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奇妙的快递

奇妙的快递

时间:2020-05-27 02:28:00 来源:笔之家

请爹进城目录列表击鼓传狗

何益明

曹允儿大学毕业后没找工作,在一幢居民楼里租了间房,开网店卖茶叶。一个女孩子整天装茶叶、发快递,忙得不可开交,幸亏快递哥小庞经常帮她,才不至于那么乱。

晚上,有位叫曾先生的客户怒不可遏地发来信息:“看看你干的好事,我买了一斤西湖龙井,你居然给我寄来这个!”随即发过图片来。老天,竟然是一双红色高跟鞋。“知道吗?这些天我老婆正跟我家庭大战呢。这双高跟鞋是她收的货,一打开就火了,质问我是不是给我的女秘书买的。这下家庭大战升级成世界大战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允儿吓了一跳,她找出曾先生的单子,没错,西湖龙井一斤,怎么就变成高跟鞋了?忽然,她瞪大了眼睛,曾先生的地址竟然就是这座楼的6层601,而自己就住在5层501!允儿望着天花板有点哭笑不得,原来客户就在头顶啊,自己居然发了快递。不过也难怪,她每天发货都发麻木了。

允儿心想一定是哪里出了错,让曾先生家里产生误会,自己有责任去说明情况。第二天上午,她包了一斤西湖龙井,去敲601的门。曾先生是个四十出头的老板,等允儿说明来意,他露出了笑容:“这事儿我还得感激你呢,进屋细说。”

在客厅里,曾先生开始了他的讲述:“我业务繁忙,很少回家,最近我老婆怎么看我都不顺眼,结婚二十多年了,怎么就不顺眼了呢?我俩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当这双高跟鞋到来,更麻烦了,老婆说是我给秘书买的,还说我俩早就说不清道不明了,这不冤枉我吗?”

允儿有些奇怪,“那你为什么还感谢我?”

曾先生说:“我带她去了公司,找到了秘书。秘书的脚是37的码,她的脚是40的,这双红色高跟鞋也是40的啊。而且,王秘书的男友是典型的高富帅,比我还有钱!后来,我老婆就向我交心了,她始终担心自己人老珠黄比不上人家,又不敢挑明,怕矛盾升级失去我,才从小事上挑毛病宣泄情绪。现在一切都说开了,我俩心里也舒坦了,这不要谢谢你吗?”

允儿很高兴,没想到坏事还变成好事了。她拿出茶叶给曾先生,说这是赔偿,然后去拿高跟鞋。没想到曾先生小声说:“茶叶我拿着,可这高跟鞋,我老婆以为是送给她的。你说吧,多少钱,我买了。”

允儿这下为难了,高跟鞋根本就不是自家的货,哪知道多少钱?这时,从卧室里走出个中年女子,大声说:“我都听见了,高跟鞋既然是送错的,就还回去。以后我有话就对你说,你有什么也都告诉我。”

话一说开就好办了,允儿想把高跟鞋还给真正的主人,去看装鞋的快递箱子,一看上面的地址就乐了,原来也是这座楼。字迹被水浸了,曹先生、曾先生,601、801,一模糊确实不好分辨。快递员小庞那天有事,打完电话,遇上急事先走了,快递包裹都堆放在小超市里。字迹一模糊,拿错很正常。

允儿拿着高跟鞋离开曾先生家,去了801曹先生家。曹先生是位七十多的老先生。允儿说明来意。曹老先生连连点头:“高跟鞋是我买的,一定是我拿错了。”曹老先生拿错的箱子还没拆呢,上面用胶带绑得很结实,曹老先生用剪刀一边剪,一边说:“你一定奇怪,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买这种红色高跟鞋吧?不嫌我唠叨的话,我就说说这事儿。”

曹老先生的老伴儿今年忽然迷上了跳舞,什么广场舞、三步四步交谊舞,快到做饭的时候也不回来,反倒要曹老先生做好了等她吃饭。连续这么几回,曹先生生气了,心说都这么大岁数了,还穿着高跟鞋跟人家搂搂抱抱跳舞,像话吗?老两口都是文化人,一怄气还不吵架,而是打起了冷战,两人谁也不理谁,曹老先生看电视,老伴儿捧着个相册翻来覆去地看。

说到这里,曹老先生眼角湿润了,“前几天,我忽然接到医院的电话,才知道她患上了老年失忆症。医生讲,吃药效果不大,一定要多听音乐多跳舞,才能延缓病情。我这才知道,她为什么去唱歌跳舞,而她看相册,估计也是怕忘了以前的事吧。”擦了把泪,曹老先生继续说,“可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也无法先开口,就买了双高跟鞋,表示我支持她跳舞!再花哨、再时髦,我都接受!”

