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神秘白龙皮

神秘白龙皮

时间:2020-05-30 02:22:00 来源:笔之家

医药代表目录列表定制心情

李楚楚

齐鼐今年32岁,是天水市著名的考古学家。最近,他收到一封来信,说他父母在羌古寨给他留下的一座房子要动迁,催促他赶快回去签署合同。

齐鼐父母死于一场坠机事故。这套房产是他们生前在湘西羌古寨旅游时,买下的一座民居。如今几十年过去,那座民居早已经无人打理。信中说,有一个东南亚的开发商相中了原生态的羌古寨,决定在这儿建一座湘西风情的旅游度假村。村民们都已经签署了动迁协议,目前就缺齐鼐一个人的签字了。

齐鼐向考古研究所领导请假后,将手里的工作和助理研究员陈晓军做了交接,然后便辗转来到了湘西十万大山中的羌古寨。

齐鼐找到村主任扎古,问起了动迁的事儿。谁知,扎古听后,一脸诧异地说:“动迁?谁会到咱们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搞开发,你是不是弄错了?”

齐鼐急忙掏出那份拆迁补偿通知,递给扎古。扎古看着盖在上面的大红章,说:“吴有开发公司,‘无有不就是没有这家开发公司的意思吗?你被人忽悠了!”

齐鼐听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究竟是谁和自己开这样无聊的玩笑?

一路颠簸,齐鼐感觉十分疲倦,他决定在父母留下的老宅里暂时住下,休息好了再走。

齐鼐一觉睡到半夜,突然,他被一阵脚步声惊醒。他睁开眼一看,只见一胖一瘦两个黑衣蒙面人正站在自己的床前。两人将齐鼐打晕后,便将他带走了。

齐鼐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巨大石厅中,两个黑衣人中的胖子绰号“黑熊”,瘦子名叫刁小三,这两个家伙都是公安局通缉的文物大盗。

齐鼐稳了稳心神,问道:“两位是不是绑错人了?”

刁小三笑道:“没错,我们绑的就是你!”

湘西的十万大山中,有一片恶鬼谷,地形复杂,一般人进去根本走不出来。刁小三和黑熊听说,恶鬼谷的谷底有一座石厅,里面藏有神秘的宝藏。

他们知道齐鼐是考古方面的专家,便伪造了一份拆迁补偿通知,将齐鼐骗回羌古寨,为的就是让齐鼐帮他们寻找宝藏。

齐鼐摇摇头,说:“依我的经验判断,这石厅里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像样的文物!”

“不对,这里肯定有宝贝!”刁小三摸出一把匕首吼道,“你不帮老子找,我一刀杀了你!”

齐鼐问道:“那你们知道这里有什么宝贝吗?”

刁小三和黑熊闻言,摇了摇头。

齐鼐见状,心中不禁有些起疑。不过,为了活命,他还是答应了两人的要求。

接着,齐鼐想了想,说:“这座石厅的四壁中,说不定有藏有文物的暗洞,要找到暗洞,先要点些火把,再利用浓烟喜欢钻缝的特性来寻找。”

刁小三和黑熊按照齐鼐的吩咐,到谷底找了些松枝,扎成了火把。

齐鼐将火把点燃后,便开始沿着石厅的厅壁寻找。

半个小时后,他发现火把燃烧出的松烟正往石壁上一处缝隙猛钻,他当即兴奋地叫道:“找到了!”

黑熊找来一块石头,对着石缝一顿猛砸,随着几块石头的掉落,一个洞口露了出来。

黑熊正要往暗洞里面闯,齐鼐叫道:“小心埋伏!”

只听“咕咚”一声响,从暗洞洞顶落下一块巨大的圆石,从洞口滚了出来。还好刁小三反应快,他一脚将黑熊踹到一旁,黑熊这才躲过一劫。

黑熊从地上爬起来,摸着摔疼的屁股说:“齐先生,谢谢你!”

刁小三纳闷地问:“齐先生,我们绑架了你,你应该恨我们,可你为什么还要提醒黑熊进洞有危险?”

