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镰刀

时间:2020-05-29 02:28:00 来源:笔之家

倔老头儿打赌目录列表鸡飞蛋打一场空

崔建华

牛少波在红水河镇工作。这天,大伙儿聚在一起闲聊,牛少波说他家有一把割草的镰刀,是他爹传给他的。一把割草的破镰刀能值几个钱?大家都笑话牛少波老土。

牛少波说:“俺家这把镰刀可不是一般的镰刀,救过两条人命呢。”

恰好新上任的田镇长从旁边经过,听了牛少波的话,把他叫到办公室,问他是否真有一把家传的镰刀,能不能拿来让他看看。然后故意清了清嗓子,问牛少波在镇上工作几年了,还说水利站站长的位子还空着,如果干好了可以考虑下他。

牛少波他爹临去世前,亲手把镰刀交到他手上,说这是把现在已经很少见的镔铁镰刀,一定要保存好这把镰刀,千万别丢了。现在听田镇长这么问,牛少波心说难道想霸占自己的镰刀?要不然不会拿官位诱惑自己。

牛少波脑子一转,故意说:“田镇长,我这人好吹牛,刚才那是跟他们说着玩呢。一把破镰刀怎么会是传家宝呢?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田镇长听了牛少波的话,没再说什么,只是让他回去好好工作。

牛少波寻思这下把田镇长得罪了,他非给自己小鞋穿不可。果不其然,三天后,镇上要找一位红水河的河长,田镇长点名让牛少波这个水利站副站长去。

镇上的水利站有两位副站长,站长年前退休了,位子一直空着,论能力和资历,都轮到牛少波了。现在让他去红水河干河长,明显是要支开他,把站长的位子留给另一位副站长。都是镰刀惹的祸,可他想想爹临走时的嘱咐,也没说什么,收拾好东西,第二天就报到去了。

红水河原先的老河长姓魏,快六十岁了,孤身一人几十年看河,下个月就要退休了,牛少波就是来接他的班。第一天报到,老魏头领着牛少波沿河熟悉水情。红水河全长十几公里,顺河有条公路,俩人沿路而走。

牛少波从家里拿来了他爹留给他的那把镰刀,把镰刀绑在长长的竹竿上。看到河中有垃圾和水草,牛少波就停下來用镰刀又是划拉又是割,忙得不亦乐乎。

这时,俩人来到红水河一个转弯处,看到一处护栏断了四五米长的大口子。牛少波问:“这地方怎么没抓紧维修呢?”老魏头说:“现在全镇正集中力量搞扶贫攻坚,我估计领导的心思不在河上,所以没及时上报。再说你不是要来了吗,我打算让你接手后,再处理这事。”

“这可不是儿戏。”牛少波不高兴地说,“你不记得二十年前,有个女孩就是在这样的地方掉到河里被洪水冲走的吗?”

没想到,牛少波一句话引得老魏头泪水涟涟。原来当年那个被大水冲走的女孩,正是老魏头唯一的女儿。老魏头老婆去世早,留下他和女儿相依为命,有次天降大雨,女儿去河边给老魏头送雨披,就是走在这条公路上,走到一个地方没有护栏,女儿一不小心掉进河里。三天后,才在下游二十里外找到了尸体。后来组织上几次要调老魏头走,他都舍不得,发誓当一辈子河长,把红水河治理好、看护好,不再让悲剧重演。这个事情,全镇人都知道,但牛少波不知道她是老魏头的女儿,他赶紧向老魏头道歉。

老魏头说:“这不怪你。是我老糊涂了,年纪大了,怕见领导了,不想跟镇上的领导打交道,就……”

