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我把疯妹许配你上

我把疯妹许配你上

时间:2020-05-28 02:28:00 来源:笔之家

藏在靴底的阴谋目录列表监控之外

汤雄

一、殊死搏斗

这是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一个山村里的传奇故事。

鹰嘴崖,顾名思义,因山崖酷似苍鹰突出的嘴而得名。它坐落在杏花村南鹰嘴峰上,面朝百丈深渊。为防止不熟悉地形的游客落入悬崖,村委会在崖边用胳膊粗的麻绳拦起一道绳栅栏,并以红白两色漆于麻绳上,以醒目提示。

一天傍晚,在陡峭的鹰嘴崖上,两个小伙子打得不可开交。一个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的小伙子,名叫赵大河;另一个身材高挑、獐头鼠目的小伙子,名叫李小山。赵大河似无心恋战,只是招架,并不还手;那李小山却杀气腾腾、招招狠毒,疯狂地击打赵大河的要害部位。

突然,赵大河向后一个踉跄,仰靠在崖边的绳栅栏上,整个身子大半倾出了栅栏外。

“大河!”这时,一个姑娘一边惊恐万状地惊叫着,一边跑上来死死抱住了李小山的腿,哀求道:“小山,别打了,我求求你……”

“去你娘的!”李小山一拧腿,反身一脚,将那姑娘踢出丈余远。

赵大河忍不住了,大吼一声,对准李小山的胸膛就是一脚。李小山身体失去重心,一下跌翻在地。他趴在地上,顺势抓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块,狠狠砸向大河。大河躲闪不及,右额被石块击中,顿时鲜血直流。他暴怒,像头被激怒了的狮子,随着一声吼叫,窜到李小山跟前,伸出蒲扇般的手掌,劈胸攔腰提起李小山,高高举过头顶,向后扔去。李小山被摔得四肢着地,眼冒金星,动弹不得。

大河抢上一步,从地上一把提起李小山,立眉竖目吼道:“李小山,你欺人太甚,竟敢下如此毒手!”

李小山的衣襟被大河紧紧揪住,艰难地喘息着道:“你……你放手,有话好……好说。”

大河余怒未息地一松手,将李小山推在一边:“说吧,人家根本不爱你,你就迁怒于我吗?你讲理不讲理?!”李小山支支吾吾,说不上话来。

原来,七年前,当李小山十四岁的时候,就由父母做主,将他与当时才十二岁的同村姑娘香菱攀了亲。

随着岁月的流逝,香菱成熟了、长大了,她渐渐发现李小山不但游手好闲、自私贪婪,而且性情粗暴,便毅然决定与李小山断绝了这门娃娃亲。与此同时,香菱爱上了正直勇敢、诚实勤劳的赵大河。在共同的劳动中,她与大河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见香菱姑娘与赵大河相爱,李小山恼羞成怒,记恨上了香菱,好几次无事生非,去找香菱的茬儿,硬要香菱恢复与他的婚姻关系。

这样一来,香菱对大河的感情反而加深了。于是,李小山迁怒于赵大河,多次找到赵大河,软硬兼施,非要赵大河把香菱还给他。大河不答应,他晓之以理耐心劝导李小山,可李小山非但一句听不进去,反认为这是大河害怕他找去香菱。于是,趁今天傍晚大河与香菱在鹰嘴峰上相会时,李小山疯了似的赶来了,对着香菱破口大骂、拉拉扯扯。大河义正词严上前制止,李小山竟以暴力对付赵大河。

赵大河松开李小山,狠狠斥责了他一顿,见李小山不再吭声,便转身准备去搀扶跌倒在地的香菱。

李小山见大河背对着自己,竟丧心病狂地拾起块碗大的石头,对着大河的后脑勺狠狠砸了下去。大河感觉身后有动静,急忙转身,“呼”的一下,石头从他耳边飞过,耳朵被刮破,顿时鲜血淋漓。赵大河实在忍不住了,怒吼一声,扑向了李小山。混战中,大河一拳打在李小山肩窝处,把李小山打得翻过绳栅栏,扑向了悬崖。

就在李小山坠下鹰嘴崖的一瞬间,伸手抓住了悬崖边上那块突出在外的鹰嘴石,全身悬挂在半空中。

李小山吓得魂飞魄散。“救命啊!大河,救救我呀!我快抓不住啦,要掉下去啦……以前的事,是我错了,我不是人,救救我吧……”

大河见状,连忙上前用力拔起绳栅栏上的木桩,拉出一根绳子,扔给了李小山。然后,赵大河让香菱抱住自己的腰,自己用力抓住绳索,两人一起将悬吊在半空的李小山拉上了悬崖。

李小山得救了,惊魂未定地趴在地上喘息着。大河站在悬崖边,将垂在崖下的绳索一圈一圈收了上来。

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只见李小山从地下一跃而起,猛然向正在崖边收绳的赵大河冲去,飞起一脚,踹向大河的后背。赵大河猝不及防,随着一声惨叫,摔下了百丈深渊。

这发生在瞬间的一幕,当即使香菱魂飞魄散,尖叫着向崖边扑去……

突如其来的打击,强烈地刺激了番菱的神经,好一会儿她才发出一声瘆人的怪叫,然后使劲儿撕揪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号叫着,一边连滚带爬地奔下了鹰嘴峰。

香菱当场疯了!

