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揭露

时间:2020-05-28 02:22:00 来源:笔之家

招聘进行时目录列表寻找母亲

刘维

沉重的脚步声使院内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男人们抄起武器准备战斗,塞拉举起手中的相机说:“不好意思吓到你们了,我叫塞拉,来自美国,是名记者,我可以……拍几张照片吗?”

原来是一个女人,男人们松了口气把武器放下。塞拉站远拍了几张全景,又走进人群打算拍几张特写作新闻图,他们瞪大眼睛看着塞拉手中的镜头,本来就写满恐惧的脸上,表情更加紧绷起来。

塞拉在一个孩子面前蹲下,友善地掏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他,他看着巧克力咽了口唾沫,却不敢接。塞拉眼巴巴看着巧克力没人接,轻声说每人都会有的,那个孩子接过巧克力犹豫了一下,轻轻咬下一角咂咂嘴,而后抬手递给妈妈:“妈妈生病了,妈妈吃。”

因为这个细节,塞拉决定先不去采访联系好的部队,而是从难民角度上反映叙利亚战场。因为食物和她一脸善意的笑,男人们很快接纳了这位陌生的记者。

饭毕,女人们统一抱着孩子面向墙壁,然后塞拉看着男人们拿过铁锨在院中挖了一口深坑,又从废弃的屋里抬出几具孩子的尸体温柔地放进去。得到允许后,塞拉抬起镜头拍下了这一幕。接着,她听到女人们在哄孩子:“再过几天就到咱们的新家了,那里有田野、山坡和鲜花,还有各种小动物在草地上玩耍,那湖里的水有巧克力的香味儿……”背后,男人们正用铁锨将那些死去的孩子埋葬。

这一路走来,街道两旁尽是死尸,男人们会在尸体中寻些医药子弹食物等必需物资,塞拉觉得蜷缩死去的妇女孩子可怜,请求他们顺便把妇幼埋葬,男人告诉她:“夫人,这一路有很多这样的死尸,而我们的食物有限,如果走走停停,我们也会变成他们的。”

可即使这样马不停蹄地赶路,依旧快不过子弹的速度。这天上午,路过一座将近废弃的镇子时,枪声毫无征兆地响起,孩子们连惊带吓根本无法奔跑。男人们开枪还击,暂时压住几个火力点,女人们趁机抱起孩子低头猛跑,塞拉飞快地按着快门,她曾骄傲地对别人说过:“战地记者手中的赌注就是自己的性命,如果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距离炮火不够近!”

塞拉像是一个老练的狙击手,听着枪声寻找作战场景。其实只要是战斗基本都会有狙击手,这就看那些狙击手能不能看清她是个手拿相机的女人,并且会不会向女人开枪了。塞拉所说的战地记者的赌注是性命,这是原因之一。

很幸运地,没有狙击手放黑枪,但塞拉拐弯跑进一条胡同时,却迎面撞到一个士兵。士兵下意识地抬枪欲扣扳机,塞拉直接将相机举过头顶迅速跪下——这是她总结的保命法则:第一可以躲避子弹,第二可以让对方看清相机,顺便用下跪的方式告诉对方,我不是你的敌人。这招很是奏效,士兵看清眼前是名女性记者后匆匆离去。

随后,难民快速撤离,数量明显变少的男人们分成两批,一批留下挡住追杀,一批护送孩子离开,塞拉跟着女人们跑出躲藏的小楼,她错愕地发现女人们身上绑着绳子,人手一把刀地冲了出去。

女人们前后夹着孩子们贴着墙角向前跑,绳子两端被拉直,孩子们一只手紧紧攥着绳子,埋头跟在女人后面狂奔,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衔接紧密,一看便知是专门训练过的。那条绳子像是汽车的传动轴,前后的女人是车轮,孩子是车身,枪声是动力,把女人孩子变成高速运转的车辆,狼狈又绝决地逃命。

不知跑了多久,直到天黑他们才停了下来。男人们寻了处避风的坡下当作营地,孩子们倒头就睡,女人们凑出所剩食物,分成三份,最大的交给男人,其次是孩子,最小那份是自己的。男人捧着食物摇摇头放在孩子身边,饿着肚子转身去放哨。借着休息的时间,塞拉好奇地问女人:“你们奔跑时手里的刀是做什么用的?”女人笑了笑:“万一我们有人中弹了可以用刀割断绳子,不拖累大家……”

