗暗心惊,压了压情绪说:“钟总,你给我这样的回扣,可就欺生了。”

钟紫钢愣了一下说:“范科长,你这话什么意思?”

文灿小声说:“我知道你们给民生医院的回扣比例,你给他们多少回扣,就得给我们多少回扣。”

民生医院是钟紫钢公司最大的客户之一,而他们是新客户,怎么可能给相同的回扣?想到这儿,钟紫钢说:“范科长,民生医院是我们公司的老客户,订量也大,回扣自然得高一点,这你得理解。”

文灿反驳道:“钟总,你这话就不对了。新客户更要优待,才能吸引更多的其他新客户,你说是不是?你要是不给我同等待遇,我琢磨着,这笔生意有些难做。”

钟紫钢咬了咬牙,说:“给民生医院的回扣比例是45%,就照这个比例给你,够意思了吧!”

原来,他们给民生医院的回扣比例是45%!可是,这些数据没什么用,要有证据才行。文灿灵机一动,什么话也不说,起身要走。

钟紫钢急忙拉住他说:“范科长,有话好说,你这是干吗?”

文灿板着脸说:“我听说你们给民生医院的回扣比例是60%,到了我这里,怎么就成了45%?”

“不可能!”钟紫钢激动起来,“这么高的回扣,我们还吃不吃饭了?范科长,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文灿赶忙问:“怎么证明?”

钟紫钢说:“今天下午我去民生医院送药,顺便结账。你跟我一起去,到了那儿,就知道了。”

这确实是个好主意!文灿心头一喜,故意说:“这样的事情都是单线联系,你信得过我?”

“要是昨天,我还真信不过你。”钟紫钢说,“不是常说有四种人关系最铁吗?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经过昨晚的事,我就知道你是道上的人,没什么不能说的。”

文灿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下午3点,民生医院。

卸完药品,钟紫钢带着文灿去医院药房结账。因为怕露出破绽,一路上,文灿什么也不问,只摁开微型录像机,偷偷拍着。

药房大厅里人山人海,很显然,民生医院的生意异常火爆。

钟紫钢推开药房部办公室的门,带着文灿走了进去。里面坐着一个中年女人,一边低头忙着,一边问:“有什么事吗?”

钟紫钢答非所问:“统方!”

“统方?”她抬起头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统方?”

“哦,忘了自我介绍。”钟紫钢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她。

中年女人看了一眼,马上热情起来说:“我姓谢,快请坐。”

钟紫钢说:“谢医生,麻烦你统计一下每个医生的药品销售量。”中年女人皱了下眉说:“钟总,不是我不愿意,是我们主任说,你给我们药房的提成太少,得适当加一点儿。”

钟紫钢听了,生气地说:“每盒药品,我给了五毛的提成,你们还要多少?”中年女人说:“你们公司的药品,在我们医院每个月的销售量高达18万,可到我们药房部的钱还不到五千块。我们药房有七个人,每个人还不到八百块钱!我们主任说了,每盒至少要一块钱的提成。否则的话,免谈!”

“你!”钟紫钢被呛了一下,脸涨得通红。弄不好,证据会黄!文灿急忙劝道:“钟总,这是小钱,给了算了,免得坏了大事。”

钟紫钢压住怒火,从包里数出五千块钱丢到办公桌上。中年女人麻利地收好钱,从电脑里调出相关数据,打印好后递给了他。

钟紫钢抓起纸张,把它塞进提包,然后快步出了办公室。文灿急忙跟上去,试探着问:“钟总,接下来去哪里?”钟紫钢鼻子一哼,说:“去找院长唐学民。”

文灿有些疑惑:“找他干什么?”钟紫钢说:“分到每个医生的钱,我不可能一一送到,只能委托他去分,顺便把他的钱送去。”

文灿不无同情地说:“吃这口饭,还真不容易!”钟紫钢叹了口气说:“是啊,刚才你也看到了,就连药房的工作人员都可以咬我一口,何况主管药品采购的院长?范科长,以后你可得多多关照啊!”