老魏头的话,让牛少波想起了田镇长。现在田镇长因为镰刀的事,对自己颇有意见,唐突地去镇上申请修护栏的资金,肯定够呛。唉!都怪自己脑子没转过弯来。

正在这时,一辆车突然呼啸着朝两人冲了过来。牛少波眼疾手快,一把把老魏头推进了河里,他自己顺势往旁边一跳。即使如此,车身还是擦了他的胳膊一下,立刻冒出了鲜血。

牛少波一把捂住了胳膊,疼得直咬牙。他看向河里,见老魏头没大碍,反倒是那辆汽车掉到了河里。他急忙下水游到汽车旁,和老魏头一起救人。

牛少波一个猛子钻到河底,摸起一块篮球大的石头,朝车窗猛砸,玻璃碎了,司机得救了。等牛少波拉着司机游到河边时,终因劳累过度和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等牛少波醒过来,已经躺在一间简陋的卫生室里。老魏头站在床前老泪纵横,说:“少波,你终于醒了,可吓死我了。”

牛少波笑笑问:“司机没事吧?”老魏头说:“没事,正在外面躺着休息呢。”

牛少波说:“那段河堤的护栏得抓紧修了,要不然还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你赶紧去找田镇长,让他批资金。”

老魏头说:“我这就去。”说着扭头就要走,牛少波又喊住了他,“等等,你把我那把镰刀拿上,把它交给田镇长。你千万别说是我的,就说是你家祖传的,你用了几十年了,现在马上退休了,用不着,送给田镇长留个纪念。”老魏头答应一声,拿着那把镰刀去了镇上。

有了镰刀,果然好使,田镇长很快批了资金,牛少波找施工队修理护河栏杆。

这天,施工终于完成,田镇长来了,看到整修一新的护栏十分高兴。随后,他把牛少波叫到一边,拿出一个包裹递过来。牛少波打开一看,竟是他让老魏头送给田镇长的那把镰刀。

田镇长说:“你怎么跟我来这一套,让老魏头把这个东西给我。你这是犯错误!”

牛少波红了脸,但还是把镰刀递向田镇长,“田镇长,您怎么知道是我的?您喜欢就留下吧。”

田镇长生气了,说:“以前我来红水河视察,从没见老魏头用过这样的镰刀,那天你说家里有祖传镰刀,想跟你借来看看,你不给,现在要批治河资金了,老魏头手里就多出一把镰刀,你以为我傻啊?我不把它留下,你们能安心用好那些治河资金吗?好了,现在河治好了,物归原主。”

牛少波脸上红一块儿,白一块儿,对田镇长说:“是我想歪了,您批评我吧。”

田镇长哈哈一笑,说:“批评的话已经说过了。你救人的事,我也早知道了。不过,你知道这镰刀的历史吗?”牛少波说:“我只听我爹说,他当年靠这把镰刀救过两条人命。”

田镇长眼圈红了,对牛少波说:“这镰刀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当年我和姐姐在红水河边玩,不小心掉到了河里,是当河长的你爹用这把镰刀割了两棵棉槐,伸到河里救了我们。那时候这河两边全是棉槐,长得那叫一个好啊。那天你说家里有镰刀,我就猜想会不会是当年救过我的那把,因为材质太特殊了。那天老魏头一来,我一眼就认出了它,果然是当年那把。”

田镇长指着镰刀上一个小小的“仁”字,继续说:“这是当年我们得救后,要你爹刻在这把镰刀上的,你爹仁义啊。后来,我们全家搬走了,就跟你爹失去了联系。今天终于又见到这把镰刀了,你爹他老人家还好吧?”

牛少波说他爹已去世多年,田镇长抹了把眼泪,说:“这是一把有故事的镰刀,现在你把它拿回去,好好利用它,跟你爹当年一样,当好河长,把红水河治理好,为咱红水河镇的老百姓造福。”牛少波手握镰刀,说:“请田镇长放心,我绝不会让这把镰刀在我手里失色。”

一个月后,牛少波被任命为红水河镇水利站站长。现在他既是河长,又是站长,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但他有信心,要像爹和老魏头一样,把红水河治理好。

民间文学 2018年10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上) 监控之外 报个猛料好赚钱 小车挡道 不雅广告 三巴掌一百元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9/63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