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鼓传狗

时间:2020-05-27 02:28:00 来源:笔之家

奇妙的快递目录列表断案奇才厉公明

张吉强

乐都县知县赵有德爱财如命,上任以来,他原告被告通吃,捞了不少银子,最后吓得全县上下再没人敢来告状打官司。这样一来,他也就断了财源,连续大半年只有出项没有进项,把他急得直牙疼。

这天早上,赵知县正独自一人在后堂院子里溜达,师爷来了。师爷本名叫王身正,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肚子里也算有点儿货。他虽然名叫身正,但为人处事却与其名相反。自从被赵知县聘为师爷以来,他把脑子里的那些歪心思坏点子发挥得淋漓尽致,为赵知县鱼肉百姓立下了“汗马功劳”。

其实,王师爷早就知道赵知县的心事,也一直在寻找能帮赵知县化解心事的点子,但始终没能找到。今天他见赵知县眉头紧锁,知道知县大人又在为捞不到钱财而发愁。他心里想,如果此时能献上一条良策,肯定能在知县老爷面前立一大功!

忽然,王师爷看到了西屋房檐下的那个狗窝,他灵机一动,脑海里冒出来一个主意。他快步走到赵知县身旁,小声把自己的主意说了一遍。赵知县听罢,顿时高兴得手舞足蹈,吩咐他立刻去办。

没多大工夫,县城南门口祥和盛酒楼的孟掌柜跟在王师爷身后走进了县衙大堂。落座、献茶、一番寒暄后,赵知县向王师爷使了个眼色。王师爷会意,微笑着对孟掌柜说:“孟掌柜,是这么回事儿,我们赵大人养的狗前段日子生了一条小狗,而且是条小母狗,赵大人视之如宝,一直当自己的孩子养着,疼爱有加。如今那条小母狗长大了,该‘出嫁了,我们赵大人可不想随便找户人家把它给‘嫁了。听说孟掌柜家喂养了一条公狗,就想两家联个姻,把他家的小母狗嫁给你家的公狗,不知你意下如何?”

孟掌柜听罢,心里想,我当是什么大事呢,火急火燎地把我找来,原来是要送给我一条狗啊,这可是件好事!于是喜不自胜地说道:“知縣大人能把自己喂养的狗下嫁给我们家,那是我们家的狗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我先代表它谢过知县大人。当然了,这也是知县大人看得起我孟某人,这样吧,明天晚上我在我的酒楼摆一桌,宴请知县大人和王师爷,还请你们务必赏光!”

赵知县和王师爷见孟掌柜一口就应承了下来,顿时喜出望外。王师爷冲孟掌柜一抱拳,说道:“从此孟掌柜和咱们赵大人就是狗……”狗字刚说到嘴边,他突然感觉有些不妥,又硬生生咽了回去,“……亲家了,作为你们两边的媒人,我想我有义务把聘金的事儿给你们双方定一定。”

听了王师爷的话,孟掌柜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暗自叫起了苦,原来这狗不是白给我啊,还得要聘金,完了完了,估计这下要被这个狗官给坑一下了!

王师爷捋着下巴上的胡须,沉思片刻,向孟掌柜伸出了两根手指头:“这条狗从小到大可没少让我们赵大人操心劳神,赵大人对它比对自己的孩子还要好呢。这样吧,你也不用多给,给二百两银子就行!”

王师爷刚把话说完,孟掌柜就气得在心里骂起了娘,一条破狗就敲诈我二百两银子,你们这不是抢钱吗?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又不敢再说个不字。赵知县的秉性他最清楚不过,这人心肠凶狠,手段毒辣,一旦得罪了他,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因此,尽管心里一百个不乐意,但孟掌柜还是强装笑颜,满口答应下来。

王师爷把孟掌柜送到大门外,看到他脸色不好,知道他心中不快,就好言好语地安慰他说:“以后你和知县大人就是‘亲家了,你放心,知县大人绝不会亏待你的,有啥事你尽管开口,知县大人一定会为你做主的!”孟掌柜听罢,从脸上勉强挤出几丝笑意,胡乱客套了几句,闷着头走了。