文灿说:“当然,当然。”

一进院长办公室,钟紫钢就从包里拿出几沓钞票放到桌上,说:“唐院长,这是三万六千块钱,上个月的意思,请您笑纳。”

唐院长刚要去拿钱,猛地看到文灿,吃了一惊:“他是谁?”

钟紫钢大大咧咧地说:“他是我的小跟班,您放心!”

听到这话,唐院长松了一口气,把钱放进抽屉里说:“钟总,你们公司的药在我们医院的销售量是月月攀升啊,先祝贺你了。”

钟紫钢赔着笑脸说:“那还不是因为唐院长引导有方。这是上个月的票据,烦您签个字。”

唐学民接过票据看了一眼,见上面的金额总数是18万,他得到了总额的20%,便很爽快地签下“同意”二字,并签下他的大名。

钟紫钢接过票据,给文灿看了一眼说:“小范,我们走。”

“等下!”唐学民突然叫住钟紫钢,叮嘱道,“钟总,以后你不要带别的人进我的办公室。”

钟紫钢连连点头:“我知道了,下不为例。”说着转身离开。

离开院长办公室,到一僻静处,钟紫钢叫住文灿,说:“范科长,你帮我算一下,前前后后我支出多少钱,占票据总数的多少?”

文灿细细算了算:“药房一万,医生三万七,唐院长三万六,差不多占票据总额的46%。”

钟紫钢说:“药房的五千块钱是临时加的,实际上只占票据总额的45%。范科长,你也看到了,不会再说我回扣是60%了吧?”

文灿点点头:“钟总果然是老实人,不说假话。我们医院和贵公司的合作,就按这个比例成交。”

钟紫钢高兴地说:“范科长真是爽快人,那我们找个地方,把药品采购合同给签了吧。”

文灿看了下时间说:“下班了,我还得忙个事,明天吧。”

钟紫钢无奈地说:“那好吧,我先走了,明天再联系。”

等不见了钟紫钢的背影,文灿才怀着欣喜,快步朝医院外面走去。刚到门诊大厅,他便看到两个保安迎面走来。不好,事情有变!文灿急忙转身,朝医院里面猛跑。

“站住!”果然,后面传来大喊声。看样子身份暴露了!文灿跑进住院部一楼通道时,见墙壁上有个医风医德举报箱,便顺手把微型摄像机里的存储卡塞了进去。然后,他一阵猛跑,跑出了通道。可是,通道外有好几个保安把他逮个正着。随后,他被押进了院长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唐学民就要保安搜他的身。很快,保安在文灿的身上搜出了一部微型摄像机。唐学民说:“我出10万,买下这部摄像机,怎么样?”

“不卖!”文灿说。

“不卖?”唐学民哼了一声,将录像机给砸了。

文灿气愤地说:“姓唐的,你可以毁掉录像,可你毁不掉我头脑中的记忆。”唐学民“啧啧”几声说:“同志,这是个法制时代,没了物证,光凭几句话,是证明不了什么的。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是黑道,还是白道?”

文灿说:“黑道怎么样?白道又怎么样?”唐学民说:“如果是黑道,你无非是为了钱,雇你的人给你多少钱,我就给你双倍。如果是白道,我可以给你升官升职的机会。你别急着表态,我可以给你两个小时的思考时间。来,把他关起来!”

文灿大声抗议道:“这样做是犯法的,我要去告你!”

唐学民冷笑一声说:“我更正一下,把他带下去好好招待。”

几个保安答应一声,把文灿带下去,关了起来。

在黑屋中,文灿脑中乱成一团,现在身份败露,该如何脱身?从唐学民的许诺来看,他是想收买自己。既然这样,自己就将计就计,先骗取他的信任,和黄燕取得联系,要她尽快把举报箱里的证据取走。想到这儿,文灿慢慢镇定下来。

两个小时后,唐学民果然来到了黑屋子,他不紧不慢地说:“文检察官,愿不愿意和我合作,想好了吗?”文灿惊讶地说:“你是怎么知道我是检察官的?”