齐鼐哼了一声,说:“如果黑熊被一块最普通的‘天落石击中,那岂不是对我专业考古水平的侮辱?”

一刻钟后,暗洞中的秽气散尽,三个人鱼贯着钻进了暗洞。借着强光手电的光亮,齐鼐发现这是一间天然石室,室内的地面上坐着一具骸骨。

黑熊性格鲁莽,他走过去,一脚便将骸骨踢散了架,谁知,在骨架屁股底下的地方,竟露出了一个一尺见方的金盒子。

刁小三怕有机关,便命令齐鼐将盒子打开。

齐鼐小心翼翼地打开后,刁小三高举强光手电,往盒子里一看,当即骂了出来:“一张破兽皮,这他妈是啥玩意?”

刁小三说完,随意地将盒中那块不起眼的白色兽皮丢到了地上,接着就和黑熊一起研究金盒子能卖多少钱去了。

齐鼐从地上捡起兽皮,说:“你们真是买椟还珠啊!这可不是一般的兽皮,而是白龙皮!一个价值上百万的盒子里面,能装一个毫无用处的废品吗?”

黑熊放下金盒子,从齐鼐手中抢过那张兽皮,说:“白龙皮,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龙,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可就发大财了!”

刁小三不相信地说:“这世上哪有龙?齐先生,你不是在忽悠我们吧?”

齐鼐将金盒子翻了过来,指着盒底下的一行字说:“李德裕之宝,这说明这个盒子的主人便是唐武宗时的宰相李德裕!”

在唐代康骈所著的《剧谈录·李德裕》中,有这样一段关于白龙皮的记载:出户则火云烈日,熇然焦灼,及别列坐开樽,烦暑都尽。有好事者求亲信问之,云:此日唯以金盆贮水,渍白龙皮,置于座末。

说的是,唐朝的李德裕在宴客时,曾经用金盆盛满水,将白龙皮浸入水中。顿时,屋子里的温度就降了下来,客人们暑气消尽,大家都夸李德裕的白龙皮是个宝贝。

李德裕身为武宗皇帝的宰相,他执政五年,虽然功绩显赫,但宣宗继位后,李德裕因位高权重,被贬为崖州司户,后于大中三年十二月在崖州病逝。

石室内的这具骸骨究竟是不是李德裕的本尊,已经无从考证,但齐鼐凭着自己的专业知识,对这块白龙皮,却相信绝对没有看走眼!

刁小三听齐鼐讲完白龙皮的来历,他拔出了匕首,对着齐鼐一晃道:“齐先生,虽然你帮我们找到了宝贝,可我也得送你上路了,但我保证以后每到清明,都会给你烧纸钱的!”

齐鼐听后,笑道:“杀了我,恐怕你们也活不了!”

刁小三狐疑地问:“你什么意思?”

齐鼐说,他推测,刁小三和黑熊的这次寻宝行动一定另有一个幕后策划者,否则他们怎么会连这里有什么宝贝都不知道,就来这里寻宝呢?可是那个幕后策划者既然知道这里有宝贝,为什么不亲自动手,而要假手于人呢?显然,那人是另有阴谋,说不定这是他设的局。

黑熊有些心虚地说:“我们卖掉宝贝后,就去国外逍遥快活,那个策划人即使没安好心,也不能将老子怎么样吧!”

齐鼐摇了摇头,他说,那个策划人很有可能会借助寻宝的机会,干掉刁小三和黑熊……

刁小三听后,不禁心中一寒,他让黑熊看着齐鼐和白龙皮,自己则跑出了石厅。

10分钟后,刁小三垂头丧气地回来了。果然不出齐鼐所料,恶鬼谷中的路标都已经被人毁掉了,现在他们都被困在了恶鬼谷中,只能等死了。

齐鼐想了想,对刁小三说:“你跟我讲讲事情的来龙去脉,没准,我能从中找出脱困的办法。”

刁小三说,他和黑熊背后的策划者叫K哥。他和黑熊本是盗墓贼,3年前,K哥通过短信委托他们,盗取一座明朝古墓,并在短信中标明了古墓的详细位置。两个人盗墓成功后,便按K哥的指示,将盗取的文物,放到了一个超市的保管箱中……就这样,他们和K哥开始了合作。