回到家,孟掌柜难消心中怒气,他喂养的那条公狗摇头摆尾地来到主人身旁,本想讨主人欢心,结果却被主人一脚踢在肋骨上,嗷嗷叫着跑了。

看着公狗逃走的身影,孟掌柜心生一计,如果我的狗暴毙身亡,我岂不是就可以向那个狗官提出“退婚”了?这样想着,他心里一阵高兴,就派人把跑堂的店小二孙全叫来,让他想办法把那条公狗弄死。

孙全一向足智多谋,他在孟掌柜的酒楼已当了四五年的店小二,那条狗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对它有着相当深的感情,当听到掌柜的说让他把那条狗弄死时,立马急了:“我先把狠话搁这儿,谁要是和那条狗过不去,我就和谁过不去!”

孟掌柜看孙全一副拼命的架势,知道他舍不得那条狗,其实他又何尝舍得呢?这不是都让那个狗官给逼的嘛!孟掌柜叹口气,拍了拍孙全的肩膀,把事情的经过给他讲了一遍。孙全听后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他对孟掌柜说:“掌柜的,这条狗不能死,它要是死了,即便是它自己死的,那个赵知县也会怪罪你,他肯定会认为你故意和他过不去,找人把狗弄死了,到时候不找你的麻烦才怪!”

孙全一席话把孟掌柜说得像是被霜打过的茄子,蔫了。他沮丧地坐回到椅子上,黑着脸不甘心地说:“难道就吃下这哑巴亏不成?”孙全没吭声,皱着眉头寻思了一会儿,突然拍着双手大笑道:“掌柜的,我有主意了!”说完,他就把自己的主意给孟掌柜讲了。孟掌柜听罢觉得不妥,有些犹豫,孙全却拍着胸脯说没问题。

几天后,按照孙全的主意,孟掌柜雇了一顶婚轿,让自家的伙计抬上,自己抱着那条披着红绸戴着红帽的公狗,吹吹打打来到赵知县家“迎亲”。

赵知县没想到孟掌柜会把“嫁狗”之事搞得如此张扬,脸上有些不悦,本想发作,可看到孟掌柜递上来的银票,又只得作罢。孟掌柜把赵知县家的那条狗抱进轿子,让伙计们抬了回去。临近中午,孟掌柜派人来请赵知县,说中午要在自家酒楼设宴款待他,请他赏光赴宴。赵知县从人家那里黑了二百两银子,不好意思不给面子,就欣然答应了。

谁知到了酒楼,赵知县才知道孟掌柜宴请的并非只有他一人,全县有头有脸的商户掌柜、士绅名流都来了,把偌大个酒楼坐得满满当当。

酒宴开始前,孟掌柜站起身“啪啪”击了两下掌,两个伙计每人抱着一条狗从外面走进来。孟掌柜用手抚摸着那两条狗的头,朗声说道:“诸位,今天是我孟某人家的公狗和知县赵大人家的母狗结婚大喜的日子,大家前来捧场,还随了份子,我孟某人谢过大家。从今天开始,我家和赵大人家就算是联了姻成了亲家。下面,有请我的亲家、父母官赵大人致辞!”

事到如今,赵知县才知道中了孟掌柜的圈套,他心里气愤至极,可当着这么多社会名流的面又不好发作,只得站起身说了几句孟掌柜家的公狗如何如何好、自己家的母狗如何如何乖、两条狗如何如何般配之类的话。大家听了,热烈地鼓起了掌,掌声经久不息。

赵知县讲完坐下后,孟掌柜又站起身说道:“诸位,赵大人对他的狗儿视为掌上明珠,因此他对这次狗儿出嫁极为重视,曾亲口对我说,他要在他家狗儿的结婚庆典上,为他家狗儿准备一份厚礼……”

說到这里,孟掌柜停下不说了。他幸灾乐祸地看着赵知县,心里想,这下看你怎么办?

