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心情

时间:2020-05-30 02:22:00 来源:笔之家

神秘白龙皮目录列表医药代表

左文萍

宋雨考上大学,选了艺术设计学院,主修皮革设计。她的爷爷是个老鞋匠,帮人修补鞋子,也给人定做皮鞋。

宋雨生于江南小镇,她喜欢家乡,所以考了省城的大学。学校附近的街上,有一个定制皮鞋的小店,店名很清新,叫“定制心情”。宋雨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询问是否能课余在这里帮工。

店主听说宋雨是皮革设计专业的学生,很干脆地答应了。小店的生意不错,老板还经营着网店,许多客人会在网上选样下单。宋雨手脚勤快,又经常有好的创意,店主便慢慢地让她独立完成一些散单。

大学生活五光十色,室友们都参加了各种社团和活动。宋雨的生活却只是上课和去店里帮忙,显得非常单调。经不住室友们的怂恿,宋雨参加了学校的话剧团。

大家拉她彩排,还没上台,她脸先红了,台词也念不成句。所以宋雨自愿揽下了演员服装设计的活儿,成了默默无闻的幕后人员。

宋雨进话剧团,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团长是江桐。江桐属于天生自带光环的男生,平时待人温文尔雅,球场上却锋芒毕露。宋雨总是提着热水瓶或饭盒经过球场时,默默地看上几眼,然后回去在心里反复重播。

虽然进了话剧团,但宋雨也没能和江桐说上几句话。江桐最近忙得热火朝天,忙着排演《倾城之恋》,他的搭档是表演系的孟晓芸。孟晓芸身材修长,偏爱高跟鞋,款款走在人群里,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但和高大的江桐站在台上,就有种赏心悦目的美感。两个人把白流苏和范柳原的纠结爱情演绎得入木三分,宋雨几乎以为是真的了。真是般配啊,宋雨默默地想,心里有些难过。

不过,稍令宋雨感到安慰的是,孟晓芸性格爽朗,跟许多男生关系都不错,对江桐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直到有一天下午,宋雨在店里帮忙,只听电脑上有提示音,有顾客下单。宋雨打开聊天工具,对方头像是个熟悉的大美女,孟晓芸。

孟晓芸发来一个飞吻的表情,说:“是小雨吗?我想定做一双皮鞋,男士的,43码。料子好一些,款式你推荐一个,我也不懂。”宋雨心里“咯噔”一下,回复道:“送货地址?”孟晓芸又发来一个害羞的表情:“63号男生公寓,江桐。”

宋雨默默地呆坐了半天,然后站起来,在皮料里选了一块进口的牛皮革,很柔软,也很有光泽。宋雨花了两天时间,做成了一双鞋,每个细节都很完美。宋雨在鞋的内帮里,压印上了一个小小的心形,非常不明显。

送货给江桐的时候,他显然很意外。宋雨说,是孟晓芸特意为他定做的,希望他喜欢。江桐也笑了:“这是你亲自做的?你可真厉害!”宋雨微微一笑,然后踩着落叶,走远了。

之后,宋雨便退出了话剧团。

毕业那年,大家会经历一段疯狂的忙碌时期。找工作、考研,各奔前程,等差不多消停下来的时候,还有一场毕业舞会和散伙饭。宋雨没什么野心,只想开一家小店。一个下午,宋雨还在店里帮忙,孟晓芸忽然像一阵风一样飘然而至。孟晓芸说:“亲爱的,帮我做一双皮鞋吧?毕业舞会穿,对了,要平跟。”

宋雨有些意外:“你不是一直喜欢高跟鞋吗?为什么要平跟?”

孟晓芸说:“为了将就舞伴的海拔呗。”宋雨不解:“江桐高你一头呢!”孟晓芸一愣,随即哈哈一笑:“你不知道吗,我和李浩已经一起考上家乡的公务员了。”

宋雨一怔,在脑海里搜索着李浩这个名字,有点印象,他是数学系的,个子不高,是孟晓芸的老乡。宋雨说:“你以前给江桐做过一双皮鞋,我还以为……”

孟晓芸“扑哧”笑了:“那是因为有次彩排,我打翻了油漆桶,弄坏了江桐的皮鞋。我想赔钱,他死活不要。后来我就想,定做一双呗,表示歉意。我们俩不来电。”

本来宋雨是不打算参加毕业舞会的,现在她改变了主意。还给自己亲自做了一双皮鞋,大红色的,高跟,亮晶晶的漆皮。宋雨想起了灰姑娘的水晶鞋。

毕业舞会上,宋雨穿上了一件黑色的伞裙,化了一点淡妆。她远远看到孟晓芸挽着李浩的胳膊,还朝她飞了一个吻。宋雨笑笑,在人群中搜索着一个身影,可是到处都没有看见。

这时,一个男生走了过来:“宋雨,请你跳个舞好吗?”男生叫乔木,原来跟江桐都在一个话剧团,只是没说过几句话。宋雨有点失望,但还是礼貌地答应了。

跟着音乐起舞的时候,宋雨忽然惊讶地发现,乔木脚上穿的皮鞋非常眼熟,竟是她做给江桐的那双。宋雨不由问道:“你的这双鞋是?”乔木低头看了看,不以为意地说:“这双呀,是江桐送给我的,他穿的话偏小半码,对我来说刚合适。我知道这还是你亲手做的呢!里面还有个小心形,很别致,是你们店的标志吗?”

宋雨故意用平淡的语气说:“对,因为店名叫‘定制心情嘛。对了,怎么没看到江桐?”

乔木说:“哦,他报名考取了边防武警,今天去体检。如果顺利的话,毕业后,他就去青海了。”

“青海?”宋雨惊讶地反问。她的印象里,那是一个遥远又寒冷的地方,很陌生,又遥不可及。

毕业后,宋雨没能开成自己的小店,而是去了一家大型的服饰设计公司,做了一名普通的设计师。一天下午,宋雨收到了一封信。邮戳上是青海省的某个县。宋雨屏住呼吸,打开了淡绿色的信纸。

小雨:

你好!冒昧地给你写这封信。

我现在穿上了军装,在雪域高原上,这里有冷峭的寒风,也有美丽的格桑花。这是我的夙愿。我在西北长大,我的爷爷就是一个老兵,听他讲过许多战场杀敌、保家卫国的故事,常令人热血沸腾。

你不一样,第一次看见你,我就知道你是属于某个南方小镇的。你很安静,不多话,像一朵河滩上的小花。在温润气候里生长的花,如果放到酷寒多风的环境里,是长不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归宿。

谢谢你亲手制作的那双鞋。可惜号码小了,不然我一定会带走的。乔木是我的好朋友,他是个真诚善良的人,从一开始他就默默关注你。那双皮鞋他穿正好,所以我送给了他,这也是一种缘分,对吧?

我看见鞋内的那个小小的心了,我把这当作你对我的祝福。 江桐

宋雨放下信,感觉又把这几年时间穿越了一遍。微信提示音响了,是乔木,说下班来接她吃饭。宋雨小心地把信折好,收进抽屉里。关上抽屉的一刹那,忍不住对自己笑了笑。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9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情与义 招聘进行时 神秘白龙皮 侃天下 侃天下 与尸同眠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30/63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