这话说得允儿也有点想哭了。这时候箱子打开,里面应该是茶叶才对,可却是一把杭州油纸伞!两人还没反应过来,一位老太太就从卫生间出来,一把抓起伞,撑开来举到头上说:“老曹,还记得西湖断桥吗?”

曹老先生先是一愣,随即醒悟:“记得,我们还照了相。”

曹老先生给允儿拿来相册看,那是一张老照片,一对青年男女身穿白娘子和许仙的古装,举着油纸伞站在断桥上。

老太太说:“我看相册,是怕忘了你啊。我跳舞,也是怕忽然有一天,我看到你的时候,会问你是谁。我不告诉你,是怕你为我担心,你心脏也不好。”

曹老先生握着老太太手说:“那你也该告诉我,有事儿咱们一起扛。我们明天一起去跳舞,谁也不许先走!”

看到这一幕,允儿觉得自己该离开了。她没拿伞,想留给这对相濡以沫的老夫妻。可到了门口,曹老先生却追出来说:“这伞不是我们的,你交给它的主人吧。我会另外买一把。”说完就关了门。允儿回到住处开始整理包裹,偶尔抬起头笑上一笑,今天真好玩,茶叶出去,回来一把伞,可茶叶哪里去了?

到了下午,快递员小庞来了。他把允儿要发的快递包裹一一登记、装车。包裹装好,小庞却不走,对允儿说:“昨天雨下得很大,我来这里送快递,好多包裹都淋湿了,我记得有个包裹是给你的。楼门口超市老板的老母亲心脏病犯了,雨太大打不到车,我就用快递车把她送到附近医院,包裹都放在超市里,你拆开了吗?”允儿摇摇头,说:“我已经拿上来了,可没顾上拆,也许是客户的退货。”

允儿把包裹用剪刀拆开,发现里面是一包茶叶!没错,一斤装西湖龙井。她急忙看寄出地址,老天,这就是自己寄给曾先生的。忽然间,她想起了自己的名字:曹允儿510,还有曾先生601、曹先生801,确实很像啊,那场大雨打湿了几乎所有包裹,结果连自己也拿错了。

允儿抬起头,看着快递哥小庞,忽然想起了那把伞,就笑着说:“我给你讲两个故事要不要听?”

她讲的故事,就是曾先生和红色高跟鞋的故事,以及曹老先生和油纸伞的故事,然后歪着头问:“你说,他们本来都是好夫妻,为什么差点走不下去了呢?”小庞想了想说:“因为他们有话都不说,都藏在心里。夫妻嘛,有话就直说。”

允儿点点头,问:“那你呢?”小庞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好吧,我也直说吧,油纸伞是我寄给你的。我知道,你有日光性荨麻疹,不能晒太阳,我就想送你油纸伞。我是个送快递的,配不上你,本来打算送完伞就回老家,转行干别的,可现在,我决定说出来,我要替你遮一辈子阳光!”

允儿伸手拿出油纸伞,睫毛间有亮光闪动:“这伞我已经收到了,好评!大学毕业那年,我得上了那种怪病,只要被阳光晒过,就会满身疼痛,为此不敢找工作,只能躲在屋里干网店。我每天都见不着几个人,每天都盼着你出现。但我也不敢说,怕你嫌弃我的病。”

后来,允儿和小庞成了小夫妻。小庞说,那天他及时送老人到医院,老人转危为安时正好雨散云开,天边出现了彩虹;允儿说,这就是好人有好报吧,快遞错得是多么奇妙啊,青年、中年、老年,仿佛人的一生。

民间文学 2018年10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上) 监控之外 报个猛料好赚钱 小车挡道 不雅广告 三巴掌一百元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7/63159/