每次窃得文物,他们都会交给K哥销赃,K哥每回都会提取不菲的中介费。他们没有见过K哥,也不知道K哥的真实身份。

刁小三和黑熊想干一票大的,然后出国彻底摆脱K哥的控制。没想到K哥先下手为强,他先以恶鬼谷石厅中有宝贝为诱饵,让他们绑架了齐鼐,接着毁掉了恶鬼谷的路标,让他们只能被困死在这里。

齐鼐走出了石厅,来到了树木丛生、怪石嶙峋如迷魂阵一般的恶鬼谷中。他试着走了几次,发现不管怎么走,最后都会回到原地。

恶鬼谷中磁场错乱,指南针根本不起作用,而且谷中黑雾沉沉,难见星光和太阳,根本没有参照物可以辨别方位。

齐鼐回到石厅,对六神无主的刁小三和黑熊说:“想要脱困,还是先听我讲一个故事吧!”

齐鼐说,他的爷爷叫齐天栋,是民国时燕京大学古文物专业的学生。他有一个同学,名叫谢斌,两人经常一起探讨学术理论,一旦什么地方出土了文物,两人便会相约前往,共同研究。

1936年,齐谢二人去甘肃一座深山古洞探寻文物的时候,他们在洞外救了两个因为迷路而饿昏了的盗墓贼,这两个盗墓贼一个叫牛子成,另一个叫刁老凿。

齐鼐讲出这两个人名字的时候,刁小三和黑熊竟一起变了脸色。

刁小三说:“我爷爷名叫刁老凿,黑熊的爷爷就叫牛子成!”

齐天栋性格平和,而谢斌性格偏激。谢斌认为,人性本恶,这两个盗墓贼应该立刻杀掉,免留后患。齐天栋却坚信人性本善,这两个盗墓贼只要经过感化,一定会重新做人的。

齐天栋因为年纪大,学问高,所以他的人性本善论占了上风,谢斌只好听齐天栋的话,将刁老凿和牛子成救活,并带在了身边。

古洞探宝之旅收获甚丰,可是一场暴雨后,一场泥石流将出山的路全都封死了。刁老凿和牛子成为了活命,他们竟要杀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吃肉。

齐谢二人最后慌不择路,逃进了原始森林,谢斌跌落悬崖,双腿骨折,成了废人,齐天栋虽然背着他走出了森林,但谢斌双腿残废后,并没有拿到燕京大学的毕业证书,以至一辈子并没有大的作为。

谢斌恨死了自己的师兄,他甚至偏激地认为,齐天栋就是嫉妒自己的能力,故意借着两个盗墓贼之手,害自己变成残废,他发誓一定要让师兄死在“人性本善”的念头之上……

刁小三听完,惊诧地道:“莫非K哥是谢斌的后人,他如今布下的这个局,就是让我们用刀子和鲜血,再一次验证人性善恶的问题?”

齐鼐看了他一眼,沉重地点了点头。

黑熊大怒,他挥舞着手中的匕首,说:“齐鼐,如果你不能想办法,让我们离开这里,我死之前,一定先送你上西天!”

齐鼐沉吟片刻,说自己确实有办法离开这里,这方法叫“千里连环火”。

齐鼐让黑熊和刁小三扎了20多个火把,然后三个人大致确定了谷口的方向后,在地上放置了第一个火把和第二个火把。接着,他们在第二个火把的位置,朝两个火把连线的方向,投出第三个火把。接着,他们再在第三个火把处,投出第四个火把……

这些火把沿着直线一路投下去,就连成了一条“火路”。齐鼐领着刁小三和黑熊借着火光引路,不再被迷魂阵似的地形和地貌所束缚和迷惑,终于成功地离开了恶鬼谷!