谁知,听完孟掌柜的话,赵知县却不紧不慢地站起来,微笑着说道:“没错儿,这话我是说过。当然啦,我赵某人是不会食言的!”说着,从袖筒里掏出来一张银票递给孟掌柜。

孟掌柜接过来展开一看,正是自己送给他的那张银票,他心里一阵窃喜,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竟然又把送出去的银票要了回来。他把银票往空中一举,大声说道:“赵大人为他的狗儿送上厚礼二百两!”

孟掌柜话音刚落,台下又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酒宴结束后,赵知县回到家心中恶气难出,第二天就病倒了,断断续续治疗了一个多月才痊愈。

这天,孟掌柜又在自家酒楼宴请赵知县。当然,参加这次酒宴的,还有上次那些商户掌柜、士绅名流。酒宴开始前,孟掌柜拍了拍手掌,一个伙计提着一个竹筐从外面走进来。大家抻着头往竹筐里一看,原来是六只毛茸茸的小狗仔。孟掌柜先给赵知县作了一个揖,然后对众人说道:“托大家的福,赵大人‘下嫁到我们孟家的那条狗生了六只小仔。今天,这六只小狗仔刚好满月,我在这里为它们举办一场满月宴。当初这六只小狗仔刚出生的时候,赵大人曾拍着胸脯说,他要为每只小狗仔送上一份厚礼,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见证吧!”说完,他笑眯眯地看着赵知县。

赵知县气得差点儿背过气去,在心里大骂,好你个姓孟的,我是讹了你一次,可已被你要回去了,这事儿我没再找你算账已算你走了运,你还没完没了啊!可骂归骂,被孟掌柜当着这么多士绅名流的面将了一军,他已是骑虎难下,为了挽回面子,他只得又把袖筒里的一张银票掏出来。那张三百两的银票是他来赴宴前,城西一个刘姓的地主托他判官司送给他的,在袖筒里还没捂热呢。

收了赵知县的钱,孟掌柜心中大喜,对众人说:“我知道,这六只小狗仔和赵大人沾亲带故,大家都想要一只,可狗少人多,怎么办呢?我们不妨来个‘击鼓传狗,鼓声停下,小狗仔落在了谁的手里就归谁,大家说好不好?”那些富商豪绅们听了齐声说好,还使劲鼓起了掌。

赵知县肚子里就像是咽下了一把死苍蝇,哪还有心思享受美味佳肴?简单吃了点东西,就以身体不适为由告辞了。

回到县衙,赵知县把王师爷找来,对着他破口大骂,说都是他出了那么个馊主意,让他丢尽脸面不说,还赔进去五百两银子。师爷黑着脸不吭声,任由赵知县出气。赵知县骂够了,给师爷下了死命令,务必找个借口把孟掌柜的酒楼给封了,看他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王师爷诡计多端,说干就干,几天后还真寻了个理由把孟掌柜的酒楼给查封了。

这下轮到赵知县高兴了。他天天坐在家里架着二郎腿喝大茶,等着孟掌柜上门来请罪。他已在心里发了狠,这次不但要让姓孟的把那五百两银子加倍吐出来,还要罚他在衙门大堂上跪三天。

哪承想,赵知县等来等去,最后不但没等到孟掌柜的人影儿,反而等来一个让他欲哭无泪的消息——他“嫁”到孟掌柜家的那条狗又怀上了小狗仔!

赵知县生怕孟掌柜再以给小狗仔过满月为由当着富商豪绅们的面出他的丑,赶紧又把师爷找来,让他务必再想个办法把孟掌柜家的狗全给毒死。

王师爷绞尽了脑汁,最终没能得手。赵知县无奈之下,只得厚着脸皮亲自登门同孟掌柜谈判。最后经过协商,两人达成了协议:赵知县让孟掌柜的酒楼重新营业,他今后不再鱼肉百姓;孟掌柜也不再拿赵知县嫁狗的事儿做文章。

从那,赵知县还真成了一名好官。

民间文学 2018年10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上) 监控之外 报个猛料好赚钱 小车挡道 不雅广告 三巴掌一百元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7/63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