温暖的火和食物令孩子们兴奋起来,孩子们伸出小手凑近火焰,塞拉没有看到孩子们应有的柔软的小手掌,反而裂开的伤口和粗糙的手指分外触目惊心,塞拉举起相机照下了这一幕。

孩子们睡熟后,女人们却犯了愁,剩下的食物不足以撑两天,而逃难路途漫漫不知何时是个头。男人们安慰道:“之前我们不是一路找着食物和子弹走到这儿的吗!只要远方没有战火,咱们总能到达的。”

凌晨,男人叫醒他们起来赶路,孩子们已经习惯这种生活,没哭没闹地跟着大人开始新一天的逃难。路上,塞拉收到公司发来的邮件,命令她按照计划马上去采访部队和一线场景,那些才是最吸引人的新闻,塞拉把小手烤火的照片发去问:“这张照片震撼吗?”

公司很快回复:“可怜,但不震撼!你需要拍些作战场面来巩固你在新闻界的地位!”塞拉干脆关掉电脑不理会,心里却有些发酸。

路过一个还有人烟看似比较繁华的城市时,塞拉将那台高端相机换了台普通相机,差价则全部换成了压缩食物。即使这样仍然不够吃,孩子们乖巧懂事从不喊饿,只是大人们食物的数量已经变得不多。

马上到圣诞节了,于是塞拉画了一些圣诞老人送给孩子们,常年战乱和信仰的原因,这些孩子竟然不知道圣诞老人,塞拉写报道之余给他们讲圣诞老人的故事、教他们唱圣诞歌,孩子们惊奇地了解到原来还有这样一位慈祥的老爷爷。

这些天塞拉写的报道大部分都没被采用,公司再次警告她:“如果再发不来经理想要的报道,你就可以把辞职信发来了!”塞拉回复道:“那我先把电脑关了,备用电源已不多,留点电写辞职信。”

“姐姐,圣诞老人什么时候来叙利亚?”孩子们期待地问。

“再过十几天,我已经跟他说了。”塞拉指指刚发出去的邮件,“圣诞老人刚知道还有你们这群孩子,他会过来给你们送礼物的。”听后,孩子们雀跃而去,塞拉却犯了愁:到哪儿去弄这么多礼物!

然而,这个问题她很快就不用考虑了。

这天,他们走进一座废弃的教堂打算休息片刻,两枚炮弹突然落下,炸塌了半座教堂,仅剩的几名男人顿时殒命。塞拉想不出外面会是哪个组织,不过很快见了面,对方见到满屋女人后两眼放光,塞拉和其他人一样被赶上了车。

下了车,她掏出记者证要求见最高指挥官,对方一见塞拉是美国人,立刻两眼露出无法理解的光芒,塞拉隐约感到不妙。

见到指挥官后,塞拉提出采访要求,这也是战地记者的保命要诀:采访过程就是沟通博得好感的机会。可是这一屡试不爽的要诀今天却完全失效,对方像看牲口般估了个价,然后拍了照片告诉她:“你的赎金是两千万美元,你自己拿还是我们帮忙向美国政府要?”

塞拉投有巨额人身保险,马上表示自己可以筹款。为了把更多人质换成赎金,无所畏惧的组织反而更讲信誉,塞拉被释放的那天,带上她的随身物品时,她要求让孩子继续跟着她走,这些孩子没人会来付赎金,士兵们笑了:“这是我们的事了,你还是滚吧!”

“那些孩子也要卖吗?”塞拉试探着问。

“男人可以做工,女人可以享受,小孩只会浪费粮食和留下仇恨,谁会要?”领头的士兵说。

“那你们会怎么对待他们?”

“他们会杀了他们。”

“你们没人性到极致了!”塞拉骂了一句。对方立刻纠正道:“不是我们,我们只想收回自己的家园,卖妇屠幼的兽行我们做不出来,真主在天上看着呢!”