二、冤魂再现

那天赵大河坠崖后当即身亡,村里人是在事发当天深夜才在崖下的乱石丛中找到其尸体的。大家想向香菱问个究竟,可好端端的姑娘却突然疯了,不提及赵大河三字犹罢,一提及,她就愈发疯狂,哭嚎狂笑、不能自已。无奈,村民们只好怀着痛惜的心情,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追悼会,把赵大河的后事给料理了。

在赵大河坠崖身亡两个月后的一天,村卫生员李海生正在为香菱注射镇静剂,忽听大街上一片嘈杂,一群孩子边跑边喊:“鬼来了!鬼来了!”

李海生走出门外,想看个究竟。刚一出门,蓦地,李海生一下愣在了那里。只见不远处,赵大河紧锁浓眉,大踏步向这里走来。

“大河?!”李海生大惊失色,脱口而出。

赵大河看都不看李海生一眼,昂着头,气哼哼地走过卫生室门前,直向村东头而去。

李海生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他用力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痛!这才发觉那是一个长相像赵大河的人,并不是赵大河!李海生回到卫生室,香菱木然地端坐着,披散的头发下,露出一张惨白的面孔和一双目光呆滞的眼睛。这两个月来,香菱明显地憔悴了,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又无声无息地呆若木鸡。

村里人好几次想把香菱用绳索绑了,送往县城精神病医院治疗。可是,一则香菱挣扎不从;二则香菱的亲姐姐香玉不舍得,也就只好作罢。幸好李海生从县医院请来了医生,上门为香菱治疗。但治疗了一个多月,香菱的病情仍不见好转。

这位突然出现在杏花村、长相酷似赵大河的青年小伙子,是省地质队的勘探队员,名叫丁一风,是来杏花村勘探地质的。

扎下帐篷,趁还没安机开钻的空隙,丁一风想到杏花村里走走。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小山村里所有见到他的人都用一种惊恐和奇异的目光看着他。尤其是村里的那些孩子们,见到他竟一个个直呼“鬼”呀“魂”的,吓得东跑西躲。

说实话,丁一风当时很生气。但回到帐篷后细细一想,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一个个问号,促使丁一风决意要把事情弄个清楚。

吃过晚饭,丁一风便邀上一个同事,迎着落日余晖,再度来到杏花村。也是巧,刚进村,他就与李海生碰上了。这回,李海生没像第一次见面时那么惊慌失态,丁一风也没怒气冲冲的样子了,他主动迎上前去,把手伸向了李海生……

很快,丁一风终于弄明白了杏花村的人们躲避他的缘故。真相大白与啼笑皆非之际,使丁一风想不到的是,事情并没有就此了结,后面还有更为复杂、更为奇妙的事情在等着他呢!

三、事与愿违

杏花村村委会俱乐部经常举办夜舞会,地质勘探队那帮青年小伙子,也被邀请来参加夜舞会。杏花村的人们再次见到丁一风时,不再大惊小怪了,相反,由于丁一风酷似他们原来喜爱的赵大河的缘故,对他格外热情。

欢快的舞会上,在地质勘探队中素以“舞蹈王子”著称的丁一风大显身手,娴熟潇洒的舞姿,博得了大家一阵又一阵的热烈掌声。丁一风的舞伴是一位业余舞蹈教员,舞也跳得好。一曲终了,丁一风禁不住夸赞道:“你跳得真好。”

那姑娘笑道:“不好不好,比起我們香玉姐来,差远了。”

“香玉?她没来吗?”丁一风不由问道。

姑娘低声答道:“香玉姐自从她妹妹香菱突然发疯后,就再也不肯来跳舞了。”

“为什么?”

“因为她太爱她妹妹了。”

于是,姑娘把香玉姐妹俩的事情告诉了丁一风。香玉姐妹俩从小丧失双亲,相依为命,感情特别深厚。自从妹妹心上的恋人赵大河突然坠崖身亡受刺激发疯后,香玉为了妹妹心都操碎了,哪还有心思来跳舞唱歌呢。

丁一风听了那姑娘的述说后,竟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正说着话,舞厅里突然有人欢呼起来:“香玉!”

闻声看去,只见一位身穿连衫裙的姑娘正面带微笑,款款步入舞场。她用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向众人示意之后,便直接走到了丁一风面前,微笑着点了点头。丁一风很快明白了眼前的一切,便微笑着向香玉伸出手。很快,丁一风和香玉便旋转在了舞池中……

这晚,丁一风平生第一次失眠了。一合上眼,香玉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总在他眼前浮现……

(未完待续)

民间文学 2018年10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监控之外 报个猛料好赚钱 我把疯妹许配你(下) 天上掉下五十万 空心蟹之谜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8/63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