谁知,离开恶鬼谷后,齐鼐又被黑熊和刁小三蒙上眼睛,押到了一座偏僻的沙巴土寨中,严加看管了起来。

自从刁小三和黑熊有摆脱K哥的想法后,便偷偷地寻找其他“销赃”的路子。沙巴土寨便是他们找到的一个销赃窝点。

寨内有个叫沙巴老爹的文物掮客。刁小三答应给他两成的提成后,沙巴老爹就开始通知国内最有实力的十几个大买主,开始了拍卖白龙皮的操作。

刁小三和黑熊准备在拍卖后就携款潜逃。为了弄到更多的钱,他们用刀将白龙皮分割成了四块。

四伙想要得到白龙皮的各路买主,便先后被沙巴老爹请到了寨内的四处隐秘的地下室中,通过监视器观看齐鼐进行白龙皮神奇功能的演示。

只见齐鼐面对摄像头,将白龙皮放进一盆水里,干硬的白龙皮入水变软,随后盆内清水的温度便开始急剧下降……

面对着这件稀奇的宝贝,四伙买家你争我夺,价格被急剧抬高,四块白龙皮一共被卖了三千多万,除去沙巴老爹的六百万佣金,刁小三和黑熊净赚两千多万。

四块白龙皮脱手,钱款全都被沙巴老爹打到了刁小三的银行卡里,买家们也先后离开了沙巴土寨。如何处理齐鼐,就成了一个大难题。刁小三和黑熊被齐鼐救了几次,有点下不了手。沙巴老爹伸出两个指头一晃,说:“给我两百万,我替你们下手!”

齐鼐知道得太多,确实不能留活口。刁小三和黑熊犹豫了一下,同意了沙巴老爹的提议。接着,他们在沙巴老爹手下保镖的保护下,离开了沙巴寨。

沙巴老爹正要命手下几个保镖对齐鼐下手,就听寨外一片大乱,刚刚离开的刁小三和黑熊又逃了回来,负责保护他们的保镖慌张地叫道:“不好了,那帮买了白龙皮的买家,都找老爹您退货来了!”

沙巴老爹急忙迎了出去。那四个买家在沙巴老爹的客厅中碰面后,发现人手一张白龙皮,顿时就急眼了!买到假的白龙皮已经够窝囊的了,这个假货竟然还被分成了四块,卖给了他们四个!四个买家怒不可遏,大声嚷嚷着让沙巴老爹退货。

沙巴老爹将白龙皮迎着日光,仔细一看,这才明白四个买家都说白龙皮为赝品的原因。原来,在四块白龙皮的一角上都有一堆密密的针眼,这些针眼在白龙皮湿润的时候看不太清楚,可是白龙皮一旦干燥,这些针眼就组成了一个“假”字。

原来,齐鼐在被关押的寨楼中,发现了一根绣花针。他将针藏在手套中,在用水浸白龙皮的时候,他偷偷在这几块白龙皮上都刺出了“假”字。

沙巴老爹气急败坏地叫道:“把齐鼐给我带过来!”

齐鼐怎会坐以待毙,他趁着沙巴老爹无暇顾及后寨的时候,便领着刁小三和黑熊,打晕了两名负责监视他们的保镖,从后寨门逃了出去。

沙巴老爹大怒,他下令全力搜捕齐鼐等三人,并以诈骗为名,申请银行冻结刁小三的银行卡。接着,他向四位买家保证,他一定会将齐鼐他们抓回来,赔偿买家们的损失。

十万大山中,山高林密,找人谈何容易?齐鼐他们很快便摆脱了沙巴老爹手下的追缉。

安全脱险后,黑熊胸口都要气炸了,他对齐鼐恨得咬牙切齿,他们落到今日这个地步,全都是拜齐鼐所赐,他决定一刀扎死齐鼐出口恶气,可是刁小三却拦住了他。刁小三比黑熊聪明得多,他知道现在杀了齐鼐没有任何意义,相反只有齐鼐能救他们。

刁小三拉着黑熊跪在地上说:“齐先生,您一连救了我们好几次,您最后再给指条明路吧!我们现在不仅是公安机关追捕的逃犯,还得罪了以四大买家为首的文物大鳄,横竖都是死啊!”