“什么意思?”塞拉有些迷惑。对方想了想,说:“希望你回去之后告诉全世界,叙利亚已经不是以前的叙利亚了。萨达姆政权垮台之后,伊拉克大量的精英军队加入了基地组织,他们想壮大势力,恰好叙利亚的连年内战让他们看到机会,于是就闯了进来,绑架你的就是他们。这个新崛起的组织有钱、有人、有正规军和基地背景,心狠手辣异常极端,我们打不过这些怪胎,只好被他们收编……”

“那些孩子由谁来行刑?”

“我们。”士兵冷冰冰地回答。“咱们做笔交易吧。”塞拉很干脆地说,“我再当次你们的人质,赎金两千万,放孩子走。”

士兵说:“你的条件很诱人,不过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把你绑了,完成任务的同时也拿到了赎金?”

塞拉看着他的眼睛说:“如果是这样,我就是自杀也不会支付赎金!”士兵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硬气,竟然一时接不上话。

“叙利亚曾辉煌过,也曾经受世界强盗的欺辱,这里的人们热爱自己的家园却又被迫离乡!孩子是你们民族的希望,难道你要做自己民族的希特勒?送走孩子,我回来当人质。”说完,塞拉转身走向孩子,“来,跟着姐姐继续走啦。”

“你们走吧。”士兵叹了口气,“去两个人跟着,两千万的军火够咱们再次独立的了。”

塞拉牵着孩子们的手,不紧不慢地走着,带着这些孩子,何去何从,她需要时间考虑一下。

突然,远处传来急促的引擎声,原来组织不相信新收编的士兵,让他们执行任务只是为了考验他们,当他们知道人质被释放,立马追了过来。两名士兵惊骇地丢下塞拉自顾自向山里逃去。塞拉带着孩子无法疾跑,只好带着孩子们跑到湖中躲藏起来。

追兵很快发现了那两名士兵,接着枪声大作。塞拉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她拿下顶在头上的电脑删除辞职信,现场写了篇文字稿,发了出去,然后告诉孩子们:“不管外面有什么动静都不要出去,还记得姐姐说的圣诞老人吗?就算你们藏得再隐秘,圣诞老人也会找到你们的。他会唱着姐姐教的那首歌过来的。”说完,塞拉深吸一口气潜入水中,那台跟随她多年的电脑也落入水中。

塞拉游出很远才上岸,她擦干净眼角的泪,大步跑开。

“在那儿!别让她跑了!”

耳边呼呼作响的不知是风还是子弹,逃命时爆发出来的潜力虽然可怖,但双腿终究跑不过汽车,塞拉使出最后的力气撞上石壁……

“叮叮当,叮叮当……”两天后湖边响起了歌声,一队彪悍的男人手持重火力穿着整齐的圣诞老人装,沿着湖岸温柔地唱起这首欢快的歌曲,随后一个个湿漉漉的小孩出现在湖边,怯怯地看着他们。

塞拉的最后一篇文稿是关于叙利亚异军突起了一支毫无人性又力量强大的武装组织,并发出呼救:“救命!无辜的孩子们躲在寒冬水中不知能撑多久!暴徒正在外面搜杀他们,请大家赶来救救孩子!他们喜欢并深信圣诞老人,你们就是他们的圣诞老人,唱着歌来救他们吧!听到歌声,这些可怜的孩子会走出来,拥抱你们。”

此后,不少人发起招募令前来营救孩子,临时拼凑起来的营救部队穿着圣诞老人的服装,来到这里找到了孩子,却没有找到塞拉。

由于没找到塞拉的遗体,并且孩子们信誓旦旦说姐姐不会死,所有人也不希望她已遇难。“她在战地记者界的地位已经无法逾越,她不是记者,她就是战地新闻的化身。”所有媒体如此评价道。

孤儿院那些孩子每天都盼着大姐姐早日回来。塞拉所供职的公司悄悄发了一则寻人启事,不是寻找塞拉,而是找一位长相跟塞拉高度相似的人加入公司,并提供薪酬。

不久,国际社会对那伙新型恐怖势力展开全面的猛烈攻势。就在城堡式的孤儿院里,孩子们终于等来了想念很久的塞拉姐姐,他们紧紧围住她,生怕她再次离开,那首圣诞歌和孩子们的笑声很是响亮。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9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情与义 招聘进行时 神秘白龙皮 侃天下 侃天下 与尸同眠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8/63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