唐学民说:“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我只问你愿不愿意合作?”文灿问:“要是我不愿意呢?”

唐学民并不急躁,平静地说:“你嫖娼,染上了性病。因为没有钱治病,就捏造事实诬陷我,想不支付医药费用。”文灿生气地说:“我哪有性病?”

唐学民说:“没有性病,我可以让你有啊。”这招确实狠毒!文灿装作害怕的样子说:“录像已被你毁了,现在的我只能任你宰割。你说吧,要我怎么合作?”

唐学民说:“本来我想给你一大笔钱封你的口。后来一想,要是你做蠢事,一出去就把钱上交了,那反而成了我的罪证。所以,我想与其用钱收买你,还不如让你成为我的人。”文灿说:“你凭什么认定我会跟你走?”

唐学民说:“你这样做的目的不就是想着升官发财吗?我在民生医院干这么多年能不倒,背后是有铁帽子王的。我可以让你实现你的目标,你为什么不跟我走?”

在这条腐败的链条上,还有更大的官?文灿试着问:“你背后的靠山是什么人物,居然有这样大的能耐?”

唐学民说:“文检察官,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在白沙市,还没有他搞不定的事。”文灿感叹道:“看来真是一座硬靠山。”

唐学民保证道:“如果你能干一件让我信得过的事,到时候我会带你去拜访这座靠山。”

文灿说:“如果院长真有过硬的后台,我愿意和你合作。只是我有个搭档,她基本上知晓这个事情。要是绕开她和你合作,我担心会坏你的大事。”唐学民问:“你的意思是把她也拉下水?”

文灿说:“这样你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你说是吗?”唐学民说:“那是,但你得把你的同事约到这里来。”

文灿马上表示同意约黄燕到医院来谈,这正是他想要的。因为,他得在今晚转移举报箱里的证据。要是拖到明天,证据就有可能会被唐学民他们得到。于是,在保安的监视下,文灿用他的手机拨通了黄燕的手机:“黄燕,我是文灿。唐院长想和你当面聊聊,什么,你要去逛街?那逛完步行街马上赶过来!没证据,我们的调查就是举报箱里的举报信,没啥作用。”

唐学民说:“你怎么不要她马上来,还允许她去逛步行街?”

文灿双手一摊,装作无奈的样子说:“我这个同事是购物狂,下班后最重要的事就是逛街。没办法,8小时之外,只能由着她的性子。你别急,她会尽快赶来的。”

没过多久,黄燕果然来了,只是她的身后跟着好几个警察。

见到警察,唐学民脸色惨白,强作镇定问:“你们要干什么?”

黄燕亮出逮捕证:“唐学民,我是市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二科的黄燕,我们已经掌握切实证据,你涉嫌收受贿赂,被捕了!”

唐学民哆嗦着说:“我是守法的公民,这是诬陷。”几个警察上去,把唐学民铐住,带出了房间。

文灿急切地问:“黄燕,你拿到证据了吗?”黄燕拿出微型录像机,高兴地说:“拿到了。”

文灿说:“我没说放在哪里,你是怎么知道的?”黄燕说:“你直呼我的名字,表明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你说没证据,调查就是举报箱里的举报信,就是告诉我证据在举报箱里;你要我去逛步行街,就是要我去报警。”

“你这精灵鬼!”文灿说。

在铁证面前,唐学民不得不交代他大肆收受医药代表贿赂的犯罪事实。同时,为了立功赎罪,他还交代了他背后的铁帽子王——副市长范德贵的贪腐行为。

原来,范德贵利用手中的公权入股,每年从该医院分红利好几十万。他老婆是市检察院的领导,获悉文灿他们正在暗访民生医院,便把消息透露给了唐学民。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9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情与义 招聘进行时 神秘白龙皮 侃天下 侃天下 与尸同眠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30/63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