齐鼐说:“我相信人性本善,不管多么穷凶极恶的人,只要肯悔过,上天一定会给他们机会的!”

接着,齐鼐凑到刁小三的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刁小三一咬牙说:“齐先生,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现在只有听你的安排了!”

接着,刁小三和黑熊按照齐鼐的布置,找地方藏身去了。

齐鼐翻山越岭走了两天,终于来到了一座山寨,他在寨民的帮助下,联系到了公安机关,然后辗转着回到了天水市考古研究所。

齐鼐在恶鬼谷中得到白龙皮后,他曾暗中用小刀割下了一小条,藏在了衣兜里。

齐鼐让助理研究员陈晓军将白龙皮进行了化验,可化验结果让他十分震惊,这块白龙皮竟然真的是赝品!

唐朝末期,工匠们在生产火药时开采硝石,他们发现硝石融于水的时候,便会吸收大量的热,于是,就想出了一个用硝石融水在夏天制冰的法子。

这块白龙皮经过光谱分析,已经可以肯定,就是一块白蟒皮,白蟒皮上沾有大量纯度极高的硝石成分。硝石的化学名称叫硝酸钾,它溶解于水时会吸热,让水温度降低。这块白龙皮竟是古人留给现代人的一个骗局。

齐鼐首先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揭露“白龙皮”骗局的文章,接着他让陈晓军代表自己,又接受了几家电视台的采访,一时间,街头巷尾纷纷议论的都是“白龙皮”骗局的秘密。

那四个花高价购得白龙皮的文物大鳄们看到电视节目,彻底证实被骗后,他们抓住刁小三和黑熊,让两个人将到手的钱吐出来的心情就更迫切了。

这天下班,齐鼐开车回家,他正琢磨着如何给刁小三和黑熊找一个出路,就见旁边的岔路上忽然蹿出来了一辆小巴车,将齐鼐给逼停了。

接着,刁小三和黑熊从小巴车上下来,将齐鼐拖到车外,吼道:“你竟敢出卖我们,我们也让你不得好死!”

刁小山的银行卡被冻结,他和黑熊根本无法逃亡国外,除了听从齐鼐的安排,已经别无选择了,他们两个人伪装成背包客,以齐鼐朋友的身份,躲在了羌古寨,并住在羌古寨齐鼐的老宅子中。

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可是他们也防了齐鼐一手,每天基本都躲在外面,果然一个星期之后,一伙蒙面人烧了他们住的房子,要不是他们事先躲了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两个人一合计,认定出卖他们的人只有齐鼐,他们便换了装,然后偷了一辆小巴车,一路到天水市杀齐鼐来了。

齐鼐见刁小山和黑熊误会了自己,急忙解释道:“如果我想害你们,早就害了,一定是你们不小心走漏了风声,这才有仇家上门,这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黑熊上车后,刁小三一晃匕首:“老实地跟我们走,不然就让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一车三人,在半个小时后,就来到了郊外一座废弃的砖窑,刁小三和黑熊将齐鼐押到了这座砖窑的空房子里。

刁小三先是色厉内荏地吓唬了齐鼐一通,然后话锋一转:“齐先生,我也相信你是清白的,但你要给我们指条活路,不然的话……哼哼!”

齐鼐笑道:“我已经给你们想出了一条活路,就看你们走不走了!”

齐鼐指给刁小三的活路就是——弃恶从善,向公安机关自首。

黑熊一听,急得大叫道:“让我去蹲监狱,这可不行!”

刁小三见齐鼐话里有话,问道:“莫非您已经有了安排?”

购买白龙皮的四大买家,就是国内文物界的四大祸害。可是他们做事缜密,让公安机关抓不到犯罪的把柄,这四大买家目前恨死了刁小三和黑熊,如果能拿他们俩当钓饵,将找上门来的马仔们一网打尽,不愁不能顺藤摸瓜,找到证据,铲除文物界的四大毒瘤。

刁小三和黑熊曾经干过坏事不假,但只要他们真心悔改,立功赎罪,法院在量刑的时候,哪能不认真考虑,所以这是他们唯一的生路。

刁小三和黑熊走投无路,只得点头答应了。

齐鼐点了点头,他低声说:“我一直在设法找K哥,如果不能挖出他来,我们三个人的下半辈子,恐怕都不会安宁!”

齐鼐的话音刚落,就听外面“咔”的一声响,刁小三趴到窗台往外一看,吓得他“啊”的一声惊叫,只见七八个荷枪实弹的黑衣蒙面人,正悄悄地向他们藏身的房子摸了过来。那“咔”的一声响,竟是一个黑衣人子弹上膛的声音。

刁小三和黑熊正不知道该如何逃命的时候,就听外面响起了一阵“噼噼啪啪”的擒拿格斗的声音,一群武警就好像从地底下钻出来一样,这七八个黑衣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便纷纷做了俘虏。

齐鼐领着刁小三和黑熊在废弃的窑厂住了三天,四伙文物大鳄派来的杀手便被武警们全部擒获了。

原来,公安机关早已在齐鼐的车上安上了追踪器,齐鼐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了公安机关的保护。

这四伙歹徒有的枉然不供,可有的为争取宽大处理,竹筒倒豆子般全部招供。

随着越挖越深,那四伙文物大鳄被连根拔起,下属成员全都一一归案,那四块被分割的白龙皮也被找了回来。

经过进一步检测,那四块白蟒皮并非是真正的白蟒皮,而是一种早已经灭绝的动物——水蛟的皮。

刁小三和黑熊在这次行动中立了大功,又将卖白龙皮得来的存有几千万的银行卡上缴。后经法院核准,两个人被免于处罚。

刁小三和黑熊从法院出来后,来到考古研究所,打算向齐鼐表示感谢,可是考古研究所的门卫告诉他们,齐鼐去医院看望病人了。

两人来到医院的单人病房,找到了照顾病号的齐鼐,刁小三看着病床上浑身缠满了纱布的病人,问:“这个人是谁?”

齐鼐说道:“这个人就是K哥!”

K哥就是齐鼐的助理研究员陈晓军,陈晓军就是谢斌的外孙。陈晓军为了报复齐鼐,并证明谢斌人性本恶的观点是对的,他全程策划了这次恶鬼谷探宝事件,当然谷底石厅中的金盒子和盒子里的白龙皮,都是陈晓军事先准备好的。

陈晓军之所以不惜血本,用了那个黄金盒,是因为他坚信,人性的贪婪和丑恶,只有在面对珍贵的宝藏时,才会最大限度地释放出来。毁掉恶鬼谷中的路标,也是陈晓军派手下干的。

刁小三和黑熊后来的行踪,陈晓军是通过安在齐鼐手机里的一个窃听器知道的,他随后雇佣了几个道上的朋友,到羌古寨故意打草惊蛇,他的本意是再布一个局,让刁小三和黑熊到天水市干掉齐鼐,可是他的计划第二次落空了。

陈晓军狗急跳墙,施展出最厉害的大杀招,他通过手机定位,将三个人藏身于废砖窑的行踪,透漏给了四伙文物大盗。

没想到齐鼐将计就计,他舍身为饵,让公安局和武警战士联手,竟将那四伙文物大盗一网打尽。陈晓军性格偏执,他哪肯承认失败,竟丧心病狂地开着车,准备将下班回家的齐鼐撞下山崖,可是齐鼐驾车技术高超,他灵活地躲过了陈晓军的撞击,陈晓军却没踩住刹车,连人带车冲到了崖下……

齐鼐始终坚信人性本善,对于刁小三和黑熊这两个无可救药的“罪犯”,他施以援手,让他们迷途知返,最后终于可以站在阳光底下,堂堂正正地做人了。

陈晓军是K哥的秘密,齐鼐并未向公安机关透漏。

看着病床上的陈晓军,齐鼐想,陈晓军虽然干尽了坏事,但他确实很有才华,只要他能改正,将来的成就一定能超过自己。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9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情与义 招聘进行时 侃天下 侃天下 与尸同眠 天丛云剑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30/63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